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搜影者2 - 廢墟之城(PATHFINDER 2 - RUINS)
    作       者 歐森.史考特.卡德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38
    書       號 621038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3/04/01
    售       價
    350元
    購買數量
 

《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銷暢排行榜
《書訊》編輯推薦、青少年圖書館協會選書
Kids' Indie Next List最佳選書


《未來之書》揭示,一股強大的破壞力量正疾馳而來。
末日危機在即,他們的首要任務是,
回到過去扭轉歷史,阻止毀滅者到來。

為躲避追殺,雷格一行人史無前例地穿越邊壁,逃進凡德希之境。
孰料早在一萬年前,一場殘酷的戰爭便消滅了此壁境的所有居民,
只留下形同廢墟的空城,以及強悍的詭異寄生蟲「面罩」;
而駐守這塊壁境的凡德希機器人更是滿口謊言,
將雷格他們一步步推向深不可測的深淵。

然而當他們被重重迷霧與危機所包圍之際,
卻為了爭奪領導地位互起衝突,增添更多難以控制的變數。
只是,這一群時空轉移者除了繼續合作,別無選擇,
因為《未來之書》揭示,一股強大的破壞力量正疾速襲向園地之星,
如果他們無法同心協力回到過去扭轉歷史,
阻止毀滅者到來,他們將無未來可言……


  雷格比所有人更早察覺到這條河流。
  羅夫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戰士,歐力凡寇不是,但他受過訓練;安寶在飛泉淺灘村長大,幾乎是住在樹林裡。
        但是,只有雷格曾經去過上險崖的高地林子,誘捕動物以得到牠們的皮毛,當時他一直喊作父親的那個人教會雷格許多事。雷格像動物一樣嗅到水的氣味,他們還沒有翻過那片草坡,他便知道在群山當中有一處溪流。他甚至知道這是一條很小的河,沒有樹木,地面有許多碎石。
  雷格突然跑了起來。
        「停下來。」他們叫作凡德希的機器人喊道。
  雷格放慢腳步。「為什麼?有水了,我很渴呢。」
        「我們真的很渴。」安寶說道。
        「你們不能喝。」機器人說道。
        「不能?有危險嗎?」雷格問道。
        「還是規定不能喝?」歐力凡寇猜測。
        「你說你要帶我們找水,」羅夫說道,「現在找到了。」
        「這不是我要帶你們去喝的水。」凡德希說道。
        雷格恍然大悟。他有一種天賦,可以感知到每一條道路上有什麼人或什麼動物經過以及做了什麼。人類和動物都會在經過時留下蹤跡,如果他們曾經在某個地方出現,雷格可以看出他們到底去了哪裡。他不是用肉眼看到的,即使把他的眼睛遮住,或讓他閉上,或有一堵牆或巨大的石頭擋在中間,他仍然可以知道前面有沒有動物,是什麼動物,走了多久。
有一萬年沒有人到這條河邊來了,連動物也罕見,大型的完全沒有。
        「這是有毒的。」雷格說道。
        「你是猜的?」他的姊姊帕蘭問道,「還是真的知道?」
        「動物都不來這裡喝水,」雷格說道,「也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人跡。」
        「多久?」凡德希問道。
        「你不知道嗎?」雷格問道。
        「我只是好奇你知道多少,」凡德希說道,「我不認識有哪個人類有你這種本事的。」
        「差不多是從人類定居到這個世界以來吧。」雷格非常清楚這麼古遠的路徑是什麼樣子,因為他剛剛回到過去,藉著一隻死在人類登陸園地之星第一次大屠殺下的動物,穿過家鄉和這一個壁境的邊壁。
        「離真正的答案大概差一千年吧。」凡德希說道。
        「我說,『差不多』。」雷格回答。
        「也就一千年,」帕蘭說道,「差不多了。」
        雷格還沒有那麼了解帕蘭,不知道她只是開一下玩笑,還是在諷刺他。「什麼樣的毒?」他問凡德希。
