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幻城第Ⅰ部:幻城前傳1-3集盒裝套書(Cronache Del Mondo Emerso)
    作       者 麗齊亞.特洛伊斯
    譯       者 倪安宇
    系  列  名 閱界
    書       號 XB621051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4/10/27
    售       價
    669元
    購買數量


義大利奧斯卡暢銷書大獎
締造義國YA小說不朽傳奇
全歐閱讀率最高
席捲俄、法、德、荷、土耳其等17國銷暢榜
全球狂銷3,000,000冊


第1集《守護者》
小時候,妮海兒不懂為什麼總有聲音不時追著她,
直到那條惡龍的爪子伸向風之境,毀了她的家,殺了她的父親,
才知道她是浮世界裡最後一個梅澤飛族人,
她的身世甚至關係著浮世界的未來。
悲痛的妮海兒只剩下一個選擇:成為真正的龍騎士,保護無辜子民!

第2集《巫師的使命》
邪惡霸主率領法冥人橫掃浮世界,
怪物軍團所經之處,屍橫遍野、滿目瘡痍,
自由國境的守軍死傷慘重,城邦變成一座座廢墟,
人民陷入無以復加的絕望之境。
浮世界被逼至窮途末路之際,
不得不選擇使出最後一步險棋:向傳說中的未知之地「沉世界」尋求援軍……

第3集《生死符鍊》
邪惡霸主利用魔法創造的亡魂軍隊銳不可當,浮世界相繼淪陷,
唯有找齊八顆神靈聖石,才能召喚自然神靈的強大法力,抵制霸主。
然而,大部分的藏寶聖殿都已淪入敵軍之手,
妮海兒和瑟納除了必須設法瞞過敵人耳目、犯險潛入敵境,
還得通過聖殿護衛的重重生死試煉…

 


  她在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方,這點妮海兒很確定,可是又隱約覺得自己是在家鄉。她回到一個大城市,在千百條街道中穿梭自如。這裡人潮洶湧,來來去去,各種聲音和聲響交織成鬧哄哄的背景音。雖然許多人圍繞著她,但她看不清半個人的臉,或許有人陪在她身邊。
  在一條大道盡頭,她看到一座水晶高塔,在早晨陽光照耀下讓人無法直視。那座塔高聳、潔白無瑕,看似直達雲霄。
  圍在妮海兒旁邊的人群突然間開始大喊大叫。
  石頭路面上出現一塊巨大的黑色污痕,很像墨水,仔細一看,原來是血。朱紅色的、黏稠的血。那血覆蓋了一切,將街景和高塔都染紅。
  一個無底深淵在妮海兒腳下裂開,她墜落,用盡全身力氣呼叫。
  她急速往下墜落,不知道那個地洞深不見底,墜落將會是永無止盡。在她墜落的同時,腦中有小孩的呻吟、呼喊、令人心碎的哭聲迴蕩。我們要復仇!救救我們的族人!妮海兒不想聽,可是那些聲音追著她、折磨她。殺了他!消滅那個惡魔!
  那死亡場景如來時般一閃而逝。
  妮海兒發現自己此刻騎著龍在空中飛翔。風吹在臉上,她覺得很自由。她身上穿著黑色盔甲,頭髮剪得極短,身後坐著瑟納。那是一種久別重逢的快樂,她跟瑟納之間有某種默契連結。
  
