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騎士(5-8集) 套書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
    書       號 XB621026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2/01/30
    售       價
    1040元
    購買數量
 

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長達61週
全球熱銷高達2,500,000冊
★榮獲澳洲圖書業年度暢銷全球獎 
★澳洲YABBA最佳青少年童書獎
★澳洲Aurealis年度最佳奇幻小說獎
★「州長閱讀挑戰」最受歡迎選書
★澳洲童書協會年度推薦選書
★澳洲圖書業國際成功獎
★長踞雪梨晨鋒報暢銷榜、出版人週刊暢銷榜

 

5《北方巫師》
自海狼與阿拉倫簽訂和平條約以來,已經過了五年的時間,
而維爾終於受封為正式遊俠,被分配駐守一座平靜的小島。
但他很快便發現,這塊寧靜安逸的封地,
潛藏著許多問題,讓他不得不保持警戒。
此時信使受命替他帶來一項機密任務──
調查遙遠北方封地的巫師傳說真相。 
維爾半信半疑來到傳聞中的黑暗樹林,
竟親眼目睹巨大的幽靈戰士身影,
憑空出現在布滿濃霧的湖面上!
莫非,世上真有巫術的存在!?

 

6《梅辛道圍城之戰》
北方邊境的另一端,一批野蠻的斯科蒂部落正虎視眈眈,
等著賣國賊對他們敞開門戶,大舉入侵阿拉倫王國。
局勢迫在眉睫,眼見這批蠻族即將入關,
究竟孤立無援的遊俠該上何處尋求援兵,
阻擋這一次的戰事危機?
時間不多了,或許,維爾的勇氣和機智,
以及老朋友賀瑞斯戰士的到來,
才是唯一能抵禦外敵入侵、化解亡國危機之道!

 

7《沙漠之役》
在阿拉倫與斯堪迪安人簽定停戰協議後,
傳來斯堪迪安大首領遭到沙漠部落綁架的消息。
遊俠率領一小支人馬前去營救,
但沙漠對他們而言,是全然不一樣的世界。
陌生旅人來到全新地界,
他們受到沙塵暴的襲擊,被無情的高溫所苦,
還得按照沙漠部落的遊戲規則行事,
但他們也意外地和另一支部落交上了朋友,
有如海市蜃樓般,一切都顯得那麼驚奇與虛幻。
然而身處這片充斥著背叛的致命沙漠地界,
遊俠的技藝和忠誠受到了最嚴酷的考驗,
也為這趟沙漠征途,增添更多不可預測的變數……

 

8《克倫梅爾的國王》
世人遇到災難和危險,便想尋求保護,
他們把希望寄託在武士、國王、神祇,甚至金錢上, 
於是,鄰近的克倫梅爾王國,一個神祕的邪教組織出現了,
他們詐騙老百姓的財物,聲稱自己能趕走殺人越貨的不法匪徒,
他們的布道遍及方圓幾里的村鎮,
但這個以慈善包裝的組織,其實有它黑暗的一面,
吸引霍特、維爾和賀瑞斯深入調查。
三人揭露了這個組織的禍心,
它不但威脅克倫梅爾,甚至將危及阿拉倫王國……
生死一線的戰爭,即將一觸即發!


