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艦隊7 - 奇襲火山口(Brother band 7 - THE CALDERA)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66
    書       號 621066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8/08/14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沉潛多時,狼船重新啟航,
這回的敵人除了洶湧的怒海,還有殺人不眨眼的活火山!

 
《皇家騎士》暢銷作家-約翰.弗拉納根最新鉅著
亞馬遜5顆星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奧瑞麗奇幻文學獎
澳洲
CBCA年度圖書獎
REAL文學獎
 
斯蒂格即將參加一年一度的馬克提格競技,企圖成為斯堪迪安最偉大的戰士,
沒想到比賽在即,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竟登門造訪,
斯蒂格、哈爾和「蒼鷺幫」的成員們無法拒絕,
他們必須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救援行動--
 
一群無惡不作的海盜綁架了「拜占亭帝國」的小皇帝。
蒼鷺幫啟航救援,卻發現海盜的堡壘固若金湯,難以攻克。
它不但坐落於陡峭的懸崖上,附近還有一座蠢蠢欲動的活火山……
 
蒼鷺幫即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拜占亭帝國的命運,全掌握在他們手中!
 

※好評推薦
優秀的書籍!一旦開始,就很難放下。--泰德.福特(讀者)
弗拉納根擊出了另一支全壘打!--羅斯.戴維森(讀者)
我愛約翰弗拉納根,他又寫了可愛的人物和好故事--帕特里斯(讀者)
我會向喜歡冒險的人推薦這個系列--蘭迪.湯普森(讀者)
 


