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禁書3 - 萬劫(完)
    作       者 若花燃燃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毒小說-008
    書       號 615008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08/01/28
    售       價
    280元
    促  銷  價 199元
    購買數量

禁書一二集引發讀者熱烈討論 
各大書店銷售量直線攀升 
因應讀者要求 
最終曲搶先在台上市


禁書最終曲 
所有的謎題即將解開…… 
但,真的就解開了嗎?


熱愛曼西文化,而且堅信自己的身世跟曼西族有關的方離,
跟隨南浦大學的考察團深入雲山區,去尋找湮沒的民族--曼西族,
卻連同所有考察團成員一起失蹤,隨後雲地方的駐軍派出的救援隊,
也只有五個人生還,而且這五個人不是身負重傷,就是精神失常。
就連方離的青梅竹馬,身為刑事大隊隊長的徐海城,
也因參與了救援行動而遭受重創,雖僥倖撿回一條命,卻產生了心理的障礙……
傳言說,考察團跟救援隊遭遇了吸血殭屍,沒有回來的人全部變成了殭屍;
有人說雲山區有條大蟒蛇,所有人都葬身蛇腹;
也有人說考察團的隊員們都失去了腦袋,腦袋被製成標本,
永遠存在一個叫萬頭窟的山洞……
一切的神祕事件似乎都繞著雲山區,
但,就在這時,詭異離奇的事件,卻已悄悄潛入雲市中……
在雲市中接二連三有人意外死亡,身為刑事大隊隊長的徐海城接手調查,
發現所有狀況都是沒有外人入侵,死者脖子上卻莫名出現一圈牙印,
經過法醫鑑定,所有人都是活生生被嚇死的……
究竟是什麼,可以讓人驚愕成這般?
唯一的線索,是一位死者生前看見窗外一閃而逝的一張鬼臉--
一張牙齒佔滿了半張臉,長滿了鱗片,閃著幽幽光芒的鬼臉……

楔子
 
  有些事情,高層是不願意大肆宣揚,以免引起民間輿論譁然,比如說南浦大學考察團進入山區失蹤,隨後雲地方駐軍派出的救援隊也只有五人生還,且這五個人不是身負重傷,便是精神失常。
  但,有些事情也是注定會引得民間輿論譁然的,比如說南浦大學考察團以及救援隊在雲山區發生的一連串事情。雖然新聞媒體沒有報導過此事,但是南浦大學人文學院在國內外都是有點知名度的,南浦大學考察團進入雲深山尋找湮沒曼西族,也是學院裡一件大事,所以考察團七個成員從此沒有返回學校,如何能隱瞞得了學生們的雙眼呢?
  高層越是對此事諱莫如深,下面越是對此事諸多猜測。
  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不漏風的牆,所以人文學院的學生們還是迂迴地知道了模糊的結果:南浦考察團在雲山區全軍覆沒,救援隊死亡過半,活著的人猶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向廣島投原子彈的那幾個美國大兵,或閉口不提、或自殺、或精神錯亂。
  在網路高度發達的今天,南浦大學考察團的事情很快地宣揚開了,迅速地成為全國性的話題,越傳越詭異,越傳越離譜,越傳越邪門。不說街頭巷尾的議論版本,光是網路上就有十幾個版本。
  有人聲稱考察團與救援隊遭遇了吸血僵屍,全部變成了僵屍;有人說雲山區是電影(神出鬼沒)的真實演繹,所有的人都葬身蛇腹;也有人說考察團的隊員們都失去了腦袋,腦袋被製成標本,永遠地保存在一個叫萬頭窟的山洞……
  真相究竟如何,無人能知。
 
第一章 成劫之一

  無數個黑夜我沉淪夢境,夢中我變成一隻蝙蝠,撲向一張張驚慌的臉……而後我大汗淋漓地醒來,看著窗外的冰冷月色,慢慢平靜呼吸,找回自己的意識。我不是蝙蝠,我是警察徐海城。
  
