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聖誕的魔法城02 - 深海龍影 (Dragon of the Deep Sea)
    作       者 賴爾、麥克‧菲利普斯
    系  列  名 閱界-059
    書       號 621059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6/04/26
    售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黑暗力量所到之處,是無盡的災難……
一個來自現代世界的單純男孩,阻止得了這場異世界的浩劫嗎?


☆好萊塢改編同名電影、APP手遊、動漫同步製作
☆實體主題樂園,恢弘建造
版權銷售狂掃英、中、德、法、西
繼《哈利波特》、《魔戒》、《納尼亞傳奇》,最新魔幻巨製,蓄勢待發──


一宗古老的書卷,讓一位平凡的丹麥華裔少年──步凡,意外地穿越到奇幻瑰麗的魔法大陸。
在魔法神殿當學徒的步凡與他的朋友們,遭受來自亙古的黑暗勢力陷害,被指控傷害了神殿最高領導人。
為了證明清白,步凡一夥不得不踏上未知的冒險歷程。
這回,他們將遇上詭譎莫測的海盜群、珍奇異獸滿載的黑暗市集,以及充滿著童話色彩,由人魚統治的奇幻海洋王國。
另外,還必須對付來自暗黑深淵裡,無人能敵的巨大蛇怪……

面對一波波艱險挑戰,
步凡一夥,憑著石頭人的無堅不摧、人魚後裔的高強魔法、獸人的極速奔馳,以及自身的睿智果敢,闖過了數道關卡。
但此次遭逢的頑強敵手,他們竟全然束手無策!?  
他們甚至還未與最大的黑暗力量正面交鋒,那一股潛藏在幕後,擁有毀天滅地的勢力……
眼前陷入困頓局面的他們,能否在九死一生的夾縫間,取得一絲生機?


  清晨,清涼的海風拂動岸邊的棕櫚樹,海鷗伸展潔白的翅膀劃過碧空,天剛亮沒多久,港口就已經忙碌起來。擁有古銅色皮膚的漁民們,在沙灘邊晾曬著各種水產。大汗淋漓的水手們將船拴在碼頭,將海貨一箱又一箱的從船上扛下來。
  揣著腰包的商人們忙著裝卸貨物,採購來自海域的特產。集市上喧鬧非凡,到處都是討價還價的聲音。隨著交易的完成,一輛輛馬車順著青石鋪就的大路,將一車車新鮮的魚蝦運往城市的中心。
  這就是加利亞——卡美拉國第一大港口城市,也是最繁榮的貿易口岸。
  在港口那些忙忙碌碌的水手商販之中,有兩個人影顯得格格不入。那是一個黑頭髮、黃皮膚、五官清秀的少年,而他身邊的少女大約十歲左右,有著白皙的面容,碧綠與蔚藍兩色的盈亮眼珠——這兩個人,當然就是步凡和喵嗚了。
  在斯伊的指引下,兩人乘坐救生艇一路漂流到加利亞港,此時的他們明明是又累又餓又渴,但卻顧不上填補自己空虛的胃袋,而是極力尋找地下黑市的所在。
  「大叔大叔,你知道那個『地下黑市』在哪裡嗎喵?」貓女孩湊到一位水手身旁,誠懇地詢問。
  身材魁梧的水手大叔愣了一下,半秒後他皺起了眉頭,低聲喝斥:「小孩子家家瞎說些什麼,快回家去!」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這麼凶做什麼喵。」喵嗚不滿地嘟起了嘴,她的嘴唇因為缺水而乾裂了。眼看她蹦蹦噠噠地向不遠處的商鋪衝去,步凡趕忙拉住她的後領,阻止她的動作:
  「小喵別問了,你問不出什麼結果的。」