  畫面轉成炫目的白色。
  妮海兒眨眨眼,又是一個豔陽高照的早晨,她還在林中空地中。
  所以,那是夢。那些人是誰?他們怎麼了?她為什麼騎在龍上?而且還是跟瑟納共騎一隻龍!或許她問太多問題了,畢竟那不過是個夢。
  妮海兒伸個懶腰坐起來,打了一個好大聲的呵欠,嘴張到一半嚇了一跳。空地上擠滿了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傢伙,各個頭髮顏色都不同,拍打著他們彩虹色的小翅膀在她身邊環繞飛舞。
  妮海兒無法相信眼前所見。「原來我還在作夢。」她這麼告訴自己,用力眨了兩下眼睛。
  其中一個小傢伙飛到妮海兒面前,用他那沒有瞳孔的藍色眼睛盯著她打量了半天,才稍微飛遠一點,開口問:「妳是人類嗎?」
  妮海兒過了一會兒才回答:「我是。」
  「奇怪,我記得人類不是長這個樣子的,他們才沒有我們這樣的大耳朵呢!」
  「我怎麼覺得她像是……」一個距離她比較遠的小傢伙說,「你們知道我在說什麼,對吧?」
  「不可能!他們已經不見了。」另外一個說。
  第三個加入討論。「對啊,霸主已經把他們都……」
  「不要吵!」妮海兒面前那個大吼一聲,所有小傢伙都閉上了嘴巴。「她也有可能是人類,在風之境奇怪的人類多的是。」
  妮海兒稍微回過神來。「你是誰?他們……長那樣,跟你是一起的?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小傢伙氣呼呼地說:「小姐,講話注意一下,什麼叫做『長那樣』,我們是森林裡的小精靈。我叫佛司,是大林小精靈的首領。我們住在這裡,妳應該不會介意吧?那妳又怎麼會在這裡?你們人類不是對大林很畏懼嗎?」
  「我叫妮海兒,住在薩拉札城,之所以會來這裡是因為我要當巫師,得通過一項測試。」
  「哈,我就知道!」佛司的語氣好像他全都明白了。「妳是索安娜的人。」
  聽到這句話,其他小精靈齊聲表示歡迎。
  「那妳就是我們的朋友。索安娜是很棒的人類。老實跟妳說,我們剛看到妳的時候嚇了一跳,而且昨天晚上妳好吵。」
  佛司原地飛旋一圈後附在妮海兒的耳邊說:「我們之中很多都受過霸主迫害,所以不再相信任何人。」
  妮海兒開始對那小傢伙產生好感:看起來很滑稽,對她的態度好像兩個人是舊識。「我不知道你怎樣,但我肚子餓了,我有一些吃的,你跟你朋友如果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共進早餐。」
  佛司跟他的同伴毫不遲疑答應了,那片林中空地頓時充滿談話聲和笑聲,小精靈飛來飛去,很多小精靈還對妮海兒撒嬌道謝。她讓佛司坐在自己的膝蓋上。
  「所以你是所有小精靈的首領。」
  「嗯,不是所有小精靈,只有大林的小精靈歸我管。我們小精靈可是浮世界裡面為數最多的族群。只是森林減少的速度很快,我們的同類不是喪命,就是被迫逃跑。」
  「為什麼?你們只能生活在森林裡嗎?」
  「妳開什麼玩笑?我們就是森林!沒有森林的小精靈就像離開水的魚。也有小精靈嘗試換個地方生活,或跟人類一起生活,但是後來他們宛如漸漸……枯萎,終至凋零,因為沒有森林可看,沒有樹木的芳香可聞,我們就沒辦法存活。有什麼地方比森林美?冬天可以在枯枝中玩躲迷藏,對冬眠的動物唱搖籃曲;天氣炎熱的時候,有樹葉幫忙遮蔭,還有夏日驟雨可以沖涼。」
  「我覺得大林很健康啊!」妮海兒說。
  佛司的眼神瞬間黯淡,耳朵也像挨打的小狗般垂了下來。「問題出在霸主,他佔領疆土後便摧毀森林以製造兵器,為他效力的那些該死的法冥人仇視我們,很多小精靈被抓之後變成他們的小丑。那樣的結果真的很悲哀,妳知道嗎?我們跟空氣一樣自由自在,我們要的不過是一點綠地,好平靜度日。」
  「我完全能理解你說的,我也渴望自由,」妮海兒突然振作起來。「跟你說,我是個戰士,應該說有一天我會變成戰士。我會在戰場上跟霸主廝殺!我要加入某個部隊,當所有森林小精靈的守護者,讓你們掙脫現在的困境,回到森林裡生活。」
