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聖誕的魔法城1~4集 盒裝套書(The Mystery of the Wonderland)
    作       者 賴爾、麥克‧菲利普斯
    系  列  名 閱界
    書       號 XB621064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7/03/02
    售       價
    1000元
    購買數量

★熱血少年+奇異種族+神奇魔法=不可思議的冒險
★最新魔法奇幻系列大作,強勢問鼎《哈利波特》
★美國好萊塢魔法工廠重金打造
   電影、主題公園、動漫、遊戲同步輝煌製作
★版權銷售狂掃英、中、德、法、西
   更甚《綠野仙蹤》、《納尼亞傳奇》!


《01.魔鏡謎蹤 02.深海龍影 03.幽窟祕寶 04. 奇峰王者》

01.魔鏡謎蹤
平凡少年步凡來到奇幻的魔法世界,
與石人、獸人、人魚後裔等奇異種族,
一同展開不平凡的歷險,
並將對抗足以毀滅世界的黑暗力量!

02.深海龍影
這回,步凡一夥將遇上海盜群、巨大蛇怪,
勇闖黑暗市集與人魚的國度──海洋王國,
而黑暗力量依舊強勢來襲,
使他們全然束手無策!?

03.幽窟祕寶
為解救夥伴的父親,步凡一夥來到石人的國度裂石國,
他們將與黑暗力量共同爭奪,
那具有顛覆世界能量的治癒寶石……

04.奇峰王者
黑暗魔爪這回伸向獸人國度,
該國政權即將崩塌,群魔亂舞,
人民把重建大任全寄託在步凡他們身上!?

  「孩子,你沒事吧?」
  耳邊傳來溫柔的聲音,腦子裡的眩暈感漸漸消散,步凡費力地擰起雙眉,努力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慈祥的面孔。
  那是一位大約五十歲上下的婦人,她正擔憂地望著昏倒在地的少年。雖然腦子還不太清醒,但步凡下意識地揚起唇角,朝對方報以真誠的笑容。
  「謝謝阿姨,我沒事……咦咦咦?」
  道謝的話語被驚詫的語調取代,步凡目瞪口呆地、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對方來。只看臉的話,這位阿姨的確很慈祥沒錯,但是為什麼她的手是熊掌啊啊啊啊啊!
  被驚到的少年瞠目結舌,內心湧起軒然大波,簡直擺出了世界名畫《吶喊》裡的表情來。
  那位熊掌阿姨顯然是看出了他的驚訝,她爽朗地大笑起來,然後用自己的熊掌拍了拍步凡的後背,「哈哈,孩子,你是第一次參加王國祭吧?打扮成獸人族,這是我們的傳統啦。」
  說著,阿姨抬起胳膊,有些費力地將手從熊掌裡掏了出來。步凡這才發現,那對熊掌是類似手套一樣的東西。他不由地呼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感慨道:「什麼嘛,原來是Cosplay啊。」
  就在這時,遠方傳來厚重的鐘聲。阿姨再度套起她的戲服,朝少年笑了笑,「剛看你倒在地上,嚇了我一跳。現在你沒什麼事情的話,快去參加祭典吧。這可是三年一次的盛會,千萬不要錯過開幕式哦!」
  祭典?盛會?開幕式?這些詞讓步凡更加疑惑了,先前他明明是在博物館裡啊,怎麼突然就來到了這麼個變裝大會了?少年糊裡糊塗地抬起頭,打量起周圍的景致來——