  「為什麼?」喵嗚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他們都不知道嗎?總有人會聽說過的吧喵?」
  步凡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啊……都說了是『地下黑市』了,那當然是非法的交易場所了,就算你滿街去問,他們也不會承認的。再說了,你看他們……」
  說著,步凡小幅度地抬了抬手,不著痕跡地指向身後的幾個水手:「剛才你提問之後,他們幾個就在看我們了。顯然是咱們問起地下黑市,讓他們起了戒心。」
  「哇塞,小凡小凡你真厲害,我都沒有注意到耶!」感官靈敏的貓女孩,由衷地佩服道。
  「……」收到了稱讚,步凡反而無語了。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是因為在學校裡受人欺負、躲避「霸王龍」和那群「龍死黨」們積累的經驗呢。
  喵嗚抬起手,揚起小小的拳頭:「哼哼,既然他們在戒備,肯定有內幕嘛。看我用冰箭術打得他們開口喵。」
  「不好,這樣會打草驚蛇,」步凡微微思考了片刻。
  突然,一個點子闖進了他的腦海,他猛地拍了下巴掌,驚喜道:「有了!我知道有一個地方,那裡一定有咱們需要的資訊!」
  步凡所指的地方,是冒險者公會。
  根據以前斯通告訴他的說辭,在馬奇克大陸上,每個大城市都有公會的存在,為冒險家們提供相關的資訊,供他們發佈和領取相關任務。在街道的深處,步凡找到了那座兩層高的小樓,與上次斯通帶他去的那家一樣,這座小樓的門口也懸掛著一個木製招牌,上面雕刻著一把鋒利的短劍與一面堅固的盾牌。
  推開大門,門邊的風鈴便發出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響,隨之映入眼簾的,是一座擁有甜美色彩的糕點冰飲屋。
  淡綠色的壁紙上繪製著葉片的圖形,牆邊的玻璃矮櫃裡擺放著胖乎乎的甜甜圈,深褐色的巧克力上撒著五顏六色的糖霜顆粒。矮矮的小圓桌上擺著造型各異的玻璃杯,黃橙橙的果汁杯裡斜插著小小的紅傘,紅豔豔的西瓜冰沙光用看的,似乎就能感覺到那甜美的味道了。
  屋裡清爽又溫馨的顏色,甜美可口的糕點,讓步凡頓時愣住了。他上一次與斯通同去的冒險者公會,分明是一座昏暗酒吧的模樣,彪形大漢和女武者肆意地喝酒大笑,跟這個幾乎可以用「夢幻」來形容的糕點屋哪裡有半點相似?
  「歡迎光臨!」
  正當步凡還在發呆的時候,耳邊傳來甜甜的、懦軟的聲音。他循聲望去,只見站在櫃檯裡的,是一個穿著蓬蓬裙的小姑娘,她看上去大概只有十五、六歲,捲捲的金髮披在肩上,水藍色的裙子上點綴著白色蕾絲。她的唇邊掛著甜甜的微笑,一雙蔚藍的大眼睛望著跨進店裡的客人。
  「對、對不起,我們走錯了。」步凡趕忙道歉。
  他正想拉著喵嗚離開,剛一轉頭,卻發現自己的同伴——貓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竄到了小桌邊,咕嚕咕嚕地喝了一大口果汁。她一隻手抓著甜甜圈,兩邊臉頰塞得鼓鼓的,嘴邊沾滿了糖霜:
  「郝飯郝飯,郝郝粗喵!(小凡小凡,好好吃喵!)」
  小喵嗚的嘴巴塞得滿滿的,說話的口齒都不清楚。她的舉動,簡直要讓步凡崩潰了。同樣兩天沒吃東西的他,早已是餓得前胸貼後背,但被海盜洗劫一空的他們,完全無法支付這頓餐費。