  三個遊俠舒適地圍坐在火堆邊,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克勞利帶了鹿肉來,他們淋上烤肉醬,放在熱騰騰的石板上烤,鹿肉冒出絲絲油花。除了肉以外,他們又用奶油和胡椒粉煮了馬鈴薯,還有燙青菜。喝完霍特煮的咖啡後,三人不發一語地坐著。
  維爾很想知道任務的細節,但他清楚急也沒用。克勞利和霍特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不管他做什麼或講什麼,都不能讓他們早點把事情說出來。要是早幾年,他會沉不住氣,坐立不安,放鬆不下來。但是現在,除了遊俠的種種技能以外,他也學會耐心。
  他鎮定地坐著,等待他的長官們討論這件事。一次又一次,他感到霍特用嘉許的目光看著自己,師傅也注意到他沉穩得多。維爾抬眼,接觸到霍特的眼神,嘴角浮出一個微笑。他很高興自己表現出耐性。
  終於,霍特在冷硬的草地上扭動身子,用一種惱火的語氣說道:「唉,好了吧,克勞利!說吧,說吧,拜託!」
  遊俠組織的指揮官對朋友笑道:「我以為我們要測試的是維爾的耐心,不是你的。」
  霍特比了個不高興的手勢。「可以了,他通過耐心測試了。」
  克勞利整理自己的思緒,笑容慢慢隱去。維爾俯身向前,專心傾聽。過去的幾天,他一直盡最大的努力抑制自己的好奇心,如今,答案揭曉的這刻來臨,他簡直一秒鐘也等不下去了。他不斷地推測任務內容,想出幾種可能,大部分都和他的斯堪迪安經驗有關。但克勞利的第一句話,把他腦子裡原來的想法都推翻了。
  「我們和一位北方巫師有了一點麻煩。」 他說。
  維爾十分驚訝,身子挺直。「巫師?」他問道,聲音不自覺地提高。
  克勞利點點頭。「沒錯。」他用一種強調的語氣說道。維爾看看他,又看看霍特。師傅的臉上毫無表情。
  「你們相信巫術?」他問霍特。
  這個小老頭聳聳肩。「我認為百分之九十五的個案,都是怪力亂神,故弄玄虛,」他說,「一根箭頭就可以戳破了。但有另外的百分之三牽扯到大腦控制和心靈主宰,如果控制人力量夠強大的話,比如莫伽拉斯控制他的瓦格爾軍隊那樣。」
  維爾慢慢地點了點頭。莫伽拉斯,一個打算推翻國王的伯爵,曾經利用意志力控制野蠻的軍隊。
  「另外百分之一是由於某些有能力的人創造出一種大規模的幻覺,」克勞利插嘴,「這有些類似精神控制,只不過是能讓人們『看到』或『聽到』實際上並不存在的事物。」
  片刻的停頓後,維爾又輪流地看看兩人。最後,他說:「還有百分之一。」兩人點了點頭。
  「我看你的加法有進步了。」霍特回答道,在維爾發表意見前繼續接著說道:「是的,就像你說的,還有百分之一的情形。」
  「你是指,剩下的就是真的巫術?」維爾問。
  但霍特堅決地搖了搖頭。「剩下的,我們目前還找不到一個符合邏輯的解釋。」他說。維爾不安地動來動去,等待師傅進一步說明。
  「霍特,」他說,目光牢牢地盯著大鬍子遊俠,「你相信巫術嗎?」
  霍特猶豫了一會兒才回答。他這個人一生只相信事實,他的工作專門收集事實和信息。不確定的事物對他而言是一種詛咒。然而,在這種情況下……
  「我不全信,」他說,謹慎地選擇措辭,「但我也不是完全不信。在某種情況下,沒有任何原因,或者合乎邏輯的解釋,關於這個問題,我願意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
  「我認為目前為止,我們只能採取這樣的態度,」克勞利打斷他的話,「我的意思是,顯然這世上的確有一股邪惡的力量在影響我們。我們都見過太多罪惡,誰敢說不是因為有人召喚了這股邪惡力量,供自己驅使呢?」
   「不過,」霍特說道,「要記住,我們談論的是百分之一的情況,即使如此,我們都只能說這可能是、或可能不是真實的事。如果有所謂真實的事存在。」