  此時的他,正站在一個偌大的廣場上。不同於常見的市民廣場的休閒感,這裡則顯得恢弘無比。開闊的廣場中央,豎立著一尊古樸的雕像。雕像極高,少年不得不仰起脖子才能看見它的全貌。
  雕像分兩邊,一邊是英武的戰士,他身穿鎧甲,手中攥著寬刃劍,威嚴的表情像是隨時會和敵人決一死戰。
  雕像的另一邊,是一位柔美的女神,她的腳邊爬滿了藤蔓,生機盎然的植物蜿蜒而上,爬上她手中的法杖,她的表情是那樣恬淡那樣美好,她那低垂的雙目,像是將腳下人們的生活,一一收進眼底。
  恢弘而開闊的廣場,地面全部由青褐色的磚石鋪就。石質的道路一直延續到視線的盡頭,街道兩旁房屋林立,每一棟都與眾不同。或是高聳的尖頂,或是圓形的穹窿,五彩琉璃製作的窗戶,在陽光下折射出斑斕的色彩。
  有的房屋上掛著木質的招牌,上面刻印著刀劍或者藥劑瓶的圖案,像是出售武器或是藥劑的商店。
  而在遠方的道路盡頭,一座三層樓高的宏偉教堂,顯得格外令人矚目。哥特風的尖頂直插雲霄,繁複但又極具秩序感的外牆立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在教堂尖頂鏤空的一格中,懸吊著一口古老的銅鐘,剛才的鐘聲估計就是由此而來。
  在廣場與街道上,人們穿著鮮豔繽紛的衣服。漂亮的女孩們穿著拖地的長裙,束腰突出美好的身段,蓬起的裙撐像是盛開的花朵。男人們穿著乾脆俐落的短衫,顯得格外精幹。
  一隊衛兵走過,他們的步子整齊劃一,身上的銀色鎧甲隨著步伐發出金屬的鏘鳴,他們手中的長劍在陽光的映照下,反射出銀白的亮光。
  「哇!」步凡由衷地發出讚嘆,這變裝秀也太大手筆了,這麼大的場面不會是在拍電影吧?
  對!一定是在拍電影!就像是地鐵站的螢幕經常放的整人節目,一定是節目組找人尋開心,所以故意安排「霸王龍」把他打暈,然後把他丟到片場來,要拍下他嚇傻的表情!
  想到這裡,少年趕忙抿緊嘴角,將先前誇張的表情收斂起來。就在他四處張望著,想要找出工作人員和隱藏攝影機的時候,忽然,遠處的鐘聲再度響起,人們紛紛從屋裡出來,湧向廣場中央的巨型雕像之下。
  在那裡,幾名高壯的士兵搭好了一座木質高臺,穿著絢爛戲裝的演員們早已躍躍欲試,隨著樂隊奏響第一個音符,一個披著黑斗篷、看不出面目的男人踏上了舞臺。
  樂隊指揮刻意放緩了節奏,樂聲顯得陰沉而詭譎。臺上的黑衣男人掏出了一柄法杖,那法杖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的,被雕刻成了一條全身黝黑發亮的猙獰毒蛇,最頂端蛇眼的位置,鑲嵌了一枚血紅的寶石。
  他緩緩舉起法杖,嘴中喃喃念誦著什麼,隨著他振臂呼喝,剎那之間,一道黑色的光線自蛇眼迸發,烏雲游移,原本明媚燦爛的陽光頓時被遮蔽起來,廣場上陷入一片昏暗。
  失去了陽光,舞臺上用作布景的花朵隨之凋零,樹木也為之枯萎。在暗夜之中,一位身穿鎧甲的戰士登上舞臺,他握緊了手中的寬刃劍,猛力地劈向邪惡的術士。全身漆黑、幾乎隱藏在黑暗中的術者,抬起了左手,他的掌中孕育出幽藍色的詭異火焰。
  下一刻,他將幽火擲向腳邊的動物,被烈焰吞噬的小熊發出痛苦的哀嚎,它的身形在幽藍暗火中不斷擴大,不斷變化著,最終化成了人形獸頭的怪物。
  同一時刻,黑暗術士又向地面的頑石擲出幽火,石塊在烈火中爆裂,幻化出了人形,它像是用拙劣的技法將石塊拼接而成,成了全身坑坑窪窪、遍布裂痕的怪物!