  他的眉毛都垮了下來,求助地望向店鋪的主人,小聲地詢問:「請問……我可以洗盤子抵債嗎?」
  小姑娘咯咯地笑了起來,她的聲音像銀鈴一樣悅耳動聽。笑了好半天,她才伸出白皙的手指,指向步凡胸口別著的徽章,笑盈盈地說:「洗盤子就不用了,多做幾個E級任務就好啦。」
  冒險者公會發佈六種等級的任務,S級是終極任務,A級是高級,然後BCDE級的難度依次往下,E級是最初級的入門任務。順著店主所指的方向,步凡低頭望向自己的胸前,在冰雪神殿的制服上別著一個金屬徽章,那是第一次加入冒險者公會時獲得的。
  「我沒有走錯?」步凡的眼睛一亮,他驚訝地問,「這裡真的是冒險者公會?可和我上次去的那家不一樣啊!」
  店主小姑娘半倚在櫃檯上,她用雙手托住自己的下巴,笑盈盈地說:「誰告訴你冒險者公會都是一個樣兒了?難道我的店沒有他們的好看嗎?」
  在店主的解釋下,步凡這才明白:雖然冒險者公會是全大陸的連鎖,但每個城市都有不同的指導人,每個指導人會根據自己的風格,開辦不同的店鋪。
  上次他在王都凱安斯看見的那家,是指導人——達魯斯在運作的,達魯斯是個喜歡喝酒聊天的漢子,就將公會開成了酒吧的模樣。
  而在港口城市加利亞,公會的指導人就是面前的這位看上去嬌俏可愛、實際年齡不詳的美女——鈴,她喜歡可愛的東西,喜歡甜食和冰淇淋,所以就把公會開成了蛋糕冰飲店了。
  從步凡跨進店裡的那一刻起,鈴就從他的徽章顏色上,看出了他「菜鳥冒險者」的身份。原來,冒險者也是有等級差異的,白色徽章代表最初級的E,淡綠色代表D,淡藍色代表C,淡紫色代表B,枚紅色代表A,而金色徽章則是最強冒險家的證明——那是完成了S級任務才有的獎勵。
  身為冒險者的指導人,鈴很熱情地招待了步凡和喵嗚,她端上了鬆軟可口的糕點以及冰鎮的清涼果汁。但步凡卻沒心思品嘗美食,胡亂地塞了兩口撫慰了空磨的胃袋,他趕忙詢問對方:「鈴小姐,請問加利亞的地下黑市在哪裡?我們怎麼樣才能進去?」
  鈴微微皺起她那雙漂亮的眉毛:「小傢伙,那可不是你們該去的地方,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們的朋友被海盜抓走了,他們要在地下黑市上賣了他!」步凡將他們怎麼被海盜發現,怎麼被船長布朗尼捉住,梅里爾變成了人魚要被當做商品賣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鈴說了,但他沒有說出是斯伊放走了他們。
  當聽見人魚的時候,鈴明顯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聽完步凡全部的敘述,鈴又思考了半分鐘,才開口說:「原來如此,的確,那些海盜會在地下黑市進行非法交易,販賣珍稀貨品。但鮫人……加利亞港已經有十幾年的時間,沒有出現過任何鮫人了。我記得那時候的加利亞港口,是那麼繁榮那麼興盛,經常會有鮫人來到這裡,出售拳頭大的珍珠,五顏六色的珊瑚……」
  一邊說著,鈴一邊陷入了對往日時光的緬懷之中。在她的敘述中,步凡和喵嗚瞭解到了港口過往的模樣——
  在悠久的歷史中,人類所居住的卡美拉國,以及鮫人所居住的無垠海國,一直和睦相處,世代交好。港口城市——加利亞,作為卡美拉的人類與無垠海國的鮫人進行貿易的地方,也因此無比繁榮。在那時候,根本沒有邪惡的海盜,因為鮫人軍隊捍衛了這片海域,讓海盜無所遁形。