  幽暗的隧道,兩盞昏黃的燈徐徐而來,冷颼颼的風伴隨著地鐵的推進撲了過來,吹得站台上的徐海城微微瞇起眼睛,額角的頭髮也根根直立,露出一個圓形的疤痕。
  疤痕還很新,灰白色,與他本來黝黑的肌膚呈鮮明的對比。
  這個疤痕是半年前在雲群山尋找南浦大學考察團時留下的,當然,那一次追索真相之行,帶給他的遠遠不只是這個。在他的身上還有三個彈孔,而他的心也開一個窟窿,也許一生都沒有辦法修補。
  地鐵停穩,車廂裡的人往外湧,站台上的人往裡湧,都是行色匆匆。時值秋末冬初,大部人都穿著深色的衣服,摩肩接踵間,臉容黯淡,表情木然,極似電影裡的某些陰冷鏡頭。
  忽然,身後傳來一陣騷動,徐海城回頭一看,只見扶梯上連滾帶爬下來一人,手裡緊緊地抱著一個東西。他滾到地面,一時爬不起來,先轉過腦袋看著後面,滿臉驚惶之色。
  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只見樓梯口奔下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孩,一身俐落的打扮,紮著馬尾辮,動作矯健。她一邊腳步加快,一邊大喊:「站住。」
  眾人很是驚詫,反而加快腳步往車廂裡擠,生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徐海城被人流半推進車廂,眼睛卻還定格在樓梯口。
  他認得這個女孩,叫潘小璐,是同一警校的師妹,半年前調到市局刑偵大隊,是他的下屬。他傷重住院這段時間,她曾隨其他同事來看過他。
  滾到地上那人連滾帶爬地往車廂裡趕,終於在車門關閉之前衝進了車廂。而潘小璐硬是被擋在外面,她惱怒地拍打著車門,無計可施中,眼睛掃到徐海城,忽的一亮,直直地盯著他。
  徐海城朝她微微點頭,她會意,眼睛更亮。
  地鐵啟動了,鐵軌摩擦發出嘶嘶的聲響。潘小璐的身影被拋在後面。
  車廂內,徐海城不動聲色地打量著那個人,他站在車廂的另一扇門那裡,背抵車門,扭頭看著窗外,直到潘小璐的身影消失不見,才長呼一口氣。
  他看起來很年輕,大概也就二十三、四歲,身材瘦小,頭髮微長遮住整個額頭,眼睛藏在頭髮下,轉動時露出一種小心翼翼的警惕神色。看清楚他的長相,徐海城有點吃驚,這個人他認得,叫許三,是個慣竊,與徐海城還頗有點淵源。
  許三自然姓許,因為是個慣偷,俗稱三隻手,於是大家就叫他許三,真名反而被人遺忘了。他父母早亡,與奶奶相依為命長大,奶奶極為寵愛他,卻養成他好吃懶做的習性。初中時候,奶奶過世,他輟學,自此跟著一群地痞小流氓混,漸漸地走上小偷小摸的道路。
  許三是南浦市郊區桐園人,徐海城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桐園派出所做基層刑警。
  有一次,徐海城在許三偷竊時候逮住他,看他年幼,只是訓誡了幾句,就放了他。知道他的家境,還特別託人安排一份餐館服務生的工作給他。
  許三也曾安分過一陣子。但是他畢竟玩慣了,餐館的工作又累,沒多久,他就嬌氣地不辭而別,跑到市區裡當小偷。
  後來徐海城調到城南分局做基層刑警,在一次查訪工作時,又將他逮住。
  此刻的許三已徹底變成慣竊,徐海城的問話他都嬉皮笑臉以待,不復第一次的面紅耳赤。
  那陣子徐海城經常在街頭看到他東張西望,總忍不住過去教訓幾句,許三不惱也不躲,總是笑嘻嘻地說,徐警官,我知道了。