  「我想我最好從頭開始說吧!」奧拉夫說道,瞥了放著豬肉餡餅的盤子一眼。「一整天都沒有吃了。」
     「你最好早點習慣。」漢娜冷冷地說道。她故意把剩下的餡餅和其他客人的盤子收起來,髒盤子放在廚房的一個大洗濯盆子裡,餡餅用布蓋起來,放進碗櫥裡。
  奧拉夫聳聳肩。這種待遇在他的意料中。他整理了一下思緒。
     「幾年前,我離開了這裡……」 他開口。
     漢娜打斷他:「你的意思是你跑掉了,讓斯蒂格和我面對一切指責和羞辱?」
     他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如果妳非要這麼說的話。」
     她乾澀地笑了起來,「我不想要這麼說,我一點也不想要這麼說。」她臉上充滿了憤怒,淚水浮上眼眶,所有苦苦掙扎的歲月,記憶一下子湧了回來。
  因為她的丈夫是一個背叛自己夥伴、自己兄弟幫的小偷,這麼多年來,她被排斥、被鄙視。為了活養自己和她的兒子,她做過許多低賤勞苦的工作,這麼多年來,她不敢迎視鄰居的目光。那些恥辱的日子依舊歷歷在目。一直到最近幾年,斯蒂格為自己贏得了一定的名望和尊重,情況有所改善後,漢娜才受到善待。
     奧拉夫臉紅了,他沉默下來,思索著該怎麼說才不會引來更多怨憎與責難。哈爾傾身向前,手放在漢娜的一隻手上,輕輕地握了握。
     「漢娜,也許妳應該讓他說下去,否則我們一整晚都要待在這裡了。」他和氣地說道。
     她看著他,用另一隻手抹了一下眼睛,「你說的對,哈爾。」她轉頭看著奧拉夫,「說吧!我不會再打斷你,但只是為了讓你把話說完。」
     「謝謝。」他說道,瞥了哈爾一眼,對他的話表示感謝,但如果他期待從年輕人那兒得到任何支持,那他要失望了。
  哈爾只想聽聽奧拉夫要說什麼,他不在乎這個人,也沒有一絲同情。奧拉夫提及他需要一艘船,更具體地說,他需要蒼鷺號,這會牽涉到哈爾,他打算聽聽奧拉夫的理由,然後作出決定。
     奧拉夫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在我……跑掉之後,我盡可能地遠離哈拉紹姆。」
     索恩諷刺地哼了一聲,「明智的選擇!」哈爾瞥了他一眼,他聳了聳肩,「抱歉,我應該把這話先留著,等你說完。」
     奧拉夫忍不住對兩人之間類似上下級的關係感到興趣。索恩是一位資深戰士,哈爾是一個年輕人,和他的兒子同齡,然而,他表現出來的世故成熟以及權威,卻遠遠超出人們對這樣一個年輕人的期望,漢娜和索恩似乎都尊重且服從這份權威。
     「說吧!」哈爾說道,「我們不會在這裡耗一整夜。」最後的話提醒奧拉夫,哈爾可能準備好聽他的故事,但並不打算認同他。
     「好吧!」他說道,「我胡亂跑了好幾個月,從來不曾在一個地方待得太久,原因很明顯--」他補充說道,在別人之前忍不住發話前,「我在一艘護衛船上找到工作,航向丹河。這條河流盜匪猖獗,商船需要衛隊幫忙。」
     「我知道。」哈爾打斷了他,「我們有幾次被聘為護送隊護送商船。」
     奧拉夫點了點頭,「我們到達了丹河的最南端,我搭上一艘商船往東,最後到達拜占庭。」
     「拜占庭?」哈爾問道,他的口氣顯然是感到興趣了。對於遙遠的北方的城邦而言,這個傳說中的國家一直是團謎,他當然聽說過它,還聽到很多關於它的故事。
     拜占庭在多年前建立,當時托斯卡納帝國擴展得太大,幅員過廣,難以由一個城市指揮統治,因此,托斯卡納分裂成東西兩個帝國,西方帝國的國土圍繞原來的首都托斯卡納,東方帝國則以新城拜占庭為中心。他們的法律,傳統,語言,宗教和軍事組織和原來的帝國大致相同,但托斯卡納古老而腐敗,越來越容易受到北方國家的侵襲,新的拜占庭則充滿活力。
  拜占庭的地理位置受到天然的屏障,三面環水,帝國的肇始者康斯坦丁又建造了厚實的高牆保護,於是,隨後的幾年裡,拜占庭變得越來越強大,而西方帝國托斯卡納則因為內部政治紛亂和腐敗而削弱,逐漸降低威望和影響力。
     這個古老的帝國雖仍然是世界上的一個大的帝國,但它更年輕、更有活力的兄弟邦漸漸超過了它。拜占庭這個位於東方和西方大陸之間,腳踩兩地的城巿,是一個正在成長的政治及貿易中心。
     「那是一個了不起的地方,」奧拉夫說道,感覺到年輕的船長對自己的談話有著濃厚的興趣。「一個主要的港口以及非常重要的貿易中心。但既得利益者形成各種勢力,多年前,當時建國的皇帝成立一支外國僱傭軍來守衛宮殿,認為這支軍隊將不會受到新帝國政治潮流或勢力割據的影響,只會忠於付錢給他們的人,也就是皇帝本人。過了幾年,這支禁衛軍越來越強大,因為皇帝覺得他們可以毫無保留地信任衛隊的成員--只要付給他們足夠的報酬。」
     「他從哪裡招募到這些人的?」索恩問道。
     奧拉夫轉頭看他,「有趣的是,絕大多數都是斯堪廸安人,在帝國定居的前狼船船員。我們的武藝,以及對我們領導的忠誠,在拜占庭已經眾所周知。」
     「你說『我們的武藝』,」哈爾打斷他,「我猜這意味著你是這支宮廷衛隊的一員?」
     奧拉夫點點頭,「我在抵達城市後不久就被招募了。想當然,到了那裡,我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看看當地有沒有其他堪廸安人,特別是那些對我不光榮的過去一無所知的人。他們沒有多加考慮便給了我一個職位,我接受了,因為我需要錢。」
     「但你不是從同伴手上捲走了你們奪來的戰利品嗎?」索恩說道。
     奧拉夫黯然地笑了。他說道:「當你逃亡時,錢花得像水一樣,你簡直不敢想像。當人們知道你是一個逃犯,敲起竹槓來是一點都不留情的。」
     「恐怕你也還在繼續賭博吧!」漢娜指責地說道。
