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國寶1 - 黃金雙眼
    作       者 神之意願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毒小說-007
    書       號 615007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08/01/04
    售       價
    380元
    促  銷  價 280元
    購買數量

起點網年度重量級作品 
讀者譽為文物收藏類小說開山鼻祖


書中豐富的古玩知識,驚心動魄的黑道仇殺,
充滿勇氣與智慧的商戰,再加上動人的情感故事……
將一個不為外人所熟知的古玩世界展現在讀者的面前!


古語云:亂世藏黃金,盛世興收藏。
在如今這個還算安寧的世界中,收藏熱已經席捲了整個大江南北,讓無數人為之傾倒。
可就是在這麼一個世代,繁華的北京城中,
一場離奇的爆炸案,讓一個人丁興旺的古玩世家幾乎徹底消失。
家族裡唯一存活下來的少年顏銘文,竟因而莫名有了一眼便可視清寶物的能力,
為了追查真兇,他運用了這項能力,毅然踏入深不可測的古玩收藏界,
欲為自己迅速累積財富,豐厚報仇血恨的實力。
原本他一步步走得順暢,戰國玉勾、清代官瓷、明代寶月瓶、乾隆皇帝御制天字號寶刀……
一件件珍品文物紛紛亮相,金錢、美女、榮耀也隨之而來。 
怎料,一場突如其來的古玩拍賣會,讓情勢開始有了逆轉……

