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頑皮魔法
    作       者 安娜.戴爾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輕文學-01
    書       號 321001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2/05/04
    售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歐美暢銷作家安娜 戴爾超人氣兒童小說
英國版《博物館驚魂夜》+《墨水心》
翻開每一頁,都要小心故事成真!

 
這裡充滿不可思議的頑皮魔法,
切記別亂許願,否則後果自負……

 
 一群頑皮的魔法搬進哈得貝特先生的書店,
不僅喜歡發出惡臭味,還經常惡作劇,
把客人統統都趕跑了,害得書店生意一落千丈。
但是好心的店主人不忍心把魔法趕走,
於是,他決定替魔法尋找一個更適合的住所。
就在他出門訪察那些自動報名的應徵者時,
小男孩亞瑟和昆特小姐成了書店的臨時看管者。
但是驕橫的昆特小姐卻捅出了天大的婁子──
她向魔法許願讓書中的人物出來和她聊天,
而魔法真的實現了她的願望!
 現在,昆特小姐和亞瑟必須趕在店主人回來前,
收拾好這一群書中人物所惹出的爛攤子。
只是,面對一群淘氣的魔法和失控的書中人物,
他們該如何才能掌控住情勢,讓一切恢復原狀呢?

<狂賀!>本書榮獲「2012年好書大家讀(62梯)」殊榮!


  「我的店很臭!」哈得貝特先生說道。
  幾個月前他第一次注意到這個氣味,但一直忙於其他事,沒有加以理會。獨自打理一整間書店,意味著他的時間是非常寶貴的。找出奇怪氣味的來源會是「待辦事項」中的最後一項,無窮無盡的撣灰、整理工作,已經把他忙壞了。
  如果這個氣味好一點,像棉花糖或者清香的古龍水,那就沒有問題,但哈得貝特屋裡的氣味簡直難聞死了。一開始氣味還不太強烈,但幾個月後,它變得很噁心,哈得貝特先生忍不住要抱怨。
  哈得貝特先生覺得這個氣味像是牲畜的糞便──那種你在農家會發現的惡臭。他不懂為什麼他的店裡會有這種味道,這裡是小鎮中心,離鄉下有好幾英里呢。同樣令人費解的是他的客人似乎並沒有察覺。但他們也聞到一些他所聞不到的難聞氣味。
  「哦!風信子!」一個客人喊道。
  「有醋味,」另一個說道,「我猜昨天晚餐有人吃了魚和薯條。」
  「容我建議,」一個說話很有教養的女士說道,臉上因為尷尬而微微泛紅,「你應該找人來看看你的排水系統。」
  哈得貝特先生明白顧客的意見是要重視的,他試圖自己研究那些不同的氣味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徒勞地四處找尋馬糞的蹤跡,先是買了一瓶醋倒到水槽裡,再查看所有盆栽,但沒有找到風信子。他甚至叫了一個水管工檢查排水溝,但一點用處也沒有。
  他心想這個氣味一定是從外頭滲進來的,於是關上窗子。
  隨後的幾個月,這股惡臭更厲害了,哈得貝特先生不得不用一個曬衣夾夾住鼻子。