        「一種寄生蟲。」凡德希說道,「它的整個生命週期都可以待在河流裡,靠著吞噬它的手足、祖先及後裔的屍體而活,直到其中一個把它吃了。但是,如果是大一點的動物喝了這個水,它會吸附在動物的臉上,立即把觸鬚伸進大腦裡。」
        「它會吃大腦?」安寶好奇的問道。
        「不,」凡德希說道,「它滲透進去,聯結神經網絡,控制宿主的行為。」
        「我們的祖先從地球來的時候,為什麼要帶上這種東西?」安寶問道。
        「他們沒有。」歐力凡寇說道。
        「你怎麼知道?」羅夫問道,語氣裡帶著強烈的質疑,因為歐力凡寇只是阿瑞沙瑟沙莫城巿護衛的一員,而不是一個真正的軍人。
        「因為如果他們帶了,就會存在於每一個壁境,」歐力凡寇說道,「但我們那裡沒有這種東西。」
歐力凡寇判斷事情的方法和父親教我的一樣,雷格心想,不要假設,思慮透徹。
         凡德希點頭,「那是一種非常強悍的小東西,面罩。」
        「面罩?」
        「這個壁境的人們取的名字,顯然是因為你彎腰喝水的話,就會變成悲劇。」
         但有點不對勁。「園地之星的生物怎麼能進化到可以成功控制地球動物的大腦呢?」雷格問道。
        「我並沒有說那是成功的。」凡德希說道,「你們現在還算安全。為了避免從溪流邊的濕地沾黏上面罩,緊緊跟著我的腳步;它        們可以附著在肌膚上,爬上你們的身體。」
他們跟著他,排成一排,穿行在草地間,雷格殿後。凡德希盡量帶他們走在高地上,每次走到一處水窪,他們便一躍而過。小溪在這裡變得狹窄,每個人都一下子就跳過去了。
         當他們來到小河外地勢較高的地方,雷格又開口說話。「如果這種寄生蟲沒有成功,為什麼還會活著?」
        「這種寄生蟲的確可以成功吸附人類和地球的各種野獸,」凡德希說道,「但是,無法成功的寄生。比如說寄生蟲太快殺死宿主,還來不及找到新宿主,那麼就算是失敗的。寄生蟲的目的和其他的生命形式一樣──生存和繁殖。」
        「這麼說來,這些面罩太快殺死宿主了,是吧?」安寶打了一個寒顫。
        「也不是,」凡德希說道,「我是說『比如』。」他對雷格笑笑,兩人都知道他是在嘲弄方才當凡德希告訴雷格他的時間估計差一千年時,雷格的回應方式。
        「那這種寄生蟲到底失敗在哪裡?」雷格問道。他一向都是這樣催問父親的,他習慣於這種態度,因為這個機器人,不論是聲音或表情,以及那種迴避、裝模作樣、權威的態度,都和那個把襁褓中的自己帶出皇室撫養的人一模一樣。
        「我相信它和本地物種其實是能共生的,」凡德希說道,「相互合作,甚至可以幫助宿主生存。」
        「但和人類不是這樣子?」
        「它唯一可以控制的地球生物,是那種野生強大、有絕對繁殖能力的物種。」
        「聽起來像休假的士兵。」羅夫說道。
        「是書呆子吧。」歐力凡寇說道。
  凡德希什麼也沒有說。
        「聽起來有點莫名其妙,」雷格說道,「你從一開始就在了,不是嗎,凡德希?多久以後人們才知道它的危險?」
        「人類登陸引發的那場災難後好一段時間,面罩才從蛹鑽出,」凡德希說道,「但凡德希之境的人又花了更長的時間才發現,面罩可以侵襲人類以及牛和羊。」
        「一開始牧民從來沒有受到感染?」羅夫問道。
        「面罩經過一段時間才發展出菌株,寄生人體。一開始,其實比較像是真菌感染。」
        「接下來就不是了,」雷格說道,「面罩適應性這麼強嗎?」
        「也不是盲目的適應,」凡德希說道,「它們是聰明、迷人的小生靈,不是高等智慧,但也不笨。」
  雷格第一次發現凡德希不只是讚美面罩,簡直是迷戀。
        「它們只能在水中連接宿主,」凡德希說道,雖然沒有人問,「當它們寄生到一個呼吸空氣的生物,便會失去水中呼吸的能力,只得從血液中得到氧氣。你知道氧氣是什麼嗎?」
        「空氣中提供我們呼吸的部分。」安寶不耐煩地說道。歐力凡寇笑笑。當然囉,雷格心想,歐力凡寇是一個學者,安寶也向雷格的父親學習了一段時間。
         但雷格發覺羅夫和帕蘭似乎不知道凡德希在問什麼,空氣怎麼可以分成幾部分?雷格記得自己問過父親這個問題,但現在沒有必要,也許永遠也沒有必要解釋這件事。一個軍人出身的旅店老闆和一個皇室繼承人,何需擁有元素、氣體和液體之類的知識呢?
