童書館

  • 書       名 魔法公主15 - 最初的冒險
    作       者 成田覺子
    譯       者 胡慧文
    畫       者 千野枝長
    系  列  名 Much讀本-42
    書       號 318042
    適讀年齡 9~10歲 中年級、11~12歲 高年級
    發行日期 2017/04/01
    售       價
    200元
    購買數量


全新《魔法公主》未公開番外!

最令讀者好奇的精采內幕,一次完全解答!
人氣角色命運般の邂逅物語 就此熱烈展開!!
 
黑之城的莉佳與奇斯最初是如何認識的?
在學校總是神出鬼沒的小凱,真實身分究竟為何?
性格南轅北轍的花梨和風嘉,是如何變成姊妹淘的?
最令人好奇的內情,一次完全解答!
魔法公主系列破天荒番外篇,讓你更深入魔法國度,一窺其中祕辛!
 


莉佳篇
  這世界如果真有上帝,那麼上帝必定是極其殘酷之人。
  我向來要什麼有什麼,只要是我想要的,全都會自動奉送上來。偏偏我最想要的,上帝卻不給。
  我擁有的禮物讓人們艷羨不已,但這些堆積如山的寶物都抵不過一個人......
  我生長在一個只要是有生命的生物都不會靠近一步的國度。在這個荒山野嶺的惡地中,一座睥睨萬物的城堡巍峨聳立在終年薄霧環繞的山頂上,這就是黑之城。
  傳說人們只要見到城堡上飄蕩的漆黑旗幟,就無法活著回去ーー諸如此類的謠言甚囂塵上。又說到,當烏雲掩沒月光,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就會傳來城堡地下亡靈的嚶嚶啜泣,或是淒切的哀嚎聲......
  「全是鬼扯,會有這種事才怪!」
  燭光下,幽暗的石板走廊上ーー
  喀、喀、喀……
  響亮的腳步聲越來越輕快,最後成了邊走邊跳。
  我名叫莉佳,是黑之城尊貴的公主。黑之城是君臨魔法國度的九大城堡之一,主掌著大地。黑之城位在北方的堤丹大陸,緊臨著白之國。傳說白之國是精靈的國度,但是我從來沒見過精靈的蹤影。這也難怪,在容貌閉月羞花的我面前,連妖精都自愧不如,哪敢露臉呢!
  「來吧,看著蠟燭的火光,從現在開始,我要為你們施加魔法。能領受我的恩惠,是你們莫大的榮耀!」燭光在我的臉上緩緩搖曳。
  「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魔法少女莉佳與哥哥的愛情見證!」
  說完,我「呼──」的吹熄了燭火。