  他明白這股氣味會影響生意,於是打算用其他氣味掩住惡臭。他買了一加侖的薰衣草水噴在每一個角落,當薰衣草水也不發揮作用時,他試了芳香蠟燭和乾燥花。
  然而,儘管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店裡仍然臭氣熏天。
  一打開書店大門,顧客便皺眉掩鼻,到哈得貝特書店的人越來越少了。
  後來這股氣味越演越烈,竟然讓人形成幻覺。先是一點點,然後情形日益嚴重。
  起初,當哈得貝特先生看到辦公桌上方,擱在書架的一個黑貓造型書鎮動了動鬍鬚,還打了個呵欠時,他以為是自己喝了太多雪利酒。接著他發現一顆玻璃彈珠追著一隻蜘蛛,跑過放在書桌上的泰晤士報。
  他驚訝地揉了揉眼睛。當他看到自己的廢紙簍站起來在地上跑時,立刻約了驗光師做檢查。
  驗光師做了一大堆檢驗,用強光照進他的眼睛,但找不出問題所在,只好建議他應該配一副新眼鏡。哈得貝特先生選擇了一副角框眼鏡,希望有用。
  接著,書店裡的書本開始自己重新排列。一天早上,九點鐘他下樓開門時,發現所有書都上下顛倒了過來。另外一天,他又發現封面顏色相近的書自己排在一起了,藍色系書本排在綠色系書本旁邊,再下去是黃色系、紅色系等等,呈現出一種類似彩虹的效果。
  如果不是這整件事情令人如此不安,這個景象或許會讓哈得貝特先生覺得有趣。他猜測可能是自己夢遊,把書排成這樣,於是又去看醫生。醫生傾聽哈得貝特先生的困擾,點了好多次頭,問他是不是壓力太大。
  哈得貝特先生回答說是的,他認為自己的確承受壓力,於是醫生開了一個處方給他,要他睡前喝一杯含牛奶的熱飲。
  「配餅乾可以嗎?」哈得貝特先生問道。
  「也可以呀,」醫生說道,「我建議吃一個無花果捲或芝麻餅。」
  儘管向專業醫療人士尋求幫助,買了一副新眼鏡,每天晚上睡前喝一杯可可,但奇怪的??事情仍繼續發生。
  哈得貝特先生終於受不了了,他打了一通電話給他的珍珠姑姑。他的姑姑是一個活潑外向的女士,活了九十七歲的她,認識不少人。哈得貝特先生很確定如果這世上有誰可以解決他的問題,那麼非他的珍珠姑姑莫屬了。
  「好奇怪的事呀,你說呢?真是可怕哪!」珍珠姑姑一向熱情、帶著上流社會口音的字句,從她位在關塔克的小屋一路通過電話線傳來。「如果我是你,親愛的孩子,我會給貝利.布雷斯韋特打個電話。等會兒,他的號碼是……」
  貝利.布雷思韋特對超自然事物特別感興趣,當他聽到哈得貝特先生提到會自己跑的彈珠、會動的廢紙簍和打哈欠的書鎮,他保證,哈得貝特先生的書店絕對不是鬧鬼。他很熱切地想幫忙,把哈得貝特先生介紹給克魯的一個市場小販,市場小販又介紹他去尼布那特.褚伯維爾找一個退休將軍,將軍讓他打電話給布萊特林西鎮博爾頓花園二號的伊莉沙白.川克特太太。
  川克特太太沒有接電話,書店發生的這些稀奇古怪的事好像也不適合寫信,於是第二天,哈得貝特先生繫上他最漂亮的領結,關上書店,發動那部他一般用來送書的貨車。
  貨車是深綠色的,車的兩側和後門都用斜體字漆上乳白色的店名。哈得貝特先生拿著地圖,牛肉辣味三明治,一個保溫瓶咖啡,開向一百二十一英里外的布萊特林西鎮。他在博爾頓花園二號敲了敲門。幸運的是,川克特太太在家。
  
