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鬼魂就在你身邊1-緝魂法師
    作       者 韋琦
    畫       者 黃聖文
    系  列  名 黑色禁區-005
    書       號 618005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08/09/09
    售       價
    280元
    促  銷  價 199元
    購買數量

一間簡陋的旅館,一個男人死於104號房的廁所裡。
死者被火燒成一團灰燼,唯獨右手掌灼傷,卻依然完好如初,
案發現場的可燃物品,卻沒有一件因為這場縱火而燒毀。
厲紅秉持著身為法醫的專業,
她知道,這場縱火的兇手,其實就是死者本身,
這不是一場單純的自殺事件。
 她看見了,案發現場的不明油狀物;
她看見了,頭上被熏黑的天花板;
她看見了,鏡子裡那雙眼布滿血絲的自己。
但是,她卻看不見,身後到底是誰?
空無一人的104號房,傳來一陣女人的笑聲……

  鄭之浩走之後,房間裏就只剩下了厲紅一人。她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啃著饅頭走到窗戶前向外張望。她來到這裏已經兩天了,但是還沒有走出旅館一步。看著樓下喝著啤酒侃著大山的遊客們,厲紅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事情變成了這樣,讓她始料不及,現在她想走都走不了了。
  平常這個時間,她應該已經在食堂吃完了飯,如果有工作就會呆在實驗室,如果沒有工作的話,她就會回到自己的單身宿舍,看資料、聽音樂、睡覺。
  她不愛看電視,更不愛看電視劇,她總是覺得有太多的工作要做,還有太多的資料要看——就在厲紅來這裏之前,她手頭正有一個案子要結,受害者的身份已經確定,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太太,兇手也已經抓到,她回去之後只要在結案報告上簽字就完事了。
  不過不知道她的那幫學生怎樣了,兩天不見,還挺想他們。
  噎著了。厲紅到處找水。唉,趕緊把這裏的事情了結了吧,省得在這裏連水都找不到。
 
  天黑了。
  厲紅拉上了窗簾,打開了電視。她頭看見了牆上的裝飾畫,住了這久現在才注意到這幅畫。畫上是一個身材很好的女人,坐在河邊垂下長髮擺著洗頭的姿態。她也不懂畫,只是覺得這畫面應該是在哪里見過,可能是同一批印刷品,因廉價,旅館裏也挂上了一幅。
  她突然發現自己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才會讓自己不能集中心思去想問題。這種感覺就象上初中的時候期末考試結束,在家裏等待成績一樣讓人難熬。與不知道考試結果好壞一樣,厲紅現在也不知道今後還會發生什事。能查出女巫嗎?女巫會找上自己嗎?印記能消除嗎?
  電視的頻道全部換了一遍也沒有找到好看的節目,儘是些歌舞升平的晚會。她把遙控器扔到一邊,實在不知道該幹什。她現在有種想跑到外面的衝動,把憋在心裏的悶氣全部都出去,還想去看看大海,聽聽大海的波濤聲。
  算了吧!老實待著吧!
 
  厲紅知道自己正在做噩夢。她走在一片並不算濃密的樹林裏,地上佈滿了枯黃的落葉,踩在上面軟軟的,還有點打滑——應該是剛下過雨。她向四周望瞭望,不過卻看不清周圍的景況,滿眼都是纏繞的樹枝和淩亂的樹葉,即使透過縫隙也什都看不見。她一邊納悶自己怎來到了這裏,一邊撥開樹枝樹葉找路前行。
  不遠處的樹葉上挂著一片瑩紅的血,還在不停晃動,就好像有人剛剛從這裏走過。也許有人受傷了,她想,血液還很新鮮,受傷的人走得很匆忙,根本就沒有顧得上自己受了很重的傷,血液都是噴射狀滴濺。
  她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希望趕上那個受傷的人並幫助他。如果這樣流血的話,傷者很快就會沒命。她穿過了那片樹叢。
  眼前豁然開朗,原來樹叢後就是一片不小的空地。厲紅看見一個黑影正彎著身子喘氣,好像趕了很遠的路,气喘吁吁的樣子。在黑影的面前,擺放著一具血淋淋的屍體,一把斧子正砍在脖頸處,傷口中正汩汩地流著血。
  厲紅沒想到會突然見到這個場面,被嚇得一哆嗦。她趕緊蹲了下來,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會發出聲音讓黑影有所察覺。不過那個黑影似乎並沒有發現她,只是慢慢蹲了下來。那傢夥先是檢查了一下那具死屍,然後又向四周望瞭望,好像是在看周圍有沒有人。厲紅想轉身就跑,但是身體並不聽話,她呆呆地蹲在那裏。
  黑影並沒有發現她。在確認了四周沒人之後,他將死屍拖到了一邊,然後從地上的一個小包裏取出了一把鏟子,挖起坑來。看樣子他是想把屍體埋起來。
  厲紅完全看不見黑影的面容,就如同那天夜裏在床頭看見李麗的黑影,完全就是剪影的模樣。她試探性地沖黑影擺了擺手,並慢慢向他走去。
  黑影正努力地挖著坑,不時還停下擦汗,並查看四周。看樣子他很緊張,想抓緊時間把屍體掩埋。然而他始終沒有察覺到正在向他走近的厲紅。
  這是怎回事?厲紅滿腦子裏都是問號,在夢裏目睹了一起案件?兇手就是這個黑影嗎?死者又是誰呢?