  樂聲變得激昂起來。獸人與石人向劍士發出猛烈的進攻,同時,黑暗術士揮動法杖,蛇眼寶石迸發出妖異的紅光,一道赤焰向劍士狂襲而去,就像是一條猙獰的恐怖火蛇。
  劍士狂怒地揮動長劍,如果他能下定決心,一劍斬斷纏鬥不休的獸人與石人的頭顱,便能躲開術士的攻擊。但當他的劍鋒切向那本是無辜、卻被邪惡術士變成怪物的生靈頸項時,劍士遲疑了幾秒鐘。就在這短短的一瞬,術士的烈焰赤蛇將劍士、獸人、石人,一併吞噬了。
  當烈焰爆開的那一剎,舞臺上迸發出炫目的光芒。在昏暗的天幕下,烈焰餘燼漫天飄落,帶來淒涼與悲壯的美感。
  更令步凡驚訝的是,在爆炸的那一剎,他甚至能感覺到火焰的溫度,他忍不住伸出手,用食指輕輕地觸碰那飄散的星火。就在他忍不住大聲讚嘆「哇,這特效做得好棒啊」的時候,樂聲變得輕柔而哀傷。
  伴隨著令人傷感的樂曲,一名身穿白色長裙、戴著青色枝蔓編織的花環、擁有湖水一般碧藍眼眸的女子,登上了舞臺。當她看見劍士倒下的身軀,她輕輕跪在他的身側,小心翼翼抱住他的頭顱,輕輕啜泣著。
  一滴晶瑩的淚珠,順著女子的臉龐滑下,輕輕地墜落。剎那之間,淚光中迸射出耀眼的藍色光芒,從淚珠中孕育出一位擁有青色魚尾、長著尖耳的人魚來。
  同一時刻,女子腳下的藤蔓無聲無息地生長起來,綠色的枝條輕輕向上蔓延,開出了純白的花朵。當花瓣盛開的那一剎,花心裡飛出一個美麗的小人兒,她擁有一對彷彿蜻蜓一樣閃著光芒的翅膀。
  樂聲再次變幻,變得空靈而神聖。飛舞的精靈在半空中輕盈地一旋身,地面生長出無數的綠色枝蔓,纏住了邪惡術士的腳踝。
  術士橫起法杖,再次施放恐怖的火蛇,可就在火蛇噴薄的那一剎,人魚抬起白皙的手臂,天空中竟然飄落漫天霜雪,大雪紛紛揚揚,伴隨著零落的冰晶,彷彿是墜落人間的星辰。
  冰雪熄滅了烈焰,綠植禁錮了術士的動作。女子停止了哭泣,她左手拿起自己的法杖,右手舉起劍士身側的長劍,將兩者重重地敲擊在一起,霎時間迸射出金色的亮光。光芒驅散了黑暗,也讓邪惡術士的身影消失無蹤。
  烏雲與陰霾瞬間消逝,明媚的陽光重新照耀大地,凋零的花朵重新綻放,枯萎的樹木恢復了生機。而女子和劍士卻化為了石像,靜靜地佇立在散落的冰晶之中。
  「哇,好讚!」步凡興奮地拍起了巴掌。這場表演實在太帥了,先前的火焰特效已經讓他很震驚了,沒想到最後的冰雪表演更誇張,他明顯能感覺到氣溫都下降了好幾度,當冷風吹來的時候,他甚至能感覺到冰片砸在自己臉上的那種冰涼觸感。
  他忍不住轉身詢問身側的路人:「哈囉,請問你們這是哪個電影公司啊?特效超棒的,對了,你們這電影叫什麼名字?等上映了我一定要去捧場!」
  少年的身旁是一位年長的漢子,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電影?那是什麼?」
  「哎呀,別再演戲啦。大叔,你就告訴我嘛,我一定支持正版上電影院看,不會偷偷去網路下載啦。」步凡笑著說。
  少年的說辭,讓大叔更加迷惑了。他瞥了步凡一眼,顯得非常不悅,一邊轉身離開,一邊丟下一句:「別開玩笑了。」
  這樣冷淡的反應,讓步凡有些不解。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少年只能漫無目的地走在廣場上,而這時,先前聚集在舞臺前的人們也都四處散開,有的人在廣場上談笑風生、載歌載舞,有的人走向街道,在商店店主們熱情的招呼聲中,挑選著心儀的商品。
  街上熙熙攘攘,偶爾還有駿馬拉著華麗的馬車通過,場面著實熱鬧。
  「如果不是拍電影的話,難道是什麼奇怪的主題公園?」步凡自言自語,一邊將視線投向遠方。一眼望不到頭的西式建築,充斥著華麗的色彩,在蔚藍天空的反襯下,顯得格外鮮豔。
  突然,天空中浮現出了一個小黑點,並且還在不斷擴大。視力不好的少年,下意識地瞇起眼,通過鏡片望向那逐漸逼近的怪東西——
  凶惡的面目,可以遮蔽天空的巨大翅膀,比尖刀還要鋒利的爪子,渾身遍布的堅硬鱗片閃爍著暗紅色的光芒,那形象分明是西方童話故事中的大反派——巨龍!
