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狼公主
    作       者 凱薩琳.康絲特博
    譯       者 陳思因
    系  列  名 輕文學-03
    書       號 321003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4/02/25
    售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美英德法紐澳加荷等10餘國版權售出    
※俄羅斯金獎導演籌拍影片中 


一個尚未結束的陰謀,牽扯著一個王朝的滅亡和一個女孩的身世
當狼群嗥叫聲響起,將是她重掌王室之時……


在大雪紛飛的森林中,有個女孩迷路了。
當她害怕惶恐之餘,眼前出現了一隻狼……

自從父親去世後,這樣的畫面總在蘇菲夢境中出現。
她不清楚原因,但只要想起父親以前常說的俄羅斯童話,
心中對於白雪國度便產生無限憧憬。
有天,蘇菲和同學意外的獲得前往俄羅斯遊學的機會。
當她們興奮的抵達俄羅斯後,原本的目的地該是聖彼得堡,
卻陰錯陽差的被帶到一座偏僻的宏偉宮殿,接見一位神秘的安娜.沃康斯凱亞公主!
公主時而威嚴,時而隨和。她贈送女孩精美禮物,也帶她們出去溜冰和嬉戲。
但,這一切的好,別有用心。
原來,公主想利用蘇菲,尋找沃康斯凱亞家族遺失許久的傳世鑽石項鍊!
只是,已成孤兒的蘇菲,和這個沃康斯凱亞家族有什麼關係?
而出現在蘇菲夢境中的畫面,又將揭出怎樣的故事……


第二章

  訪客
  早餐時間她們徹底遲到。當她們要步下後街梯時,一股潮濕的烤吐司氣味撲鼻而來,鞋子在亞麻油地毯上發出聲響。當她們踏上階梯最底層,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接著看見穿著燈心絨西裝的代理校長的身影,想偷偷溜過去,但他立刻轉身。
  「早安,女孩們。」他輕快地說,並看了眼手錶。「妳們最好加快腳步。」他的視線落在達芬身上,「達芬,如果我是妳,以後我會弄個不太花時間的髮型。」
  蘇菲低著頭,死命盯著地板,讓自己不顯眼。她知道老師通常不會注意她,這是她全身最有用的技倆。
  除了今天早上例外。
  推迪先生清清喉嚨,「蘇菲?」就在她以為自己逃過一劫,他開口說話,「可以跟妳談談嗎?」
  「可是我會趕不及吃早餐,先生。」蘇菲說,「你剛剛自己說的。」
  「不會太久,我相信其他兩位可以幫妳先取餐。」
  達芬和瑪莉安接收暗示,快步奔向餐廳。達芬離開時,用唇語說:「抱歉。」
  蘇菲試著避開推迪先生的目光,他從來沒像今天這樣皺著臉。「是關於妳的毛線衫,蘇菲。」他嘆氣。
  蘇菲試著整理好這件不合格的衣物,好讓上頭的洞沒那麼明顯。
  「還有妳的鞋子。」他繼續說,「芭蕾舞鞋──在腳上綁個蝴蝶結的款式──並不在制服的清單內,是吧?」
  她搖頭。
  「蘇菲,不知道妳是否有寫信告訴監護人妳的服裝問題?妳答應過要寫的對嗎?」
  聽到「監護人」三個字,蘿絲瑪莉的樣貌──有一頭剪成小男孩髮型的金灰色頭髮的中年女性,筆直坐在狹小卻整潔的廚房裡的凳子上──閃過蘇菲眼前。她和蘿絲瑪莉完全沒有共通點,也沒有血緣關係,然而一場雨、一輛借來的車子、她疲勞駕駛的單親爸爸,以及在黑暗鄉村小路突然的轉彎,命運在一晚之內結合以上事物,從此蘿絲瑪莉和蘇菲成了一輩子的伴侶。
  身為有關當局在意外事故後,唯一聯絡得上的家族友人,蘿絲瑪莉把蘇菲視為暫時的責任,等著有一天這位孤兒會有其它親人出現。然而蘇菲的爸爸並沒有過著蘿絲瑪莉口中「安穩的生活」,蘇菲的媽媽在她還是嬰兒時就過世,爸爸帶著她住過很多地方。他會聊著神奇的旅程,聊著他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他們幾乎沒有朋友,而且顯然也沒有親人。
  「蘿絲瑪莉非常忙。」蘇菲一邊說,一邊用一根手指頂住毛線衫袖子上比較小的洞,勾著不讓別人看見。她抬頭看著推迪先生仁慈卻皺著的臉,鼓起自信微笑。「她現在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想麻煩她……」蘇菲不想再加一句而且她不在家。學校最好別知道蘿絲瑪莉待在國外的時間有多少,不然只會增加麻煩而已。
  「但是不只毛線衫和鞋子,蘇菲,妳全身服裝都有問題。」推迪先生的語氣很牽強,「妳身上的衣服非常……」他停住,「妳必須瞭解我不是出於自己的介意,而是如果妳改變一下會比較好,去失物招領處找合適的衣服吧,」推迪先生擺出認真的表情,「趁夏曼女士看見妳以前。」
  
