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月族3 - 衛星長髮公主(The Lunar Chronicles 3 - Cress)
    作       者 瑪麗莎.邁爾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53
    書       號 621053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4/11/25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當經典童話遇上頂尖科技,科幻磅礡鉅作第三彈!
這回,關住長髮公主的不是高塔,
是顆浩瀚銀河系裡的衛星。


★版權售出澳、日、韓、義、德、法……等25國
★紐約時報暢銷YA小說


☆作者對角色的重新刻畫,大大超越原型設定。——《學校圖書館週刊》
☆幽默、動作、浪漫不減,情節轉折絕不負讀者期望。——《出版者週刊》


月牙兒被單獨囚禁在這顆衛星7年多了,衛星每16小時繞行地球一周。
月球是她的噩夢,她曾替月族女王設計過無數間諜系統,甚至干擾衛星訊號,
讓女王的特種部隊入侵地球,奪走一萬六千條人命……
身為頭號間諜,月牙兒對女王的邪惡陰謀瞭若指掌,這次小小的攻擊,只是個開始。
她必須幫助莘德阻止女王與凱鐸皇帝的皇室婚禮,好向世人揭發女王的真面目。
就在她好不容易說服莘德相信自己、即將救她逃出這座太空牢籠之際,半途卻殺出個程咬金!
逃亡計畫生變,更糟的是,衛星正失速往地球墜落而去──


  她的衛星每十六個小時繞行地球一周,這是一座有著無敵美景的囚牢:遼闊的藍色海洋,雲彩繚繞,日出時,半個世界全著火了似的燦爛。
  她被關起來之初,最喜愛的便是把枕頭疊在嵌入牆壁的桌子上,將床單覆在螢幕上,給自己造一個小小蝸居。
  她會假裝自己不是在一個衛星上,而是在一艘即將前往藍色星球的小飛船中。不久後她會降落,踏上真正的土地,感受真正的陽光,聞到真正的氧氣。
  她經常會盯著地球上的大陸出神好幾個小時,想像那裡到底是什麼樣子。
  但,她總是避免去看月球。有一些日子,她的衛星會非常接近月球,甚至可以辨認出那些閃閃發光的巨大圓頂,以及月族們居住的明亮城市。多年以前,在她還沒有被放逐之前,她也曾經住在那裡。
  孩提時代開始,月牙兒便會在那些她感到心痛的時候躲起來,她會逃到小小的洗手間裡,藉著將長髮編成辮子打發時間,偶爾她會躲在桌子底下,唱著催眠曲,直到自己睡著。
  有時她會夢見自己有一個媽媽和一個爸爸,想像他們和自己扮家家酒,給她讀冒險故事,親切地把她的髮絲從眉頭撥開,一直到最後最後,月亮西沉,落到地球後面,她覺得自己安全了。
  即使是現在,月牙兒仍然會在看得到月亮的時刻趴到床底下,睡一覺,讀幾頁書,在腦袋裡寫幾首歌,或者構想一些複雜程式。她仍然不願意看到月球上的城市,內心有一種迷信的偏執:如果她能看到月族,他們肯定也能越過人造的天空看到她。
  七年多來,這一直是她的噩夢。
  但現在月亮的銀色地平線正爬上她的窗外,月牙兒沒有注意到,因為今天她掛著透明螢幕的整面牆壁,讓她看到一個全新噩夢。那些殘酷字句出現在所有新聞、照片和影像中,她的雙眼簡直來不及看,一個鏡頭接著一個鏡頭,她來不及讀。
  
  全世界有十四個城市受到攻擊。
  兩個小時的殺戮導致一萬六千名地球人死亡。
  第三紀中最殘酷的大屠殺。
  
  網路上處處可見這些恐怖報導。街頭橫屍處處,五臟六腑被咬爛,鮮血流進排水溝。野蠻的雄性動物下巴、指甲和上衣都沾滿血跡。
  她一隻手點擊畫面,另一隻手摀住自己的嘴。當她把這一切事實連貫起來,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
  幾個月來,她一直按照西比爾女主人的吩咐,像一條訓練有素的走狗,替那些月族太空船掩護,讓地球偵測不到它們。
  現在,她終於知道那些太空船上載的到底是什麼怪物,也是到此刻她才明白女王陛下的計畫,只是為時已晚。
  
