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騎士4 - 血戰斯堪迪安(Oakleaf Bearers)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12
    書       號 621012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0/12/03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榮獲澳洲Aurealis年度最佳奇幻小說獎
※長踞澳洲尼爾森圖書銷售榜、出版人週刊暢銷榜

 
是爾虞我詐的宿敵?抑是披肝瀝膽的盟友?
一場鬥智鬥勇的生死激戰,
即將決定兩國的命運存亡!

 
凶猛殘酷的鐵木真族舉兵入侵,向為夙敵的斯堪迪安海狼與阿拉倫人,
這次必須結盟,才能免於亡國的命運……
對於維爾和伊凡琳而言,自由是如此短暫。
當他們逃離冰封之國,計畫返回阿拉倫途中,
伊凡琳又遭到來自東方草原的鐵木真戰士所俘。
因為暖身草毒藥的影響,維爾的身體仍十分虛弱,
但他依然憑藉遊俠的訓練,找到他的朋友。
然而,敵眾我寡,維爾和伊凡琳命在旦夕。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霍特與賀瑞斯趕來營救。
只是團聚的歡樂一下子便消逝無蹤,因為他們發現一件可怕的事:
斯堪安的邊界已經被鐵木真大軍突破,而阿拉倫正是他們下一個目標!
想要拯救兩個國家,就必須讓兩軍結盟。但,這樣的結盟能否擊退無情的勁敵?
抑或,難解的宿怨將毀滅一切……

<狂賀!>本書榮獲「行政院新聞局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殊榮!
<狂賀!>本書榮獲「2010年好書大家讀(第59梯)」殊榮!

