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祕密調查02 - 現在才看到太遲了 Secret series #2
    作       者 匿名的博斯
    譯       者 安妮
    系  列  名 閱界-055
    書       號 621055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5/01/27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全球21國都在尋找的祕密!
◎美國NAPPA金獎、紐約公共圖書館推薦選書

注意!本書內含橫跨五個世紀的機密文件,
如果你不想錯過這個獨家祕密──
請儘速簽署保密條款,儘速翻閱。


當心!令人瘋狂的祕密就藏在書頁之間!
好吧,我可是警告過你了,如果你要繼續翻閱,可得有心理準備。


說真的,
我一點都不想告訴你我們的英雄,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
如何偶然發現了魔術博物館,
甚至見到那個傳奇的魔術師皮埃特羅!
我當然也不想告訴你,
那顆吟唱出遠古祕密的魔音球,
以及五百年前在瓶子裡誕生的古怪小矮人,
就是解開所有祕密的關鍵。

哦,糟糕!我又不小心說溜嘴了。
我一向都控制不了我自己,
所以還是面對現實吧。
但老實說一句話:你現在才挖到這本書,已經太遲了。

☆引人入勝、趣味十足。——《KLIATT》
☆精采的續集。——《書訊》

  「噁心!」悠次說。
  水淹到他的腳踝,他用棒子輕輕戳著一隻大海葵,海葵半透明的觸鬚緊緊收縮著。
  卡珊、馬克斯-恩奈斯特、安貝兒以及其他幾個你可能不認識的同學,站在潮濕又長滿苔蘚的岩石上觀察著。
  「噁心?我覺得看起來很正常啊。」馬克斯-恩奈斯特說,「有點像外星人……」
  「我覺得他說的噁心是好的意思。」卡珊說。
  「哦,對啊。」馬克斯-恩奈斯特有點困惑地說。
  「啊,我覺得它令人想吐——是不好的意思。」安貝兒說,「它看起來好像狗的屁股!」
  卡珊知道最好不要爭辯,但她終究忍不住。「它才不會讓人覺得想吐!它天生就長這樣。這是一種防禦機制。」
  「其實,我認為它把棒子當成食物了。」馬克斯-恩奈斯特說,「它的觸鬚上有毒,能把小魚之類的東西引到它的嘴裡。」
  「其實,你們說的都沒錯,甚至連安貝兒也說對了。」他們的老師尼德曼邊說邊朝他們走來,「因為海葵的嘴巴也是它的肛門。它由屁股進食。」
  「好噁心!」安貝兒說,「噁心!噁心!噁心!」
  「說得很好。」尼德曼老師說,「悠次,別再戳它了。卡珊,我真沒想到妳竟然允許妳的新同學那樣折磨一隻海洋生物。」
  「對不起。」卡珊說,儘管她並不清楚老師為何要她代替別人道歉。「無論如何,他又沒傷害它——我一直盯著呢。」
  「好吧,但我希望大家都小心一點。看看那些——」他指著附在岩石上的那些紫色刺球,它們看起來好像一大群小豪豬。「那是海膽,別踩上去,會很痛的,對你們和海膽來說都一樣。」尼德曼老師輕聲笑起來,「不過,假如你們不小心踩扁一隻,那要告訴我,用它們來做壽司可好吃極了。」
  孩子們發出一片抱怨聲。
  尼德曼老師長著火紅的大鬍子,他的脾氣也一樣火爆。
  他是那年秋天從紐西蘭來的。卡珊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非常激動,因為自然科學是她最喜歡的科目,而紐西蘭又是她最喜歡的國家。她從未去過紐西蘭,但她從媽媽的旅遊書裡看過相關的知識:雨林、冰川和火山——全在同一個地方!
  然而,尼德曼老師並沒有如她所希望或有點期待的那樣,把她當成最喜歡的學生。相反的,他從一開始就對她特別苛刻。
  卡珊不知道原因是什麼,她只知道他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截然不同。尼德曼老師認為自己是一個「驕傲的懷疑論者」和「真相揭露者」。在卡珊看來,這意味著他對全球暖化發表了一大堆諷刺的評論,或者正如他說的,那叫「全球廢話」。
  「你們看過電視上的氣象預報員嗎?」每次談到這個話題,他都會這樣問,「那些豬頭連下週的天氣都無法預測,又怎麼能指望他們預測五十年後的氣候呢?」
  你大概能夠猜到,這些話激怒了卡珊。對於跟天氣有關的災難,她都自認為是專家。
  但是,每當她在課堂上稍微分心,他就會要她回答問題。是因為這個原因嗎?他總是說他對她的功課很失望,也是這個原因嗎?
  馬克斯-恩奈斯特說,尼德曼老師只是對她期望比較高而已,因為他很關注她。但她明顯沒有這樣的感覺。
  天氣冷颼颼的,飄著小雨,海水波濤洶湧。