  一萬六千名地球人死亡。
  
  之前,地球對這個即將到來的災難渾然不覺,都是因為她無法勇敢地對女主人的要求說不。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導致這個慘劇發生。
  她不敢再看這些死亡和屠殺畫面,注意力轉到另一個新聞,令人更加感到恐怖。
  
  東方聯邦的凱鐸皇帝為了結束攻擊事件,同意迎娶月族女王莉薇娜。
  莉薇娜女王將成為東方聯邦的新皇后。
  
  地球上震驚的記者們對這一外交決定眾說紛紜、立場不一,有些人十分憤怒,聲稱聯邦和地球其他聯盟應該準備應戰,而不是準備婚禮,但其他人則為這個倉促的聯姻辯護。
  月牙兒的手指在薄薄的透明螢幕上點著,放大音量,一個人剖析聯姻的好處:不會再有攻擊事件,不必再揣測是否會發生攻擊,地球將更能體會月族的文化,他們將分享先進的科技,會變成聯盟。
  此外,莉薇娜女王其實只想統治東方聯邦,她會放過地球上的其他國家。
  但月牙兒知道只有傻瓜才會相信,莉薇娜女王要是成為皇后,她會殺掉凱鐸,將整個聯邦據為己有,用它作為一個跳板,集結武裝部隊,入侵其他國家。在整個地球被她所控制之前,她不會停止。這次小小的攻擊,這一萬六千條人命,僅僅是個開始。
  月牙兒把新聞聲音關掉,手肘支在書桌上,雙手插進豐厚的金色鬈髮中,她突然覺得發冷,儘管衛星裡一直保持恆溫。
  她身後的一個螢幕正用一種孩子的聲音在朗讀一段文章。這聲音是她十歲的時候,無聊到要精神錯亂時,用四個月時間編寫出來的程式。但用它讀出美洲共和國出版的月族戰士驗屍報告,顯得太活潑了。
  