第一章 噩耗
 
  七月的一個清晨,在北京某高級住宅內,國家文物鑑定權威顏國清緊鎖著眉頭坐在書桌前。
  從他那凝重的神情來看,似乎在思考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在離顏國清不遠的沙發上,妻子黃雪娟正輕聲抽泣著,紅腫的雙眼給她的美麗帶來了一絲瑕疵。
  咚,咚,咚……
  客廳那座古老的大鐘敲響了七下,用它那沉重的鐘聲打破了屋內的平靜。
  鐘聲消失後,顏國清僵硬的身體動了一下,目光也落在書桌上那散亂擺放的一組照片上。
  照片拍的是一方白玉印璽,盤龍印鈕,印璽底部用滿文本字和漢文篆書分別刻著六個大字「大清受命之寶」。
  如果你對玉璽稍微有點認識,肯定能從這幾張照片上認出所拍的,正是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清代皇帝印璽,號稱「清二十五寶」之一的「大清受命之寶」玉璽。
  對著照片思考了一小會兒,顏國清像是猛然下定了決心,一把拿起桌上的電話,按下了幾個數字。
  丈夫的動作驚動了正在抽泣的黃雪娟,她抬起頭,慢慢地問了一句:「你決定了?」
  妻子的話讓顏國清撥打電話的動作停了下來,沉默片刻後,顏國清低沉而又堅定的話語響起:
  「以前我們雖然也幫他們做過幾次,但至少那些東西都在我們的心理承受範圍之內,但這次的情況,大大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沒想到,沒想到他們竟然把目標定在國寶上面。」
  「這通電話打出去後,你知道後果嗎?」和顏國清的激動相比,黃雪娟此時卻顯得相當冷靜。
  「後果?呵呵,不就是死嗎?不錯,我顏國清是怕死,也不想死,但是我卻更不想讓顏家因為我而遺臭萬年。」說到最後,顏國清的情緒明顯很激動,一張略顯黝黑的臉已經開始泛紅了。
  聽聞丈夫的話,黃雪娟臉上突然閃現出一絲微笑,那是充滿幸福的微笑,是自豪的微笑。
  帶著這種微笑,黃雪娟慢慢走到丈夫身前,從他手上把話筒拿下並扣上,接著她從自己的衣服內袋掏出一個小巧而精美的手機遞了過去。
  看著妻子遞過來的手機,顏國清愣住了,有點不明所以。
  黃雪娟淡淡地笑了一下,柔聲道:「既然決定了,那就打個電話給兒子吧。」
  小小的手機落在手裡,顏國清卻覺得它有千斤重,好不容易才撥出了兒子顏銘文的電話號碼。
  「喂!哪位?」
  當顏銘文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時,一直強作堅強的黃雪娟再也忍不住了,掩面跑回沙發低聲啜泣。
  「是我啦,兒子!」調整了好半天後,顏國清才好不容易蹦出一句話來。
  「喲,老爸呀!真難得呀!你兒子在外面半年多也沒見來過一通電話,這剛下火車就打來了,嘿嘿,想我了吧!」
  顏銘文爽朗的笑聲從話筒中傳出,但這話落在顏國清耳中卻別有一番滋味。
  半年前,顏國清因為擔心兒子出事,就找了個藉口,把顏銘文偷偷送到一個去陝西的考古隊中工作,而且還給顏銘文規定了三個不許。不許讓任何人知道顏銘文是他顏國清的兒子,不許私自回家或者打電話回家,不許聯絡顏家任何親戚,一切都要靠自己。
  千萬別小看這三個不許,在那窮鄉僻壤、鳥不拉屎的地方,一點點的優待是可以放大無數倍的。如果沒有人照顧,就憑顏銘文那自己找上門的大學生,待遇基本上和苦力沒什麼兩樣。
  「臭小子,你老爸忙著呢,哪有空想你。現在打電話給你是另外有任務,你先別回來了,去一趟明州,看一下清遠的妹妹,順道幫我們給清遠他爸上炷香。」顏國清盡量讓自己放鬆,他不能讓兒子聽出什麼破綻來。想著吃了半年多苦的兒子終於回來了,但自己卻又得把他親手推出去,顏國清再堅強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什麼?去明州?老爸,沒搞錯吧?我才剛下火車呀,要去至少也得休息兩天再去啊!何況明天不是爺爺八十大壽嗎?我專程坐了幾十個小時的火車趕回來的呀!」電話那頭的顏銘文幾乎是跳起腳來,半年多沒回家,結果一到家,老爸竟連門都不許他進。
  「少廢話,讓你去你就去。你爺爺前天去了朋友家,要我們把他的大壽推遲一個月再辦,所以你不用擔心。本來我和你媽媽這次正準備去給清遠他爸掃墓的,但清遠這次考上了大學,所以我們準備讓他過來玩,下午應該就到了。」
  「清遠清遠,就知道清遠,老爸,我才是你親兒子啊,清遠不就是和我長得像嘛,怎麼我覺得你收養了他以後,我就成了乾兒子呢!」
  「胡鬧!讓你去你就去,辦不成事別進這個家門。」顏國清拿出了父親的尊嚴,提高了音量。
  現在的他思緒根本就亂得一塌糊塗,早先準備的措詞在面對兒子時全都消失不見了,無奈之下,他只能用這種強硬的手段了。也許這會深深傷害到兒子的自尊,但是,事到如今,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果然,顏國清發怒後,電話那頭的顏銘文就沉默了。良久以後,他才低聲道:「嗯,知道了,我會去做的。爸……我……我想和老媽說幾句話。」
  顏國清扭頭看向沙發,發現妻子早已經哭得不成人樣,如果讓她來接電話,那一切都白費了。無奈之下,他只得重新咬咬牙,說道:「你媽媽去西南開個學術討論會,早上的飛機,走得又太匆忙了,連電話都沒帶,等我聯繫上了你媽,要她打電話給你。」
  「哦,知道了。老爸,沒什麼事了吧?沒事我掛電話了。」
  「等等……」聽著兒子那失落的聲音,顏國清再也忍不住了,但是當他想把一切都吐露出來時,卻發現自己無從說起,沉默了老半天後才憋出一句:「兒子,記住,爸爸和媽媽是愛你的。」
  「呵呵,老爸,啥時候變得這麼肉麻了?我記得你以前從來不看肥皂劇的啊!我知道你們對我這麼刻薄是為什麼啦,爺爺和我說過,顏家的子孫不能是酒囊飯袋。」
  老爸最後那滿含深情的話,讓顏銘文的心情瞬間好轉,和很多父母會原諒自己的孩子一樣,當子女的,很多時候也只需要父母的一句話。
  又和父親開了句玩笑後,顏銘文掛掉了手機,在結束通話的一剎那,他隱約聽見話筒中傳來一句女子的呼喊聲,喊的好像是「去潘家園找……」
  「潘家園?找什麼?」顏銘文呆立在原地,努力回想著剛才那女子的話。
  那個聲音很模糊,像是他老媽黃雪娟的聲音,只是顏銘文無法肯定,因為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嘶啞了,和老媽那清脆悅耳的聲音完全兩樣。
  想了半天,顏銘文也想不出個頭緒來,無奈之下,他只有按照剛才的號碼重新撥回去,結果,對方已經關機。
  收好電話,顏銘文重新背上他的大背包,隨著人流走出站口,拐了個彎後,又進入了售票大廳。
 