  那天,從一早就十分的無聊。
  「啊ーー了無新意,真是夠了,給我扔出去!」
  原本在穿衣鏡前比劃著小禮服,忽然感到不耐煩,將它們一把甩開,整個人狠狠撲倒在床上。
  「莉佳殿下,請問您是哪一件不合意呢......」
  「全都扔了,沒有一件看上眼的。把它們扔得愈遠越好,別讓我看了心煩。」
  「可是......」
  執事心一急,連聲音都拉高了八度。一旁的陪侍早已嚇得面色慘白,瑟縮成一團。
  我支起上半身,怒喝道:
  「有什麼意見嗎?當心我告訴父王,讓他把你們像這些衣服一樣通通扔掉。快給我出去!」
  說完,我把穿在腳上全新的漆皮鞋也使勁甩了出去。
  「哇,真對不起,那我們先告退了。」執事和陪侍捂著羊頭面罩,沒命似的逃出我的寢室。
  「哼 ,一群蠢才!一開始別多嘴不就沒事了!」
  在這座城堡裡工作的人,全都必須罩著臉。男性戴羊頭面罩,女性則是罩著寫有咒語的黑色面紗,讓人看起來陰氣森森。因為在王族面前顯露面容是無禮的放肆行為,據說會受到亡靈的詛咒而死於非命。
  「簡直愚蠢至極,大家都被城堡裡的亡靈傳言所操控了!」
  我把另一隻腳上的漆皮鞋也狠甩出去,然後整張臉埋進被子裡。
  所謂亡靈,是黑之城始終揮之不去的恐怖傳言。每當夜幕低垂,那些死在牢裡的人化成的怨靈就四處徘徊,還有被禁閉在地底下的可怕魔怪所發出的厲聲嚎叫,一再劃破淒清的暗夜。就連住在城堡裡的人也相信這些無聊的傳言,自己嚇自己。
  「反正都和我無關。我有父王保護,天塌下來也不怕。」
  我的爸爸是黑之城的國王,他的正室早在很久以前就病故了,後來娶了母親。母親是他的繼室夫人,不過,父王在別處還有女人。母親平日住在其他城堡,我們母女一年只見面一次。
  「爸爸最愛小莉佳了,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把妳留在身邊。看,我每天都會送小莉佳好多的禮物!」
  的確,我寢室裡的每個角落都堆滿了布偶和華服的禮物山。這還只是爸爸昨天送的禮物,今天的還沒送來呢!
  我收到爸爸的第一份禮物是一隻布偶熊。當時我簡直樂壞了,一次又一次向爸爸道謝,還抱著布偶熊一起睡覺。可是漸漸的,我習慣了這一切,連想要高興一下都變得不可得。
  「......爸爸以為只要送我禮物,就是給我幸福。」
  我茫然的念念有詞,這時,門外忽然傳來騷動聲。走廊下是衣物摩擦的窸窣聲,窗外則響起城門開啟的軋軋聲。
  「是父王回來了!」
  我向外窺探,一身甲冑的士兵們腰配長劍,整齊列隊迎接。兩部黑得發亮的馬車正穿過士兵的隊伍中央前進。
  「好像有客人來了。真難得,爸爸竟然會帶客人從大門進來。」我站在窗邊,眼睛眨也不眨的緊盯著兩部馬車。
  「......算了,反正也和我無關。」我嘀咕著,「砰」的一聲猛捶窗戶。
  「你們都在做什麼!難道是要我這副模樣去向父王請安嗎?還不快把我的新禮服拿來!」
  「遵命,小的這就拿來......」門外傳來驚慌的應答聲。
  「哼......每天都無聊透頂了!」

