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騎士7 - 沙漠之役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22
    書       號 621022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1/05/29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長達61週
★「好書大家讀」優良讀物!
★「州長閱讀挑戰」最受歡迎選書
★澳洲童書協會年度推薦選書
★澳洲圖書業國際成功獎

 
當生命受到大自然無情的折磨與致命威脅,
遊俠的堅韌意志與技藝,也將受到嚴酷考驗!

 
在阿拉倫與斯堪迪安人簽定停戰協議後,
傳來斯堪迪安大首領遭到沙漠部落綁架的消息。
遊俠率領一小支人馬前去營救,
但沙漠對他們而言,是全然不一樣的世界。
陌生旅人來到全新地界,
他們受到沙塵暴的襲擊,被無情的高溫所苦,
還得按照沙漠部落的遊戲規則行事,
但他們也意外地和另一支部落交上了朋友,
有如海市蜃樓般,一切都顯得那麼驚奇與虛幻。
然而身處這片充斥著背叛的致命沙漠地界,
遊俠的技藝和忠誠受到了最嚴酷的考驗,
也為這趟沙漠征途,增添更多不可預測的變數……

  維爾往南瞥了一眼,幾分鐘前他注意到的那一道黑霧,現在已經形成一條厚厚的帶狀,從地平線的這一側延伸到那一側。事實上,他感覺南方的地平線似乎越來越近。他往北遠望,然後又回過頭,沒錯,南方的地平線已被沙塵暴覆蓋,呈深咖啡色,幾乎是黑的了。現在他已經看到它聳立有數千公尺高,阻塞了整個天空。這團風暴將迅速地籠罩住他們。
  斯勒雷站在馬鐙上,四處張望,尋找棲身之所。
  「那裡!」他叫道,「有一道淺河床。河岸可以給我們一點保護。」
  他策馬朝河床馳去,一道乾涸的小溝谷切割了堅硬的石頭地面。河谷不到三公尺高,但還是可以提供一點保護。所有人急急地趕上他。他在河床邊緣幾公尺遠處停了下來,等所有人過來。
  「我的天啊,」賀瑞斯說道,「看它移動得多快!」
  他們抬起頭來。深褐色的沙牆飛快滾動,完全擋住南方的視線,什麼都看不見。風暴很快地向他們襲來,移動得像風一樣。維爾啞然失笑,它就是風呀。
  他抬起頭,發現伊凡琳望著他,他們交換了一個憂愁的目光,他知道兩人都想起同樣一件事情──幾年前,當他們成為狼船的階下囚時,那一場席捲他們的狂烈海上風暴。
  他試著給她一個微笑安慰她,但就在這個時候,第一道風暴襲擊他們,夾帶著飛舞的沙粒,竟是難以置信的高熱和惡臭。
  當風沙打在塔格的臉和肚子上,牠緊張地站立著。維爾的手牢牢地拉住韁繩。通常塔格只需要他輕輕拉住,但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他知道,自己如果給馬施以更多力道控制牠,塔格會更穩定。
  「放輕鬆,好孩子,」他說,「只是風沙。」
  狂風在他們身邊發出可怕的嘯聲及怒號,此時一片天昏地暗。維爾驚訝地發現不到五公尺開外的伊凡琳,只剩一個模糊的身影,其他人就更看不清楚了。
  斯勒雷騎在他們中間,他們靠向他,聽他指示,馬匹扭動身子發出緊張的嘶鳴。他打開遮住嘴巴保護用的頭巾,大聲喊道:
  「到河床裡。下馬,馬尾朝風吹的方向。用你們的斗篷蓋住他們的腦袋。然後我們要……」
  因為吸了一大口飛揚的細沙,他的話聲被猛烈的咳嗽打斷,他彎身,把頭巾拉過來遮住他的臉,向他們招手,朝河床走去。
  霍特在前面帶路。維爾的心裡無端升起一股恐慌,師傅雖然近在咫尺,但如果他沒有緊隨在後,下一刻自己便看不見他了。他知道身邊其他模糊的影子是吉蘭、賀瑞斯、伊凡琳和斯溫格爾,他們也都跟得很緊。稍遠一些,頂著滾滾風暴的朦朧身形是雅利迪部隊,他們也迅速向避風處移動。
  霍特和阿伯拉德昏暗的身影,像是往下沉到地裡,維爾想他們一定到達了河床邊緣。塔格看到他們消失了,變得更緊張,牠覺得前面的道路是不安全的。牠尖聲嘶鳴,遲疑著,抵制維爾敦促牠前進的力道。