  佛司看著她,不抱任何期待。「聽起來很棒,但是我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正在消失當中。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躲在這裡,捍衛我們的生存權。」
  坐在妮海兒膝蓋上的佛司盤著腿,望著遠方,眼中映照著那片古老大林。奇怪的是,妮海兒竟然覺得自己跟那群生命受到威脅的小精靈很親,彷彿在剎那間她內心的低吟與佛司受傷的心靈同聲哭泣。
  「或許你說的沒錯,可是這個世界不會永遠被惡勢力統治。未來你們一定可以找到安身之地。」
  佛司對她微微一笑,之後立刻恢復原先的愉悅神情,好像剛才那段對話從未發生過。「妳到底為什麼來這裡?妳剛才說是為了一項測試……」
  「索安娜說我必須跟大自然對話,她才要讓我跟她學魔法。」
  「什麼叫做跟大自然對話?」
  「呃,發自內心感受大自然,讓它在心裡流動……我猜是這樣吧。」
  「就這樣?這對我們小精靈來說簡直太容易了。」
  「要怎麼做?」
  「什麼都不用做,妳自然而然會感受到。」
  妮海兒沮喪地倒在草地上。「才怪。索安娜說我必須集中注意力,可是我做不到,有這麼多聲響……我會怕。」
  佛司捧腹大笑。「妳會怕?」
  「欸,我遇到困難,你還笑!」
  佛司恢復鎮定。「好吧,我覺得妳人很不錯,而且還請我們吃早餐,那我就幫妳吧。我們向樹木和草地祈禱,讓它們幫妳。至於妳嘛,你只需要……妳剛說什麼?喔,集中注意力就好。」
  妮海兒忙不迭連聲道謝。
  佛司叫小精靈集合,結束後大家各自消失無蹤。佛司對妮海兒做了個手勢鼓勵她。
  然後空地便陷入一片寧靜。
  妮海兒走向石椅坐下來,準備集中注意力,下定決心這次再也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讓她分心。
  事情比想像中難。雖然有小精靈幫忙,妮海兒還是無法不聽到森林裡的聲響:風吹過樹梢,小鳥婉轉鳴唱,水池表面的陣陣漣漪。不過她慢慢聽出在那些聲響裡面有隱隱約約的樂聲。
  剛開始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是因為在石椅上坐著不動太累自己幻想出來的,但後來那樂聲越來越明顯:大自然的聲響似乎有它們自己的曲調,吹過樹梢的風是貝斯和鼓;夜裡結的霜溶化後落入水池裡,是豎琴;小鳥鳴唱是歌,就連草地也參與其中。妮海兒聽出了草地生長的聲音,那竊自低語正是所有樂音的合聲。
  直到那時候妮海兒才終於強烈感受到腳下的那塊石頭、那片土地,她感受到一種有節奏的脈動,彷彿每根枝葉內藏的看不見的血管以心臟跳動的頻率在收縮。
  大自然說著神祕的話語,妮海兒雖然聽不懂,卻完全能理解其內涵意義。它說的是萬物為一,一即萬物。萬物的始與終都是自然之美。世上所有生物都是這個造物世界的一部分。
  妮海兒覺得自己被巨大的光所籠罩,被一股暖流包圍,她的心無法承受那超凡之美,害怕會失去它,但它卻宛如一雙母親的臂膀抱住她、安撫她,也教導她縱使在美麗光彩中每個人既是那看不見的世界的一份子,同時也可以保有自我。於是她乘著風的翅膀、騎著多變的雲開始翱翔。
  她看到一望無盡的森林,一片讓人目不暇給的綠。她覺得自己變成了草地和花,伸展著稚嫩花瓣接收陽光;她變成大樹,向天空延展枝椏,在風吹拂的時候張開樹葉。她是果,是鳥,是魚,是獸,最後變成土地,給予種子養分並孕育萬物。
  那瞬間妮海兒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她覺得自己擁有千餘歲的年紀,也擁有智慧。
  她覺得自己每變幻為浮世界的一種生物,便出生、成長、死亡數十億次。
  她發覺生命永無止息。
  
