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艦隊4 - 奴隸城傳說(Brother band 4 - Slaves of Socorro)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52
    書       號 621052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4/10/27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皇家騎士》暢銷作家約翰‧弗拉納根另一經典巨作

如果你沒搞清楚遊戲規則,
別輕易闖入這座奴隸之城……


☆榮獲奧瑞麗奇幻文學獎
☆入圍澳洲CBCA年度圖書獎、REAL文學獎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為了救出被神祕海盜擄走的十二名阿拉倫人,來自斯堪迪安的值班船蒼鷺幫,
立即與阿拉倫遊俠聯袂趕往惡名昭彰的索科羅奴隸市場,策劃一場營救行動。

然而這座奴隸之城的守備,卻遠比他們設想的森嚴,不得其門而入。
為了深入敵營,哈爾與船員們制定了大膽的刺探計畫,
對方卻使出猝不及防的一步棋,令蒼鷺幫陷入難以挽回的困局!

究竟這幫狡詐凶惡的匪徒,還會使出什麼始料未及的手段?
而蒼鷺幫又有多少勝算,攻破這座守衛嚴密的奴隸堡壘?


  接下來的十天,蒼鷺號在克雷斯哈芬南北水域巡航,探索峽灣和海口,有時溯至流入納瑞海的小溪、小河。不只一次,他們發現熄了的灶火和垃圾。
  「有人在這裡安營。」麗迪雅說道,查看其中一個舊營地,雖然它太明顯了,不必用上她追蹤和辨識的技巧。
  「那是多久以前?」哈爾問道。麗迪雅的技能在評估這些殘跡時,發揮了更大的價值。
  她聳聳肩,咬咬下唇,彎身用手指撥一下那個早就熄火的灰燼。
  「不是最近的,」她說,「兩個星期,也許是一個月前。」
  索恩走在小河的沙岸邊,搜尋高潮的標記。
  「他們在這裡把船靠岸。」他叫道,其他人看到了沙地上船隻龍骨切出的溝槽,哈爾和斯蒂格查看這個標記。
  「不是很大。」斯蒂格說道。
  「走私船不必太大,」哈爾回答,「只要夠快。」
  斯特凡和艾德溫在和小河灘接壤的森林邊緣尋找,帶了一個小桶子回來,大致是完好的,只是沒有蓋子。哈爾聞一下桶子裡,皺著鼻子。
  「白蘭地。」他把損壞的桶子交給索恩確認。「所以我說的沒錯,是走私者,他們留了一些很具代表性的東西。」
  索恩嗅了嗅木桶,露齒一笑。「是的,這種味道會讓我心跳加速。很有可能,他們給顧客試喝一下。這是走私者慣用的伎倆,給客人們試的都是好東西,賣出去的要差一些。」
  杰士波歪著頭,好奇地問:「顧客就這麼笨,沒辦法識破?」
  索恩嘲弄地哼一聲,「他們當然懂。但是,如果戳穿了,就永遠也嚐不到好東西,他們就是免費喝一點好的,付錢買一點差的,取一個平衡價。這樣一來,雙方都認為自己唬弄了對方。」
  「這要基於一種良好的默契。」艾德溫認真地說道。
  索恩讚賞地看著他,「所以我總說你的肩膀上是有腦袋的。」他強調。
  「我們要留意這個地點,」哈爾說道,「如果他們在這裡做過一次交易,便會再做一次。」
  「威廉暗示我們別管這些走私犯。」斯蒂格提醒他。
  哈爾抿著下唇。「是呀,他的確是這個意思。但如果我們完全不理會,他們會失控。我認為我們應該每隔一段時間逮他們一次,只是讓他們知道我們能掌握得了他們。」
  斯蒂格的臉上慢慢浮起一個微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們必須讓他們老實一點。」
  「一個走私者該有的老實就可以了,」哈爾同意,「回船上吧。」
  