  她已經走近了黑影,而且離死屍也越來越近。她慢慢彎下身子,想正面看看黑影的面容,但顯然是徒勞的。她只好去看那具屍體。
  死者是女性,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衣,不過睡衣已經被人撕開,而且佈滿褶皺。屍體在睡衣內並沒有穿著內衣,而內褲則被褪至膝蓋以下。很明顯,死者生前可能被人強暴,並發生了激烈的搏鬥,最終被殺害。
  厲紅忍住了內心的激動,繼續查看死屍。
  死者有著長長的頭髮,而且披散開來,擋住了她的面容,這讓厲紅心裏咯一下——因這實在太像她在104感受到的那個鬼魂了。不過厲紅也並沒有真正見過那鬼魂的面容,因此她想查看一下這死者到底是誰。
  厲紅非常緊張,覺得心跳得很快,整個身體似乎都隨著心跳而抖動。她覺得自己並不是在夢中,這一切就如同發生在現實裏一樣。她伸出了手,要去挑開擋在死者面前的長髮,但是又怕驚醒了這個已經死去的、渾身血污的女人。她又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看那個黑影。黑影仍然自顧自地忙活著,完全沒有發現厲紅的存在。
  厲紅的手離死屍的頭越來越近了……
  她慢慢伸出了食指,靠近了那張被長髮遮擋的臉……
  頭髮終於被挑開,一張發青的臉出現在眼前。這是一張厲紅並不認識的面容,由於死前還在掙扎,死者的臉上依然保持著痛苦的表情,她的嘴大張著,並且因下頜斷裂而生錯位,下巴歪在一邊,露出缺了幾顆牙齒的口腔,口腔內還有一些枯枝敗葉。死者的眼睛沒有閉上,睜得大大的,雙眼無神地盯著遠處。整張臉上佈滿了擦傷,應該是被人臉部著地拖行了一段距離。
  就在厲紅準備繼續查看屍體脖頸處的傷口時,她突然覺得那死人的眼珠好像動了一下。厲紅將目光從傷口轉向了死者的臉,還沒等她回過神,赫然發現那死人的雙眼正緊緊地盯著她……
  厲紅「啊」地一聲驚醒了。
  果然是一個夢。厲紅睜開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她大口地喘著氣,掙扎著想從床上坐起來,但是全身就像是虛脫了一樣,手臂根本無力支撐。她又躺了下來,伸出一隻手去摸索床頭櫃上臺燈的開關,不過摸了半天都沒有找對地方。厲紅疲憊地垂下了胳膊,放棄努力。
  現在她依然清晰地記得夢中慘死女人的那雙眼睛,充滿了幽怨的神情,死死地盯著她,再加上那張完全失去生氣的、恐怖的臉,讓厲紅不寒而慄。她甩了甩頭,躺在黑暗中,慢慢調整自己的呼吸,鎮定自己。很快,她覺得自己有力氣了,從床上坐了起來。她伸手去開燈,但是啪嗒啪嗒扭動了幾次開關,燈都沒有亮。厲紅這才想起自己睡覺的時候並沒有關燈,而且電視機也是開著的,這樣才讓她安心地睡著。可是現在,大概房間裏的電路出了問題,所有電器都停止了工作,連空調也不再發出嗡嗡地響聲了。屋裏顯得比較悶熱。
  房間很黑,這讓厲紅本能地覺得自己很不安全。她在枕頭下摸索到手機,然後看了一眼時間:夜裏1點43分。借助手機螢幕的光,她又照了照周圍,一切和她睡前一樣。
  她漸漸安下心來,又整理了一下枕頭,好讓自己能夠舒服地靠在上面。厲紅覺得自己很有精神,一點點困倦的感覺都沒有,於是就這樣大睜著眼睛坐在黑暗中。
  夢裏的景象再次回到她的腦海裏,樹叢、血、黑影、屍體,夢裏發生的事情現在就如同在她眼前一樣清晰,甚至包括每一個細節。
  這個夢是真實發生的事嗎?到底是以前發生的事,還是今後要發生的事呢?那片叢林她從來都沒有去過,根本不清楚是在何地。黑影是什人?從動作來看,他是一個男人,是不是他殺了那個女人?什他看不見我?死者又是誰?為什會那象104的鬼魂?難道死者就是女巫?