  妮海兒睜開眼睛,覺得自己彷彿突然間回到地面。
  已經是深夜。她定坐在石椅上,花了一整天時間在大自然之心悠遊。累壞了的她靠向椅背,這才發現所有小精靈都圍在她腳邊,各自散放彩色的微光。佛司在他們中間,趴著,手撐著下巴,微笑看著她。
  「怎麼樣?」
  「太棒了。」妮海兒的眼睛和心靈都依舊沉浸在震撼中。
  佛司已經想好怎麼打理晚餐了。
  「妳待在這裡,我們去找東西來吃。」他話說完就消失在樹叢裡,其他小精靈蜂擁而上尾隨其後。等他再度出現的時候,領著其他小精靈抓著一塊布的四個角,裡面裝了好多好多滋味甜美的秋天果實。
  等大家吃飽了乾果,佛司遞給妮海兒一碗濃稠透明的液體。「喝喝看。」
  妮海兒不放心地聞了聞。
  「我跟妳說喝喝看。很好喝,而且可以幫助妳消除疲勞。」
  妮海兒嚐了一小口,果然十分可口。
  「是仙釀蜜酒,大林之父的樹脂。大林之父是這座森林裡最高的樹。不難喝吧?」
  妮海兒一邊跟佛司和其他小精靈聊天,一邊將蜜酒喝個精光。她躺在草地上,想說看會兒星星,轉瞬間就睡著了。
  那天晚上她沒有作夢。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妮海兒精神抖擻,佛司陪在她身邊,只有他。
  「妳今天要走了,是嗎?」
  妮海兒揉揉眼睛。「應該是吧,索安娜會來接我。」
  「我們是朋友沒錯吧?」
  「我們當然是朋友!」
  「我有一個東西要送妳,是友誼的信物。」
  小精靈給了她一顆寶石,白色的寶石,但是中間有繽紛如彩虹的各色閃光。妮海兒把玩許久,讚嘆地看著它。
  「那是一顆淚之石。」佛司解釋給她聽。「是在大林之父樹腳下找到的,樹脂乾了之後就會形成這些寶石,是一種自然的催化劑,可以讓魔法法力增強,也可以讓效力增長。我想這個禮物對未來要當巫師的妳來說應該很有用。那也是一個信物:每座森林裡都有一株像大林之父的大樹,所以這顆淚之石是我們小精靈的象徵。以後不管妳去到哪裡,小精靈都會把妳當朋友。」
  「謝謝你,佛司,這……真的很美。」
  妮海兒很感動。她想回贈禮物,可是身邊沒有適合的東西。這時她看到了自己放在石椅上的劍。「我沒有如此珍貴的禮物送你,」她跟佛司說,「我最在意的東西就是我的劍,我會請我父親將這把劍熔了,重新打造一把適合你的小劍送你。」
  佛司開心地拍打翅膀。「妳等著看,我一定學會用劍,變成浮世界裡最厲害的小精靈劍客。」
  兩個好朋友一起放聲大笑。佛司突然豎起耳朵。
  「索安娜來了,我最好離開,要是讓她知道我幫了妳,她會不高興的。」
  佛司再對妮海兒一笑,便像閃電一樣轉眼消失無蹤。
  不久後,索安娜出現了,瑟納陪她一起來的。她身穿一襲華麗的紫色袍子,上面有黑色和金色刺繡的盧恩古文及魔法符咒,看來比平日更加明豔動人。
  「結果如何?」索安娜問她。
  妮海兒已經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很好,我成功跟大自然對話了。那是很棒的經驗。」
  索安娜露出神祕微笑,對瑟納做了個手勢。「我們馬上就會知道。」
  瑟納從他的袋子裡取出六顆石頭,依序擺在地上,然後凝神念咒語,石頭便兩兩一組忽然間射出六道光芒,形成一個星星,他把手放在正中央,火舌便高高燃起。
  這時候索安娜走向前,閉上眼睛張開雙臂,打開手掌朝向天空。「空氣與水,海與太陽,日與夜,火與土地,請你,精靈之王,請用你的火舌淬鍊我徒弟的靈魂。」
  火舌燒得更旺了。
  索安娜睜開眼睛,認真地看著妮海兒這位即將入門的徒弟。
  「妮海兒,把妳的手放進火裡。」
  妮海兒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我說把妳的手放進火裡。」索安娜神情嚴肅地重複了一遍。
  妮海兒很想死。「把手放進……」
  「妮海兒,請服從命令。」
  索安娜的眼神裡不帶一絲憐憫,妮海兒雙腿發抖,她的手怎麼都伸不出來。這回換她閉上眼睛,咬牙祈禱大自然是真的接納自己了。
  『萬物即一,一即萬物。火不會灼傷我,因為它是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它的一部分。』妮海兒一邊伸手一遍反覆告訴自己。當她感覺到溫度的時候,那股勇氣漸漸消失,她口乾舌燥,心在胸口撲通撲通亂跳。『萬物即一,一即萬物。萬物即一,一即萬物……現在不做,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妮海兒憋住呼吸和淚水,把手伸進火裡。
  不痛,也感覺不出先前感覺到的高溫。
  當她鼓起勇氣睜開眼睛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住了:她的手被火舌環繞,貼在她手上彷彿是一雙手套。
  索安娜拍一下手,火就不見了,火舌消散後一切恢復成原狀。
  妮海兒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手,完好無缺。
  「真是奇蹟……」她說得很小聲,彷彿在自言自語。
  「不,妮海兒,那是魔法之火。妳如果說謊,那手此時已化為灰燼。」
  索安娜伸手攬著她的肩膀。「我的徒弟,妳真的很棒。」
  妮海兒知道自己過關了。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麗齊亞.特洛伊斯(Licia Troisi),1980年生,羅馬人,天體物理學家。系列長篇小說《幻城》系列三部曲,在義大利創下驚人的銷售紀錄。在德國、西班牙、法國、蘇俄及其他國家也是十分受到矚目的奇幻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