  ※ ※ ※
  
  進了食堂,蘇菲在餐台旁堆疊的塑膠盒裡,取出一個白色厚盤子,挑了一根沒有太多撞痕的香蕉,拿了一杯加水的柳橙汁,放在餐盤上,然後走到達芬和瑪莉安坐著的長桌。她們是最後幾位吃早餐的學生,廚房工作人員已經開始在清理。
  「推迪跟妳說什麼?」瑪莉安把一本物裡課本打開,用鹽罐靠著。這讓蘇菲想起今天要考試,她完全忘了。
  「毛線衫的事。」
  「他會繼續煩妳的,」達芬說,「妳最好照他說的做,這樣他通常就會停止。」
  「他只是在盡工作責任。」瑪莉安說,眼睛依舊掃視著書頁。「妳們知道入射角等於反射角嗎?」
  達芬轉轉眼珠子。
  「那麼妳知道今天是三月一號嗎?」蘇菲快速回應,想讓瑪莉安分心。「這表示今天早上那張名單會出現。」
  「什麼名單?」達芬挖了一小塊奶油,擱在盤子邊緣,再從其中挖更小一塊,抹在土司上非常小一角,然後咬下,再重複同樣動作。蘇菲計算以她這種速度,大概要花十分鐘才能吃完一片。(瑪莉安肯定會更精確計算幾分幾秒。)
  「學期最後一週我們會去哪裡。」蘇菲邊說,邊剝香蕉。
  達芬聳聳肩,「妳應該知道,我們絕不可能會去有趣、好玩的地方,他們把那些地點都留給六年級。」
  「我們可能會分配到鄉村烹飪行程。」蘇菲嘆氣。
  「或是參觀法國比利時戰場。」瑪莉安附和,目光從課本上抬起來,「前提是我們要非常、非常幸運。」
  「對只去過康瓦耳(註1)來說,這些提案已經很好。」達芬說。
  「可是我很喜歡康瓦耳耶!」瑪莉安反駁。
  「但沒那麼時尚,對吧?」達芬繼續說,「不像可以穿量身訂製短褲和帆布鞋的雷島(註2)。」
  「我想去聖彼得堡(註3)。」蘇菲說。
  註1:英國西南方。註2:法國西方的小島。註3:俄羅斯西北部。 
  糟了,她說出來了,她答應過自己永遠不會說出來。她從和蘿絲瑪莉相處的經驗學到,要求東西絕對不會得到。她咬住嘴唇,現在沒機會了,她要是能閉嘴久一點就好了。
  「做夢!」瑪莉安大笑,把課本塞進包包裡。「妳明知道根本不可能。」蘇菲內心深處知道她說得對,除非校方覺得俄羅斯是個高級國家,她們才有可能去。
  「不管怎樣,怎麼會有人在夏天前去聖彼得堡?」達芬發抖,「三月還太冷。」
  「可是俄羅斯有雪啊!這才是重點!」蘇菲雙臂抱胸,「反正我已經習慣寒冷,蘿絲瑪莉的公寓裡冷得要命,她覺得中央空調是傷風敗俗的東西。」
  「的確對地球不好,」瑪莉安拘謹地說,「不過妳沒有厚衣服,要怎麼保暖?」
  「蘿絲瑪莉給我一件舊貂皮夾克,讓我睡覺穿。」
  「中央空調很傷風敗俗,但是殺死無辜小動物就沒關係?」瑪莉安說。
  「那件夾克已經年代久遠,動物根本活不到今天,而且穿起來像是不同世界的衣物。」
  「重點不是這樣!」
  「難道妳晚上躺在床上,不會幻想變成別人嗎?」蘇菲繼續說。
  達芬挑起一邊完美的眉毛,「除了我以外的人?」
  「每次我穿著那件夾克,」蘇菲不停地說著,「我便不是平凡的蘇菲.史密斯……我覺得自己是漂亮的伯爵夫人,逃離只有派對和舞會的空洞生活,尋找自己的命運……和哥薩克騎兵私奔……我穿著皮草,睡在臥鋪火車上,穿越俄羅斯……在我的枕頭底下……」她知道自己的話聽起來像是瘋了,但是她停不下來,「……有一盒糖做的老鼠,和用鋁箔紙包起來的貓型巧克力,上頭還點綴著紅色眼睛,還有……一支……手槍。」她說出手槍這兩個字之後,便終於停下來,瑪莉安看著她的表情,彷彿她說了「企鵝」這般奇怪的東西。
  「一支手槍?」達芬一臉不解,「妳要……」
  她決定要對朋友的懷疑做出回應,她得這麼說。「我需要手槍射殺大熊和野狼。」