        但雷格又想到,在樹林中和父親流浪,受過多年的教育,除了如何捕獲獵物,以及清洗和剝皮,他一直認為自己什麼也不需要知道。只是當父親過世,雷格不得不走到樹林外的世界,他才了解為什麼父親要教他語言、經濟、金融、法律,和許多其他議題,這些東西幫助他生存下來。
         於是雷格開始解釋無形的空氣是由各種不同的氣體分子組成。羅夫一臉懷疑的表情,帕蘭則覺得無聊。雷格決定不再教育他們,這不是他的工作。
         他不再說話了,心想寄生蟲只能在水中才能侵襲人類,然後便會失去呼吸的能力。雷格把這個訊息在心中歸類牢記,這是父親教他處理信息的方法,這樣一來,當父親測試他時,他就能記得。
我已經獨立生活一年了,雷格心想,但我那個父親,那個實際上綁架我的人,仍然在那裡。他是操縱木偶的人,即使死了,仍然牽動我腦海裡面的所有絲線。
         正在胡思亂想的雷格沒有注意到第一棟建築已經映入眼簾,是羅夫首先看到閃閃發光的金屬,他是一個警戒性比較高的軍人。「很像歐之塔。」他說。
         的確,那是一棟高大的建築,又是類似的材質。但它沒有在屋頂上匯成一個尖點,也不像一個圓柱體。附近有許多同樣的建築,只有歐之塔的一半高,但仍然令人印象深刻。
         又走了兩個多小時,這一行人才真正到了建築群附近,看出所有塔樓都是相同的材質,形成城市的天際線。
        「他們究竟是如何用這種材質造樓的呢?」羅夫問道,「多年來有一些人試圖破壞歐之塔,但沒有任何一種工具做得到,即使火也動不了它。」
        「誰要破壞它?」安寶問道。
        「那些想要展示力量的征服者。」歐力凡寇說道,「雷格和帕蘭的族人最近才崛起,而那座塔已經有一萬年的歷史。」
         對話的同時,雷格意識到自己進入一座城巿,令他疑惑的是,河流附近也許人跡罕至,但這裡雖然有人的氣息,也是極久遠以前的事了,至少有一萬年。
        「這座城市廢棄多久了?」雷格問道。
        「它沒有廢棄。」凡德希說道。
        「但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人在這裡了。」雷格說道。
        「我在這裡。」凡德希說道。
         你不是人類,雷格心想,你是一部機器,不會留下人類的氣息。如果只有你,這個地方就不算有人居。但這麼坦白說出來似乎太無禮。雷格覺得有點矛盾,如果他真的認為凡德希只是一部機器,就無所謂失不失禮了。
        「所有人都到哪裡去了?」帕蘭問道。
        「這個世界的人們來來去去,曾經是城市的地方,只剩殘垣斷壁;曾經是一片荒蕪的地帶,卻有城巿興起。」凡德希說道。
         雷格發現凡德希的話其實不算回答,但他沒有開口質問。雷格不信任凡德希,他甚至不會讓這個傢伙知道自己的懷疑。
        「這裡有水嗎?」羅夫問道,「我快渴死了。」
        「我還以為你們軍人會喝自己的尿呢。」歐力凡寇說道。
        「我們的確把尿裝進水瓶裡,」羅夫說道,「這樣才可以把它帶回來給城巿護衛喝。」
         雷格以為兩人要吵起來了,但歐力凡寇只是笑笑,安寶也笑,雷格放心了。為什麼經歷過那麼多事,他們還要惹惱對方?什麼時候他們才會把對手當作同伴?