  步凡瞠目結舌,震驚地望著面前的景象。只見巨龍以超越風的速度掠過碧空,向這座城市直襲而來。它那龐大的身形遮蔽了太陽,它那尖銳的嘶鳴簡直要劃破人們的耳膜。
  原本歡慶著的人們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當他們看見巨龍的身影時,此起彼伏的尖叫爆發開來,人們驚慌失措地奔跑著、逃竄著,場面頓時陷入了混亂之中。只有步凡一個人還傻傻地站在那裡,再次為彪悍的「特技效果」而鼓掌。
  「吼吼吼吼——」巨龍發出了可怖的呼號,它一腳踩在教堂的頂端,利爪將屋頂掀成了紛紛墜落的碎石。只見它張開了血盆大口,熾熱的烈焰噴薄而出,火球向廣場直逼而來!
  焦灼的溫度燻上少年的面龐,他甚至可以聞到硫磺的氣味。如果這是特效的話,也未免太真實了,步凡的大腦瞬間當機,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團烈焰朝自己凶猛撲來。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一瞬間,突然一個黑影衝了上來,高大的身形正好擋在他的前面。
  轟——
  伴隨著一陣巨響,火球爆炸掀起一陣熱浪,巨大的衝擊波掀翻了地磚,炸開無數碎片。好不容易煙塵散盡,步凡才看清面前的人影——不,他甚至不知道面前的這傢伙,是不是該用「人」來形容。
  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但他的身體表面並不是皮膚,而是堅硬的頑石。大大小小的石塊組成了他的身體,像是座小山一樣擋在步凡前方。
  「你是卡比亞嗎?火球來了都不知道躲的!」石頭少年回過頭,氣急敗壞地訓斥道。
  雖然不知道「卡比亞」是什麼,但是根據語意來推斷,也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步凡「呃」了一聲,還來不及回應對方,石人伸出有力的胳膊,一把將步凡推到一邊,下一秒他隨手拾起一塊碎裂的地磚,揚手朝巨龍狠狠地砸了過去。
  「嘿,大塊頭,有本事下來跟我打!」石人少年放聲大喝。
  他這挑釁的行為,顯然激怒了巨龍。巨龍憤怒地振了振雙翅,從屋頂上重重地跳了下來,在廣場地面上砸出一個巨大的坑。它用赤紅的眼珠瞪視著石人少年,吐出了細長的舌頭,然後揚起爪子惡狠狠地朝對方拍了過去。
  石人少年雖然身材高壯、體重驚人,但沒想到他的動作還挺敏捷,當場就地一翻,躲開了巨龍的爪擊。巨龍再度張嘴噴火,烈焰頓時包裹了石人。
  然而令步凡倍感驚奇的是,石人竟然絲毫不懼烈火,他在火焰中爬起身,然後大步地衝著巨龍飛奔而去,隨著「嘿啊——」一聲大喝,他縱身一躍,竟然踩著巨龍的腿腳,三下兩下地跳到了龍背上,死死抓住了巨龍腦袋上的尖刺。
