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館

  • 書       名 魔法公主16 - 暗黑宮殿
    作       者 成田覺子
    譯       者 胡慧文
    畫       者 杉浦多美
    系  列  名 Much讀本-43
    書       號 318043
    適讀年齡 9~10歲 中年級、11~12歲 高年級
    發行日期 2017/07/05
    售       價
    200元
    購買數量


盡一切努力,保護最重要的人到底!
銀之城女王性命垂危!? 
看風嘉穿越多重世界解救媽媽,阻止古神器再度毀滅世界!
神祕狐狸假面&魔界盜賊首領 相繼玄幻登場~


風嘉的媽媽銀之城女王,在異世界進行任務時竟遭遇不測!?
經元老院差使寇德利所述,
她是為阻止暗黑宮殿中的上古權杖再度釋放毀滅世界的能量,
遂親自前往守護……

風嘉、吉多斯和花梨立刻動身,尋找知曉解救媽媽方法的神祕人物。
沒想到,他們竟遇上了曾稱霸魔界的盜賊集團女首腦──席娜,
偏偏,她似乎就是風嘉他們要找的人!
究竟能否能如願營救成功?
此外,在這趟交錯時空的奇幻歷程中,他們將一一見到久別重逢的故人!?


--------------小編秘密時間------------
最近有許多魔法公主粉絲們來偷偷問小編,
為什麼第16集插畫由原本的千野老師改由杉浦老師?
其實是因為,千野老師身體欠安,
所以最新一集才改由杉浦老師來畫出可愛的風嘉
至於,詳細內容都在《魔法公主16–暗黑宮殿》後記中,
作者成田老師有話要跟各位喜愛魔法公主的朋友們說!

 


