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館

  • 書       名 顛覆童話05 - 長髮姑娘的頭髮被剪短!
    作       者 莎拉.梅林諾斯基
    譯       者 舒靈
    畫       者 MIKI
    系  列  名 Much讀本-34
    書       號 318034
    適讀年齡 9~10歲 中年級、11~12歲 高年級
    發行日期 2016/10/04
    售       價
    200元
    購買數量


★紐約時報暢銷榜大推薦  ★美國銷售量突破百萬冊

王子呼喊:長髮姑娘!長髮姑娘!把妳的頭髮放下來吧!
長髮姑娘猶豫了,因為她的頭髮意外的被剪.短.了!
這下好了,王子怎麼跟她邂逅、譜出戀曲!?故事又將如何繼續下去?


今天在學校度過了難過的一天,弟弟裘納建議我來一趟穿越魔鏡之旅,放鬆一下心情。
這次進入的是《長髮姑娘》的童話故事,
我們一開始就約定好絕對絕對不能像之前那樣改寫劇情,
只是去跟長髮姑娘打聲招呼,就馬上回家。
但世事總是難料,為了見她一面,我們得爬上她的頭髮,才能跟她打招呼不是嗎?
然後誰又會知道,弟弟穿著新買的足球釘鞋,爬上了她的秀髮……
哦,不!她柔順的長髮,突然變成像被起司刨刀刮過似的。
為了她好,我決定幫她稍微修剪一下……
喀嚓,喀嚓,喀嚓。
糟糕,長髮姑娘的頭髮被我修剪過頭了!
老天,這表示我們又改寫故事劇情了!!我和弟弟得趕緊想辦法……

 


第三章   現在,我們在哪裡?
 