  維爾慢慢地搖了搖頭,然後喝了一口咖啡。「我被搞混了。」終於他說道。
  霍特點點頭。「記住一件事。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機會,我們正要處理的這個事件,不是一種巫術,很可能不是。你要一直這麼想,其他的,就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好嗎?」
  維爾點點頭,吐出一口氣。「好的,」他說,「那麼談談這個案子的細節吧。你想讓我怎麼做?」
  克勞利示意由霍特把事情說明清楚。他知道他們師生的感情很好,能利用最簡潔的言語溝通,卻不會發生誤解或混亂。他們兩人很有默契。
  「好吧,」霍特開口說道,「首先,我們要討論諾蓋特封地──」
  「諾蓋特?」維爾打斷師傅的話,聲音裡充滿驚訝,「那個封地,我們不是也派駐了一個遊俠?」
  「是的,有一個,」霍特同意,「但這個地方的人都認得他,人們既恐懼又迷亂,卻又不願意和遊俠討論這件事。有一半的老百姓甚至認為,我們就是巫師。」他冷冷地說道。
  維爾點點頭,他很清楚這種情形。「他們同樣也不會信任我,不是嗎?」他問道,「也許他們不認識我,但我是一個遊俠。」
  「你不會以遊俠的身分出現。」霍特對他說道。
  這句話攔住了維爾本來要問的一連串問題。說實話,他有一些吃驚。
  遊俠讓人們緊張,這是真的。但不可否認的是,遊俠也富於威望。每一扇門都為遊俠而開,他們的想法受到騎士和貴族的重視,甚至有時候,國王本人也聽取遊俠的意見。他們的技能和所選擇的武器充滿傳奇色彩。
  維爾不知道如果把遊俠的身分及其擁有的一切都擺在一邊,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完成一個困難危險的任務──這項任務聽來就讓人覺得既困難又危險。
  「我們說得有點太快了,」克勞利說道,「在深入細節前,讓我們先描述一些不尋常的狀況。」
  「好主意。」霍特說道。他給了維爾一個意味深長的目光。年輕人點了點頭。他知道,從現在開始,只要聽,不要打斷。
  「好了。在整個王國裡,諾蓋特封地相當獨特,它獨特的地方在於,除了封地中心的諾蓋特城堡外,北方的一個郡還有另一座城堡。」
  就在霍特說話的時候,克勞利在地上打開一幅當地的地圖,維爾單膝跪下仔細研究。他一根手指沿著地圖,找到王國北部邊界的那座城堡。
  「梅辛道城堡。」他喃喃說道。
  霍特點點頭。「與其說這是一座城堡,不如說這是一處要塞,」他說,「它不像一座城堡那麼豪華,卻有更好的戰略地位。你可以看到……」他從身旁的一個箭袋拿出一支黑色羽箭,用它指著分隔阿拉倫和北方鄰國匹克塔的崎嶇山脈。「它設置在那裡,是因為能夠支配和控制穿過山區的梅辛道關口。」
  霍特停頓一下,望著眼前的年輕男孩,他正在瞭解狀況,眼睛盯著地圖。然後,維爾點點頭,霍特繼續。
  「沒有梅辛道城堡,我們就得一直防範斯科蒂,那是控制匹克塔南部省分的一個野蠻部落。他們打家劫舍,四處為盜,也是不容忽視的戰士。事實上,沒有梅辛道,我們很難完全把他們趕出諾蓋特封地。城堡在國土的最北邊,到了冬季,部隊也不容易行軍,特別是我們的部隊成員大部分來自南部領地,很難適應那種極端的天氣,你到那裡馬上就會明白的。」
  維爾點點頭坐了回去,這張地圖已經印在他的腦海裡了。他的目光回到霍特身上,霍特繼續說明。
  「那麼你應該明白,為什麼我們一發現有任何事將破壞諾蓋特封地的平衡時,會特別擔心了。」他說。
  維爾點點頭。
  「當梅辛道的塞倫領主被一場神祕的疾病打倒時,我們當然很擔心。當我們聽到有關巫術的謠言,更加煩惱了。據說幾百年前,塞倫的一個祖先,和當地的巫師發生衝突。」霍特意識到維爾張嘴想發問,他伸手攔阻維爾。