1.     爺爺的飛箭傳書
  「風嘉,起床了!」
  意識朦朧中,彷彿聽見有人叫我的聲音。這聲音似乎在哪裡聽過,好令人懷念的聲音。
  「該醒了,封印被解開了。」
  (該醒了?)
  搖曳的白光在我周圍舞動著,那是神奇的蝴蝶先生,每次總在我最危急的時候現身相助。蝴蝶先生此刻停在我眼前。
  「妳一定可以的!」
  忽然,閃亮的光芒四散迸發,眼前盡是炫目的光點。我急忙向亮光處伸手:
  「蝴蝶先生,你等等──」
  這時──
  「公主殿下!」
  叫喚聲把我一下子拉回到現實。恍惚之間,眼前出現的是熟悉的天花板,還有自己高舉向半空中的手。
  (難道是在做夢?蝴蝶先生後來怎麼了……蝴蝶先生的聲音好像和誰很相像呢?)
  我還在尋思之際,發現有人正端詳著我的臉。那巧克力色的頭髮和茶色的瞳孔,好熟悉的面孔。她是媽媽的侍女,兼我的保母賽西兒。
  「賽西兒,怎麼了?」
  「大事不好了!」眼眶泛淚的賽西兒不由分說的一把掀開我的被子。
  「哇,冷死了!」
  樹上的枯枝敲打著玻璃窗,天空中灰雲攢動。這是暴風雨來臨前不穩定的天氣狀況。
  「女王出事了!她前往奧爾庫斯大陸的古代城市,結果失去了聯絡!」
  「失去聯絡?妳是說媽媽迷路了嗎?」
  「正是。」賽西兒吸著鼻子點點頭,眼前的面紗卻隨即大力晃動:
  「不、不是的!古代城市雖然看似迷宮,不過女王並非真的迷路──事實上,也許是沙漠風暴或某些未知的力量,也可能是亡靈的詛咒……總之,就是被不知名的原因所害,女王和她統領的部隊完全聯絡不上了!」說完,她撲倒在我的床上嚎啕大哭。
  不久前,課堂上才剛學到,古代城市位在奧爾庫斯大陸南方,是一處沙漠上的遺跡群。古早以前就成為廢都,至今仍留下許多未解之謎。
  (我想起來了!媽媽好像說過她要前往古代城市進行什麼調查之類的,所以必須一大早出門)
  接著又想到,昨天吃晚餐的時候,一向對甜點沒興趣的媽媽,看我大快朵頤的吃著飯後的布丁甜點,說道:
  「妳還真喜歡這種甜上加甜、令人懶惰又鬆懈無力的東西呢!」
  「呃……妳自己不吃,就別這樣說嘛!人家最愛吃布丁了!香滑軟綿、入口即化,連心情都一起融化了!還有雙色甜味交織而成的美妙口感,真叫人無法招架。任何人吃了布丁,都一定會感到幸福無比喔!」
  媽媽聽了我的「高見」,噗哧一聲笑出來。
  「這倒是給了我一個好主意,真應該給元老院那些腦袋僵硬的諸公們都享用布丁呢!」 說完,她又無奈的笑了。
  我揉著惺忪睡眼問道:「可是,媽媽不是今天早上才出門的嗎?現在都還沒中午,應該不需要太擔心吧!」
  「眼看就要中午了。」賽西兒抬起臉,用責備的眼光看著我。
  此刻,房間裡的時鐘指著十點半。
  「城堡裡有人擔心女王的安危,已經前往古代城市一探究竟,卻在半路上被當地政府軍攔下來,上空強力的結界讓我們的人再也無法靠近。」
  「結界?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現在狀況完全不明,所以才擔心!詢問元老院,也只說還在調查當中……不會錯,一定是發生什麼事了!怪的是,就在剛才,葛雷帝大人給公主您飛箭傳書。」
  「咦,吉多斯的爺爺給我的?」
  吉多斯是我的兒時玩伴,也是同樣位在這座大陸上,另一個專門掌管時間的國度──「青之城」的王子。青之城共有十三名王子,吉多斯排行最後的最後的最後一個,不過好歹也是一名王子就是了。
  「全家人去家族旅行,卻忘了找我一起去。」
  這種不可能發生在王子身上的怪事,都被他遇上了,好個處境堪憐的小王子。也只有青之城的前國王,也就是吉多斯的爺爺,人稱魔法界第一大魔法師的葛雷帝,會疼愛自己這個小孫子。葛雷帝爺爺是出現在像《勇者葛雷帝與賢者拉姆列斯的冒險》這類書本和電玩遊戲裡的主角人物,乃實至名歸的英雄、魔法界的傳奇人物。
  (爺爺給我飛箭傳書?)賽西兒遞給我的鋼箭箭頭,繫著一張信紙。
  「一定是發生什麼狀況,葛雷帝大人才會十萬火急的捎信給妳,請妳先做好心理準備再打開來看吧……」
  「妳也太小題大作了啦。」
  賽西兒不理會我,自顧自的閉上眼睛,雙手緊緊合十,虔誠祈禱。看到她如此慎重其事,我似乎也感受到不祥的氣氛。
(古代城市裡有結界?如果這樣,或許真有什麼事情發生也說不定……不過,別人我不敢說,唯獨媽媽不可能有事,因為她並非一般的魔女!)
