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國寶2 - 雙刀對決
    作       者 神之意願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毒小說-009
    書       號 615009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08/02/20
    售       價
    380元
    促  銷  價 280元
    購買數量

★媲美<鬼吹燈>的詭異與神祕
★古玩界的奇才,盜墓者的驚險之旅
★以絢麗多彩的珍奇寶物為背景,用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在讀者心中構築出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古文物世界


幽水古瓷店與萬寶齋的拍賣對戰如火如荼展開。
顏銘文為了對付萬寶齋所拿出的國寶級拍賣品──清乾隆御製寶騰腰刀,
因而準備仿製出另一把寶騰腰刀。
本想使用家傳所學的仿古技術來仿製,卻總是失敗,
但,在最後關頭,他卻著魔似的,
突然仿製出了一把連在古玩界混了幾十年的老行家都辨識不出真假的寶騰腰刀!
面對這項突然擁有的超高仿製技術,顏銘文也搞不清究竟是怎麼了,
不過,原本萬寶齋的優勢,被這樣一唬弄,大大的消減了許多。
然而,也因為這把仿製的腰刀,
將古玩界退隱已久鼎鼎大名的仿古大師引來,
同時為顏銘文帶來了一個隱藏了千年的家族祕密……

第三十一章 拍場風雲(一)
 
  「咦?怎麼就這麼點人?」前往古瓷店的途中,顏銘文驚訝道。
  今天是周六,又是拍賣會開場的日子,但是古玩街卻顯得很蕭條,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行走,反倒是發宣傳單的旗袍美女和古瓷店招攬的義工人數比較多。
  「哇,你還不知道啊?戰場早就轉移了,難不成你以為這小街道能容納那麼多收藏愛好者?」瞿震似乎沒想到顏銘文連這事都不知道,聲音不由得大了些。
  這聲大呼立刻引來不少目光,有幾位旗袍美女似乎不認識瞿震,一看見出現了這麼個大帥哥,立刻跑了過來,嗲聲嗲氣的塞上幾張宣傳單,媚眼亂射地道:「帥哥,一定要去看看好寶貝啊!」
  別看瞿震性子直得嚇人,但遇到這種場面,還是有點臉紅,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顏銘文由於一身病氣,不但沒人騷擾,女人們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躲閃。這倒好,樂得他在一旁偷笑。
  不過,總笑話瞿震也不行,這輪椅還得他推呢,無奈之下,顏銘文只得回頭對瞿震說道:「你說自己是古瓷店的夥計,保證她們就會消失了。」
  瞿震半信半疑的照辦了,果然,那幾個拿他開玩笑的女人,一聽這帥哥是古瓷店的夥計,立刻臉色一變,罵了句流氓,然後就全部走光了。
  從帥哥到流氓,這個反差似乎有點大,瞿震無緣無故被罵,那倔強的脾氣又上來了,準備開口反駁回去。
  顏銘文看到這種情況,心裡大叫不好,連忙將手裡的宣傳單在瞿震眼前晃了晃,說道:「震子,趕緊告訴我,戰場搬哪兒去了?」
  被顏銘文這麼一搗亂,瞿震也不再針對那些女人了,沒好氣地嘟囔了一句:「宣傳單上不都有嘛,自己看。」
  說完,他也不再搭話,推著顏銘文往古瓷店走去。
  顏銘文依照瞿震所說,看了看手裡的宣傳單,原來萬寶齋將拍賣會搬到了離古玩街不遠的林南體育館中。
  「萬寶齋到了體育館,那咱們呢?咱們的拍賣會在哪兒舉辦?」扔掉宣傳單,顏銘文隨口問了一句。
  「一樣,也是林南體育館。」
  瞿震的話中還是帶著點脾氣,可憐的顏銘文,很直接的受了無妄之災。
  「唉,估計這小子一輩子也沒被人罵過流氓吧。」顏銘文只能唉聲嘆氣的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很聰明的不再多話了。