  狂風在他們身邊呼嘯,小馬駒被這個可怕的強度和力量所震懾而無所適從。塔格從來沒有拒絕過維爾的命令,但現在牠定定地站著。風嘯聲讓牠聽不到主人可靠的聲音及安慰的語調,牠感覺到前方有危險,霍特和阿伯拉德已經消失無蹤,牠被訓練要在這種情況下保護主人,於是牠抵住前腿,堅守陣地,低下頭迎戰凌厲的風暴。
  維爾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越過他,那是賀瑞斯,高大的基爾讓他認出年輕戰士。又有另一個人越過他。他不知道是誰。
  情況越來越糟,令人難以置信,風就像從烤箱炸開來的,空氣的溫度太高了,飛沙走石打在身上,皮開肉綻似的刺痛。沙粒鑽進衣服裡,鑽進用頭巾改製而成的面罩,鑽進靴子、衣領裡,以及身上任何有縫隙的地方──眼瞼、耳朵、鼻孔,滿滿的都是沙子。
  維爾劇烈地咳了起來。他發現一咳嗽,便吸進更多沙子,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知道自己不能就這樣待在這裡,但他也不能把塔格留下來,所以打算下馬,牽著牠往前,希望塔格看到主人,可以稍稍平息恐懼,邁開腳步往前。
  維爾緊緊抓住韁繩,腳一跨下了馬。一般情況下,塔格在他下馬時會穩住不動。但他明白這匹馬在漫天亂飛的沙石中已經接近恐慌。
  他用右手臂搭住塔格的脖子,溫柔地撫摸著牠,對牠說話,另一方面則用左手緊緊抓住韁繩。這似乎有用了。塔格頂住的前腿放鬆了,牠蹣跚地走了幾步,回應維爾。
  「來吧,孩子。沒事的,只是風沙。」他試著講一些令人放心的話,但一開口,便發現聲音乾燥岔裂,他吃了一驚,他不知道馬駒能不能聽到,但他感覺到自己的右臂和貼住馬駒的身體讓塔格恢復鎮定。
  他彎下身,帶領塔格向前,試著看清平地和乾燥河床的交界處。而他只能勉強在風暴中看到地面。
  他抬頭看到塔格的臉,小馬駒逆風而行,眼睛緊閉,沙塵已經黏住牠的眼窩和眼皮。
  『河岸到底在哪裡?』他跌跌撞撞前進,笨拙地拖著塔格的身子,緊緊拉住韁繩, 馬駒一個側身,猶豫不決地走了三步,維爾明白塔格希望能用尾巴頂住狂風,不讓眼睛和鼻孔灌進沙子。但他必須迫使馬駒往前走到河岸,躲避風暴。他有一種感覺,風暴還沒有達到頂峰。
  沙子打在他的眼睛上,他一點也看不見,他的手離開塔格的脖子一會兒,希望擦擦眼睛,但這是徒勞的,他氣喘吁吁,心急火燎,幾乎要窒息了。他拉緊韁繩,繼續往前,低下頭試圖抵擋眼前的漆黑,以及耳邊不斷的呼嘯聲。
  接著,腳下一個落空。
  他失去平衡,在河岸邊搖搖欲墜,揮舞手臂試圖站穩。亂舞的手臂打中塔格的鼻子,小馬駒吃驚地後退,發出警戒的叫聲。
  塔格一掙,維爾手上的韁繩鬆掉了。馬駒本能地背向風暴,在平常,牠的感覺是非常靈敏的,但現在被無所不在的尖嘯風聲所阻,為了尋找維爾,牠上前一步,再一步,牠發出尖銳的嘶鳴。但,牠的方向卻錯了。
  維爾掙扎著站起來。他試著喊他的馬,但聲音幾乎傳不出去。他感覺──只是感覺到──幾公尺外有一個身影。他跌跌撞撞走了過去,是塔格。
  但牠太模糊了,只像一團隱約的黑影,往前移動,他看不見牠了。踉踉蹌蹌地,現在他背著風。
  「塔格!」他試著大叫,但聲音被風嘯淹沒,連他自己也聽不到。他伸出一隻手,除了沙子以外,什麼也沒有摸到。
  然後,奇蹟般地,他看到黑暗的沙石中,一個影子若隱若現。
  「塔格!」他喊道。一隻手抓住他的斗篷衣領,把他拉到面前。
  他依稀感覺到和他面對面是斯勒雷。
  「趴……下!」首長喊道,把他壓到粗糙的地上。
  維爾掙扎著,「馬……」他勉強講出這個字,「我的馬……」
  「別──管──了!」斯勒雷故意講得很慢,讓維爾聽見他的話。
  雅利迪人催促自己受過訓練、習慣這種環境的馬匹曲下膝蓋,這期間斯勒雷一直抓住維爾的斗篷。雅利迪人側身躺了下來,頭蜷縮進自己的胸前。維爾覺得一隻腳滑進他的兩腿間,絆倒了他,他倒在斯勒雷身上,首長把他拖到雅利迪馬身邊躲避風暴。
  「塔格!」維爾大叫,因為用力,他的喉嚨疼痛乾裂。
  斯勒雷扯著自己的斗篷,試著用它蓋住兩個人的腦袋,不讓沙子灌進耳鼻。他俯身靠近維爾的耳邊說話。「你一出去就會死掉!」他喊道,「你現在出去是找不到牠的,只有死路一條!牠走了!明白嗎?」