  骨頭用一種含鈣豐富的生物組織加強過,主要關節的軟骨組織注入生理食鹽水,增加彈性和柔韌。植入模仿狼牙的填充物以取代犬齒和門牙,下頷和骨骼像其他組織一樣做過加固措施,提升咬碎功能。
  中央神經系統的重新調整,心理上的大規模竄改,讓試驗對象富於侵略性,更傾向於狼。伊達斯登博士推論,一個可以操縱大腦生物電波的先進技術,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畫面靜音。」
  十歲孩子甜蜜的嗓音不再,只有早已在月牙兒腦中根深柢固的衛星發出的嗯嗯聲,包括風扇、生命維持系統、回收箱的水流。
  月牙兒把頸後豐厚的頭髮結成辮子,拉到肩膀前面,似乎只要一個不小心,它就會捲進椅腳的滾輪裡。眼前螢幕上的畫面不斷改變,地球上的新聞出現越來越多訊息,月球也有新聞播出,報導他們「勇敢的戰士」和「惡戰勝利」,但全數都是超級的胡言亂語。月牙兒十二歲以後便不再看月族新聞。
  她心不在焉地將馬尾辮纏在左臂上,從手肘到手腕,沒注意到有一大段纏在她的腿上。
  「哦,小月牙兒,」她低聲語,「我們該怎麼辦?」
  她自己十歲的聲音回來了,「請說明妳的指令,大姊姊。」
  月牙兒閉上眼睛,不再看螢幕。「我知道凱鐸皇帝這麼做只是想阻止一場戰爭,但他必須明白這阻止不了女王陛下。如果他這麼做,她會殺了他,接下來地球該怎麼辦呢?」她的太陽穴抽痛,「我認為靈莘德一定在舞會中警告過他,但是如果沒有呢?如果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置身於危險中呢?」
  她旋轉座椅,手指點擊一個靜音新聞畫面,打上密碼,叫出她一天查看過一百次的隱藏畫面。直接通訊視窗打開,但它在她桌子上方,像一個被遺棄的沉默黑洞。莘德仍然沒有試圖聯繫她,也許她的晶片已被沒收或銷毀,或許靈莘德手上已經沒有晶片了。
  吐出一口氣,月牙兒切斷連線,指尖很快地點幾下,出現十幾個不同視窗。它們和一個網路服務連結,搜尋有關一個星期前被拘留的月族生化機器人訊息。
  靈莘德,從新北京監獄逃脫的女孩,月牙兒唯一一次向凱鐸皇帝揭露莉薇娜女王要求聯姻真正意圖的機會。
  這個消息十一個小時沒有更新了,月族瘋狂入侵,地球人似乎已經忘記了他們最重要的逃犯。
  「大姊姊?」
  月牙兒嚇一跳,抓住椅子扶手。「什麼事,小月牙兒?」
  「偵測到女主人的飛船,預計二十二秒後到達。」
  聽到女主人這三個字,月牙兒從椅子一躍而起,即使這麼多年了,仍然教她膽顫心驚。
  她的動作精確得像編排過的舞蹈,她練習過太長時間,在內心裡,她變成第二紀的芭蕾舞演員,飛越朦朧的舞臺。小月牙兒倒數計時。
  二十一秒。月牙兒的手掌壓下隱藏在床墊上的按鈕。
  二十秒。她迴轉螢幕,把所有靈莘德的新聞隱藏到月族宣傳影像底下。
  十九秒。床墊砰一聲落到地板上,枕頭和毯子還是原來那樣堆成一團。
  十八秒,十七秒,十六秒。她的手指飛快點過畫面,隱藏地球新聞和網路。
  十五秒。她一個轉身,快速望向毯子的兩個角。
  十四秒。她手腕一轉,像風揚帆一般拉起毯子。
  十三秒,十二秒,十一秒。她迅速走向床的另一頭,旋轉房間另一側的螢幕。
  十秒,九秒。地球的戲劇、音樂、錄音、第二紀文學全都消失。
  八秒。她轉身回床上,優雅地放下毯子。
  七秒。她把兩個枕頭並靠在床頭,順手拉出被壓在毯子下面的長髮。
  六秒,五秒。一個滑步,她收拾所有掉在地上的襪子、髮圈,放進抽屜裡。
  四秒,三秒。她把桌上唯一的碗、唯一的湯匙、唯一的玻璃杯,以及少數幾枝手寫筆,放進櫃子。
  兩秒。最後一個迴旋,審視她的工作。
  一秒。她高興地舒了一口氣,以一個優雅的鞠躬作結。
  「女主人已經到來,」小月牙兒說道,「她要求兩船對接。」
  舞臺、暗影、音樂都離開月牙兒的腦袋,只剩下唇邊例行的笑。
  「當然。」她小聲說道,緩步移向主要登船舷梯。她的衛星有兩個舷梯,但只用過一個,她甚至不知道另一個到底開不開得了。朝向甲板艙口的金屬門打開,後面便是太空。
  但此刻,有一艘小飛船在那裡,是女主人的小飛船。
  月牙兒壓下控制鍵,螢幕出現一個影像,一個夾具伸出,她聽到砰一聲,兩艘太空船連接,周圍的牆壁搖晃了一會兒。
  她知道接下來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會聽到的熟悉響動:小飛行器關掉時的呼呼響聲,艙口相接,小飛船密封,氧氣輸入,蜂鳴器嗡嗡響起,確認兩個模組安全連接,飛行器打開,腳步聲出現在走道上,衛星入口發出嘶嘶聲。
