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國寶3 - 驚世國寶
    作       者 神之意願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毒小說-010
    書       號 615010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08/04/03
    售       價
    380元
    促  銷  價 280元
    購買數量

繼<鬼吹燈>等盜墓小說之後
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新型態小說
更精采、情節更緊湊的冒險尋寶小說 已在台灣掀起一股新浪潮

 
顏銘文決定利用從博物館偷來的國寶為誘餌,
一舉擊垮萬寶齋,
在這個計畫如火如荼的展開時,
他也準備前往美國履行之前答應的鑑定邀約,
而讓顏銘文震驚萬分的是,
這次受邀所要鑑定的東西,
竟然是歷史記載中應該已經跟隨唐太宗一起埋葬在昭陵的<蘭亭序>……

  「滴答,滴答……」
  萬寶齋,大廳內那具古色古香的落地座鐘一如往常一樣在搖擺著,但是不同於以往,此時此刻,這種平時根本不會受人注意的聲音卻牽動這屋內所有人的神經。
  其中最緊張的恐怕要算是趙財茂了。
  自從昨天和神祕人約定好時間後,趙財茂的心就一直處於充血的緊張狀態,腦中無時無刻不在幻想著交易時的種種情形,連睡覺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驚醒。
  現在的趙財茂,正一動不動的盯著桌上的手機。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在手機信號燈綠色光芒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猙獰。
  大廳內除開趙財茂外,還站著四個男子,他們都算得上是趙財茂最信任的手下了。平時這些人和趙財茂稱兄道弟,隨便什麼玩笑都敢亂開,但是,現在卻沒有一個人敢說話,甚至連擦一下汗都得小心翼翼。
  「噹!噹!噹……」
  夜裡十一點的時候,大廳的鐘聲敲響了,與此同時,桌上的手機也跟著奏起了音樂,所有人的心同時被提到了頂點。
  在手機鈴聲響起的那一剎那,趙財茂幾乎是反射性的一把抄起電話,就準備接聽。
  「咳咳!」被倚為軍師的「黑狐」,在這個時候用咳嗽聲制止了趙財茂的舉動。
  遞出一個感激的眼神後,趙財茂強行壓住自己慌亂的心,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清了清嗓子,按下了接聽鍵,「我是趙財茂。」
  「交易地點,蓮城市殯儀館後面的墓地。交易時間,午夜十二點以前。超過這個時間,或者同行人數超過四個,交易自動取消,你現在還有五十九分鐘三十二秒。」
  「嘟……嘟……嘟……」聽著電話裡的忙音,趙財茂的腦筋停頓了五秒鐘。五秒鐘後,萬寶齋的大廳內響起一聲怒吼:「操你大爺的!」
 
 
  「哈哈!」
  與此同時,蓮城市殯儀館後山墓地頂峰,殘鳥那爽朗的笑聲傳得很遠,在他的身邊,趙青靈和王鵬等人也同樣露出奸計得逞後的笑容。
  「哈哈,清遠老弟,真虧你能找到個這麼好的地方,我看趙財茂現在肯定氣得吐血。」大笑過後,殘鳥稍微猶豫了一下,轉頭望著一直默不做聲的顏銘文,問道:「清遠,你給的時間是不是少了點,趙財茂能準時趕到嗎?」
  「只要他還想做這筆交易,那就肯定會及時趕到。」站在山頂,看著山下那密密麻麻的墓碑,顏銘文的聲音很冷。
  自從進入墓地開始,顏銘文的心情就一直沒有好過,空氣中到處瀰漫著鞭炮燃放後殘留的氣味,墓地四周散落的那一束束已經枯萎或還在綻放的鮮花,祭拜先人用的香燭……這一切的一切,都對顏銘文這個家族剛遭遇不幸的人造成了莫大的影響。
  在場的幾個都是知道顏銘文背後那個淒慘故事的,所以在看到顏銘文情緒明顯低落的表現,他們也不約而同的收起了笑容,現場氣氛一剎那變得非常低沉。
  顏銘文雖然目前的狀態不是太好,但是周圍朋友們的舉動他還是注意到了。他故作輕鬆的笑了一下,道:「大家別愣著啊,我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趕緊準備一下,好迎接我們的朋友。」
  頓了一下,顏銘文側過身子,對章小婭道:「小婭,我們倆換一下,妳負責接應,我和青靈負責狙擊。」
  說完,他也不顧章小婭的反應,走過去準備將章小婭身邊的那把KUB-88狙擊步槍拿到手中。
  「你……」章小婭急了,伸手就想阻止顏銘文的動作。
  今天晚上的行動大家一早就分好工的,都是按照各自的能力,殘鳥負責和趙財茂交易,王鵬負責前方警戒,趙青靈和章小婭這兩個受過特訓的人持狙擊步槍,分別佔領兩個制高點,牢牢控制場上形勢,顏銘文則負責突發事件以及事成後的撤退。
  這樣的分工原本是非常合理的,因為顏銘文左臂受傷,而且大家誰也沒見他碰過槍,把他安排去做接應是很正確的,但是,現在他突然說要和章小婭換過來,充當第二狙擊手,章小婭能不急嗎?