  我換上陪侍送來的最新黑色蕾絲小禮服,往大廳走去。
  「爸爸這次出門給我帶了什麼伴手禮回來呢?他去了十天,伴手禮應該多到連大廳都塞不下了吧!」
  我抱著布偶熊,得意的哼笑著,可是緊跟在身後列隊的侍女們完全沒人敢吭聲。不但如此,她們連腳步聲也沒有,像幽靈般的無聲無息。
  (簡直比亡靈更叫人頭皮發麻!)
  步下階梯,就看到幽暗的大廳了。這間位在地下的王室大廳,被世人稱為「地獄的底層」。無論是大廳石柱還是牆面,清一色是黑色的大理石,連墨黑色的地板都猶如是在暗夜中綿延的大海。
  大廳唯一的照明,是位在最深處座台上的十支燭台。而高懸著城堡徽章的座台上,一國之君的王座矗立在正中央。
  「父王陛下!」我撒嬌的喚著父王,快步奔向他。
  「呵呵,我的小莉佳,一個人寂寞嗎?」端坐在王位上的父王站了起來,對我敞開雙臂。
  我立刻小跑步撲進他的懷裡。「當然寂寞了,不過父王平安回來比什麼都要緊。」
  「是嗎?讓我的小莉佳擔心了。」父王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髮。
  好久不曾和人有肢體接觸了,因為這個城堡裡沒有人可以碰我。
  我緊抓著爸爸的斗篷急切問道:「父王,你說你會留在城堡裡陪我一陣子,對不對?」
  「唔,父王是很想要這樣,不過現在正是最忙的時候。父王就怕妳一個人寂寞,所以今天專程為妳準備了一份非常別出心裁的禮物!」
  「哇,會是什麼樣的禮物呢?」我故作好奇模樣地環視大廳。
  爸爸的伴手禮不是堆積如山的新衣服,就是珍稀的動物,他甚至還曾經為我搬來整個馬戲團。
  這些禮物全都是一眼可見的東西,但是今天,我卻遍尋不著任何看似禮物的蹤影。
  「來吧,你再往前走幾步。她是我的女兒莉佳。」
  父王才說完,忽然,有個人影從陰暗處悄無聲息的冒出來。
  (啊……)
  這孩子打從一開始就站在那裡,只是大廳太陰暗,讓他隱沒在背景中,彷彿幽靈一般。他有著好似從黑暗中生出來的烏黑頭髮與瞳孔。
  我不由得躲在父王身後。「……父王,他是誰?」
  「這孩子無親無靠,一個人在黑街徘徊。」
  我保持高度警戒,雙眼不住打量男孩。
  (他看起來年紀好像比我大一點……這孩子,真的活著嗎?)
  燭光在他蒼白的面頰上搖曳著。他茫然的眼神虛無的望向不知何處的遠方。
  (完全就是幽靈的化身,不過長相還可以,如果再有人味一點就更好了。)
  我這麼想著……
  「從今天起,他就是我們家的孩子。也就是說,從今以後,你們倆就是兄妹了。」
  「嗄,我們家的孩子ーー」
  「奇斯,快打個招呼。」
  (奇斯……)
  被父王稱為奇斯的男孩,眼眸直盯著我看。
  怦ーー   
  我們四目相交的霎那,我感覺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這、這、這男孩算什麼……)
  男孩一聲不響的朝我點了一個頭。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個舉動,卻讓我的心頭莫名騷亂起來。
  「很好,你們已經是一家人了。奇斯,你要唯莉佳的命令是從,她怎麼說,你就怎麼做。」
  「什、什麼家人,這太突然了…….」
  「奇斯,從現在起,你要趕緊適應城堡裡的生活。」
  父王交代男孩以後,重新步上座台。
  (我和這個男孩當兄妹!?)
  「父王,這是怎麼回事?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突然變成我的哥哥……人家不要!」
  「呃,這事情說來話長。無論如何,有他給妳作伴,妳就不會寂寞了,這都是為妳著想啊!」
  (謊話連篇ーー!)
  我在心底吶喊,卻不能說出口。
  一轉頭,那男孩仍然看著我,冰冷的目光好像在嘲笑我的一無所知。
  「那是什麼眼神!有話就說出來…….」我氣急敗壞,一個箭步跨了出去ーー
  唰…….
  一陣逼人的寒氣忽然襲上來,燭光劇烈搖晃。
  「發生什麼事?」
  環繞在身邊的侍女們也低聲驚呼。
  「…….唉呀,連好奇的不速之客也來湊熱鬧了。」
  「不速之客?」
  父王的視線落在二樓的陽台。
  就在那周邊,有一股暗黑的氣息不斷加重,並且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呃……似乎有什麼東西盯著我們看……好怪異的感覺,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渾身冒冷汗,兩腿膝蓋頻頻打顫。
  「退下!」
  (咦?)
  是那男孩的喝斥聲。
  暗黑的氣息逐漸散去,胸口透不過氣的窒息感也跟著煙消霧散。
  「呵呵,奇斯,你果然管用!」
  父王的嘴角因為男孩而牽動了,他的神情不是平日的父王,看起來就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父王,剛才是……」
  「你們倆可以走了。把他們帶出去!」
  士兵們圍住那孩子,將他送出大廳。
  「莉佳公主,請您也回房間休息吧!」
  在一旁待命的執事,悄悄湊近我耳邊說道:
  「ーー我當然知道。」我抱緊布偶熊,轉身離開大廳。
  (父王老是做一些不能見光的事。最氣人的,是父王竟然稱讚那男孩。他稱讚的不是莉佳我,而是個來歷不明的傢伙……)
  無名火湧了上來。
  我在父王心目中的地位向來無人能及ーー
  「絕對別想我給他好臉色看!」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1981年生於秋田縣。
以本書出道,隨即榮獲第一屆DREAM SMASH大獎。
目前居住在岩手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