  一想到這裡,我的手便不住地顫抖。我動作僵硬的解開箭頭上的信,深吸一大口氣才緩緩打開信紙,上面竟寫著──「請轉告大家不必擔心,拜託妳了。」
  「……嗄?」
  我把信念給賽西兒聽,她眨巴著眼睛,好像一時會意不過來。我雙手一攤,瞇起眼睛說道:「看吧,就說妳太小題大作,白操心了吧!」
  「真是太好了!」賽西兒癱軟在地上。「飛箭傳書一般都不會是好事情,所以人家才擔心嘛,幸好什麼事也沒有。」
  「嗄!?飛箭傳書有這麼嚴重嗎?」
  「是啊,這是以前在戰場上經常使用的聯絡方法……可能真的是我想太多了,這次只是單純的聯絡失誤也說不定。只要一切平安就好。再說,女王也不可能遭遇什麼萬一才對。」賽西兒立刻站起身,搔搔頭說道:「我得立刻去通知其他人才行。」邊說著邊快步走出房間。
  確定房門關上以後,我整個人無力的垮下來。
  「太好了。害人家擔心死了啦!媽媽萬一真有個三長兩短該怎麼辦。可是爺爺為何要寄給我這樣的信?」我偏著頭,不解的看著信。
  雖然葛雷帝爺爺最喜歡新奇、好玩的事,不過他老人家大費周章用飛箭傳來這樣的信,還是令人覺得費解。
  「......應該是我想太多了。」我喃喃自語,正要把信紙折回去的時候—
  「咦,這是什麼?」
  信上的字竟然自己動起來!
  「這怎麼可能!?」
  我以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仔細,果然不是錯覺。信紙上的字筆劃逐一散開來,然後好像是被放進洗衣機裡攪拌一番,筆劃重組後出現的是──「不要出城。」
  「不要出城……?」這訊息的意思和剛才的信完全南轅北轍。
  「這樣的大好天氣最適合戶外活動,竟然叫我不要出城?」
  我更加百思不得其解。這時,天空中忽然劃過一道閃電,緊接著下一秒鐘──
  「不出城可就難辦了。」
  「嗄?」我一回頭,房間的窗台上不知何時竟然坐著一個不認識的孩子!
  「呃,你是誰!?從哪裡進來的!?」
  「喔,對呀,忘了先開窗戶。」說完,他才慢條斯理的打開緊閉的窗戶。
  天空中閃電交加,雷聲轟隆作響,令人聞之喪膽。
  (這個人到底是哪來的……)
  他頭戴斗笠,穿著一身從沒見過的白色異國裝束,露出衣服的皮膚全都纏滿繃帶,連手指頭也裹得緊緊的。而最怪的莫過於他臉上戴的狐狸面具。
  「在下名叫寇德利,是元老院的差使,為元老院帶來消息。」
  「從元老院來的?」
  冷風這時灌了進來,雨絲沾濕了桌面。
  (戴著狐狸面具的小鳥〈註1:寇德利,日文發音為「小鳥」的意思。〉 ?從頭到腳都詭異極了……)
  寇德利背後的大片天空,轟隆隆的雷鳴響個不停。我舉起手中的鋼箭,作勢防衛。
  「你真的是元老院派來的嗎?為什麼要找我?」
  「其他人知道了只會把事情鬧得更大。先說這個吧!」寇德利從袖口掏出不明的東西,向我拋過來。
  我手中接到的是一只水滴型的水晶耳環。
  「這耳環,好像在哪裡看過……?對呀,這是媽媽的耳環!你怎麼會有這個?」
  「我的說明不重要,妳還是先看看耳環裡面有什麼吧!」
  「耳環裡面有什麼好看的?」
  這個人說話真叫人一頭霧水,不過我還是按照寇德利的指示閉起一隻眼,用另一隻眼往水晶耳環裡面端詳。
  水晶裡面果真漸漸浮出影像。像是某一棟建築昏暗的內部,石塊堆疊的階梯、綿延的走廊,影像真實得宛如我正走在其間,還不斷往裡面越走越深。
  (這裡莫非就是古代城市的遺跡?)
  走廊盡頭出現一支滾落在地上的火把,餘火還未熄滅,火光照亮的景象令我倒抽一口氣。
  「這是……!」
  有一大批士兵竟然倒在走廊盡頭──!
  「發生什麼事了……?」
  「請妳看仔細,裡面是不是出現罕見的蘑菇?」
  「蘑、蘑菇?」
  我心驚肉跳的細看士兵的姿態,果然發現一名勾著頭的士兵,脖子上長出色彩鮮豔的磨菇。
  「啊!」
  蘑菇「噗!」的釋放出孢子,模糊了視線。其他士兵的手臂和腿上也長出蘑菇,這些菇彷彿直接扎根在人的皮膚上,吸取人體的養分。
  「它們應該是吸取人的法力來壯大自己,看看這些子實體都長這麼大了。」
  寇德利說著,水晶耳環裡的影像也漸漸遠去,焦點從室內轉移到室外。
  在沙塵暴的飛沙走石中,隱約可見古代城市的遺跡。那些矗立在沙漠中的石柱,還有獅子、飛馬等石雕,都是在照片中見過的古代城市遺跡群著名代表。然後,一座圓球狀屋頂的龐大建築緩緩現身了。