  本來這種交易,安置一個狙擊點已經足夠保證所有人的安全了,但是不管殘鳥和顏銘文如何反對,趙青靈硬是要安排兩個狙擊點,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殘鳥和顏銘文對趙青靈這種謹慎的態度很不以為然,說這是典型的官僚思想。
  「小婭,讓他去吧,妳去後山,負責接應我們就可以了。」趙青靈看了顏銘文一眼,拉住了章小婭。
  趙青靈沒有說話,望了顏銘文一眼,從腰上摸出一把六四式手槍扔了過去。
  顏銘文雖然受了傷,但是他的反應速度還是相當快的,先以很快的速度把右手的KUB-88式狙擊步槍往左手一靠,騰出的右手迅速向前一抄,一把接過趙青靈扔來的槍。不過,他幾乎是連想都沒想,就把手裡的槍順勢又拋了回去,「謝了,我有。」
  在趙青靈略帶驚訝的重新接過自己手槍的那一剎那,她看見顏銘文剛騰出來的右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把黑溜溜的五四式手槍。
  「大家開工吧,我去墓地入口處左邊的那座小山坡。」顏銘文拿上狙擊步槍,左手將一個藍芽通訊器塞入耳中,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後,他頭也不回的往那個山坡走去。
  看著顏銘文那有點淒涼但卻依舊挺拔的背影,同伴們默然無語,對望一眼後,各自往自己分工的地方走去。
  這次和趙財茂的交易對在場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為了將整個計畫完美的進行下去,五個人可是費盡了心思,從交易時間、地點,中間可能會發生一些什麼事情、應該如何交易、如何在交易成功後讓趙財茂按照他們預定的路線回去……這些東西都是相當需要時間和精力去計算的。光選擇現在這個交易地點,就花了幾個人一整天的時間。
  首先,這個交易地點必須偏僻,要人煙稀少,但是卻又要讓人能夠輕易找到。更難的是,還必須把時間控制好,讓趙財茂就算想耍花樣,也來不及佈置。
  蓮城市殯儀館,離蓉城不是太遠,從古玩街出發,有三條路可以到達,一條高速,一條國道,一條小路。高速距離最遠,國道居中,小路最短。
  不過,在行駛時間上,三條路卻又驚人的一致。
  高速路況好,但是繞了遠路。國道路況一般,但是在出市進市的時候所需時間打了折扣。
  小路其實最近,從古玩街過橋,穿過大學城,走山路直達殯儀館。如果路況好,那最多三十分鐘,而且中間根本沒什麼過往車輛。
  小路兩頭的路況都還馬馬虎虎,可是巧就巧在這條小路中間有一段兩公里的路,卻因為蓮城和蓉城都認為這段路屬於對方,應該由對方城市出資修建,所以大家都不修。久而久之,這段路就被過往車輛壓得稀爛,想要過去那就只能用蝸牛般的速度慢慢爬。
  總而言之,不管趙財茂選擇走哪條路,他想一小時內到達殯儀館,實在是困難重重,這也是殘鳥擔心趙財茂能否趕到的原因。
  顏銘文拎著槍,慢慢的爬上了墓地入口處的那座小山坡。
  這裡的地形是屬於人工開鑿的,一整座山從中間推出一條路,然後靠左邊的地方挖出幾道呈四十五度角的斜坡。中間那道斜坡挖得比旁邊的低了大概五六公尺,一排排的墳墓由下至上整齊的排列著。
  墓地的右邊除開顏銘文爬上去的那座比較陡峭的小山坡外,靠裡面的就是一大片低矮的稻田。從顏銘文的位置上望去,可以觀察到地面上大部分的情況,配合裡面山坡上的趙青靈,兩把狙擊步槍可以說是掌控了全局。
  「我這裡一切OK!」找好最佳的狙擊地點後,顏銘文利用通訊器向朋友們報告了自己的情況。
  「我這裡也都準備好了。」沒過多久,趙青靈這個第二狙擊手也報告了自己的情況。
  「好的!鵬子,小婭,你們那裡準備得怎麼樣?」殘鳥作為今天交易的核心人物,充當起了現場的總指揮。