  維爾隱約覺得他的話是對的。在這一團褐色風暴下,維爾沒有機會去找他的馬。想到塔格,他的心一股刺痛。牠孤孤單單,內心充滿恐懼。他無法控制地哭了起來,渾身不斷顫抖。
  但沒有眼淚。高溫而又令人窒息的沙塵暴,甚至不肯給他一點點安慰。
 
  風暴終於過去了。維爾不知道它肆虐、尖嘯、折磨了多久,感覺上有好幾個小時。
  當風暴來襲時,他的感官好像全都關閉了,只聽到狂風怒號刺耳如兵器磨擦的聲音。風暴過後,突如其來的靜默降臨,他的其他知覺才被喚醒。
  他的腿和身體十分沉重,還有頭,斯勒雷把斗篷拉來蓋在他們的頭上。他感覺到斯勒雷在動,他扭著身子,掙脫壓在他身上的重量,這才明白那是風暴吹過來堆在他們身上的沙子。
  斯勒雷在他身旁咳嗽,一邊把斗篷的一角拍乾淨。黃褐色的沙子覆著他們。 維爾翻了個身,猛地把斗篷從臉上拉開,看著自己。
  他看不到自己的身體或腿,除了一堆沙子以外。他掙扎著坐起來,用雙手把身上的沙子拍掉。他身旁的斯勒雷也在做同樣的動作。
  他身後的地面似乎在動,他一回頭,嚇了一跳,斯勒雷的馬一個扭身站了起來。這匹母馬抬起前腳站直,把一大堆沙子倒到牠身後的兩個人身上,然後用力抖著身子。
  維爾往後退到馬匹剛剛躺著的那塊乾淨地上,感覺他的腿自由了。做了最後一番努力,他把腳上的沙子撥開,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乾河床上的其他人也在做同樣的事。黃沙起伏,彷彿發生了輕微的地震,幾個人頭冒了出來。受到河床的保護,其他人的狀況比他和斯勒雷好一些,覆在他們身上的沙子沒那麼多或那麼重。馬兒們因為河床的關係,也能背風站著,至少沒有被半埋在沙地裡。
  他盯著斯勒雷,首長的臉上黏著細細的黃色沙粒,眼睛發紅發腫,眼珠子突出來,像鬼怪面具上的洞口。維爾明白自己的狀況不會好到哪裡去。
  首長疲倦地搖了搖頭,他從馬鞍橋上拿起一個水壺,沾濕他的頭巾,清洗馬匹眼睛上的沙子,馬兒輕聲對他嘶鳴。
  看到馬兒對主人的細心照顧回以信任及感謝,讓維爾十分恐慌,他瘋狂地四處張望,希望能看到沙子埋住另一個身子──長毛塔格會掙扎著站起來。但沒有。
  塔格不見了。牠迷失在這處荒瘠的沙漠了。
  維爾跌跌撞撞衝到河床邊緣,試圖叫喚牠的名字。但是,乾燥又堵著沙子的喉嚨讓他發不出一點聲音來。有一隻手碰了碰他的肩膀,他轉過身來,斯勒雷遞給他一個水壺。他喝了一口,洗了洗嘴巴,把水吐出來。他又感覺到喉頭的溫暖與潮濕。
  他發現斯勒雷自己還沒有喝水,於是把水壺遞回給首長,看到他沖洗嘴巴,吐口水,然後又喝了一、兩口水。終於,他放下水壺。
  「你……還……好吧?」他吞吞吐吐地問道。
  維爾搖搖頭,指著身後隱約的沙漠。「塔格……」他痛苦地說道,然後他說不下去了。
  他聽到靴子在沙地裡走動的聲音,轉過身,看到霍特疲憊地從乾河床裡爬起來。他的臉也滿是黃色沙粒,眼睛又紅又腫。
  「你沒事吧?」他重複斯勒雷的問題,然後東張西望,臉上浮現驚恐的表情。「塔格在哪裡?」他顫聲問道。
  維爾低下頭,很想掉眼淚。但,缺乏水分的身體,流不出淚水。
  「不見了。」他恨恨地說道。他只能說出一句話,指向沙漠。
  「不見了?」霍特重複道。「去哪兒了?怎麼會不見了?」
  「馬受到驚嚇,在暴風中掙脫了。」斯勒雷告訴他。
  維爾抬頭看著霍特,眼神極為痛苦。他搖著頭,「我把牠弄丟了!」他脫口說道,「是我放開了韁繩!是我的錯……我的錯!」
  維爾感覺到霍特的手臂環繞著他,他撲進老人的懷裡。但是維爾沒有感覺有得到任何一點安慰。
  沒有人有辦法可以減輕他的疼痛。他的馬,他心愛的塔格,就這樣不見了。是他放開了小馬的韁繩,他沒能拉住塔格,當牠在最驚惶失措、最害怕,最需要主人的幫助和支持的時候。
  終於,他的眼淚掉了下來,像兩道小河流過覆在他臉上的黃泥,他把頭埋在霍特的肩上,止不住地抽泣,隱約地聽到朋友們聚集到他身邊。他們既疲倦又關心地詢問,霍特給他們一個可怕的答案。
  「塔格不見了。」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