  然而,從十七年前開始,鮫人軍隊卻不知什麼緣故,陸陸續續地撤離了這裡,海盜也開始猖獗了起來。雖然卡美拉國加強了海軍的守備,增加了巡航的船隻,但是在廣袤的海域上,海軍並不是海盜的對手。
  而自從寂滅號的船長布朗尼出現之後,情況就變得更糟糕了。幾次交戰中,海軍輸得一敗塗地,海盜船長布朗尼成為了這片海域的新霸主。
  「哎,」鈴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至今都沒有人知道,鮫人為什麼會離開了海域。你看那裡——」
  鈴伸手指向牆邊的任務發佈板,在那裡貼著大大小小的任務單據,只聽她繼續說下去:「曾經有人發佈過尋人的任務,說自己的鮫人夥伴不見了,請求冒險者們為他尋找線索。但你看都十幾年了,也沒有人能接下那個單子。」
  步凡好奇地望過去,那張單據的確是有年頭了,紙片都泛了黃,上面的字也有些難以辨識。好在他在守護者神殿裡努力識字,現在也能將這裡的文字認個七八成。
  任務單是由一名商人發佈的,他所尋找的鮫人是他的生意夥伴,兩人一直在卡美拉和無垠海國之間進行貨品的交換,但突然有一天,自己的鮫人夥伴毫無徵兆地消失了,從此再也沒有任何音訊。
  「咦?鈴姐姐,我有一個問題喵。」終於吃飽喝足的小喵嗚,滿足地拍了拍小肚皮,然後好奇地望向公會的指導人,「你十幾年前就在這裡了,那你到底多大了呀?」
  鈴小姐用纖長的手指掩住嘴唇,輕輕地笑了起來:「小傢伙,你瞎問什麼哦。好了好了,不翻那些老黃曆了,還是說你們現在的麻煩吧。你們是鐵了心,一定要救你們的朋友?要知道,布朗尼和他的海盜團夥,那可不是省油的燈哦。」
  「再危險我也要去,我一定要救出梅里爾和小艾斯!」步凡堅定地回答。
  「既然這樣,那好吧,」鈴掏出一張加利亞城的地圖,塗著粉紅指甲油的白皙手指,指向城市西邊的區域,「說實話,我也沒去過地下黑市,但冒險者的情報網,多多少少能打聽到一些風聲。
  黑市的位置大概就在這裡,水產市場附近,不過具體入口在哪裡,需要什麼樣的暗號切口作為進入條件,這我可就不知道了。」
  接過鈴小姐遞來的地圖,步凡由衷地道謝:「沒關係,我們已經很感謝您了,我們會想辦法找到入口的。」
  「哎,小傢伙們,你們可別想得太簡單了。卡美拉的魔法軍隊也來搜尋過好幾次,想要端掉這個地下黑市,但卻是一無所獲呢。就憑你們兩個毛孩子,想要對付布朗尼,這太難了。我勸你們,還是放棄這個念頭吧。」鈴小姐托著下巴說。
  步凡搖了搖頭,他那琥珀色的眼珠裡,閃爍著執著的光芒:「不,我們不會放棄的。我們已經失去了一位好夥伴,我絕對、絕對不要再有朋友受到傷害!讓我見死不救,我做不到!」
  鈴小姐無奈地聳了聳肩,說:「既然這樣,姐姐我也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祝你好運了。」
  面對鈴小姐的祝福,步凡卻顯得有些尷尬:「這個蛋糕和飲料錢……」
  鈴小姐一揮手,笑著說:「別想這些了。等你們平安歸來,再給我就好了。」
 
  ☆☆
 
  告別了冒險者公會的指導人,走出香氣迷人的糕點屋,步凡和喵嗚按著地圖的指引,來到了城西的水產市場。
  剛一走近,步凡就聞到一股濃濃的魚腥味,地面上水汪汪的,還散落著一些細小的鱗片。只見皮膚黝黑的漁民們,支起了一兩米長的攤子,將新鮮的海產品碼得整整齊齊,放在冰塊裡,等待商人和市民的採購。而大媽大嬸們則拄著籃子,在鋪子前挑挑揀揀,和小販們討價還價。