  得到兩人一切妥當的答覆後,殘鳥對著通訊器笑道:「好啦,咱們就等著魚兒上勾了!」
 
 
  今晚的夜色不是太好,天上的雲很厚,月亮只偶爾露出一小會兒臉,然後就隱入雲中久久不肯露面,整個墓地的光線只源自於山頂各處那幾點昏暗的燈光。
  殘鳥靜靜的佇立在四處聳立的墓碑群中,一身淺灰色的運動服,腳下卻穿著一雙沾滿黃土的橄欖綠球鞋,相當不協調。
  附近的垃圾堆中,白天殘留下來的垃圾仍未徹底熄滅,偶爾有幾聲沉悶的爆炸聲響起。在這個寂靜而又緊張的時刻,格外讓人心跳加速。
  不過,他似乎根本沒在意這一點,一雙星目凝視著遠方,流露著一種讓人看來很安詳的寧靜。彷彿他此刻根本不是在等待一場危險的交易,而只是在等待一個遠到而來的朋友。
  時間一分分過去,夜色也越來越沉,就在時間即將到達十二點的時候,通訊器中傳來一連串的聲音。
  「前方公路上出現一輛黑色奧迪小車,速度相當快……」
  「是蓉城的車牌,看樣子是正主來了。」
  「車上連司機一共有四個人,由於距離較遠,還看不清裡面是不是有趙財茂。」
  靠近公路的一棟三層小建築上,手持紅外線夜視望遠鏡的王鵬正詳細的報告著他所見到的一切。
  「再次確定人數、確定目標、確定是否有車和人尾隨、確定中途是否有停車的跡象,密切注意車內所有人的動靜。」通訊器中,趙青靈從容的發佈出一條條的指令。
  「目標人數確認為四人,趙財茂坐在後座,目前看不出是否攜帶武器,暫時沒有發現尾隨車輛以及中途停車跡象……目標已經轉彎,開始向殯儀館小路開去,現在轉為途中監控器監視。」王鵬一邊向同伴彙報即時情況,一邊開始擺弄起身邊的監控裝置。
  從大路進入殯儀館必須經過一條很長的水泥小路,也是進入殯儀館以及墓地唯一的一條路。
  這條小路屬於典型的盤山公路,呈四十五度角向上彎彎曲曲的延伸,更絕的是,這條路開上去五分鐘後,有兩條橫穿的貨運鐵軌。這兩條鐵軌早已廢棄,但是它卻有著絕妙的讓車輛減速的作用。
  不管你開什麼車,在開過這兩條間隔不到二十公尺的鐵軌時就一定必須減速。在遇到突然狀況的時候,比如突然出現的敵方車輛、人員等,就能讓墓地中的人有一定的緩衝時間來應對。
  幾乎可以這麼說,蓮城殯儀館這個交易地點,滿足了顏銘文等人此次交易的一切要求。
  甚至在槍聲方面,也由於墓地附近經常有人在試統(註一:統:一種簡易的鐵製火藥工具,常用於祭祀以及大型的傳統慶典。原理類似煙花中的彩珠筒,用黑火藥填充,點燃引信後,能夠發出非常巨大的爆炸聲,墓地中有靠放這個為生的。),而不被人所在意。
  趙財茂的黑色奧迪經過一段忽快忽慢的行進後,穿過殯儀館,開上了一邊通往墓地的小路,在這個時候,車子的速度已經開始放慢。
  看得出,他們也有著相當強烈的防範意識。
  從顏銘文的夜視瞄準鏡中可以看到,車內幾人的手已經放在了各自的懷中。
  看到目標已經到達,殘鳥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微笑,變戲法似的摸出一個小電筒,朝著那輛黑色奧迪按了三次。
  與此同時,他用略顯興奮的聲音輕輕的念了一句:「各位,好戲開場了!」
 
 
  第四十九章 墓戰(中)
 
 
  「刷!」黑色奧迪的汽車大燈打開,兩道耀眼的燈光將殘鳥所在之處照得通亮。
  不過,殘鳥對這種光線似乎沒有什麼不適應,一臉平靜而鎮定的看著黑色奧迪上慢慢下來的「客人」們。
  「你們,遲到了。」殘鳥微張嘴皮,冒出一句冷冷的話。
  「我們只不過是遲到了五分鐘,你定的交易地點根本沒法子在一個小時內到達。」和趙財茂一起來的一個手下搶先出口。
  「我只看結果,不需要知道原因。」殘鳥的語氣依然是那麼冰冷。