        這個城市所有的人都不見了。雷格仔細搜查所有軌跡,顯示這個城巿有一次很大的遷徙,但在他想要更進一步探索時,凡德希帶領他們到一座用普通石頭造的低矮樓房,看得出來受過幾個世紀的風化。
        「有人住在這裡嗎?」安寶問道。
        「這是一個工廠。」凡德希說道。
        「所有的人都在哪裡工作?」歐力凡寇問道。
        「這是一個機械工廠,」凡德希答道,「大部分廠區在地下,我仍然在使用,造一些我需要的東西。但總得有安全的水給領班和技工,和那些運送貨物進出的人。」
        他帶領他們進到一個黑暗的房間。跟著他從門口進去後,所有人注意到頭頂上有一道明亮光線。整個天花板發出光亮,和歐之塔的燈光很像。
        其他人發出一聲驚嘆,但雷格只留意到這裡很少人來,而且這些軌跡的年代已經很久遠了。這棟樓只有剛造好的幾十年用過,建造它的那一代人遺棄了它。
        凡德希碰了碰一根粗厚的石柱,他們聽到石柱裡的流水聲,然後,他又碰了另一個地方,支柱的一部分斷開,中間是一個石瓶,介於杯子和水桶中間大小。他遞給羅夫。「你快渴死了,是嗎?」凡德希說道。
        「這是安全的嗎?」雷格問道。
        「經過石頭過濾,沒有任何寄生蟲能進到水裡。」
同樣地,雷格注意到凡德希只回答有沒有寄生蟲感染的可能,而不是針對雷格的問題。
羅夫一口都沒有喝,把水遞給帕蘭,「妳最渴。」他說。
        「因為我是一個病懨懨的公主嗎?」帕蘭帶著不悅問道。
         她的確曾經嬌弱,曾經是一個公主。直到他們的母親試著殺死她和雷格之前,她是光之篷的繼承人,多年來被圈養在一個狹窄的生活範圍裡,她的身體的確虛弱,而這一趟邊壁之行只稍微提升了她的體力。但是,沒有人會無禮到跟她提出這一點。
        「妳最需要它是因為妳和安寶靠著妳的水,多度過了我們沒有經歷過的一週。」羅夫說道。
帕蘭接過水,喝了下去。「很棒,嚐起來很新鮮,除了有一點……」
        「微量金屬元素,」凡德希說道,「因為用岩石過濾。」
安寶是第二個喝的,他把水傳給雷格,但雷格一直等到羅夫和歐力凡寇全都喝了才喝。
        「水很多的。」凡德希說道。
        「喝完吧,羅夫,」雷格說道,「我喝第二瓶。」
        「他是擔心我把水吐回去。」安寶說道。
        「你沒有嗎?你老是這麼做。」羅夫喝了下去。「好喝。」他把空瓶子交給凡德希裝水。
        雷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信任凡德希,這個機器人的舉止簡直和雷格的父親如出一轍,也許這便是他懷疑的原因。但他確定凡德希是狡獪且危險的,這個傢伙會轉移問話,談自己想談的事,雖然父親也經常這麼做,但有許多問題凡德希都避而不答。
         要是父親,一定會告訴我為什麼人們要離開這個地方。他一定會先解釋這一點,因為說明人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或那樣做,一直是他最喜歡的話題。
         許多事凡德希不打算讓我搞懂,這就是為什麼他不加以解釋。
但雷格其實並不完全相信自己的推論。父親告訴過他,不要相信腦海裡第一個跳出來的解釋。
        「通常情況下,第一個直覺會是對的,當你獲得更多的生活經驗時,更加顯示它是正確的。但它絕不是百分之百可靠,所以一定要思考別種可能,如果想不出來,也至少保持開放的心胸,接受另外一種可能。」
        所以,雷格不信任凡德希。此外,他也確信凡德希知道雷格不相信他──因為父親也會知道。
        雷格喝下裝好的第二瓶水,就像其他人說的那樣好喝。
他把自己水壺裡最後的水倒在地上,然後把它放在這個石瓶原來擺放的位置。
        「不可以,」凡德希說道,「這裡的水可以完全信任的原因之一是,除了這個石瓶外,就沒有擺置過其他容器,不過反正也擺不了。要把這個瓶子放回原位,石柱才會出水。」凡德希重新插入石瓶,又聽到水流過石頭的聲音。
        他們把水壺裡兩天前在河裡補充的飲水倒掉,裝上石瓶裡的水。因為有敵人追趕,他們甚至不敢在越過壁境前停下來補充水源。
        「外頭要天黑了,」羅夫說道,「這個城巿有什麼安全的地方可以睡一覺嗎?」