  他雖說知道了,卻已經無心也無力改過。
  徐海城也只好隨他去了,只是每當看到他時,總忍不住想起當年他兩眼怯怯、滿臉通紅的模樣,心裡也就存著一份憐惜。還好許三膽小子,從來都是小偷小摸,到現也只是拘留過幾次。
  不知道這次因為什麼被潘小璐緊追不捨?
  多半是跟他手裡的木盒有關吧,徐海城心裡猜測著。
  這個木盒呈長方體,高度與長度相仿,大約為十二吋,寬度大約十吋,邊角雕著細碎的花紋。盒子所用木材色澤深濃,紋理細膩,透出盎然古意。徐海城雖然不懂木材,也不識古董,但這木盒一看就知道品質非比尋常。
  許三的家底他是瞭解的,出身貧寒,平時也是以小偷小摸為生,手無餘錢,這木盒如何看也與他格格不入。
  或許是剛才那幕追捕給乘客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儘管車廂裡人不少,許三身邊卻空出一圈,有些乘客還刻意擠過人群以便遠離。
  許三顯然意識到周邊的騷動是因為自己,面色陰沉地低下頭,額前的頭髮自然滑落遮住眼睛,乍看好像是他心虛了。
  但徐海城清楚,他這個人臉皮早修煉成城牆,這種故作姿態不過是為了消除他人的戒心,而他的目光正穿過頭髮的縫隙,密切留意著周邊的動靜,稍有風吹草動就會逃之夭夭。
  地鐵咯滋咯滋地前進,車廂裡顯得份外安靜。
  徐海城豎起衣領遮住大半個臉,背對著許三,透過玻璃窗的影子監視著他。
  許三是認得他的,所以要在不讓他察覺的情況下靠近,才能一下子抓住他。否則以他的滑溜,徐海城也沒有十足把握能逮住他。
  果然,當徐海城連移幾步,許三的目光立刻鎖住他的背影。
  徐海城從玻璃窗的折射裡看到這一幕,佯作不知,又移了一步,然後才停下,低著頭不讓玻璃窗映出自己的臉。
  許三看不到他的臉容,但以一個慣竊的本能嗅到危險的氣息,毫不猶豫地朝另一節車廂擠去。
  他猝然而動,等徐海城反應過來,兩人已隔著一段距離。眼看地鐵正在進站減速,徐海城顧不得會驚擾其他乘客,大喊一聲:「站住。」
  這一聲猶如催命號角,許三走的更快,手裡緊緊抱著木盒,貓著身子鑽進人群,滑如泥鰍。
  徐海城緊追不捨,可是他身材高大,不可能如許三這般鑽來鑽去,眼看著距離反而更遠,心裡十分著急。
  幸好乘客從剛開始的驚愕裡回過神來,一看徐海城與許三的打扮氣質,心裡就了計較,紛紛讓出道來,讓徐海城通過。
  至於許三,雖然沒有人明目張膽擋著他的路,但是打橫裡卻伸出不少腳使絆,倏忽伸出,倏忽縮回。許三被絆個正著,一個趄趔,搖搖晃晃眼看就要摔倒。這麼一遲滯,徐海城追了上來,一腳踢在他膝蓋。
  許三再也站不穩,撲通一聲跪下,不忘回頭惡狠狠地瞪一眼,等看清楚是徐海城,兇惡之色頓時蕩然無存。
  地鐵正好停穩,徐海城一把揪住許三的領子扯著他走出車廂,許三十分配合,不掙扎不叫嚷,反而勾著徐海城的肩膀,乍看之下,還以為兩人感情好的勾肩搭背。
  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騷動,兩人找個僻靜的角落站著。
  許三也不是初次與徐海城打交道,所以臉上也沒有多少驚慌,反而嬉皮笑臉地說:「徐大隊長,好久沒見了,聽說你高升了?」
  徐海城不理他的搭訕,看著他手裡的盒子問:「這個盒子是哪裡來的?」
  「徐大隊長,這還用得著問嗎?」
  「大半年不見,你還是一點都沒長進。」徐海城其實對他也沒有多少反感,話語反而有種怒其不爭的味道。