  那說話的手下本就憋著一肚子火,如今被殘鳥這話氣得更是火冒三丈,怒聲道:「我……」
  「阿牛,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阿牛一個「操」字還未出口,就被和他一起同來的軍師「黑狐」打斷了。
  「我們沒有按照規定時間到來,非常抱歉,請您看在我們是真心誠意想要那件東西的份上,原諒我們這次的失誤。」黑狐打斷了阿牛的話後,用誠懇而略帶歉意的語氣向殘鳥道了個歉。
  殘鳥的目光轉向黑狐,略略打量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再出言激怒對方。
  「我姓張,外號黑狐。請問,這位兄弟怎麼稱呼?」黑狐臉上堆起笑容,試圖和殘鳥拉拉關係。
  「錢都準備好了嗎?」殘鳥沒有領黑狐的情,翻翻眼皮冒出一句話。
  熱臉貼上了冷屁股,不過,黑狐似乎沒有半點不高興,向留在車內一直沒下車的司機打了個手勢,接著從他手中接過一個黑色背包順手就扔了過去,道:「錢都準備好了,這裡是三百萬人民幣,車裡還有一百五十萬美金。」
  輕鬆的話語,毫不做作的動作,出人意料的舉動,以及黑狐身後包括趙財茂在內所有人對黑狐這個舉動的平靜反應……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殘鳥暗暗吃了一驚,望向黑狐的雙目中閃過一道精光。
  「這個黑狐不簡單。」顏銘文的話語通過通訊器傳到了所有同伴的耳中。
  「我同意!沒想到趙財茂身邊還有這樣的人物,我突然覺得這次交易不會那麼簡單。」沉默片刻後,趙青靈也發表了同樣的看法。
  由於所在方位的關係,王鵬和章小婭並沒看見黑狐的一舉一動,不過,章小婭信任趙青靈,王鵬是兩個都信,既然他們同時表示出相同的看法,那麼這個所謂的黑狐,就絕對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清遠,如果這個趙財茂是你必須對付的敵人,那麼我的意見是——讓他消失。」藉著彎腰撿背包的機會,殘鳥對著通訊器輕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殘鳥那平淡得似乎沒帶半點感情的話傳到其餘同伴耳中,就似憑空響起一道炸雷,包括顏銘文和趙青靈在內,所有人的心都猛跳了幾下。
  他們都知道,殘鳥所說的那個「他」指的不是趙財茂,所謂的消失,指的也是趁著今天的機會把這個黑狐幹掉。這個建議,不但是王鵬和章小婭沒有想到,就連曾對黑狐做出高度評價的顏銘文和趙青靈也完全沒有想到。
  他們也許看到了黑狐的不簡單,但是卻絕對沒想過要趁今天這個機會把黑狐幹掉。
  「唉!」同伴們的沉默等於告訴了殘鳥關於他們對黑狐一事的想法,輕嘆一聲後,殘鳥在拿起背包起身的那一剎那說了句:「大家打起精神!」
  從對方出現一直到現在,作為此次交易主要人物的趙財茂,就一直站在兩個手下的身後,沒有出面說過任何話,雖然殘鳥對趙財茂的性格並不瞭解,但事前他曾經詢問過顏銘文一些關於趙財茂性格方面的問題,如今趙財茂的表現大大有別於當初顏銘文所描述的那種自大、無腦、易衝動等性格,這就不得不讓殘鳥有所警覺了。
  慢慢扯開背包上面的拉鏈,一疊疊紅色鈔票展露在殘鳥面前,略略數了數,一百張為一疊,正好三百疊,意思就是背包裡的錢剛好是黑狐所說的數目,三百萬。
  「錢的數目對嗎?」看到殘鳥將背包裡的錢全倒進自己帶來的大背包,黑狐眉頭略略挑了挑,語氣依然很柔和。
  「數目正確。」殘鳥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在你們所處位置左上第二排第三個墓穴中,有你們想要的東西。」
  「哈哈!兄弟夠爽快!」黑狐哈哈一笑,對著身邊的黑牛打了個手勢,道:「阿牛,去看看。」