  「這棟建築我在課本上看過,因為屋頂的形狀像洋蔥,所以我記得它叫做洋蔥宮殿。」
  「它的正式名稱不叫洋蔥宮殿,而是暗黑宮殿。」
  「暗黑宮殿?」
  「沒錯,它是月之女神伊黛亞居住的宮殿,而伊黛亞神是暗黑信仰的象徵。不過,正如同人們稱這座宮殿為沙漠中的珍珠,宮殿本身的建築美麗極了。」
  「……你說它美麗,可是剛才那些士兵不都倒在宮殿裡嗎?總覺得裡面好像有點陰森……」
  我把目光移向洋蔥型的屋頂上,豈知目睹的景象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沒錯,事情就是這樣。」寇德利說。
  我目瞪口呆──「這、這是什麼……」
  一株巨大的蘑菇穿透屋頂,大開的蕈傘把宮殿全都罩在其陰影下,規模之大,令人嘆為觀止──
  「這株蘑菇也未免太大了,完全無法置信……」
  「所以囉,這景像太過駭人,想也知道,不方便讓其他人看見。」寇德利說完,耳環裡的景象也消失了。
  爺爺送來的箭不知何時掉到了地上,寇德利幫我把它撿起來。
  「覆蓋整座古代城市的結界,是為了不讓那株巨大蘑菇釋放的孢子飄散到外界,也把其他人隔離在外。」
  「把其他人隔離在外……那媽媽和進去的人怎麼辦?」
  「這就要看妳怎麼做囉!」
  寇德利順手把爺爺的箭向窗外輕輕扔了出去……分明看似如此──
  砰!這支箭竟然以撼天動地的氣勢,像炸彈一樣向雲端穿越而去。
  「呃……!」寇德利無視於我吃驚的反應,若無其事的瞄著消失的箭頭說道:
  「那株大蘑菇其實是為了守護暗黑宮殿地底下『伊黛亞的權杖』所設下的陷阱之一。」
  「伊黛亞的權杖?」
  「是力量足以毀滅世界的傳奇法器。」
  寇德利輕輕敲打我放在桌上的歷史課本,「就算是昨天發回來的歷史考卷拿零分的妳,也應該知道七大災厄吧!」
  「欸,就算是歷史考零分的我…..啊,你怎麼連這種事也知道!?」
  「聽好了,據說七大災厄就是伊黛亞的權杖引起的。」
  「嗄──」
  忽然,天空中再度雷電交加,寇德利詭異的掀了掀自己的面具。
  所謂七大災厄,的確是連歷史考零分的我都知道的魔法界最大災難事件。一連串的天災、疫病接踵而來,是暗黑遮避太陽、魔法界慘無天日的黑暗時代,所以又被稱為魔法界史上最大事件。
  「因為權杖的力量太驚人,所以後來的人把它深深封印在地下異次元空間裡的金庫。為了守護權杖所設下的陷阱之一,就是妳剛才看到的大蘑菇。早在女王等人進入之前,似乎已經有人搶先一步入侵,解除了封印,打開金庫大門。」
  「你說的有人,究竟是什麼人呢?」
  「這個目前還在調查當中,但是只要那株大蘑菇還在,權杖應該就還未落入侵入者的手中。」
  「到底是誰做出這麼可怕的東西?」
  「那是一個古稱『無之國』的古代城市人民做出來的。」
  「無之國?」
  「無之國的人民擁有如同神一般的智慧,十分懂得善用頭腦。他們製作的魔法工具,隨便拿出其中一項,都具有傾國之力。而裡面最終極的力量,就是伊黛亞的權杖。」
  「……所以說,那就是一支能掀起災厄的權杖?」我嚥了一大口氣。
  「妳會這樣想也無可厚非,不過它其實是一支『實現願望的權杖』。」
  「願望?你是說它可以讓人美夢成真嗎?」
  「是啊。不過畢竟是暗黑女神的權杖,所以祈求它的神力加持的人,幾乎都是懷抱邪惡企圖之輩,說它是掀起災厄的權杖似乎也沒錯。換句話說,七大災厄就是權杖持有者期待的結果。」
  「你說七大災厄是在某人期待下應驗的不幸……!?」
  「就是這麼一回事。這個世界上什麼人都有。」
  寇德利說得輕鬆,還故意把手伸向窗外,去接紛紛落下的雨滴。
  (這種事真叫人不寒而慄……)
  我雖然暗自祈求過整條街的餐廳都讓人吃免錢,或是上學不必念書和考試,不過──
  「究竟是性格多麼扭曲的人,才會想要讓天下人都痛苦……」
  「唔──還有一說,無之國是個深信萬物會從破滅之後再生的國度,因此製作出伊黛亞的權杖,做為重新設定世界的法器,只不過使用方法錯誤就可能造成大毀滅。」
  「呼──原來如此,權杖竟然擁有重新設定世界的功能。」我喃喃自語。「咦?你說重新設定,那豈不是世界末日了嗎!?」