  下一秒,他掏出了一柄銀色匕首,徑直插入了腳下堅硬的鱗片中,毫不遲疑地挖下了一片龍鱗。
  吃痛的巨龍發出震天動地的怒吼,它拚命地扭動身軀,想將背上的少年甩下來——它成功了。在巨龍瘋狂的動作中,石人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匕首也摔在一旁。
  憤怒的巨龍立刻揚起利爪,狠狠地踩向石人,用力地碾踏。石人自胸部以下都被巨龍踩住,雖然他試圖用雙手撐開巨龍的爪子,但比起力氣,他和巨龍的能量實在是差太遠了。
  眼看著石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雖然他的身體是由堅硬的石塊組成,但在巨龍的碾壓下,堅石也發出了即將破裂的細碎聲響。巨龍的紅眼變得格外腥紅,嗜殺的光芒牢牢鎖定了腳下的石人。
  就在它收緊利爪,要徹底粉碎這個挑戰它龍之威力的少年時,突然,它的尾部傳來一陣鈍痛。它扭頭一看,先前懦弱無力的人族少年,正抄起那柄掉落的匕首,用力地刺向它的龍尾。
  「放開他!放開他!」步凡雙手握住匕首的劍柄,高高舉過頭頂,又用力地向下砸擊,深深地刺入龍尾鱗片的縫隙中。
  步凡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力氣,在兩分鐘前,他還糊裡糊塗的,腦子裡一片漿糊,眼睜睜地看著巨龍向他襲來。幸好有石人出現將他推開,否則他早就被烈火烤成人肉串燒了。
  當龍之氣息擦著他的臉龐劃過,當火焰在他面前爆裂,突然之間,他終於意識到,原來這不是電影。
  這不是什麼特效,不是什麼變裝大會或者主題公園,出現在他面前的巨龍是真真正正的,會置人於死地的。這個念頭讓步凡全身顫慄起來,腦中不由閃過「真的會死啊」這個可怕的認知,下一刻,他拔腿狂奔,想要逃離這煉獄般的廣場。
  然而,當他看見石人少年被甩下龍背、看見石人即將被巨龍碾碎,步凡卻又停下了逃竄的腳步。是的,他很害怕,是的,他很怕死,但那個長得很奇葩的石人,先前保護了他,救了他的命。
  瞬間的猶豫之後,步凡放棄了逃跑路線,當他一眼掃到掉落在地的匕首之後,他飛快地調轉方向,向巨龍的尾部狂奔而去。他一手抄起匕首,一腳踩上龍尾,將鋒利的刀刃狠狠地刺向巨龍的鱗片。
  「放、開、他!」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讓少年爆發出從未有過的聲音。他的腿還在發抖,他的額頭上冷汗涔涔,但他的意志是那麼堅定:=總之絕對、絕對、絕對不能讓那個幫助自己的石人掛掉!=
  受到攻擊的巨龍分散了注意力,它從喉管中咆哮出聲,腥紅血眼瞪視著步凡。它張開血盆大口,跳動的火光在它的喉管中若隱若現,下一秒,赤焰排山倒海一般地直衝而來!