  到目前為止,有一半的同學都曾在岩石上滑倒或不小心踩到水坑,還有很多同學曾被推下水裡。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都沒弄濕身體,卡珊是因為她擅長在石頭中間跳來跳去,馬克斯-恩奈斯特則是因為他盡量遠離了有水的地方,當他們在「午夜的太陽美容中心」經歷種種驚險時,卡珊曾在一個緊急時刻發現,馬克斯-恩奈斯特不會游泳。
  不過他們卻有另外的煩惱。
  他們已經在潮池間走了半個多小時,還是無法擺脫小組的其他人。
  卡珊原本打算說她要去上廁所,計畫等她離開之後,馬克斯-恩奈斯特也要這樣說。可是,尼德曼老師卻堅持任何人都必須在老師的陪同下去洗手間。因此,這個計畫泡湯了。卡珊還考慮過說自己暈船,問老師她能不能回到車上。但是,對一切疾病都十分在行的馬克斯-恩奈斯特卻指出,暈船是坐船時會出現的一種暈動病,在海灘上是不會出現的。
  卡珊開始感到焦慮不安。當尼德曼老師正在講解赤潮的時候,卡珊打斷他的話,詢問他全班同學是否會有自由考察的時間。「你一直都教我們要獨立思考,但如果我們總是聽你講,我們怎麼能做到這一點呢?」
  通常,大人們都不會把這種意見當真的。然而,尼德曼老師卻好像突然改變了想法,接受了卡珊的提議。「妳知道,妳說得一點兒都沒錯。」他就只說了這句話。
  卡珊實在太意外了,她差一點就要繼續爭辯下去呢。
  尼德曼老師告訴全班同學,大家可以有幾分鐘的自由活動時間,但必須在視線範圍之內活動,而且不准戳海裡的生物。
  卡珊看了看手錶,距離十二點還剩下十分鐘。
  還有十分鐘,他們就會見到消失已久的魔術師皮埃特羅.貝加莫。
  還有十分鐘,他們加入特西斯社的生活,即將正式展開。
  他們只能看到一座碼頭,有三個停泊口,在海灣的對面,與潮池之間隔了幾座巨大的岩石。
  「慢慢走,假裝四處查看。」卡珊小聲對馬克斯-恩奈斯特說。
  當他們走進那些岩石,潮水剛退下去。岩石與波濤洶湧的海水之間,出現了一條狹長的海灘。
  「快!」卡珊說。
  馬克斯-恩奈斯特遲疑不決,「但是我……」
  「還是你寧願游泳過去?」
  當潮水漲上來的時候,他們已經站在一小片沙灘上,四周全是參差不齊的岩石——這一刻,他們是安全的,身上也沒弄濕。
  只有一個問題:悠悠次也跟來了。
  「喲,你們兩個傢伙要去哪呀?」他艱難地蹚著海水說。
  馬克斯-恩奈斯特看著卡珊:現在怎麼辦?
  卡珊看了看手錶,他們還有六分鐘。
  「喂,悠悠次,我知道你跟我們還不是很熟,不過……你願意幫個忙嗎?」
  悠悠次同意替他們把風,但他有一個條件:必須讓他知道他們要去哪。
  「好吧。」卡珊快速地說,「不過我們以後再跟你說,行嗎?」
  卡珊不等他回答,就推著馬克斯-恩奈斯特往前走。
  悠悠次看著這一切,既憤怒又好奇。
  「別忘了『三點』規則!」他在他們身後大喊。
  「什麼?」馬克斯-恩奈斯特問。
  「一直確保兩隻手和一隻腳或一隻手和兩隻腳接觸到下面的石頭。」卡珊邊說,邊朝悠悠次笑了一下,她還以為她是唯一知道這個規則的人呢!
  然後她開始沿著岩石往上爬。
  馬克斯-恩奈斯特卻站在那裡,直到潮水湧上來,濺在他的腳踝上。
  當他們沿著岩石另一側的海灘奔跑時,發現路被一座搖搖欲墜的小木屋擋住了。那是一間老舊的漁具店,上面掛著一個救生圈,看起來好像被鯊魚咬過一口似的。一塊手寫的牌子打著廣告:「活餌。」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都皺起鼻子,因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腐爛的魚腥味。
  他們躡手躡腳地繞著木屋走,可是當他們走到另一側,路被木柵欄擋住了。他們連一個人影也沒看到。
  這時,他們聽到一個熟悉的紐西蘭口音說:「卡珊德拉?馬克斯-恩奈斯特?我就知道你們兩個豬頭會跑來這裡!」
  這兩個豬頭剛躲進那堆漁網,便看見尼德曼老師的腳踝。
  蒼蠅圍著他們的鼻子嗡嗡亂飛,不知名的小蟲開始研究他們的腿。真是難熬!
  「現在出來吧,沒有人會知道的。」尼德曼老師大叫,「否則,我警告你們——我要讓你們停學!」
  尼德曼老師怎麼會知道要來找他們呢?卡珊感到疑惑。假如是悠悠次打的小報告,她會要他好看!
  尼德曼老師撿起靠在木屋上的一根魚叉,把它舉高。他的鬍子又紅又濃密,看起來好像一個北歐海盜,或某個恐怖的海神。
  他是準備停他們的學,還是準備在此刻此地刺死他們?
  卡珊感到有人在她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她惱怒地回頭看馬克斯-恩奈斯特一眼。他幹嘛在這種時候做這麼冒險的動作?
  他接著拍她:兩下長的,三下短的。
  摩斯密碼。
  卡珊知道,三下短的代表S。(大家知道,SOS是三短、三長加三短。)但是,兩下長的代表什麼呢?