  「妳真的以為手槍的子彈可以擊敗大熊?」瑪莉安哼了一聲,「牠們生起氣來真的非常兇猛,妳只要想想舍監發脾氣的樣子就行……然後再乘上幾倍!」
  達芬繼續在吐司上塗奶油,動作像是在幫土司做指甲美容。「我想要泳池和燦爛陽光。」她若有所思,「當然,有遊艇更好。」
  「太多戶外活動了!」瑪莉安一邊笑,一邊拉起過重的帆布背包,背在一邊肩上,喝光玻璃杯裡的水。「只要給我圖書館和燈光就行。」
  「我們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公佈欄?時間夠嗎?」蘇菲說。也許不會是聖彼得堡,但她就是想知道自己復活節會在哪裡度過,蘿絲瑪莉可能和往常一樣會找藉口不待在家。蘇菲小時候,蘿絲瑪莉總是會請一堆用勞力換取住宿的人,並且盡可能不去理會蘇菲這個打擾她井然有序、事業優先的人生。蘇菲一滿十一歲,立刻被送進寄宿學校,對雙方而言都鬆了一口氣,然而節日卻不在蘿絲瑪莉的防備範圍內。
  「夠,但是我們物理課不能遲到。妳們想的話,我可以在路上考妳們『人擇原理』。」瑪莉安說。
  達芬和蘇菲對彼此皺皺臉,三人一起離開食堂,走捷徑穿過圖書館。她們兩個都聽不懂瑪莉安在說什麼,這對等一下的物理考試而言不太妙。
  瑪莉安看她們的表情,嘆一口氣。「人擇原理是宇宙論科學家羅伯特.迪克在一九六一年提出的,用來解釋宇宙許多不可思議的巧合。」
  「妳現在讓我很無聊可不是巧合,」達芬嘀咕,「我可不記得上課有學這個。」
  「她又要得額外分數了。」蘇菲嘆氣,「瑪莉安絕對是校內唯一物理考試超過滿分的人。」
  「可是這個很有趣啊!」瑪莉安脫口而出,「不然妳們要怎麼解釋我們現在在這裡?」
  「因為我們走了圖書館捷徑?」蘇菲回答。
  「不,這裡,我指的是存在。所有一切都造就這一刻,妳不明白嗎?能讓星星閃耀的能量,能讓物質結合產生地球、氧氣、水的力量……只要有一丁點變化,整個世界就會崩塌。」
  蘇菲和達芬繼續走。
  「妳們不懂嗎?」瑪莉安興致勃勃,「我們在這裡,是因為我們只能在這裡,而非存在於其他地方。」
  蘇菲試著想像整個宇宙造就了這一刻──她,蘇菲.史密斯,走向公佈欄──但是瑪莉安的長篇大論讓她放棄繼續想像。
  達芬深呼吸,「很有意思。」她點點頭,好像都把這些聽進去了,但蘇菲注意到她已經開始在查看走廊那頭,公佈欄前興奮大笑的一群女生。
  蘇菲在後頭流連,交叉手指祈求好運。我知道不可能是聖彼得堡,她對自己說,但學校能不能就這麼一次,把我的名字不小心填錯,填在其他名單內呢?我保證再也不會偷吃瑪莉安的焦糖奶油,也不會用達芬的媽媽從巴黎寄來的牙膏和薰衣草洗髮精,我會馬上去失物招領處找一件毛線衫,我接下來的人生都會很乖……
  她們靠近那群女孩,達芬擠到前面。
  「喔,又來了!」一位年級較高的無趣女孩,蜜莉.德瑞瑟,一臉厭煩,「我被分配到古戰場。」她生氣地踏腳。
  蘇菲不敢看公佈欄,她打算盯著反方向,等待達芬告訴她結果。只要她沒看見,就還有機會……聲音此起彼落,大家尖叫著「妳好幸運!」或是「誰叫妳地理課不好好上!」緊張的壓力快讓人喘不過氣。
  「怎麼樣?」她推推達芬的背,「我們要去哪裡?」
  達芬念出:「鄉村烹飪──」這時上課鈴聲響起。
  蘇菲的心一沉,一股熟悉的失望油然而生。她太愚蠢了,竟然幻想生命中會發生美麗或是與眾不同的事情。
  「運氣不好。」瑪莉安一臉同情地說。
  蘇菲轉身──正好碰見推迪先生,他對她的服裝似乎已經忍無可忍。