  突然,右肩傳來針紮一樣的刺痛,讓厲紅差點叫了起來。她連忙用手去捂疼痛處,以為是被床上的什東西紮到了。然而右臂好好的,即使用手捂著那裏,還是一樣地疼。她拿出手機,打開螢幕去照右臂。讓她吃驚的是,疼痛處正是下午發現的印記,現在整個印記像是活了一樣,伴隨著刺痛正在蠕動擴大。疼痛是如此劇烈,就象有人正拿刀在割她的肉。這使厲紅出了一身的汗,而且輕聲地哼了一下。
  就在她覺得自己快堅持不住的時候,疼痛慢慢消失了,而原先不大的一塊印記,現在已經擴大了不少,已經有一個手掌那大了。印記的外形也看不出特別,只是隨意形成的樣子。厲紅又趕緊看了看其他幾處的印記,還好,剩下的三塊並沒有變化。也許這就是鄭之浩說的它會慢慢擴大,最終遍佈全身吧。不過照這個速度,那根本到不了一年,可能一個月它就會爬滿全身。難道是他騙我?!
  厲紅的腦子開始飛速地運轉,仔細推敲鄭之浩告訴她的每一句話,然而想來想去她也弄不清楚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因在她看來,這一切都像是夢,都像是假的。
  太可惡了!我要問問這到底是怎回事。
  她拿起手機,決定這個時候就給他打電話——如果印記真的要命,那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現在吵醒他也沒有什。更何況,那疼痛真的很劇烈,誰知道以後會不會比這更嚴重,也許不等被詛咒死,就會被疼死了。
  電話已經接通,但是卻沒有人接,直到最後被告知:「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厲紅覺得要被氣死了,難道這傢夥睡得這死?
  剛扔開手機,厲紅就聽到從走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就像是完全印在了她的腦子裏,所以即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輕微的回響,也讓她覺得全身的毛髮都豎了起來。這聲音正是昨天晚上那步鞋的聲音!嘩啦嘩啦!
  厲紅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她根本來不及穿鞋,立即跑向門口。她仔細地檢查房門鎖好了沒有,然後又輕手輕腳地搬了把椅子堵在門後。看樣子不用很大的力氣是無法把門推開了,即使有人踹門她也能抵擋一陣。這時她才覺得稍微放心一些,把耳朵貼近大門,去聽門外的響動。
  嘩啦嘩啦!腳步聲由遠及近,鞋底劃在走廊上,帶著回聲,發出很大的聲響。在厲紅聽來似乎更像是劃在她的心上。她覺得自己的腎上腺素分泌加快,讓她的心臟急速地跳動,耳膜也嗡嗡地震動,整個人緊張害怕得全身發抖。
  嘩啦嘩啦!聲音更近了,也和昨天移動的速度一樣快,過不了幾秒這聲音就會來到接近走廊盡頭的厲紅的房間門前。這絕不可能是幻覺,厲紅甚至都能從這聲音判斷出走路的人有一條腿似乎受了傷,步伐移動得要慢一些。難道別人都聽不見這個聲音嗎?她想,樓層服務生呢?這聲音在寂靜的走廊裏回響,睡覺很輕的客人還是能夠被驚醒的。難道這會象印記似的只有我一人能聽見和看見?