  這時她回想起來,她跟馬克斯-恩奈斯特曾經自學過摩斯密碼的表達法。開頭是兩下長的。
  兩下長的代表M。
  MS。
  「午夜的太陽」!當然是它!想到這裡,卡珊感到一陣恐懼。馬克斯-恩奈斯特的意思是,尼德曼老師是「午夜的太陽」的人。
  此刻從這個角度看她的老師,或至少是看著他的腿,一切似乎明顯不過。他突然出現在他們學校裡,他對她總是特別苛刻。
  因為這個原因,他才促成了這次的實地考察活動嗎?因為這個原因,他才這麼輕易地允許他們有自由活動的時間嗎?
  而現在,他卻準備在沒有任何目擊證人的情況下,殺了他們。
  哼,如果是這樣,他不會得逞的——還早呢。
  尼德曼老師又向四周望了望,然後走開。
  一扇生鏽的矮鐵門擋住了前往三號碼頭的路,一條鏈鎖鬆垮垮地垂下來,在風中來回擺動,不停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
  「也許我們應該在這裡等一會兒。」馬克斯-恩奈斯特緊張地說。
  「在尼德曼老師的眼皮底下?」
  卡珊拉開大門,一段腐朽的木梯展現眼前,彷彿只要一踏上去,它就會坍塌了似的。
  但卡珊卻毫不猶豫地踏上去。
  馬克斯-恩奈斯特小心翼翼跟在後頭。
  狹長的碼頭一片荒蕪,只有幾艘長滿藤蔓的小船。除了海鷗的幾聲叫喊和潮水拍打在小船甲板的聲音之外,四周靜悄悄的。
  馬克斯-恩奈斯特打了個哆嗦,「好像鬼城,就只有這幾艘船。我真的覺得我們該走了——」
  「拜託你安靜一會兒好不好?」卡珊小聲地說,「看那邊——」
  一艘大船正駛進港口,它有著四根高高的桅杆和幾張鼓起的方形帆,彷彿海盜電影中的舊式西班牙橫帆船。(其實那不是橫帆船,而是一艘十九世紀的縱帆船,一種相似但更為豪華的船。不過我覺得橫帆船這個詞更富有浪漫和冒險的意味,你覺得呢?)不過,它卻像一艘新船一樣閃耀著,船身又黑又亮,反射出海水的光影。當他們觀望時,太陽衝破雲層,照在那些帆上,整艘船都鍍上了一層亮晃晃的金光。
  船駛近時,帆放低了,速度慢了下來。一個男人突然出現,站在船頭附近。(方向感跟我一樣差的人請注意,「船頭」指的是船的前端,與指稱船後部的「船尾」相對。)他們看不清他的臉,但他看起來卻跟畫中的遊艇駕駛員一模一樣。他戴著白色的帽子,身穿海軍服,而且……他在看著他們嗎?
  是的——更清楚了,他在向他們揮手。
  卡珊看了看手錶,正午十二點整。
  她不禁笑了起來。真是這樣嗎?這艘奇異的船真是為他們而來的嗎?他們將這樣與特西斯社碰面嗎?太美妙了!
  「你們這兩個傢伙,你們以為能跑到哪裡去?」
  他們回頭一看,尼德曼老師正大步走來,手裡還拿著魚叉。
  卡珊抓住馬克斯-恩奈斯特的手,一起往碼頭下面跑去。
  尼德曼老師也跟著加快步伐。
  一塊踏板放下來讓他們通過(是一塊有扶手的寬板,而不是你在電影中看到的那種狹窄踏板,儘管我承認後者會更刺激),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一口氣衝了上去。
  直到他們看清楚站在上面的那個人。
  他們一動不動地呆住,好像那個人擁有某種超級恐怖的力量,瞬間就把受害者變成巨型海鮮櫃裡的冰雕。
  這是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一張面孔。
  也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張面孔。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面面相覷,跑回尼德曼老師那裡似乎突然間變成一個更好的選擇,但他卻不見了。
  更糟糕的是,踏板開始上升,船員們正在解開纜繩。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想往下跳。
  他們轉過身子,面對一身水手裝扮的舊敵——L博士。
  那個人看著他們的表情,大笑起來。
  「幹嘛嚇成這樣?你們不記得盧西安諾——L博士,和我是雙胞胎了嗎?我是皮埃特羅。歡迎上船!」
  那人一手拉著卡珊,一手拉著馬克斯-恩奈斯特。他們邊笑邊欣慰地哭了,然後,他們一起擠上船。
  他們安全了!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匿名的博斯 Pseudonymous Bosch
匿名的博斯是一個假名,但是他更喜歡稱之為筆名。遺憾的是,由於某些原因,他不能透露他的真實姓名,但勇於閱讀這本書的人應該都十分明白原因何在。不過,他承認自己對美乃滋有著根深蒂固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