  古瓷店中,只有瞿老一個人在,許沁霞和拍賣行的人員都不見了蹤影。
  顏銘文和瞿老打了聲招呼後,趁著瞿震回品玉行接東西的空檔,他連忙扔出關於拍賣會的一大串問題,要求瞿老解釋。
  從瞿老的解釋中,顏銘文驚訝地得知,他不在的這十多天中,拍賣會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首先是拍賣場地的轉移,因為古玩街臨近城市主要幹道,為了怕影響交通,蓉城市政府出面,讓兩家將拍賣會舉辦地轉移,最好是能融合在一起拍賣。
  融合的問題自然不用說了,誰都不會肯的,何況兩家相爭,本來就是這次拍賣會最大的賣點,市政府方面也不願意強行干涉。最後在多方協調和勸說下,才好不容易讓兩家答應一起在林南體育館舉辦拍賣會。會場是一方一半,各自為政。
  再就是這場拍賣會由於精品眾多,加上許沁霞的異軍突起,已經引起了電視台和國外一些收藏媒體的注意,其造成的轟動在收藏界算得上是本年度的重頭戲了。
  最後,瞿老還告訴顏銘文一個比較好的消息,那就是經過許沁霞的努力,古瓷店和拍賣行方面已經在私底下達成協定,本次拍賣會所得款項,除了拍品的主人和稅收外,其餘部分按照五五分帳。
  「哦,霞姊不錯嘛,竟然能從拍賣行那兒挖到錢。」聽到有錢拿,顏銘文笑了笑。
  其實,他心裡也不是太在意那個五分帳,大多是幾千塊錢的小拍品,加上幾件重量級的東西,到時候分到手的錢估計也只夠補上他們投入的。要知道拍品的拍照費和保管費、宣傳費、場地費可是一筆不少的錢。
  瞿老一眼就瞧出顏銘文心裡想的是什麼了,他動了動嘴皮子想說什麼,但是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過了一會兒,瞿震提著一個小木箱回來了,爺孫倆將古瓷店收拾了一下,推著顏銘文往體育館走去。
  離體育館還有幾百公尺的時候,顏銘文就遠遠看到了前面人頭攢動,各種彩旗橫幅到處飛舞,廣播中相繼傳來拍賣師那抑揚頓挫的吶喊聲和重重的落槌聲。
  看到顏銘文臉上露出的焦急,瞿老輕笑道:「別急得跟猴子似的,現在只是剛開場,拍賣的都是些小東西,重頭戲都在下午和明天呢。」
  顏銘文不好意思撓了撓頭,乾笑兩聲,道:「嘿嘿,嘿嘿,習慣,習慣,一聽見喊價和敲棰的聲音心裡就癢癢的。」
  瞿老笑了一下兒,沒再搭話。
  「咦,那不是霞姊的老公王文彬嗎?他怎麼也來了?」接近體育館大門時,顏銘文突然發現人群中有一個他熟悉的身影。
  「呵呵,自己的老婆舉辦這麼大的拍賣會,當老公的難道不能利用點特權保護一下?」瞿老看樣子心情不錯,和顏銘文開起了玩笑。
  王文彬此時也發現了瞿老眾人,他連忙跑了過來,滿臉笑意的對瞿老說道:「瞿老,我老婆可很早就囑咐我了,讓我瞧見您來了,一定要盡快接您進去。這不,都讓我在門口等了快兩個小時了。」
  顏銘文在這個時候插了句話,他笑著說道:「王哥,你今天也來給霞姊加油啊!」
  王文彬看了看顏銘文,左想右想後似乎沒能認出來,他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請問你是?」
  王文彬問完這句話後,不但瞿老笑了,連一直繃著臉的瞿震都笑了。
  顏銘文本人更是一臉無奈,只能做仰天長嘆狀。
  當得知眼前坐在輪椅上的人,就是那個和自己喝過酒,一起去岳父墳上上過香的徐清遠時,王文彬幾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曾幾何時,那個精力十足、虎背熊腰的小夥子,一轉眼就變成了這個模樣,和那些吸毒人員有什麼區別。
  「大病了一場,還沒好呢。」顏銘文無力地解釋著,接下來,他將話題轉移,指著體育館周圍那些維持秩序的武警以及警察,好奇地問道:「王哥,怎麼連武警都來了?」
  自己的眼拙鬧出了笑話,王文彬正不好意思呢,聽到這個問題,連忙說道:「這還只是外面呢,體育館裡面更多。」
  原來,這次兩家舉辦的拍賣會,其拍品總值已經超過了兩億,再加上有電視台和海外媒體的參與,蓉城市政府不得不非常重視。
  何況這麼一個大型拍賣會,也能給蓉城帶來不小的旅遊收入,提高蓉城的知名度,何樂而不為呢?