        「這裡到處都很安全。」凡德希說道。
雷格點點頭,「沒有大型動物來過這裡。」
        「那麼舒服一點的地方呢?」安寶問道,「我厭倦睡在冷硬的地上,到處都是雜草和松針,如果有一張床……」
        「我不需要床,」凡德希說道,「我也沒想到會有外人來。」
        「你的意思是,他們沒有用一些永遠也不會敗壞的東西來當床?」歐力凡寇問道。
        「沒有什麼東西是不會敗壞的,」凡德希說道,「只是有些會敗壞得慢一些罷了。」
        「你敗壞的速度又如何?」雷格問道。
        「比床慢,」凡德希說道,「但比純鋼快。」
        「但,你看起來像全新的一樣,」雷格說道,「這是重點。」
  凡德希站在水柱前凝視著他很長一段時間。
  雷格猜測機器人在思索要怎樣開口才能避免告訴自己一些有用的東西。
        「我的零件是可以更換的,」他說,「我的知識在不易星的圖書館中也有一分完整的拷貝。」
        「誰替你造新零件?」雷格問道。
        「我自己。」凡德希說道。
        「在這裡?」雷格問道,「在這家工廠?」
        「某些零件。」凡德希說道。
        「其他的呢?」
        「當然在別的地方。」凡德希說道,「為什麼這樣問?你認為我的零件有缺陷嗎?」
        這就耐人尋味了,雷格心想,我要是問他,他有沒有足夠的零件可以造出一個全新的機器人,他會以為我認為他有問題。
        雷格猜想凡德希也在懷疑自己的功能是不是不完美。
        「我怎麼會知道?有一部機器已經完美到我和他在一起十三年,卻一點都不知道他不是人類,算不算達到最高的標準了?」他問。
        「沒錯。」凡德希說道,好像他們一直在爭論,凡德希終於證實了自己的觀點。
        也許我們是在爭論,雷格心想。自從我認識他以來,凡德希從來不曾證實過任何事,他所做的一切都讓我懷疑,他是不是毀損了。他是故意的嗎?他要造成一種錯覺,讓我低估他的能力?或者這便是缺陷的一種表現,他想要保證,但結果卻讓我更加懷疑了?
        「謝謝你的水,」雷格說道,「我們打算出城去,睡在柔軟的地面。除非有人特別想睡在硬石頭上。」
當然沒人願意。雷格率先走出樓房,順著原路出城。一開始凡德希似乎以為他們會歡迎他一起去,但是,雷格給他潑了盆冷水。「我不認為你需要睡覺,」雷格對他說道,「我們也不需要你替我們找休息的地方。」
         凡德希聽懂這個話的言外之意,所以他回到工廠。他沒有留下任何蹤跡;和父親一樣,凡德希也是無法追蹤的,只有人類才會留下行走的氣息。機器人也許會移動,但不會留下任何足以讓雷格追蹤的痕跡。
         如果能夠追蹤凡德希,就能了解所有人類離開後的這一萬年中,他在這些建築裡究竟都做了些什麼,而當人類還在的那一千年裡,他又做了什麼。
         人類離開後,他做了什麼?所有人都走了,他為什麼還要到這裡來?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出生於1951年。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寫作生涯逾二十餘年,自一九九七年發表第一篇小說以來,已獲得二十四雨果獎和星雲獎提名,並有五次贏得獎項,此外還得過坎貝爾獎與世界幻想文學獎。
在20多年的寫作生涯中,從1977年發表第一篇小說開始,僅是雨果獎和星雲獎他就獲得了24次提名,並有5次最終贏得獎項。除此之外他還獲得過坎貝爾獎和世界幻想文學獎。 作品已被翻譯成:加泰羅尼亞語、丹麥語、荷蘭語、芬蘭語、法語、德語、希伯來語、義大利語、日語、波蘭語、葡萄牙語、羅馬尼亞語、俄語、斯洛伐克語、西班牙語以及瑞典語。
除科幻作品外,也撰寫奇幻文學、聖經改編故事、美國虛擬歷史奇幻系列、詩文…類作文品,以及諸多戲劇劇本。
現於維吉尼亞大學講授寫作和文學課程,與家人住在北卡羅萊納州的格林斯伯勒市。
個人官網:http://www.hatrack.com/index.shtml
(台灣曾發行二本翻譯作品:2005年 詠星藝能事業部「 戰爭遊戲 ENDER'S GAME/ )
  • 頁數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