  那個被稱為阿牛的大漢應了一聲,大步走向殘鳥剛才所說的地方。
  第二排第三個墓穴是個空墓,墓碑上還沒有刻上名字,阿牛掀開放置骨灰的那層水泥板,從裡面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個黑色的盒子。
  「怎麼只有個瓶子?那個三虎角樽呢?」打開盒蓋後,阿牛略帶憤怒的聲音猛然在墓地上空響起。
  聽到阿牛的吼聲,一直沒有動作的趙財茂眼中閃過一道兇悍的光芒,剛要張口說話,他身邊的黑狐輕輕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趙財茂撇撇嘴,橫了殘鳥一眼,將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叫什麼叫,阿牛,先回來。」黑狐輕咳一聲,將阿牛叫了回來。
  「哼!」阿牛重重的哼了一聲,走回最初的地方,順手將手裡的盒子交給了黑狐。
  黑狐伸手將盒子裡面裝的那個出戰樽拿了出來,藉著汽車燈光仔細打量了一下,然後遞給了身邊的趙財茂。
  趙財茂接過那個出戰樽,重新做了次鑑定,然後和黑狐用眼神交換了一下各自的看法。
  「不錯,這件出戰樽是真品。」黑狐將目光投向殘鳥,稍頓一下後,他接著道:「想必您也知道,我們此次來交易並不是為了這個出戰樽的。」
  黑狐的話中雖然沒有直接點明,不過誰都能聽出他是在詢問殘鳥那座三虎角樽的下落。
  「呵呵,別急。我這個人,向來喜歡先收錢後看貨。」殘鳥臉上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他話裡隱藏的意思也很明顯,那就是你給多少錢,我給你這個錢的貨。沒錢想看貨?門兒都沒有!
  「兄弟,不要給臉不要臉,我趙財茂在林南省做起買賣以來,還沒人有你這麼跩。如果你的貨不賣給我,我可以擔保整個南方沒人敢收你的貨。」一直隱身幕後的趙財茂終於被殘鳥激怒了,目露兇光的越過兩個手下走到了最前面。
  殘鳥心中大笑幾聲,哈哈!終於把你給激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就一直準備當縮頭烏龜呢!
  自從給黑狐打下評語後,殘鳥就一直在想辦法將趙財茂激出來,畢竟和一個頭腦簡單的人做買賣總比和一頭狐狸打太極強。
  當然了,這些話他肯定是不會說出來的。而且不但不能說,他還要暫時裝傻。
  只見殘鳥皺了皺眉頭,相當不滿的對著黑狐說道:「請問,這位自稱趙財茂的老闆到底是誰?難道堂堂一個萬寶齋的老闆就這個素質?或者是這位老弟在藉著自己老闆的名字到處耍威風?」
  還沒待黑狐等人有任何反應,殘鳥突然加重語氣,繼續道:「我現在只想說一句!如果萬寶齋的老闆趙財茂在這,那麼就讓他來和我交易,如果他沒在這,那你們就拿著這個出戰樽回家去告訴趙財茂,他要是想買那個三虎角樽,就自己親自來,我不會和他派出的任何代表做交易!」
  一口氣說完這段話,殘鳥將目光收回,轉過身去,用背對著趙財茂一夥,傲然佇立在墓群之中。
  「殘鳥哥,你這傻裝的妙!呵呵!」通訊器中傳來趙青靈那清朗的笑聲。
  「那確實,殘鳥老哥明明從照片上看過趙財茂的樣子,但就是裝不認識。我想,趙財茂現在的臉估計都綠了,哈哈!」王鵬也大笑著附和了一句。
  他雖然看不到現場的情況,不過,通過通訊器也聽到了剛才現場的那些對話,稍稍思考一下就能猜出事情的整個經過來。
  誠如王鵬所預料的,趙財茂此刻的臉確實是一陣青一陣白,對方既然知道萬寶齋,也知道他趙財茂才是這次交易的主角,更能清楚的計算出萬寶齋到蓮城殯儀館的距離,以及所需時間,要說不認識他趙財茂,這就好比睜著眼睛說瞎話,他能不氣嗎?