 
  嘟——
  隨著汽笛的長鳴,北京往明州的特八十七次列車,徐徐進入了明州火車站。片刻過後,顏銘文隨著人流搖搖晃晃的向站外走去。
  火車到站的時候,明州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連續幾十個小時的火車,讓顏銘文差點崩潰。一出站,他隨便鑽進輛計程車,對司機扔了兩個字「旅館」,就一頭躺下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顏銘文的思緒才慢慢回到他的腦子中,在經過和眼皮的艱苦奮鬥後,顏銘文終於睜開了雙眼。
  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顏銘文發現自己正趴在一張紅色地毯上,看周圍的佈置,應該是在旅館了。
  「哎,沒想到我還活著。」一回過神來,顏銘文忍不住大聲感慨。
  還沒等顏銘文享受完「活著真好」的感覺,肚子中一陣如雷般的響聲重新把顏銘文帶到現實中。
  「怎麼這麼餓?我在火車上不是吃了東西嗎?」顏銘文一邊嘟囔著一邊挽起袖子,當他看見手錶上顯示的時間後,再次驚訝地叫了起來:「天啊!七月二十四號晚上八點半到站,現在竟然都七月二十五號晚上六點多了,難不成我被豬仙附體了?」
  叫歸叫,該做的還是要做。從地上爬起來後,顏銘文把大背包往床上一扔,鑽進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換上新衣服後,顏銘文從大背包裡拿出個紅色的小背包,提在手上就離開了客房。
  小背包是顏銘文用來存放他的貴重物品的,比如筆記型電腦、數位相機、MP4、行動硬碟等東西。出於習慣,用不著這些東西的時候,顏銘文都會把它們寄存在旅館櫃檯裡,畢竟出門在外,意外的事情是能免則免。
  走到旅館櫃檯,顏銘文突然發現偌大的旅館櫃檯竟然沒有一個人。
  「服務生!」無奈之下,顏銘文只得扯起嗓子自己叫喚了。
  沒人理他。
  「服務生!」加大音量。
  老樣子。
  「服務生!」幾乎是用吼的了。
  四周依然靜悄悄。
  這下可把顏銘文鬱悶壞了,去過那麼多旅館,他還從沒看見有哪個旅館櫃檯會沒有人的,何況這家旅館牆壁上還掛著三顆星星呢,怎麼說應該也比旅社好點吧?
  在等了半天依然沒有人出現的情況下,顏銘文憋足了勁,對著櫃檯裡吆喝:「警察查房!」
  也許是顏銘文這四個字的力道強勁,或者是旅館對「警察」兩個字的先天過敏,顏銘文那個「房」字還在吊音呢,一個十八、九歲,模樣清秀,穿著深黑色制服,手端飯碗的女孩,慌慌張張的從櫃檯門裡跑了出來,含糊不清地叫著:「警察來了,警察來了!快叫經理!」
  女孩可能正在吃飯,一張小嘴塞得滿滿的,嘴唇邊還沾著兩顆飯粒,配合著她慌張的模樣以及那張紅彤彤的小臉,樣子相當搞笑。
  顏銘文本來吆喝完就想裝路人甲離開的,但是女孩的模樣實在太逗人了,讓他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女孩跑到櫃檯後,立刻瞪起她那雙大眼睛來回在大廳裡轉,在認真徹底的掃視了幾遍後,女孩終於確定,整個大廳除了站在櫃檯前「賊笑」的那個二十多歲的男孩外,再沒有別人了。
  在明白自己被眼前的男孩戲弄後,女孩面容一沉,那雙大眼睛直直地盯著顏銘文。
  顏銘文本想繼續和女孩開開玩笑,但是女孩那雙大眼睛盯著他的時候,讓他罕見的生出了一種罪惡感,好像自己欺負了一個純潔善良的小妹妹一樣。
  迫於無奈,顏銘文唯有訕訕的收起笑容,想給女孩道個歉,但是當他發現女孩肩膀上掛著的耳機時,道歉的話自動被過濾了,他的面容也變成了冷冷的模樣,「我是八○九的房客,想寄存點貴重物品在你們這兒。」
  說話的時候,顏銘文將背包打開,把裡面的東西一樣樣擺在櫃檯上。
  女孩掃了一眼櫃檯上的東西,突然抬起頭,大聲說道:「不存!」
  這兩個字讓顏銘文愣在原地,好半天沒反應過來。
  看著顏銘文發呆的模樣,女孩那陰沉的臉綻放出燦爛而得意的笑容,細小的嘴唇微微向上翹起,似乎打敗了一個邪惡的敵人。
  顏銘文很想發火,但是憤怒的火焰幾乎是剛剛升起就被熄滅了,女孩現在的模樣非常像和顏銘文從小玩到大的林紋青。
  每當林紋青成功的欺負完顏銘文後,都會不由自主的露出女孩現在這種笑容,那是一種毫無心機的笑,是一種小孩子在贏得勝利後的笑。
  沉默片刻後,顏銘文慢慢地收起櫃檯上的東西,拎著背包,頭也不回地向旅館前門走去。在離開旅館的瞬間,他聽到了女孩焦急的呼喊聲。
  