  「我們也不知道這個巫師的底細。也許是一種精神控制,也許是一個江湖術士,當然,也可能真有其人。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百多年以前,沒有什麼確鑿的證據,卻有許多可笑誇張的傳聞。事情的原委大致上是這樣的,他是一個真正的巫師,和塞倫家族鬥爭了上百年,一直延續到最近。記住,我們現在要談的,都是一些神話和傳說,所以,不要太期望這些事很合理。」
  「巫師做了什麼?」維爾問。
  霍特聳聳肩。「沒有人知道。似乎他利用一些神祕的疾病打倒了塞倫的祖先,大夫無法診斷或治療。當然,他們一聽到這個病和巫師有關,就絕對不可能治得好了。」他說道,語氣裡有一絲輕蔑,「然而家族裡一個年輕的騎士,將趕走巫師當成己任。在這種神話故事裡,結局一定是他用純潔的心和高貴的品格,擊敗並驅逐了巫師。」
  「他沒有殺掉巫師?」維爾推斷。
  霍特搖了搖頭,「沒有,故事永遠不會是這種結局,它總是留下傳奇的色彩,讓故事得以流傳下去,有更多發展空間。最新的情況是,六個星期前,塞倫在外面騎馬時,突然從馬上摔下來。當他的手下趕到他身邊時,他的臉色發青,口吐白沫,痛苦地哀號著。
  他的手下把他帶回去,大夫完全束手無策。他們能做的便是讓他安靜,舒緩他的疼痛。但病情一點也沒有改善,這個領主一直在死亡邊緣徘徊。如果他們把他叫醒,餵他吃飯喝水,他便會陷入極端的痛苦,大聲尖叫,不斷吐著白沫。他們只得給他注射鎮靜劑,他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
  「我猜猜看,」當霍特停頓下來時,維爾插嘴說道,「這些症狀和傳說中他的祖先一模一樣?」
  霍特用手指著年輕男孩。「沒錯,」他說,「這下子謠言四起,莫卡蘭回來了。」
  「莫卡蘭?」維爾問道。
  「就是那個遭到騎士驅逐的巫師,」克勞利插嘴,「沒有人知道謠言始自何處,但還有其他的怪事,比如,林子裡出現燈火,但有人一接近時就會熄滅;晚上有奇怪的身影攔在路中央;城堡裡出現奇奇怪怪的聲音。許多事嚇得人們六神無主。當地的遊俠梅瑞龍,一直努力掌握更多信息,但是,人們三緘其口。他也聽說森林深處住著一個巫師,就叫莫卡蘭。但是,他沒有找到過。」
  「塞倫沒辦法行動的時候,誰來負責城堡的一切?」維爾問。
  霍特點頭,欣賞維爾的問題問到要害。
  「名義上是塞倫的兒子奧爾曼負責,但他不是一個戰士。據梅瑞龍的報告,他其實是一個學者,對研究歷史比守衛王國的邊界更感興趣。幸運的是,塞倫的侄子凱倫,也在那裡,負責指揮駐軍,他更實際一些,身為一名戰士的他,顯然才是一個受歡迎的領導者。」
  「他暫時可以代為處理一些事情,」克勞利說道,「但如果塞倫死了,就有繼承的問題。軟弱無能的領導者奧爾曼,將會繼承這個位置。這可能會動搖邊防全局,讓我們容易受到來自北方的攻擊。我們一定要避免這種事發生。梅辛道的戰略地位實在太重要了,我們不能冒險。」
  維爾摸著下巴,沉思幾秒鐘。「我懂了,」終於他說道,「那你們要我做什麼?」
  「到那裡去,」克勞利說道,「認識當地人,盡可能調查真相,看看你能不能找到這個叫莫卡蘭的傢伙,看看是不是真有其人,或者只是老百姓的想像。你的任務是贏得到他們的信任,讓他們開口說話。」
  維爾皺著眉頭,暗自心想,克勞利說得倒輕鬆。「說得比較容易。」他嘀咕著。
  但霍特給了他一個微笑,「你來做會比其他人容易。人們喜歡跟你說話,你年輕,臉上有一種無辜的表情,讓人卸下心防,所以才挑中你做這件事,他們不會懷疑你是遊俠。」
  「那他們會以為我是什麼?」維爾問道。
  這回霍特真的咧嘴笑開了。「他們會以為你是一個吟遊詩人。」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