  ☆☆
  
  「魔法,你遇到的肯定是魔法。」川克特太太說道,招呼她的客人坐在一張扶手椅上。她從經驗裡得知,如果打算說什麼重要的事,一定得讓聽的人坐下來。「這是很典型的案子。」她接著說道,放下一個托盤,倒了兩杯茶。「你已經在同一個地方待很多年了,而且我敢打賭,這個地方一定又陰暗又骯髒,也從來沒有好好清潔過。」
  她的話讓哈得貝特先生驚訝,他點了點頭。
  川克特太太拿起一個小茶匙放到糖罐裡,「魔法就是會在這種地方滋生……」
  「魔法?是仙子或精靈之類的嗎?在我的店裡?」哈得貝特先生脫口而出,捉住那把椅子的扶手。「太令人難以置信了!為什麼我一點也沒有感覺到什麼魔法?天哪,女士,妳把我嚇壞了。」
  哈得貝特先生既震驚又困惑地拿起茶杯,喝了第一口茶,差點噎住,好像被誰扠住了喉嚨。
  「這裡頭加了多少匙糖,親愛的女士?」
  「六匙。」川克特太太回答,攪拌她自己的茶杯,用一種母性的微笑看著他。「甜茶可以幫你壓驚呢。當然,大多數人覺得它難以下嚥。」
  哈得貝特先生喃喃地說著,「我沒有那麼震驚。」他把杯子放在托盤上。
  「大多數人的思考都是僵硬封閉的。」川克特太太提出一個觀點,然後示意客人試試她的椰子麵包。「他們沒辦法接受魔法的真實存在,而不只是故事書裡才會出現的東西。」
  「妳能告訴我一些有關魔法的事嗎?」哈得貝特先生問道。他是一個博覽群書的聰明人,若是幾個月前的他,那時店裡還沒有出現這股詭異氣味,他可能會認為魔法是無稽之談。然而,川克特太太的理論是他唯一得到的說法,而且,他不希望她認為他思想封閉。「妳認為魔法為什麼會到我的店裡?」他問,「可能是誰在惡作劇嗎?」
  川克特太太把杯子放在一邊,俯身向前,手指交握。「魔法是自己的主人,哈得貝特先生,」她解釋道,「它們選擇自己想去的地方,有一百種不同的方法可以讓它們抵達目的地,比如騎在風上或者附在一隻鞋子的鞋底。它們甚至知道怎麼進入洞穴穿過地心……」
  哈得貝特先生的角框眼鏡從鼻子上滑下來,他的腦袋裡有一連串的畫面閃過。首先,他把魔法想像成柔和的蒲公英種子,然後是一團口香糖,最後他的腦袋跳出一簇晶瑩的傘菌,逐漸擴散和腐蝕他店鋪的地板。
  「魔法是非常挑剔落腳處的。」川克特太太繼續說道,「條件要十分適合。它們會零零散散地過來,這裡一點、那裡一些。但如果累積了足夠的魔法,就會形成一個群體,你看不到也摸不到,只是會有一股不太好聞的氣味。」
  「我的店裡真的有一股可怕的氣味!」哈得貝特先生說道,他太興奮了,嘴裡的椰子麵包屑噴濺四散。「客人抱怨的口水快把我淹沒了,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聞到同一種氣味。」
  「那毫無疑問是魔法了,」川克特太太說道,「魔法不喜歡被打擾,所以要散發出惡臭把人們趕走,但人們的感覺差異很大。這個人聞起來很可怕,但另一個人聞起來往往會覺得還不壞。魔法會針對每個人散發出那個人最厭惡的氣味。」
  「對我來說最可怕的是馬糞的氣味。」哈得貝特先生告訴她。才說一下,就讓他想吐。
  「我呢,是燉白菜,」川克特太太說道,「我的奶奶不能忍受鮮魚味。當然,在她的年代裡,味道還不是那麼醇美的。魔法曾經到處都有,而且它蔓延得越廣,氣息便越暗淡。其實每個家裡的閣樓都有一點魔法,但它們大部分喜歡偏僻的地方:穀倉,古老的教堂,雜亂的農舍,水塔和了無生氣的博物館。這種地方,現在越來越罕見了,不是被拆除便是重建,有些變成有錢人的豪宅,陰暗、乾燥而幽靜的地方在現代的環境越來越少。你的書店就像時間的洪流裡一艘難得的木筏,怪不得魔法會選擇你的店鋪。」
  「我應該感到榮幸,」哈得貝特先生憂心忡忡地說道,「但事實上,真的有點麻煩。」他解釋最近客戶的流失,銷售額直線下降。
  「你可以買一台吸塵器,會有用的。那是魔法最害怕的敵人。」川克特太太銳利的目光盯著他,看看哈得貝特先生會不會真的採納她的意見。
  「呃……嗯……」他開口,不看她的眼睛,「這似乎有點不太好。」
  川克特太太的目光放鬆,喝了一口茶。
  「也許我應該把它們包起來,送到國外,到那種荒野或人跡罕至……的地方,像婆羅洲或南極之類的。」哈得貝特先生笑了,有點驚訝自己的聰明。
  「天啊,不,不行!」川克特太太說道,她太慌張了,一口茶水濺在衣服上。「你不能去打攪魔法!它們有不同的型式,各有不同的需求。英國魔法就像房子裡的蜘蛛。還記得我說過它們喜歡隱藏在光線昏暗的老房子裡?嗯,荷蘭的魔法喜歡移動,它緊貼在火車車頂和腳踏車的座墊裡。蘇格蘭魔法則熱愛潮濕的沼澤地。有一句古老的蘇格蘭諺語說道:『哪裡有蚊子,哪裡有魔法。』哈得貝特先生當然聽說過吧?」
  「不,沒有。」他沉重地嘆了口氣,「那妳建議我該怎麼做,川克特太太?忍受這股氣味?忽略那些所發生的怪事?」
  「如果你真的想擺脫它,用撣子撣一撣,重新裝修一下。」川克特太太說道,她的聲音有些清脆。「如果你不斷驅趕它,它會離開的。但問題是,它會被趕到哪去?」
  「在我看來,」哈得貝特先生想了幾分鐘後說道,「那些魔法真的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它們不被善待……被逼到走投無路……原先的落腳處被佔據……還有像我這樣的人,認為它們是大麻煩。」他絕望地搖了搖他的禿頂,「我不曉得該知道怎麼做才好。」
  「可憐的人,」川克特太太溫柔地說道,「再吃個餅乾吧。」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自幼熱愛寫作,於攻讀文學碩士學位時,利用兩個月時間完成第一本小說《向女巫低語》。小說出版後,售出超過25種語言版權。畢業後,除了繼續從事寫作之外,也在一家書店工作。另著有《黎明臥底》和《迷咒》等小說。
  • 無相關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