  曾經一度,月牙兒希望從她的女主人那兒得到一點溫情和友善,也許西比爾會看著她說:「親愛的,我的甜心,新月,妳贏得了女王陛下的信任和尊重,歡迎妳和我一起回到月球,重新被我們所接納。」
  但那種時刻早就過去了,即使西比爾眸中寒光陣陣,月牙兒臉上掛著的仍然是那個例行微笑。「今天是個好日子,女主人。」
  西比爾哼了一聲,她白色外套的紋繡袖子甩動,手上拿著一個大箱子,裡面是一如平日的補給:月牙兒有限的食物和淡水,當然,還有醫藥箱。「妳找到她了?」
  月牙兒縮著腦袋,笑容隱去,「找到她,女主人?」
  「如果今天是一個好日子,那麼表示妳完成了我交代給妳的這個小小任務,是吧,新月?妳找到生化機器人了?」
  月牙兒垂下目光,指甲陷入手掌中,「不,女主人,我還沒找到她。」
  「我明白了,所以今天不是一個好日子,是嗎?」
  「我的意思是……妳的光臨永遠是……」她沒有把話說完,強迫自己把拳頭打開,大著膽子迎視女主人西比爾的怒目,「我看到新聞了,女主人,或許我們應該為陛下訂婚感到高興。」
  西比爾把箱子咚一聲放到床上,「只有地球受到月族的統治,我們才會滿意,在此之前,有很多工作要做,妳不應該浪費時間看那些新聞和八卦。」
  西比爾走近那個暗藏可以直接通訊的祕密視窗,那裡會洩露月牙兒對月族皇室的背叛。月牙兒身子一僵,但西比爾逕自走過去,到那個凱鐸皇帝在東方聯邦國旗前發表談話的畫面前,手碰了一下,螢幕的畫面消失,露出金屬牆壁和螢幕背後一堆燒熱的管路。
  月牙兒慢慢吐出一口氣。
  「我希望妳已經找到一點線索。」
  她挺身站直,「靈莘德現身在歐盟,法國南部的一個小村子,約當地時間六點——」
  「我知道,然後她去了巴黎,殺了一個法師和幾個沒用的特種部隊。除了這個,還有別的情報嗎,新月?」
  月牙兒吞了口口水,開始將她的頭髮繞在兩個手腕上纏成八字形,「下午五點四十八分,在法國爾約,一家太空船和車輛零件商店的店員在清理存貨時,移除掉一個A214風鈴草十一點三級的動力電池,但沒有標示有任何人付錢,我想,或許靈莘德偷走了……或許利用法術……」
  她猶豫了,西比爾喜歡把那個生化機械人當作是一個貝殼,即使她們都知道這不是事實。月牙兒倒真的是一個貝殼,靈莘德則有月族的天賦,只是可能透過某種方式隱藏了,但在東方聯邦的年度舞會裡,在場的每個月族都察覺出真相。
  「一個動力電池?」西比爾說道,沒理會月牙兒的猶豫。
  「它轉換壓縮的氫變成能量推動——」
  「我知道那是什麼。」西比爾厲聲說道,「妳是在告訴我,妳唯一的進展便是找到證據證明她在修理她的太空船?那會讓我們更難追蹤。他們回到地球了,妳還沒辦法完成任務?」
  「我很抱歉,女主人,我在試,只是——」
  「我沒興趣聽妳的藉口,這些年來我一直說服女王陛下讓妳活下來,前提是讓妳活著有用,妳會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東西。我這樣保護妳,錯了嗎?新月?」
  她咬了咬嘴唇,不敢去想監禁的這些年,她替女王做過的事,數不清的間諜系統,偵察地球上的各個領袖,侵入外交通訊,干擾衛星之間的信號,讓女王的士兵可以入侵地球,從來沒有被發現,所以,今天一萬六千條地球人的性命全是死在她的手中。
  但沒有用,西比爾只在乎月牙兒的過錯,沒有找到靈莘德是月牙兒最大的失敗。
  「我很抱歉,女主人。我會更加努力。」
  西比爾瞇起眼睛,「如果妳沒有盡快找到那個女孩,我會非常不高興。」
  在西比爾凌厲的目光下,她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被釘在檢查臺上的飛蛾。「是的,女主人。」
  「很好。」西比爾伸手,拍拍她的臉頰。幾乎像母親對孩子的默許,但不完全是。然後,她轉身,打開箱子的鎖。「好了,」她拿出一個注射針頭,「伸出妳的手臂。」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瑪麗莎.邁爾Marissa Meyer
出生並成長於華盛頓州塔科馬市,於太平洋路德大學獲得創意寫作學士學位,當擔任過出版社編輯,現為全職作家,和丈夫住在塔科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