  『慘了,這下真的得成人肉燒烤了……』少年腦中閃過這個念頭,根本來不及逃跑的他,只能惶然地閉上了雙眼。然而,預期中的痛感並沒有發生,倒是鼻尖上感覺到一涼。
  步凡疑惑地睜開眼,卻看見大雪紛紛揚揚,雪花與冰晶漫天飄落。而在他的面前,一堵厚實的冰牆,阻隔了巨龍火焰的攻擊。
  在不遠處,一名身穿藍衣、面容俊秀的少年,正在手中孕育出冰藍色的冰晶,雪片輕輕飛舞,在他的身側輕柔地縈繞著。
  在又像是鑽石、又像是星辰的璀璨冰華中,少年身姿挺拔,顯得毫無畏懼。他的耳朵不同於常人,是尖尖豎起的。在他耳後根到脖頸的那一塊皮膚上,隱隱約約浮現著青色的鱗片,就好像是深海魚的魚鱗一樣,散發著難以言喻的幽冷光芒。
  巨龍噴薄的烈火,被堅冰之壁阻擋,它憤怒地咆哮著,抬起利爪想要撞破冰壁。可尖耳藍衣的少年卻沒有給它這個機會。
  只見他嘴中念誦起奇怪的音符,他手中的冰晶迸發出耀眼光亮,同一時刻,霜華在大地上急速遊走,順著地面石磚向前蔓延,冰霜爬上巨龍的腳爪,纏上了它的雙腿,然後幻化成堅固的冰塊,將它凍在地面上。
  行動受阻的巨龍,想要噴火融化腳下的堅冰,但它的動作並沒有能夠完成,因為就在這個時候,從廣場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入口,跑來了四個極有秩序的隊伍。東方是一隊穿著青色鎧甲的騎士,南方是一隊穿著火紅法袍的魔法師,西方是一隊手拿紫色長弓的弓箭手,北方是一隊穿著白色長袍的祭司。
  共計超過四十人的隊伍,將巨龍圍了起來,然後同時舉起了手中的武器——騎士劍迸發出青色疾風,法杖噴出紅色烈焰,弓箭拉開閃爍電光的紫色痕跡,祭祀之書閃現幽藍光痕,數十道光線組成了一個圓形的光圈,幻化成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被禁錮在魔法陣中央的巨龍嘶吼著、咆哮著,但最終仍是被魔力制服,重重地倒在地面上,發出沉悶轟鳴。
  危機解除,四處逃散的人們從門窗中探出腦袋,偷偷窺視著廣場上的景象。雖然本該華麗恢弘的廣場,現在變得一團糟,碎石遍地,滿地狼藉,但巨龍的敗落,還是讓人們歡欣鼓舞。他們再度走上大街,拍打著雙手向法師們致意,興奮地呼喊著:「卡美拉!卡美拉!」
  「誰是卡美拉最強的團隊?」魔法師隊伍中為首的那人,高聲向人群提問。
  「烈焰術士!」有路人大聲回應,這讓那名魔法師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可就在這時,身材高壯、英俊魁梧的騎兵隊長突然舉起了手中的騎士劍,頓時令人們更加狂熱起來,他們大聲地呼喊騎兵隊的名字:「暴風騎士!暴風騎士!」
  一聲高過一聲的狂熱呼喊,讓烈焰魔法師不滿地皺起眉頭。被稱為「暴風騎士」的壯碩漢子抬起右手,朝魔法師比了個不雅的動作。
  而不遠處祭司隊伍的領導者,是一位全身白衣、五官極清麗、但又面若寒霜的大美人。她用那雙蔚藍的眼睛瞥了一眼,隨即冷傲地轉身離開,只丟下兩個字:「無聊。」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四支隊伍就離開了廣場,只留下衛兵們指揮著馬車,將昏厥的巨龍拖走。
  步凡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他四處張望著,先前召喚冰雪、幫了他一把的尖耳少年已經不知所蹤,而石人正悄無聲息地向街道的深處走去。
  步凡趕忙三步併作兩步地跟了上去,向對方道謝:「嗨,你好,剛才真是謝謝你了。」
  「……」石人並沒有回答他,而是一言不發地向前走去。
  「呃,我叫步凡,」少年並沒有氣餒,他微笑著進行自我介紹,「你叫什麼名字?我真的很感謝你,不是你幫忙的話,我剛才就沒命啦!」
  「不必。」石人冷冷地丟下兩個字,他甚至沒有扭頭看步凡一眼。