 
  坐在餐館的飯桌前,顏銘文打開錢包,取出存放在裡面的照片。
  照片上,一個穿著一套粉色公主裙的女孩,正噘著嘴唇,得意的望著她身邊的男孩,而那個男孩則苦笑著用手撓著自己的腦袋。
  女孩兒的模樣相當漂亮,配合著她得意的笑容,幾乎可以用「調皮的天使」來形容了。
  「蚊子,老外也像我這樣好欺負嗎?」看著照片,顏銘文默默地念了一句。
  填飽肚子後,顏銘文背著背包走出餐館,轉身進了一家網咖。
  網咖的環境還算不錯,右邊的角落上還有假山和噴泉,看得出這裡的老闆是個懂得享受的人。
  現在估計網蟲們都在吃飯,所以網咖裡並沒有多少人,顏銘文也省了開包廂的想法,隨便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坐下。
  打開瀏覽器,顏銘文熟練的輸入一個私人收藏網站地址,迫不及待的鑽了進去。幾天沒上,說不定誰又得到啥好寶貝了呢。
  不過,顏銘文剛把目光落在版面上時就愣住了。
  「震驚!文物界泰斗顏新華一家二十四口全部死亡!」
  「文物界和收藏界的悲哀!」
  「沉痛悼念顏老及其一家!」
  ……
  以往交流收藏心得的論壇整個變了樣,一個個刺目的標題充斥著整個論壇,而這些標題在顏銘文看來,幾乎和鮮血一樣紅。
  傻傻地坐在電腦面前半個多小時後,顏銘文雙手顫抖地移動滑鼠,點開了其中一個回復最多的帖子。
  發帖的人是「八卦猴」,是這個圈子裡報導八卦消息的一個傢伙,帖子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一段話:七月二十四日晚上八點多鐘左右,北京西城區望月樓發生劇烈爆炸,正在給顏新華老人祝賀八十大壽的國內著名文物鑑定專家顏國清,以及顏家直系親屬二十四人全部死於非難。同時死亡的還有酒樓七個工作人員,以及其他四個在酒樓吃飯的顧客,受傷人數達到七十六人。
  看到這裡,顏銘文那一直懸著的心稍微有點放下,畢竟這麼大的事,他這個顏家的人不可能沒接到消息。這個帖子應該是「八卦猴」這傢伙在惡作劇。
  不過,當顏銘文滑動滑鼠看到下面那幾張照片時,腦袋轟地一下炸開了。
  照片比較模糊,大概是用手機倉促拍下的,照的是消防員從酒樓將死者搶救出來,那炸得血肉模糊的身體。
  在外人看來,基本上辨認不出什麼,但是落在顏銘文眼裡卻足夠說明一切了,因為其中一張中的兩具屍體,正是他父親顏國清和母親黃雪娟。
  極度震驚中,顏銘文以最快的速度掏出手機,想要打電話回去問個清楚,誰知道打開電話一看,卻發現手機不知何時已經沒電了。
  「冷靜,一定要冷靜,這肯定是幻覺,肯定是別人的惡作劇。」顏銘文拚命提醒自己,無數種藉口塞滿了他的腦子。
  抱著這個念頭,顏銘文繼續滑動滑鼠,他希望在帖子下面的回覆中,會出現幾個反駁的人。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1978年出生,從2004年開始於網路創作,擁有無數擁護者,<國寶>網路瀏覽量已經達數百萬人次,更被譽為文物收藏類小說的開山鼻祖。
  • 頁數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