  他們一邊巡航,一邊讓斯蒂格和麗迪雅練習操作怪獸,兩人下意識地相互競爭,斯蒂格就像世界上一般的年輕人,不願意輸給一個女孩,即使是像麗迪雅這樣有能力的女孩。
  他們兩個毫不容情地損對方,船員們很快地選邊站,在兩人身上下注。杰士波記下各人的賭注,設定賠率,每天更新,看斯蒂格或麗迪雅在總分上誰領先。
  「這不是比賽!」哈爾生氣地說道。斯蒂格蹲在怪獸的後面,麗迪雅至今比他領先一箭,所以不斷批評和嘲弄他。什麼鬥雞眼啦,傻大個啦,敵人把腳綁起來也打不中啦之類的。
  當哈爾開口說話時,斯蒂格和麗迪雅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他。
  「當然是比賽。」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船員們也紛紛表示同意,哈爾第一次無法展現他的權威,挫敗地聳聳肩。
  「好吧,這是一種比賽。但你們其他人都瘋了嗎?」他繼續說道,「你們讓杰士波拿它來下注,設置賠率。你們知道他原來是個賊,不是嗎?」
  「嘿,這是過去的事了,哈爾,」杰士波看起來十分委屈,「你這麼說讓我很震驚,也受到很深的傷害,你竟然當我的面提起我的過去。」同時,他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把扣下來的一半賭金放回去,原本他把那些錢劃分為自己的佣金的。
  他注意到哈爾根本不信他這一套,決定把所有的錢都還回去。「真的,」他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可是很嚴肅的賭注。」
  「我們現在能繼續了嗎?」斯蒂格用譏諷的語氣說道。
  哈爾示意繼續。他讓蒼鷺號朝沙灘過去,標靶設在那裡。當他們進到射程,斯蒂格開始調整怪獸的仰角,讓負責協助怪獸瞄準工作的英格瓦校正方向。
  「左……左一點點……停……右邊一點點……停。」
  他看到標靶開始在瞄準器中左右漂移,順利地拉動扳機繩,怪獸稍稍停頓,因為後座力向後一彈,弩箭飛出。
  它擦過標靶的左側,然後掉到海灘上,濺起沙子。哈爾留心它的落地處,一會兒要找人把它撿回來。
  「失誤!」杰士波叫道,在他單子上做記號,「麗迪雅命中二十三次,斯蒂格二十二次,麗迪雅勝。賭麗迪雅勝的,來拿你的賭金。賭斯蒂格的算你運氣不好。」
  「等一下!」斯蒂格抗議,他的臉都紅了。「我要重賽,這是不公平的!」
  「我覺得沒什麼不公平,」斯特凡說道,「麗迪雅射擊,她命中。你射擊,你失誤。怎能說不公平呢?」
  斯蒂格拚命環顧四周,想找出令他失誤的原因,不是因為他不熟練。他的目光落在英格瓦,他指控地伸出一根手指。
  「是你!」他喊道。
  英格瓦有些吃驚地看著他,「我?我做了什麼?」
  「我射擊的時候,你……動了瞄準桿。」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英格瓦問道。他覺得受到侮辱,但他意識到斯蒂格只是很生氣,想找一個藉口掩飾自己的失敗。不過,斯蒂格也沒有資格扭曲英格瓦。
  「每個人都知道你偏袒麗迪雅,」斯蒂格脫口而出,「記得妥斯卡侮辱她時,你做了什麼吧?」
  幾個月前,就在歡慶他們歸來的宴會上,妥斯卡說了些嘲諷麗迪雅的話。英格瓦向來是平和不計較的一個人,卻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讓他往後倒去,撞飛幾張桌子。大男孩的力氣令人印象深刻。
  「你倒是應該記得。」英格瓦說道,朝斯蒂格上前一步。斯蒂格一下子回憶起當時的細節,他匆匆退到怪獸後頭。
  「哦,也許你不是故意的。」他說,希望能夠安撫巨人男孩。
  「我什麼都沒有做。」英格瓦告訴他。
  麗迪雅上前,雙手扠腰,面對斯蒂格。
  「你覺得我有必要讓英格瓦幫我擊敗你嗎?」她質問道,「你是個傻大個兒,是個蠢蛋,給你一根槌子你都瞄不準敵人的腦袋。」
  哈爾心想,她老是用瞄不準來諷刺他。他認為自己該出面制止這場爭端了。但索恩在此刻介入。
  「這絕對是一場非常全面的勝利。」他搖搖頭,假裝十分讚嘆。「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壓倒性的表現。」
  麗迪雅和斯蒂格疑惑地看著他,索恩一開口,他們就知道他話裡有文章。