  「我不是在開玩笑,蘇菲,」他的語氣嚴厲,「把妳的毛線衫換掉!」
  「推迪先生!」蘇菲和代理校長看見真正的校長夏曼女士朝他們走來,兩人都嚇得跳起來。她可是女性權威的化身,高學歷的社會優秀人士。她挑染過的頭髮,用吹風機吹成有彈性的捲度,早上的雨氣完全沒讓頭髮扁塌。她身旁有一位高挑纖細的女子,頭上戴著絲巾和相當大的太陽眼鏡。
  夏曼女士的招牌笑容像是火箭一樣射向推迪先生,「你能借我一位女孩嗎?達芬可以嗎?」
  「女孩?女孩?」代理校長疑惑地回應,彷彿在充滿女生的學校內,他卻從未聽過女孩這個詞似的。
  夏曼女士笑得更開,對這位校內陰盛陽衰、少數男職員優雅點頭。「當然是為了帶領未來的家長參觀校園!」她邊呼叫,邊朝那位訪客輕輕揮手。「女士……女士……」那女人沒說話,只是在檢查自己的指甲,蘇菲發現上頭擦了海軍藍色指甲油,因此看的入迷。夏曼女士有些生氣地嘟著嘴。
  蘇菲說:「達芬去上物理課了。」
  女校長轉頭對著這位不請自開口的孩子。
  蘇菲吞了下口水,「我可以幫您去帶她來。」
  夏曼女士倒吸一口氣,睜大眼睛,「蘇菲!」她把這名字念的像是詛咒一般,「妳的毛線衫!」
  推迪先生清清喉嚨,「我們正好在討論她的毛線衫……」
  夏曼女士把蘇菲當成科學樣本,將她的手臂拉向自己,「上面還有破洞!」
  「我會換一件的。」蘇菲含糊說著。
  「絕對要換!」女校長氣急敗壞地說,顯然她不只在生毛線衫的氣。她把蘇菲的手臂甩掉,招牌笑容重回臉上,「把達芬帶來!我待會兒再跟妳談,蘇菲.史密斯。」
  「蘇菲.史密斯?」訪客突然轉身,從太陽眼鏡後方窺探蘇菲,蘇菲看見她的眼睛很大,是淡藍色,睫毛像羽毛一般,她的聲音低沉富有情感。
  那女人把蘇菲上下打量,仔細觀看,包括毛線衫上的破洞,蘇菲臉紅了。喔,她為什麼不在早餐前先去失物招領處呢?就在她轉身打算要離開時,訪客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肘。蘇菲抬頭,那雙淡藍色眼睛直視著她,除非她扭動手臂否則無法掙脫。
  「這位小姐就行了……」
  「喔,您不會想要她作伴的。」女校長皺眉,「她不適合。」但是那女人並沒有放開蘇菲的手肘,夏曼女士繼續解釋:「我們新布魯斯貝瑞女子學校裡,有少數幾位學費優待生,」那五個字她沒有發出聲音,彷彿以為這樣就可以不傷害到蘇菲,「基於家庭因素……」她挑眉,用這個詞解釋蘇菲的孤兒身份、亂七八糟的頭髮,和毛線衫上的破洞。「我們相當看重慈善這一塊!不過我必須強調,新布魯斯貝瑞女子學校的學生,大多來自毫無缺點的家庭。」
  女人似乎在思考夏曼女士說的話,接著她慢慢微笑,蘇菲驚訝地發現推迪先生臉紅了。訪客像是一朵沉重的鬱金香,朝他俯身,輕輕觸碰他的手臂,說:「可以參觀你的教室嗎?」
  推迪先生結節巴巴說了些什麼,女校長嘶聲回答:「您先從我們的學科區開始參觀比較好。蘇菲不適合陪您,她還要上課。」
  「我就要蘇菲.史密斯!」女人大笑,「我們會相處得很好的!」她依舊抓著蘇菲的手肘,把她拉向通往戶外遊樂場的門前。「雨已經停了!妳玩樂的地方現在看得很清楚。」
  蘇菲轉頭,推迪先生的臉又皺成一團,夏曼女士的笑容消失,嘴巴張成一個O字型。
     接著她被推出門外,訪客的手緊緊貼在她的後背。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 無相關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