  王文彬就是借著這個理由,不但將刑警隊的兄弟全都拉了過來,連分局派出所的朋友都叫來了不少,幫他老婆保駕護航,也算是小小的假公濟私了一下。
  王文彬的那些兄弟們聽說是嫂子的事,一個比一個積極,自家兄弟的老婆能弄出這麼個大場面,說出去臉上也光彩不少嘛。
  「哈哈,王哥,當心被人告你以權謀私。」顏銘文笑著打趣道。
  「切,誰愛告誰告,我這可是奉了上級的命令。」王文彬用手指著天,理直氣壯地回答道。
  體育館周邊停滿了車,人更是多得出奇,還不時有人和車從外面湧向其中,這個場景都足以比擬那些大型的運動會了。
  好在有王文彬和他幾個刑警隊的兄弟引路,眾人行進的阻力小了很多,要不然光憑顏銘文和瞿老這一病一老,想進去簡直是難上加難。
  不過,就算是這樣,幾個人還是花了快一個小時,才到達專門為許沁霞準備的VIP包廂。
  王文彬事多,和許沁霞交了差就出去了,包廂裡又只剩下瞿家爺孫和顏許四人了。
  顏銘文一邊打量著包廂的設置,一邊打趣著沙發上正在惡補資料的許沁霞:「嘖嘖,沒想到咱這輩子也能在VIP包廂裡參加拍賣會,跟著霞姊,待遇到底是不同呀!」
  許沁霞摘下眼鏡,揉了揉發紅的眼睛,沒好氣地說道:「去去去,都是你這害人精。為了這場拍賣會,我都一個月沒睡過一個好覺了。」
  看著沙發上那厚厚一疊的古玩書籍,以及許沁霞那不經意間流露的疲態,顏銘文心裡很是感動。
  其實他也知道,自己雖然是這場拍賣會的挑起者,但真正的事情卻沒做多少。整場拍賣會能弄到如此規模,許沁霞功不可沒。
  不要以為有了瞿老和拍賣行的加入,舉辦一場拍賣會就很容易了,許沁霞自己本身算是個名人,受到的騷擾就不用說了,最主要的是她明明不懂行,卻不得不在外人面前裝模作樣,箇中滋味恐怕只有她自己才能體會了。
  顏銘文能看出許沁霞承受的壓力,不過,他不是那種喜歡玩感慨的人,稍頓一會兒,顏銘文嬉笑著向許沁霞敬了個禮,極不正經地說道:「同志們辛苦了。」
  「你啊!從來就沒個正經的。」許沁霞戳了戳顏銘文的額頭,笑罵道。
  說實話,一開始的時候她也相當不適應這種裝高人的事情,不過在慢慢融入後,這種感覺就漸漸消失了。
  就如顏銘文當初所說,她許沁霞天生就是屬於這種舞台的人,壓力越大,她的鬥志就越旺盛。辛苦當然是很辛苦了,只是能看到自己的辛苦變成今天這種場景,她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和許沁霞又嬉笑著鬥了幾句嘴後,顏銘文指著體育館的中央草坪問道:「霞姊,場中央那一大排椅子是給誰坐的?」
  「那裡啊,是給我們和萬寶齋共同的客戶坐的。」許沁霞順著顏銘文所指看了一眼,笑著回答。
  「怎麼?為什麼會弄成這樣?」顏銘文一聽覺得不對勁了,兩家明明是死對頭,怎麼會出現一個共同客戶區呢?
  經過解釋,顏銘文才逐漸明白,原來中央草坪上那些椅子,是專門為兩家招待大客戶所準備的。在拍賣貴重物品時,體育館兩頭的電子螢幕會分別顯示出正在拍賣的古玩,如果哪位顧客看中了,就可以在那裡舉牌競拍,也算是大大方便了顧客。
  說完這些,許沁霞從沙發的角落上拿出兩塊牌子遞給顏銘文:「藍色字體的號牌是代表我們的,紅色字體的是代表萬寶齋的。」
  看著手裡兩塊號碼牌,顏銘文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都誰出的餿主意啊!
  顏銘文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一個非常搞笑的場景,一個大胖子左手拿著萬寶齋的牌子,右手拿著古瓷店的牌子,這邊舉一下,那邊舉一下,不一會兒就累得氣喘吁吁了。
  「客戶就是上帝,我們也沒辦法。」許沁霞攤了攤手,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收起腦中的遐想,顏銘文心裡也開始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貴重物品的拍賣,買主基本上都是相同的,為了不讓自己的拍品錯過機會,兩家唯有將所有參拍客戶集中在一起。這樣一來,既能免了客戶東奔西跑,又能讓兩家各自獲得最大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炒熱了現場的氣氛,一舉數得。
  顏銘文晃了晃手中的牌子,苦笑道:「這也算是拍賣會上史無前例的創舉了。」
  他到現在還有點想不通,按道理說,買這麼貴重的東西,買主一般早在拍賣會以前就會有個意向,基本上不會像買小菜一樣到處逛,畢竟這都是幾十、幾百萬的東西。何況就算兩家的東西都想買,總不至於買得起那種古玩的人不會沒有代表吧,隨便派個人不就成了。
  「搞不懂,搞不懂。」顏銘文使勁晃了晃腦袋,始終沒猜透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局面。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1978年出生,從2004年開始於網路創作,擁有無數擁護者,<國寶>網路瀏覽量已經達數百萬人次,更被譽為文物收藏類小說的開山鼻祖。
  • 頁數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