  此時的步凡,在這個陌生的奇幻世界裡,簡直像是無頭蒼蠅一樣找不到任何方向。他只能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跟著石人,鍥而不捨地繼續提問:
  「能不能請問一下,我這是在什麼地方?我不是在作夢對不對?我應該在博物館裡啊,為什麼會突然來到這裡?對了,我還是想問啊,你叫什麼名字?我總不能喊你『嗨,石頭人』或者是『嗨,恩人』吧?前面一個聽上去不太禮貌,後面一個也太遜了啊。」
  「你的話怎麼那麼多!」石人崩潰地停下腳步,面色不善地瞪視著步凡。顯然,少年的喋喋不休讓他的忍耐度到達了極限。但面對步凡一臉真誠的樣子,石人還是不情不願地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叫我『斯通』,我是一名冒險家。」
  「嗨,斯通,很高興認識你。」步凡揚起嘴角,送給對方一個大大的微笑。
  接下來的旅程,步凡只是茫然地跟著斯通向前走。這一路上,初入奇境的步凡簡直變身成了好奇寶寶,將「十萬個為什麼」進行到底,開始了無窮無盡的提問。
  雖然斯通顯得非常不爽,往往是步凡問上五、六句,斯通才願意回答一句,但在這個過程中,步凡還是大概搞清楚了現在的狀況。
  這裡是一片名為「馬奇克」的大陸。在這裡生活著五個種族:陸地上的人類,建立了名為「卡美拉」的國家;人身魚尾的鮫人,居住在深海中的無垠海國;由石塊組成軀幹的堅石人,生活在地底洞窟的裂石國;高山與叢林中居住著的獸人,組建了奇峰國;還有天空中漂浮的島嶼,那個被稱作「聖靈國」的地方,居住著長著翅膀的精靈族。
  「咦,這五個種族就跟先前表演上看見的一樣嘛。」步凡插嘴說。
  斯通點了點頭,「嗯,那是一個神話傳說,解釋了五大種族的起源。」
  「哦,原來如此,」步凡恍然大悟,不過緊接著他又提出新的問題,「咦,不對啊。如果表演的內容就是五大種族起源的話,那不就是說,石人和獸人是那個很邪惡的術士創造出來的嗎?還有還有,那個創造了鮫人和精靈的女人又是誰?」
  「你說的沒錯,我們石人還有獸人,都是『極惡』的產物,」斯通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在古老的洪荒之刻,『極惡』想用黑暗統治世界,並創造石人與獸人做他的幫兇。為了對付『極惡』,卡美拉武神與卡美拉女神創造出鮫人與精靈,贏得了這場戰役,驅逐了『極惡』。
  在那之後,精靈進入浮空島,再也不理會大陸上的紛爭。而石人和獸人,則因為理念的不同,與鮫人和人類進行了長達數百年的戰爭。戰爭一直持續到九十年前的今天,四國才停止了爭鬥,簽署了和平協定。」
  雖然表面上是個冰冷冷的石頭,也經常會擺出不耐煩的表情,但實際上,斯通算是個挺好相處的人。聽了他的解釋,步凡才捋順了思路。
  「九十年前的今天……我明白了,就是為了紀念停戰,所以才會搞出三年一次的慶祝祭典吧!難怪大家那麼開心……不過那個巨龍又是怎麼回事啊?不是已經停戰、說好和平共處了嗎?」
  斯通微微皺起眉頭,沉聲回答:「不,那條龍不屬於任何種族,而是魔獸。它們本來棲息在深山或地下,都是杳無人煙的地方,可最近幾年裡,時不時有魔獸進入城市襲擊平民,情況很反常。」
  說到這裡,斯通突然停下了腳步。走在他身後的步凡一不留神沒剎住腳,整個人砰一聲撞上了斯通的後背,堅硬的石塊撞疼了他的腦門。步凡哀怨地抬起手,一邊揉搓著自己的額頭,一邊抬頭打量面前的景象。
  只見這是一座兩層高的小樓,門口掛著一個木質招牌,上面雕刻著一個奇怪的紋樣,像是劍和盾牌重疊在一起。斯通不假思索地推開大門,大步邁進屋裡。
  「到了,這就是冒險家公會。」
  • 目前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