  第二天早上,他們很早就拔營,開始沿著山道往邊界移動。賀瑞斯把原本屬於迪帕紐科斯的黑色戰馬給伊凡琳騎。當她抗議,說這匹馬比他自己騎的栗色馬要好太多時,他靦腆地笑了。
  「也許吧。但我已經習慣了基爾,牠知道我的脾氣。」這件事就談到這裡。囚犯騎的是他們從鐵木真營地裡得到的幾匹馬之一。另一匹則用來攜帶裝備和行李,以前這些東西都放在塔格身上。當然,小遊俠馬現在是匹驕傲的坐騎,和失散已久的主人在一起。
  他們來到山腳下,塔格又一副高興極了的樣子,揚著頭,長聲嘶鳴。霍特從馬鞍上回頭,笑了。
  「我很高興牠這麼開心,」他說,「但我不希望牠這一路回去都這麼興奮。」
  維爾嘻嘻一笑,傾身向前,拍拍小馬的長毛脖子。
  「牠很快就會安靜下來。」他說。摸牠的時候,塔格向前跑了幾步,揚起頭來。出人意料的是,阿伯拉德也這麼做。
  「好了,現在我的馬也興奮起來了。」霍特驚訝地說道。他低聲說了幾個字,讓阿伯拉德安靜下來,然後轉頭看向維爾。「你似乎很受馬的歡迎呢。我以為……」他的話沒有說完。
  維爾看到他的身體一僵,有什麼東西引起他的注意。穿著灰綠色斗篷的遊俠在馬鞍上一扭身,望著兩邊極為狹窄的樹林。
  「該死!」他悄悄地說道。他轉身面對賀瑞斯和伊凡琳,他們騎在後面,領著囚犯的馬匹。在他還來不及說任何話之前,樹林裡一陣騷動,一隊武裝的騎兵鑽出來,擋住他們的退路。
  霍特繞到隊伍的前方,另一隊人馬從樹林裡衝出來,成扇形排開,從四面八方團團包圍住他們。
  「斯堪迪安人!」維爾驚呼,他認出這群不發一語的武士他們的角形頭盔和圓形木盾。
  霍特的肩膀垂下,臉上淨是自責的表情。「是的。馬兒們一直在提醒我們,但我沒有及早發覺。」
  一個身材魁梧的傢伙,戴著頂巨大的頭盔,右肩上赫然是一把雙刃戰斧,他站了出來。霍特聽到刷的一聲,身後的賀瑞斯抽出他的長劍。
  霍特沒有回頭,說道:「劍收起來,賀瑞斯。敵人太多了,你應付不來。」
  賀瑞斯一動,那把巨大戰斧立刻就戰鬥位置。斯堪迪安人揮舞它就像是玩具似的輕鬆。然後,他開口說話,熟悉的聲音讓維爾嚇了一跳。
  「好了,各位,希望你們不要介意,下馬吧。」
  維爾忍不住脫口而出:「伊拉科!」
  那個男人上前一步,看了第二個穿著遊俠袍的身影一會兒,兜帽罩住維爾的臉,斯堪迪安頭領原本認不出他,但現在,他看清楚男孩的五官後,皺起眉頭,又發現另一匹座騎上的熟悉身影,他沒有完全認出伊凡琳,因為她穿著一件長衣,抵擋風寒。然而,他確信,那一定是她。他低聲詛咒,退了回去。
  「下馬!」他說道,「所有人。」
  他示意他的手下退後,讓四個人下馬。第五個人引起他的注意,這個傢伙被捆在馬上,不能動彈。他示意兩個手下把俘虜從馬鞍上拉下來。
  霍特把斗篷上的兜帽取下,伊拉科研究那張嚴峻、鬍子耷拉的臉。遊俠翻身下馬,相較於伊拉科魁梧的身材,這個男人簡直出奇地矮。
  維爾想把帽子取下,但伊拉科用一個手勢攔住他。
  「就這樣吧。」他壓低聲音說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手下裡有多少人會認出,他就是幾個月前從哈拉紹姆城逃走的奴隸,但至少,他認為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警告地看著伊凡琳。「妳也一樣。」他命令道。她點頭同意。
  伊拉科轉頭盯著霍特。「我見過你。」他說。
  霍特點點頭。「如果你是伊拉科頭領,那麼我們在沼澤地旁邊的海灘見過。」他說。
  斯堪迪安頭領想起來了。他記得的不是這個男人的臉,而是他的樣子──他站立的姿態,和身上揹的那把長弓。
  霍特繼續說道:「我記得,但那一回我們離得很遠。」
  伊拉科哼了一聲。「我還記得,當時我們在射程裡。」他說。
  霍特點點頭,承認這件事。
  斯堪迪安人的臉因為憤怒而變得陰沉,他又看了眼霍特的弓和腰上掛的箭袋。「你的手段也太狠毒了吧。」他說,「雖然我想不出這兩個傢伙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他的最一句話是一種困惑的口吻,伸出姆指,指了指維爾和伊凡琳。
  這下子輪到維爾不明白了。「手段也太狠毒了?」
  伊拉科厭惡地哼了一聲。「我見過你帶著弓,記得吧?我知道你的能耐。你在巨蛇關真是留下了了不起的傑作。」
  霍特聽明白了。他想起邊界碉堡那些淒涼的屍體。這個斯堪迪安人指的一定是這件事。那些駐軍是被弓箭殺的,伊拉科知道他用弓,所以他得到一個快速卻不是太合邏輯的結論。
  「那不是我們殺的。」他搖搖頭說道。
  伊拉科走向他。「不是?我親眼看到的,全部都被弓箭射殺。我們跟著你們的馬蹄印子追到你們。」
  「也許你是看到了,」霍特平靜地說道,「但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追蹤者,你會知道,你看到的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蹄印。當我們發現那些駐軍時,他們已經死了。同時,我們跟蹤的是一支更大的隊伍,那些人才是真正殺掉他們的兇手。」
  伊拉科猶豫不決。他不是一個追蹤者,他是個船長。但跟著他來的一個手下以前當過獵人,他並不具有遊俠那種不可思議的解讀足跡技能,伊拉科想起他的手下說過,可能有兩隊人馬。
  「好了,」他說,被對方的話困惑了,「如果不是你們做的,是誰做的?」
  霍特伸出姆指,指向被綁著的囚犯。「他,和他的朋友,」他說,「我們昨天遇到了鐵木真的一支偵察小隊,他是其中一員,一支更龐大的隊伍襲擊了邊境的守衛,有六個人進到斯堪迪安。」
  「你說鐵木真?」伊拉科問道。他聽過來自東方的那個好戰民族,當然,他們大舉入侵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了。
  「我們殺掉幾個,」維爾對他說道,「兩個逃走了,我們抓到這一個。」
  伊拉科走到那個囚犯面前,他的雙手被綁在身前,對這些包圍著他的北方人怒目而視。他盯著這個五官扁平,棕色皮膚,穿著皮衣的男子。
  「好吧,他是一個鐵木真人,但他們到這裡來做什麼?」他對自己問道。
  「這也是我的問題。」霍特回答。
  伊拉科憤怒地瞪他一眼。他討厭複雜的事,基本上他喜歡問題簡單直接,他可以用大斧解決。「好吧,」他厲聲說道,「那你們又來這裡做什麼?」
  霍特平靜地面對著他,一點退縮也沒有。「我來找我的徒弟。」他小聲說道。
  伊拉科看著他,然後又看看他身旁那個瘦小的身影,他的臉仍然罩在那件灰色斑駁的斗篷裡。他的憤怒倏忽即來,也倏忽即逝。
  「哦,」他用一種平靜的語調說道,「他也說你會來找他。」
  像大多數斯堪迪安人一樣,伊拉科重視忠誠和勇氣。忽然間他想到一件事。
  「你怎麼會來到海邊,」他說,「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那裡?」
  「你的一個手下走不了,」霍特說道,「他告訴我的。」
  伊拉科的臉上有著難以置信的表情。「諾德爾。他不會說的。」
  「我認為他覺得自己欠我一個人情,」霍特平靜地說道,「他臨終前,掉了他的劍,我把它找回來給他。」
  伊拉科想說什麼,然後遲疑了一下。斯堪迪安人認為,如果一個人死了,手上沒有武器,那麼他的靈魂會永遠迷失。遊俠似乎知道他們的信念。
  「好吧,那麼,我也欠你一次。」他終於說道,然後又停了一下,「我想不通巨蛇關上所發生的一切。」他若有所思地拈著自己的鬍子,又看了看這個激烈矮小的鐵木真戰士,像一隻被拴起來的老鷹。「我要搞清楚這個傢伙和他的夥伴到底想幹什麼。」
  「我也這麼想,」霍特對他說道,「我打算先帶我的同伴越過邊界,進到特提蘭德。然後我會帶著這個朋友回來這裡,找到其他鐵木真族,看看他們究竟來了多少人。」
  伊拉科哼了一聲。「你認為他會告訴你?」他問,「我不太了解鐵木真,但我明白:你可以把他們弄死,也永遠別想從他們嘴巴裡逼出一個字來。」
  「是的,我知道,」霍特說道,「但可能有一個辦法。」
  「哦,可能有一個辦法?」頭領輕蔑地問道,「什麼辦法?」
  霍特瞥了被俘的騎兵一眼。他在偷聽他們的談話。霍特知道他會講商業語言,但不知道他們的口音他聽懂多少成,一個偵察小隊的成員,可能多少要懂幾種語言。霍特拉住頭領的手臂,離開幾步,避免俘虜聽到。
  「我打算讓他逃走。」他小聲說道。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