  許三嘻嘻笑著,說:「那要徐隊長你提拔一二。」
  徐海城無奈地搖頭,知道他絲毫不以為恥,在犯罪這條道上他已泥足深陷,將來也只會越滑越深。「盒子裡是什麼東西?」
  「還沒來得及打開呢!要不現在打開看看。」許三說罷,佯勢去掀開盒子。
  徐海城知道他是說笑,只是瞪他一眼。「你都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還偷?」
  「徐隊長,要說看東西的眼光,你可真不如我呀,光這個盒子也值不少錢呢。」
  「從哪裡偷來的?」
  許三劈里啪拉地說:「剛才在火車站,看到一對很土的父女,那老頭懷裡抱著這個盒子,很緊張的樣子,所以我就趁他上廁所時,拿過來看看裡面有啥東西。我只是好奇,看完就會還回去的,真的……」怕徐海城不信,他說得信誓旦旦。
  徐海城見多這種睜眼說瞎話的人,鼻子輕哼一聲,表示不信。
  許三也不以為意,繼續說:「誰知道碰到了個熱心的女警察,真倒楣。」
  「盒子裡要是個貴重東西,你就完蛋了。」
  許三露出愁苦之色,說:「徐大隊長,我們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要不給個面子,這盒子給你,你放我一馬吧,許三一定記著你的大恩大德。」
  徐海城微哂:「你跟我討價還價?」
  許三黯然片刻,忽然去揭盒蓋。
  徐海城低喝一聲:「你幹嘛?」邊說邊伸手阻止。
  許三後退一步,避開他的手,說:「看一下是什麼東西,死也要死個明白。」說話間,不知道手觸及那裡,聽到一聲機括彈動的輕響,盒蓋啟開一縫。
  許三低頭一看,渾身一震,手再也拿不穩盒子。
  徐海城連忙伸手,穩穩地接住盒子,又聽機括響動,盒蓋閉合了。看到許三呆若木雞,心裡一動:「盒子裡裝著什麼?」
  「盒子裡,盒子裡……」許三還沒有從震驚裡回過神來,呆板地重複著。
  徐海城皺眉,低喝一聲:「到底是什麼?」
  許三終於回過神來了,呆板的神色被難以置信代替,說:「盒子裡是……不可能,怎麼可能……一定是我看錯了,一定是我看錯了……」
  徐海城聽他嘮叨個沒完,就是不說盒子裡裝著什麼。猜測一番,盒子裝的東西肯定是匪夷所思的,否則也不會讓許三這個見多識廣的慣竊震驚成這個樣子。
  不知不覺中,好奇心像雜草般地瘋長,他端詳著手中的木盒。
  近看更能看出盒子的精致,盒蓋與盒體契合十分完美,如不細看,還以為是木質的細紋。他試著用三分力揭盒蓋,紋絲不動,再加大力度,依然不動。
  想到剛才聽到的機括聲響,看來這個盒子另有開關控制開合。盒子唯一比較有特色的就是周邊的細碎花紋,不知道開關是否藏在此中。
  徐海城正打算順著花紋摸索尋找開關,忽然聽到身邊的許三猶有餘悸地說:「是眼睛,活的。」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性格既有風的灑脫也有水的柔媚,從小說中不難窺得一二,大氣恢宏與詭異陰鬱相得益彰。自2005年涉足懸疑恐怖小說領域,《詭念》、《禁書》一系列小說,憑出人意表的情節架構、迷離詭異的氣氛,以及婉轉如意的文筆,在讀者中引起強烈迴響。其中,《禁書》的影視版權已售予唐德國際傳媒,即將搬上螢幕。
  • 頁數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