  「正是如此。無之國的神話中,掌管再生與希望的光明女神,也就是太陽神娜黛亞,和應允破滅和絕望的暗黑女神,也就是月神伊黛亞,在世界放出十條龍,構成了整個魔法界。在破滅女神主導下製造而成的,就是這把伊黛亞的權杖。」
  這些驚人的內幕消息狠狠撞擊我的腦袋,聽得我暈頭轉向。
  「太可怕了……我是不知道這些人的智慧有多高,但是也未免太胡鬧了。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的奇人怪物,還不如一開始就別讀書的好。」
  「不讀書也該有個限度。」寇德利輕描淡寫的回話更加傷人。
  「正因為如此,所以元老院暗地裡計畫要將伊黛亞的權杖連同暗黑宮殿一起毀滅掉。銀之女王才因此率領部隊前往,做好事前準備。看來,他們此行的目的在事前走漏風聲了。」
  「所以是得知消息的人早一步闖入嗎?」
  剛才雖然沒有在水晶耳環中看到媽媽,不過並不保證她安全無恙。我緊握著媽媽的耳環:
  「媽媽人呢?媽媽他們不會有事吧?不趕緊去救他們會不會有危險?」
  「很遺憾,元老院目前根本無計可施。如果再找不出方法,不排除按照原定計畫,將權杖連同宮殿一同廢棄在異次元世界。」
  「……廢棄在異次元世界,不會吧!」不祥的預感讓我頓時心頭紛亂。
  「那媽媽他們呢?不會連他們也跟著一起犧牲吧……?」
  我一面說著,一面感到全身雞皮疙瘩豎起來。然而寇德利並沒有否認我的推測。
  嘩啦啦……窗外的雨下得更急了。我茫然盯著寇德利的面具,腳步踉蹌。
  「你是在說笑吧?元老院難道會眼睜睜看著我媽媽還有大批的士兵犧牲性命?」
  「妳先冷靜。」
  我走近寇德利,狠狠踢他一腳。「不麻煩你們了!有我在,我會去救媽媽和其他人!──小掃帚,我們走!」正當我舉起手叫喚小掃帚的時候……
  「不是叫妳等一下嗎!我都還沒進入正題,妳急什麼。」寇德利一把拽住我的手腕。
  (啊,這感覺──)剛剛從體內湧出的法力,此刻瞬間被吸乾,接著完全消失於無形。
  我一下子膽怯了,趕緊將手縮回來。寇德利卻像什麼事也沒有似的,揮揮他纏滿繃帶的手說道:
  「暗黑宮殿的上空張著強力結界,根本無法靠近。這種異常的天氣,也是因為結界的影響。」
  「──那我們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正是為此而來。我們希望妳能潛入暗黑宮殿。」
  「嗄……剛才不是還說無法靠近嗎?」
  「欸,也是啦,不過那是指我們進不去。」寇德利說得含糊其辭。
  「總之,有人熟知暗黑宮殿的內部,我們希望妳去找這個人來帶路。不過在這之前,妳得先通過測試。」
  「通過測試?」
  「請先攔住剛才那支箭,做為妳是否能勝任這趟任務的測試。」
  「……嗄?」
  「我是叫妳去找『箭』,不是找『嗄』。就是剛才飛出去的那支箭。」
  「……嗄!? 」
  「就跟妳說是『箭』!」他不厭其煩的一再糾正我,然後大步跨過窗戶。
  「我也是很忙的,給妳的時限就定在現在算來第二道雷落下來的時候。 」
  「第二道雷?等一下──」我話都還沒說完,就聽見天空中轟隆隆的雷鳴聲。
  「現在是第一道雷。我等妳的好消息!」說完,寇德利一翻身便躍下窗台!
  「啊,等等我!」
  我立刻探出窗戶,俯看煙雨朦朧下的城堡花園,但是已經完全不見寇德利的身影。
  「那人真的是元老院派來的嗎?」
  話說到最後還是不知所云,他的一番話更如同狐狸精怪一樣化做無形,令人懷疑全是一場空,只有握在手中的耳環是千真萬確的。
  「……媽媽還沒有從暗黑宮殿回來是真的──媽,妳等我,我一定會去救妳的!」 
  我緊握耳環,叫出小掃帚,朝著風起雲湧的天空直奔而去。
 
  我不在的房間裡,爺爺給我的信上,出現了「不是叫妳別輕舉妄動!」的字樣,字體閃爍著藍白光。

  • 發表人:Anny 時間:2017/7/11 下午 07:41:37

    畫的都不像原本的人物了!

  • 發表人:ふうか 時間:2017/7/5 下午 07:00:39

    為什麼繪師不是千野枝長!?

  • 頁數 : 1 / 1
作者簡介
1981年生於秋田縣。
以本書出道,隨即榮獲第一屆DREAM SMASH大獎。
目前居住在岩手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