  我們砰地一聲落地。
  好痛!
  我臉朝下地趴在地面上,下巴栽進爛泥巴裡,手腕被壓在頭底下。地面好硬,而且還有很多青草。這裡好安靜,我看到很多樹幹和樹根。為什麼我的頭落地時會比腳還低呢?我是在雪橇上嗎?對,我想是的!事實上,我認為我是在山坡上。我試著站起來,但我現在趴著的角度讓我很難站起來,因為我跟地心引力相抗衡。
  裘納的腳就擺在我旁邊,他是正躺的姿勢。
  「所以妳現在心情比較好了嗎?」裘納問道。
  「沒有,」我說:「我的下巴好痛。扶我站起來好嗎?」
  王子鑽到我耳邊,然後又舔了舔我的耳朵。
  「哈囉,狗狗。」我說。
  王子搖了搖尾巴。
  「我們離開前你非得叫這麼大聲嗎?」我問牠。如果爸媽半夜醒過來,發現屋子裡沒人的話,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裘納勉力站了起來,然後扶我起身。我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感覺有點暈。
  我在牛仔褲上把手上的泥土擦掉,看著周圍所有的樹木,還看見綠葉和幾片縫隙中的天空。聞起來像是松樹,我們在一座小山的森林中。
  「妳想我們現在會在哪裡?」裘納環顧著四週問道。
  「什麼樣的童話是在森林中的?」我說出心中的疑問。
  裘納睜大眼睛。「有狼的那個故事!」
  「小紅帽嗎?」
  「對!」他笑嘻嘻地說:「那一定很好玩!」
  我打了個冷顫。「碰到一隻可能想吃我們的狼,我覺得聽起來一點都不好玩。」
  我弟弟最喜歡童話故事中可怕的部分。他記得的都是那些地方,像是吃掉小孩的狼,還有切掉腳趾的繼姊妹。沒錯,原始版中的《灰姑娘》就是那樣寫的。感覺痛死了。
  我們會知道很多原始的故事版本是因為我們以前跟奶奶住得很近,她經常唸那些故事給我們聽。她在芝加哥一所大學裡當文學教授,而且自從我第一次掉進魔鏡之後,我當然也重讀了很多童話故事。
  但是,也許裘納說的沒錯。也許我們是在《小紅帽》的故事裡。
  「小紅帽?」我大喊道:「妳在這裡嗎?妳正要去妳奶奶家嗎?」
  我聽到左方傳來一個聲音。
  王子轉向那邊汪汪叫。
  「你有聽到那個聲音嗎?」我抓住裘納的手臂問他。
  「沒有,我──」他正要開口,但我用手制止他,仔細地傾聽。
  那個聲音不是狼的聲音,那是歌聲!對!有人在唱歌!
  「葉子從樹上掉落下來,很美麗卻很寂寞……」
  「我也聽到了!」裘納尖聲說道:「真好聽!小紅帽在唱歌耶!」
  「也可能不是小紅帽。」我說,試著往歌聲的方向走去。那是從我們下方傳過來的,那個人是在山下嗎?或者,有人在地底下?有哪個童話故事的人是住在地底下的?
  我繞過一棵樹後,看到遠方有一座建築物。
  一座塔樓!就在山腳下。
  一座米黃色的石塔,頂端有一扇打開的窗戶。
  裘納也看到了。「也許我們又回到《睡美人》的世界了?」他說道。
  「那個跟《睡美人》裡的塔樓不一樣,」我說:「顏色不同,而且附近也沒有城堡,我們又在小山上。」
  我又看了看四周,我們好像在荒郊野外。我努力地想著,荒郊野外……塔樓……歌聲……
「獨自在這個世界,沒有人陪伴,我唯一的朋友是自己美麗的頭髮。」
  頭髮!
  「我們在《長髮姑娘》的故事裡!」我大叫道:「對!長髮姑娘會唱歌!王子就是這樣才聽到她的!」
  我們的狗王子汪汪叫了幾聲。
  我彎下身去抓抓牠的頭。「不是在說你,王子,是另一個王子。」
  「長髮姑娘?她是頭髮很長的那個對吧?」裘納問道。
  「對,很長很長的頭髮。」
  「我們有看過那部電影嗎?」
  「有,可是原始的故事跟電影版的不同。」我抬頭挺胸地解釋道:「在原始的故事中,長髮姑娘不是神祕的公主,她是嫁給王子的普通人──」
  「汪,汪!」
  「我真希望我們有帶到狗零食。」裘納說。他彎下身去抓抓王子下巴。
  「我們又不知道牠會來,對不對?」我指出這點。
  「也許長髮姑娘有花生醬。」
  那的確會有幫助,如果還有一條狗鍊會更好。
  我望向塔樓,看到窗口處有一道深色的頭髮。
  「我看到她了!」我大叫道,感覺胸口湧起一股興奮感。至少我猜那是她,不知為什麼,我總以為長髮姑娘會是金髮的,也許是我想像的,或是記憶中從電影中看到的。
  「酷喔!」裘納說道,踮起腳尖,也想看一眼。