  聲音更近了。厲紅不再靠近大門,她慢慢地向後退,並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雙腿是那的軟,還在不停地顫抖,讓她都快站不住了。堅強點!她給自己打氣,如果要是逃命的話,腿軟了可怎跑呢!她努力地想讓大腿使出力氣,但是依然無法制止顫抖。
  終於,腳步聲來到了她的門前。
  厲紅屏住了呼吸,一動不動,儘量讓自己不發出一點聲音,好讓門口的東西以為她在睡覺。她的眼睛來回地盯著門把手和地上的門縫,生怕發生一點意外。門縫再次被照亮,厲紅相信如果此時自己趴下來,從門縫裏還是會看見那雙布鞋的。
  門口的聲音消失了,沒有了動靜,厲紅也在那裏等待著。她不知道在等什,如果要是現在就逃走,除了跳窗之外沒有別的路可逃;如果門口已經被鄭之浩象昨天一樣貼了避邪符的話,那門口這傢夥應該是進不來——昨天就是這樣。
  「哢……噠……」房門輕輕地響了一聲。
  雖然只是很輕的響動,但是在厲紅聽來卻如同霹靂,這聲音表明門鎖已經被打開!可她剛才確實檢查了鎖,已經完全地鎖好了,難道門鎖對外面的鬼不起任何作用嗎?
  鬼!!
  厲紅全身的皮膚都緊繃了起來,一股她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惡寒從腳下升起,一路躥到了腦門,冷汗像是決堤的洪水傾瀉而出,打濕了她身上的睡衣。她不再看門縫,而是緊緊地盯著門把手。她不能確定剛才把手是不是動了,也許是自己因為緊張生了錯覺。
  她再次慢慢後退,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孤單。她想大叫救命,可是嘴唇乾裂,嗓子更像是要冒出煙來,根本發不出聲音。
  「哢……噠……」房門又輕輕地響了一聲,而且這一次,厲紅清楚地看見門把手向下動了動,門也被稍微推開了一些,有光亮從剛打開的門縫裏照了進來。門外確實有東西正試圖打開房門。
  厲紅覺得頭髮都炸了起來,她瘋狂地沖到門前,借著沖勁「砰」地一聲把門又緊緊地關閉。門後的椅子重重地磕到了她的腿上,讓她疼得嘴都咧了起來。
  不能這坐以待斃!腿上的疼痛如此清晰,但是這疼痛感反而刺激了她的神經,讓她腦子轉得更快。她知道必須趕緊想辦法,不然門口的東西也許會破門而入,那時候自己就死定了——厲紅知道門口的鬼一定會要了她的命。
  怎辦?怎辦?!她急得團團轉。借助窗外射進的非常微弱的光線,厲紅一眼看見了床上的手機。現在除了跳窗和打電話求救之外,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可是,如果跳窗逃跑,雖然也許能擺脫門口布鞋的追趕,但也很有可能會落入女巫鬼魂的圈套,因鄭之浩曾經嚴厲地警告過她,到了晚上,完全不能踏出房間一步。
  電光閃現的一剎那,厲紅突然明白了昨天晚上在房間裏為什會看見李麗的夢,這完全有可能是女巫引誘她出門的把戲,因為自己那時確實被奇怪的黑影引誘得差點要出門了。那步鞋呢?難道是因為女巫見自己沒有上當,派出了這個傢夥來恐嚇我嗎?只是它沒有想到門上會有避邪符才沒有得逞。而今天,它又捲土重來,肯定是志在必得了,所以這次避邪符沒有發揮作用。
  厲紅的額頭上流下了大滴的汗珠,她再一次望向門口,門沒有被再推開,不知道步鞋在外面會採取什行動。沒時間想那麼多了,再打一次鄭之浩的電話吧,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他了。
  電話接通了,厲紅焦急地等待著,跺著腳不斷說:「快接電話啊你這個混蛋!」
突然,厲紅聽見了從門外走廊的遠處傳來了手機鈴聲,滴滴噠噠響個不停,很快,鈴聲越來越近,已經快到自己的房門口了。她吃驚地望向大門,他就在門外?厲紅手中下意識地按下了停止鍵,門外的鈴聲也嘎然而止……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在網路上,以sweetufo的暱稱發表精彩的恐怖驚悚小說《鬼魂就在你身邊》,得到廣大網友讀者的認同,自認是一名文字工作者,認為寫作為一種自娛,亦是一種尋求肯定的唯一途徑。
  • 頁數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