  「你是什麼意思?」麗迪雅問道。
  索恩扯了扯他的鬍子,顯然在深思。「是呀,看看這個比分。妳擊中標靶二十三次,二十三次耶!真了不起。二十七次射擊,命中二十三次,令人難以置信!斯蒂格得了多少分?十五?十六,是嗎?」他挑了挑眉,目光轉向麗迪雅,這下子輪到她臉紅了。
  她垂下眼睛,望著甲板上的一滴瀝青。
  「二十二。」她喃喃地說道。
  索恩停了幾秒鐘,然後繼續說下去。
  「也就是說經過三天,每人射二十七箭,妳竟然可以就贏他一箭,哇,難以置信,也就是說……」
  他望向天空,像是要找出最恰當的字眼,「妳贏了一個傻大個兒,給一根槌子都瞄不準敵人腦袋的蠢蛋,用空前懸殊的成績打敗他。多少分呀?哦,對了,一分,而且在最後一分鐘?」
  「是。」麗迪雅說道,還是沒有看他。
  索恩轉頭看斯蒂格。「還有你,斯蒂格,輸了這麼了不起的一分,就馬上轉頭責怪你的朋友英格瓦?」
  斯蒂格也耷拉著腦袋,「你責備得對,索恩。對不起,英格瓦。」他說,抬頭看著大男孩。
  英格瓦猶豫了一下,沒有回答。斯蒂格指控自己害他失誤,他並不怎麼生氣,但大副說他偏袒麗迪雅,就讓他有點急了,因為這是真的。
  索恩抬起濃密的眉毛看著英格瓦。「英格瓦,」他輕聲說道,「你很高大,我又只有一隻手。但是,不要以為我不會把你扔下船,如果我想的話。你相信嗎?」
  「我知道,索恩。」英格瓦溫順地說道。然後,他向斯蒂格上前一步,伸出他的手。「對不起,斯蒂格。」
  兩個人握了握手,然後斯蒂格向麗迪雅伸出手來。
  「麗迪雅?」他說,「對不起。」
  苗條的女孩遲疑了,她是蒼鷺號的一員,但有時她覺得自己還是一個局外人。
  「我肯定會把妳扔進海裡的,麗迪雅。」索恩告訴她。
  她笑了,握住斯蒂格的手。「是的,我收回那些什麼傻大個兒之類的話,斯斯格。」
  他笑了笑,看著她,一種不好的感覺消失,讓他鬆了口氣。「妳還說我是蠢蛋?」
  她假裝考慮一下,「不,這我不收回。」
  「重點是,」索恩說道,他們都再次轉過頭去看他,「我很高興我們現在有兩名船員善於操作怪獸,那讓我感覺安全多了。我們離家很遠,單獨在外,必須依靠彼此。我們不再是孩子了。」
  「哦,你肯定不是。」杰士波說道,再一次他選擇了一個好時機插嘴。船員們都笑了起來,索恩點頭確認。
  「很悲傷,但卻是事實。」他說,「請你們記得,我們隨時都要為我們的性命作戰。我們希望最優秀的人來操作那個十字弩怪獸,我們希望依靠彼此,信任彼此。因為如果作戰了,我們很可能會寡不敵眾。」
  「這可不是新鮮事。」艾德溫說道,索恩承認他的話沒錯。
  「是的。我們過去是贏了,因為我們團結、彼此合作。最重要的是,我們並肩作戰。因此,我們需要專心致志地對付敵人,不要爭吵,像一群扮家家的孩子。我們必須像一個團隊那樣合作,一個好的團隊不會彼此爭執。」
  他環顧四周的每一張面孔,所有人都點頭表示同意。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射擊活動遠遠不止是一場比賽,這是一個技能訓練,我們所有人的性命都依靠在這上頭,不能拿來開玩笑,我在這裡宣布,所有賭注都不算數。」
  有片刻的沉默,然後,再一次,所有人又開始點頭。可能是因為大多數人賭斯蒂格贏,而不是麗迪雅。但總之是大家都同意了。
  幾乎是。
  杰士波看了看同船的水手,斯蒂格輸了,他站在那裡,拿著一袋錢。
  「但是,這是……」
  他不敢說出「不公平」這個字眼,看著索恩,以及英格瓦,然後是船外嘩嘩的海水。戀戀不捨地,他開始把這筆錢歸還給每一個人。
  當他們返回克雷斯哈芬,索恩站在哈爾身邊,船舵面前。
  「希望我沒有越權。」他低聲說道。
  哈爾一笑,搖了搖頭,「一個好船長知道什麼時候應該退居幕後。你幹得不錯。」
  太陽幾乎下山了,他們回到克雷斯哈芬灣的碼頭。哈爾讓船隻靠岸,斯特凡和杰士波很快上岸綁好繫纜繩,一個人影從碼頭一端茅屋的屋簷下走出來。
  他又高又瘦,穿著一件奇怪的斗篷,有著灰綠相間,色彩斑駁,肩上背著一個巨大的長弓。當斯蒂格監督船員收拾船帆和繩索等裝備,他等待著哈爾和索恩上岸。他沒有像大多數陌生人那樣向兩人打招呼,他只對哈爾說話。
  「晚安,」他說,「我的名字是吉蘭,國王要見你。」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