  「那我們回到故事上,」我用手肘推了推他說:「從前有一對平凡又善良的夫婦,他們很想生一個小孩,可是他們住在一個巫婆家隔壁,那個巫婆的名字叫法奧加瑟爾──」
  「她的名字叫法奧嗎?」
  「不是,法奧是德語中『太太』的意思,因為寫這個故事的人是格林兄弟。」
  「所有的故事都是他們寫的。」
  「很多是他們寫的沒錯,」我同意道:「總之,法奧,我的意思是說加瑟爾太太家的菜園裡有各式各樣的草藥和植物。那個懷孕的女人特別想吃萵苣纈草,那是一種野菜,綠綠的、很多葉子那種。」
  「媽媽懷我的時候有特別想吃什麼東西嗎?」裘納問道。
  「大概有吧!」我輕笑道:「如果她吃了一大堆番茄醬,我也不會覺得驚訝。」
  裘納的眼睛一亮。「嘿!自從妳從學校回來後,這是妳第一次笑,我早跟妳說過穿越魔鏡是好主意!」
  我不再笑了。「我對拼字比賽的事情還是很難過的。」
  「繼續說故事吧!」裘納嬉鬧著說道。
  我弟弟說的沒有錯,穿越魔鏡絕對是個讓我分心的好事。但這並不表示我就不在意在學校度過的、令人難過的一天。我試著抹掉那個不好的記憶,繼續說下去。
  「那個準媽媽說很想吃萵苣纈草,事實上,她說吃不到萵苣纈草她會死。所以這位準爸爸就到巫婆的園子裡去偷。只不過」──我假裝在半空中擊鼓作勢──「他被巫婆給抓到了!」
  「哦,不好了!」
  「哦,就是啊!加瑟爾太太說,如果這個準爸爸等到孩子出生後,把孩子給她,那她就肯讓他把萵苣纈草帶走。」
  裘納瞪大眼睛。「永遠給她扶養嗎?」
  「對!」
  「我希望這個爸爸跟她說,絕不可能。」
  「他沒這麼說,他同意了。他擔心如果他太太吃不到這個野菜就真的會死。也許他希望等到孩子出生時,巫婆就會忘記這個承諾。」
  「她有忘記嗎?」
  「沒有,加瑟爾太太把那個孩子帶走了,並根據那個野菜將女孩取名為萵苣(音譯為樂佩)。等到樂佩十二歲時,巫婆就把她帶到一座塔樓,把她關在裡面。那裡沒有門,沒有樓梯──只有一扇窗戶。」
  裘納望向遠方那座塔樓。「看樣子沒有任何方式可以上去,也許他們是攀岩上去的。」
  「我不認為如此,不過巫婆每天都會來看樂佩,她會說:『樂佩,樂佩,放下妳的頭髮。』然後長髮姑娘就會垂放下長髮,巫婆就這樣爬上去。」
  裘納搖搖頭。「可是她為什麼要讓巫婆上去呢?」
  「也許她需要食物,也許她很寂寞,也許她以為加瑟爾太太是她的親生母親。」
  裘納皺起鼻子。「什麼樣的母親會把孩子關在塔樓裡啊?」
  「一個很壞的母親,總之,有一天,一位王子──」
  「汪,汪!」
  「──經過那裡時聽到了她的歌聲。」我停頓片刻,看看長髮姑娘是不是還在唱歌。結果她還在唱,而且我好像聽到了樂鐘,還有鼓聲,難道她也會樂器?
  「總之,」我繼續說道:「他認為塔樓裡那個女孩的歌聲很美,所以他就一再回到塔樓那邊,直到有一天,他聽到那個巫婆命令女孩放下長髮,然後看著巫婆爬上去。他那天晚上再回去,像巫婆那樣對長髮姑娘說出同樣的話,等長髮姑娘放下頭髮後,王子──」
  「汪,汪!」
  我低頭看王子,發現牠滿懷期望地看著我。哦!「每次我們說到王子時,牠就以為我們是在說牠。如果我想把這個故事說完,又不想弄到頭痛的話,那我就得想個新名字才行。我們就稱這個王子為──」
  「汪,汪!」
  「醬瓜!」裘納開心地叫道。
  我弟弟實在很奇怪。「為什麼?」
  他穿著運動鞋跳起來。「為什麼不?我喜歡醬瓜!難道妳不喜歡嗎?」
  「好啦!好啦!所以當長髮姑娘放下長髮時,醬瓜就爬上去,然後他們就愛上對方。他每個晚上都偷偷爬上去看她,只不過有一次長髮姑娘不小心跟巫婆說,她比醬瓜還要重,其餘的就被巫婆給猜出來了。她非常生氣,剪掉長髮姑娘的髮辮後,把她趕出塔樓。
  長髮姑娘沒有地方可去,就在森林裡流浪。那天晚上當醬瓜出現在塔樓底時,加瑟爾太太就從窗口垂下長髮姑娘的辮子,假裝是她。等王子爬上去之後,她對他說,他再也沒機會見到樂佩了。他從窗口跳出去,掉到荊棘叢中──結果荊棘叢把他弄瞎了!他在森林裡流浪了好幾年,最後聽到一個熟悉的歌聲,他知道那就是樂佩。當她找到他時,她哭了,她的淚水滴進他的眼睛裡,然後他的視力就恢復了。」
  裘納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她的淚水有魔力?怎麼會這樣?」