  何況更氣的是,明明知道對方在亂扯一通,他這個剛剛被直接無視的人,還必須硬著頭皮去承認自己的身分,可以說是要多窩囊就有多窩囊了。
  黑狐此刻的臉色也不好看,趙財茂這一句話出口,就將他這個今夜交易的總指揮一腳踢了出去。如今對方已經指明要趙財茂出來說話,他要是再開口,就等於直接將這樁交易提前結束。
  可惜氣歸氣,交易總還得進行下去,黑狐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後,連連對趙財茂施以眼色,告誡他不可動氣,一切以大局為重。
  能混到現在的地位,證明趙財茂不是一個傻子,至少,也不會是一個頭腦簡單的白癡,在必要的情況面前,他還是那種能分清楚事情輕重的人。
  雖然他現在的心情簡直可以用怒火燃燒來形容,不過在黑狐的牽引下,他還是努力將自己那即將爆發的情緒強壓了下來。
  他清了清嗓子,對著黑狐做了個「我知道怎麼做了」的手勢,然後再次向前跨一步,對著殘鳥的背影說道:「這位兄弟,我是萬寶齋的老闆趙財茂,也是這次和你交易的正主。剛才的事情非常抱歉,是我衝動了,還請你別放在心裡。」
  這可能是趙財茂發跡以後,第一次對一個小偷這麼客氣了。
  他雖然只不過是萬寶齋真正主人手下養的一條狗,但是,只要他趙財茂還是萬寶齋名義上的老闆,那麼不管是地下文物集團,或者是官場上的大人們,誰都要賣他幾分薄面,何曾被一個默默無聞的文物小偷給吆喝成這樣。
  「哦?」殘鳥慢慢轉過身來,用一副驚訝的模樣望著趙財茂,上下打量了很久,似乎還不確認,又有模有樣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來,詳細比對後猛拍一下腦門,大呼:「喲,還真是趙老闆!趙老闆,是在對不起,這裡光線太暗,我沒看清楚,剛才又一直是你身後那位叫什麼黑狐的,一直在和我談買賣。我以為你自己沒親自來,想著這些下人們待會又做不了主,所以才有剛才那一番話的。」
  殘鳥這一頓裝瘋賣傻,不但把趙財茂罵了進去,甚至連著黑狐都難逃一劫。
  「下人們」,呵呵,這詞說得,估計就算涵養再好的也得吐個幾升血。
  不過,讓人感到驚訝的是,趙財茂這次的反應很平靜,似乎根本沒聽懂殘鳥剛才的話一樣,若無其事的說道:「現在我親自和你交易,能不能讓我先看看東西?」
  「哈哈!趙老闆親自開口,我哪還有信不過的,一切好說,好說!」大笑著打了幾句哈哈後,殘鳥面容一整,回道:「不過,趙老闆,我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文物小偷,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我不得不謹慎點。如果你相信我的話,那麼把剩下的錢先給我。我拿到錢後,在確認自己的安全有保障的情況下,一定會把那尊三虎角樽交給你的。」
  聽到這話,趙財茂身後的黑狐立刻走上前來,說道:「這點我不同意,我們萬寶齋畢竟還有那麼大的身家擺在那,不可能為了這點小錢玩你的花樣,而你呢,只不過是……」
  「滾!少他媽的插嘴!」沒等黑狐將話說完,殘鳥就用極其粗暴的語言將之打斷。
  罵完黑狐後,殘鳥又瞥了一眼趙財茂,說道:「趙老闆,信與不信就在你一句話。」
  趙財茂此時的臉色相當陰沉,眼神中更是閃過無數異樣的光芒,似乎要將殘鳥活生生撕裂了一樣。
  他身後的黑狐剛想附耳和他說些什麼,但是趙財茂一擺手,制止了黑狐的舉動,嘴唇中幾乎是擠著跳出了幾個字:「把錢扔過去!」
  得到這個命令,黑狐呆滯了一下,在確認自己沒有聽錯後,掃了殘鳥一眼,轉過身從車內的司機手中接過另外一個黑色背包,順手扔在了離殘鳥還有七八公尺的地上。
  「呵呵,趙老闆,你這個手下似乎有點鬧情緒啊!」殘鳥沒有動身去拿背包,而是站在原地用他那不急不慢的語調繼續調侃著對方。
  現在的他,在對待黑狐的態度上和最初時比,簡直是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彎,完完全全的把黑狐當條狗看待。