     奧拉夫悲傷地點點頭。「是的,恐怕我在這一段亡命的路途中沒有得到教訓。」
     「看來,你的賭技也沒有一點提升。」索恩說道。
     哈爾給兩個長輩一個告誡的眼神,「讓他說下去。」他想知道更多關於拜占庭的種種。他是一個狂熱的旅行家,對於一個新的地方、一個新的世界,有著高度的興趣。
     「抱歉。」索恩說道,儘管他的語氣裡一點沒有抱歉的意思。
   漢娜什麼也沒說。
   奧拉夫瞥了他們兩個一眼,又重新繼續他的故事:「我在禁衛軍裡受到拔擢,成為一名軍官,然後一路往上,最後,當老指揮官去世時,我被任命接替他的位子。」
     「你晉升得很快嘛!」哈爾評論道。他注意到斯蒂格正以一種新的感興趣的目光看著奧拉夫。也許,他認為這個父親終於有一點什麼可以讓他感到驕傲。
     「沒錯,」奧拉夫同意,然後他繼續沉重地說道:「但是,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你大概摔下來了吧!」哈爾說道。
     奧拉夫點了點頭,「這不是我的錯……我說的是真的,這一切並不是我造成的。當時,我病得很厲害,因為腹痛而發著高燒,幾乎昏迷了,一口東西也吃不下,喝水也會吐出來。病了一週燒才退,開始恢復。又過了兩週,我才真正能站起來。」
     「在你病中發生了什麼事嗎?」
     奧拉夫嘆了口氣。「女皇十幾歲的兒子遭到盜匪綁架,對方勒索贖金,所以,我被追究責任。」 
     「但如果你病得很重,他們為什麼要責備你?」斯蒂格問道。
     奧拉夫疲倦地笑了笑,「我是宮廷衛隊的指揮官,我的手下讓我失望,我也辜負了女皇。」
     「你一直在談論女皇,」哈爾說道,「皇帝到哪裡去了?在這件事上,他的態度是什麼?」
     「沒有皇帝。大約八年前,他去世了,兒子繼承了皇位,但這個男孩當時只有六歲,所以他的母親賈斯蒂尼亞成為攝政母后。隨著時間推移,她沉浸在這份權力和聲望中,一直不肯讓位,成為帝國真正的統治者,她叫自己女皇。」
     「老百姓可以接受?」索恩問道。
     奧拉夫對他笑笑,「她的身後有宮殿禁衛軍支持,我們可能是這個城市最強大的一支軍事力量。當然,其他派系並不希望由她統治這個家,但他們是分裂的。他們沒有聯合起來,形成一個組織來抵制她,於是她各個擊破,一點一點地摧毀他們的實力。」他淡淡地笑笑,「事實上,她是一位優秀的領導者,她果斷又聰明,也許報復心算強。總之,後來有一個叫邁葛斯的人領導一群盜匪,綁架了這個叫康斯坦丁的男孩。」
     「他們是怎麼綁架他的?」哈爾問道。
     奧拉夫聳了聳肩。「這可能是一個純粹的偶發事件,也有可能他一直蓄意謀反。總之,他從拜占庭沿著海岸線一直航行到沿海一個小的村莊。邁葛斯和他的船秃鷹號出現在村莊外,海盜們衝上岸,擊敗了康斯坦丁的守衛,並將他擄走。當時我病才剛剛好,身體還十分虛弱,根本無能為力。一週內,他的母親便接到要求贖金的消息,邁葛斯要求用三十萬兩銀子贖這個男孩,女皇有九個月的時間來籌集這筆款項。」
     「這件事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哈爾很快地問道。
     「三個月前。」奧拉夫回答。
     「他為什麼給她這麼長的期限?」漢娜問道。
  她一直在坐在旁邊聽,逐漸被這個故事吸引,暫時忘記了她對奧拉夫的敵意。一想到這個孩子被迫和他的家庭及親人分離,她就覺得心痛。
     奧拉夫看了她一眼,「邁葛斯是一個心腸極黑的無情的殺手,但本質上,他是一名商人。他知道,她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籌集這麼大的一筆現銀給他。」
     「如果她沒來得及在截止日期交上贖金呢?」索恩問道,「他會殺了那個男孩?」
     「也許,但更有可能的是增加贖金,殺死孩子對他沒有任何好處。在這整個事件裡,我也同樣倒楣。」
     「什麼意思?」哈爾問道。
     「當贖女皇收到贖金的要求後,把我叫了過去,她告訴我,發生這樣的事,我難辭其咎。因此,我有責任解決。如果我不能在支付贖金之前把男孩救回來,就要賠上我的性命。」
     「你可以逃亡。」哈爾說道。
     但奧拉夫搖了搖頭,「不,我已經受夠那樣的生活了,而且我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即使真的逃走,後半生我都必須提心吊膽,等著她的刺客追殺。我說過,她是一個復仇心極強的女人,她的勢力範圍很廣。更何況,如果我救出康斯坦丁,她會支付給我三分之一的贖金,這可以讓我下半輩子不愁吃穿了。
     「那麼這很簡單,」哈爾說道,「帶上你的手下,租一艘船去找那個男孩。畢竟,你說你的這支禁衛軍是一支強大的武力,當然可以打敗一群烏合之眾。」哈爾對海盜的作戰能力以及勇敢的品德沒有信心,一如奧拉夫所說,他們只關心利益。大多數的這些賊人只敢欺負弱小或乘虛而入,遇上一支訓練有素的武力便招架無力了。
     「我原來也打算這麼做的,」奧拉夫告訴他,「但她不給我任何人力,拜占庭此刻的政局非常不穩定,加上這個事件,她的地位更岌岌可危,所以她說她需要全部的兵力來維持國中的秩序。我想她是打算擺脫我,現在我已經孤立無援。」
     他轉頭向斯蒂格,目光牢牢盯著這個年輕人。
     「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我需要你幫我找到這些盜匪,拯救年輕的康斯坦丁。你說呢?兒子。」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