  「也許是因為她媽媽吃了萵苣纈草?我也不知道。總之,樂佩和醬瓜從此過著──」
  「幸福快樂的生活。」裘納幫我說完結尾,點頭道:「那個巫婆後來怎麼樣了?」
  我聳聳肩。「不知道。」
  他靠近來。「長髮姑娘的父母後來怎麼樣了?」
  我又聳肩。「我也不曉得。」
  裘納和我一起望向塔樓,長髮姑娘還在裡面唱歌。
  「我們現在要做什麼?」裘納問我。
  「我們應該回家。」我嘆口氣說道:「樂佩將會得到她幸福的結局,我們不需要搞砸它。」
  我弟弟瞪大著眼睛。「妳馬上就要離開?難道妳都不想見見長髮姑娘嗎?」
  我的心跳加速。我當然想見她了,有誰不想見長髮姑娘的?
  「你覺得我們可以去見她又不搞砸任何事情嗎?」我納悶地說出心中的話:「我們可以去打個招呼,然後就離開嗎?不過,我們還是得想個能讓我們回家的辦法……」
  「我們當然可以啦!」裘納興奮地叫道,完全不理會我說的下一段話。「我們快走吧!」他開始朝塔樓的方向跑下山坡。
  我沒辦法,只好跟著下去。我真的很想見到長髮姑娘!
  而且,跑下山坡也很好玩。
  王子在我們身後跟著跑,在我腳邊興奮的汪汪叫。
  我玩得很開心,幾乎要忘了拼字比賽時的災難,幾乎。
  等我們來到塔樓底下時,歌聲停止了。我抬頭望向窗口,但沒再看到那條髮辮。
  我希望裡面的真的是長髮姑娘,一定是她對吧?
  裘納和我檢視塔樓底下,這四周到處都是荊棘樹叢,真糟糕。
  「這裡似乎沒有門。」裘納說道。
  「我知道。」我說。
  「妳想怎麼做?」裘納問道:「妳想大喊哈囉,然後等她探出頭來?還是……」
  「還是怎樣?」我問道:「我還能怎麼做?她又沒有手機,我也不能打電話給她。」
  「不,但妳可以直接上去。」裘納笑嘻嘻地說。
  「怎麼上去?」我問道:「你有看到電梯嗎?」
  「艾比!」他拉著我的手臂。「來嘛!妳不想爬她的頭髮嗎?」
  我倒抽一口冷氣。
  直到他說出來前我都沒想到這點,可是現在他說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先前沒想到,對,對,對啊!我當然想爬她的頭髮上去了!我點點頭,咯咯笑了起來,又點了點頭。
  「我想,」我低聲說:「真的、真的很想。」
  裘納在空中揮舞著雙手。「那就說那句有魔法的話吧!」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說拜託嗎?」
  他笑了起來。「不是啦!有樂佩的那句!」
  我拍了一下額頭。當然了!隨後我清了清嗓子,這樣會有用嗎?只有一個方法能知道了。
  「樂佩,樂佩,」我說:「放下妳的頭髮。」
  我等了一下,沒有回應。
  裘納搖搖頭。「我想妳可能得再大聲點,那裡蠻高的。」
  他說的對,我又清了清嗓門。「樂佩,樂佩!」我更大聲地喊道:「放下妳的頭髮!」
  他又搖頭。「拜託,艾比,再大聲點!」
  「樂佩,樂佩!」我高聲喊道,好像在玩對喊遊戲那麼大聲:「放下妳的頭髮!」
  隨後,在我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之前,一條深色的髮辮從窗口垂下來。我在最後一刻跳開,免得被它打到。
  但它沒有打到我,它停在我的膝蓋處,一條鮮藍色的緞帶綁在髮辮的末端。
  我真不敢相信這樣叫會有用,我叫樂佩放下頭髮,她就真的放下了。
  這還是一條美麗的髮辮,以四條濃密的髮段,很有技巧的編起來。即使我花一整天的時間,也沒辦法編出這麼完美的髮辮。而且我還很擅長做頭髮造型,以前我經常幫洋娃娃剪頭髮,做造型呢!
  「我們現在要怎麼做?」我不敢相信地問道。
  裘納翻翻白眼。「來吧!艾比,我們爬上去!」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莎拉.梅林諾斯基 (Sarah Mlynowski)
著有《魔法曼哈頓》系列、《甜蜜來電》,以及許多青少年和兒童小說。
莎拉原居加拿大蒙特婁,現在跟她自己的白馬王子和熱愛童話故事的女兒一起住在曼哈頓王國。請參訪莎拉的網站:www.sarah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