  黑狐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目前的舉動相當不理智,也不待趙財茂說話,他逕自走到那個背包那,臉帶笑容的將背包拿起重新扔到殘鳥腳下,同時說道:「不好意思,兄弟我剛才太魯莽了點。」
  「殘鳥哥,有點不對勁,他們竟然能這麼忍讓,肯定有什麼準備,你得當心點。」通訊器中,一直關注著交易的顏銘文開口了。
  「我也有這種感覺,鵬子,重新認真觀察一下,他們進入以來到現在的所有監控畫面,看看是否漏了什麼。小婭,做好應急撤退準備,一旦事情不對,立刻掩護殘鳥哥離開這裡。銘文,密切注意趙財茂幾人的一舉一動,要是發現狀況立刻開槍。」做為調控整個伏兵的總指揮,趙青靈立刻做出了相應的指示。
  「好的。」
  「是,青靈姊。」
  「我知道了。」
  王鵬和章小婭迅速回答了趙青靈,顏銘文雖然對被趙青靈指揮有點芥蒂,不過在目前這種特殊的情況下,他還是很認真的回答了一句。
  可能是現場氣氛過於緊張,大家似乎都忘記了一件事,一件稱呼上的事,剛才趙青靈在對顏銘文下命令的時候用的是銘文,不是顏銘文,也不是徐清遠。雖然這些稱呼之間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代表的意義卻相當微妙。
 
 
  墓地中,殘鳥正在檢查黑狐第二次扔過來的那個口袋,他的動作依然是那麼悠閒,就猶如一個懶散的商人,對著焦急購買的客戶愛理不理的樣子。
  第二次數錢足足花了將近二十分鐘,那一百五十萬美金才清點完畢。
  將這筆錢裝進自己帶來的背包後,殘鳥將背包往背上一背,對著黑狐等人露出了一個自以為迷人的微笑,道:「趙老闆是個誠信的人,錢我收下了,東西在第四排墓地第六個墓穴中。」
  不用趙財茂做出任何指示,殘鳥的話剛落,那個叫阿牛的立刻竄向第四排墓地,與此同時,殘鳥也漸漸開始將身體往後移動。
  「老大,是三虎角樽。」這時,拿到東西的阿牛對著趙財茂等人大聲吆喝了一句。
  「既然看到貨了,那我就先走一步。趙老闆,咱們後會有期。」殘鳥拱了拱手,迅速冒出一句話,接著轉身就想大步離開。
  在殘鳥轉過身的那一剎那,趙財茂眼中閃過一道兇狠的目光,右手迅速伸向空中然後快速落下。
  「殘鳥老哥,當心!」看到趙財茂這個動作,顏銘文立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幾乎沒有任何思考,對著通訊器就喊了出來。
  聽到通訊器中的呼喊聲,殘鳥也幾乎是沒有半點猶豫,將身子突然向右一撲。
  就在殘鳥的身體剛做出反應之時,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子彈筆直的射入殘鳥剛才所佇立的位置,打在前方的墓碑上,綻出一朵絢麗的火花。
  「有狙擊手!他們帶來了狙擊手!」趙青靈第一個反應過來。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她震驚極了,她原本以為自己這邊安排了兩個狙擊手已經是算毫無遺漏了,沒想到對方也安排了狙擊手。
  趙財茂的狙擊手是什麼時候來的?一共有幾個狙擊手?他們的位置到底在哪?
  除開狙擊手的埋伏外,趙財茂是不是還做了另外的埋伏……
  這些問題必須在瞬間確認並解決,否則的話,他們將輸得一塌糊塗。
  可惜,留給趙青靈反應的時間不多,才一個呼吸的時間,第二聲槍聲又響起了。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1978年出生,從2004年開始於網路創作,擁有無數擁護者,<國寶>網路瀏覽量已經達數百萬人次,更被譽為文物收藏類小說的開山鼻祖。
  • 頁數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