  「看上去和普通的菜場沒什麼兩樣嘛。」步凡小聲嘀咕。在水產市場裡轉了兩圈下來,他已經很認真地觀察每一個攤子了,但從表面上卻看不出任何蹊蹺的地方。
  向來多動的喵嗚,現在卻意外的安靜。她吸了吸鼻子,似乎在努力分辨什麼,過了好半天,才扯了扯步凡的袖口:「小凡小凡,這裡有種奇怪的味道……混雜在魚腥味裡,我都很難分得出來的喵。」
  身為獸人族,喵嗚擁有極靈敏的嗅覺,她又努力地辨認了一會兒,突然「喵!」地一聲拍響了巴掌:「啊,我知道了,這種奇怪的味道,和神殿禁地裡的非常像!」
  貓少女的話,讓步凡眼睛一亮:「我明白了!咱們在守護者神殿的禁地裡,不是遇見很多魔獸嗎?先前聽那群海盜的說法,他們也曾經遇到過魔獸,並且將牠們抓了,作為稀奇的商品進行販賣。這就對了,地下黑市的入口一定就在附近。」
  步凡的分析讓喵嗚也歡欣鼓舞起來,她更加認真地吸了吸鼻頭,辨認風中傳來的氣味。雖然濃烈的魚腥味影響了她的嗅覺,但她還是成功地找到了方向。
  只見她那雙半是碧藍半是翠綠的大眼睛,變得格外明亮,耳朵也不自覺地抖動了一下,緊接著,她快步向位於市場最西側的一家小攤跑了過去。
  那是一家水產店,看上去跟其他店鋪沒有什麼兩樣。門前支著一個長長的攤子,擺滿了冰塊,上面鋪著新鮮的海魚。店主是位中年婦女,長得毫不出眾,她靜靜地坐在店門口,偶爾撥弄一下冰面上的魚。
  步凡一把拉住喵嗚,將她拉進一條小巷,在牆壁的掩護下偷瞄目標。少年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突然揚起眉毛,驚喜地說:「沒錯,入口一定就在那裡!」
  喵嗚疑惑地仰起頭,望向自己的同伴:「小凡小凡,你怎麼知道的?難不成你也能聞出味道了喵?」
  「不是用鼻子聞的,是用眼睛看的,」少年伸手指了指自己鼻梁上的眼鏡,然後又指向斜對面的水產店,「你看那家店,看上去好像很普通,就跟大市場裡的其他店一樣,但實際上,攤主的表情神態暴露了她。
  妳注意瞧,其他店主都忙活著招攬生意,大呼小叫地吆喝自己的魚,可她卻那麼淡定,完全不為生意著急的樣子。還有,妳看冰塊上的魚,有的顏色已經變了,擺得都不新鮮了,這個人很隨意地將死魚扔到垃圾堆裡,一點都不心疼的樣子。」
  「那咱們還等什麼喵?」喵嗚拔腿就要往攤子那兒衝,卻被步凡拉住了後領:
  「小喵你別急,咱們再觀察一下。如果這裡真是地下黑市的入口,一定會嚴加守衛,咱們不能貿然地送上門。」
  雖然魔法能量一般般,但步凡的判斷力卻是十分準確的,畢竟在原來的世界裡,他可是個小書蟲,讀了許多世界名著,還有媽媽要求他看的中文版的《三國演義》,讓他在面對這種困境的時候,思路更加清晰,思維更加敏捷。
  原本心急如焚、火燒火燎要去救梅里爾和艾斯,到了這時候,步凡反而顯得不那麼著急了,他只是掩藏在暗巷裡,將店鋪周遭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大約等了兩個鐘頭,喵嗚急得尾巴都搖晃起來,但步凡仍然是紋絲不動。
  「來了!」
  忽然,步凡小聲說。只見有三個大腹便便、衣服料子質地極好的男人,一邊交談著一邊走到了水產店的門口。那中年大嬸看見他們,臉上立刻堆起了笑,在簡短的交談後,她將三人引進了店鋪後方的倉庫裡。倉庫門口掛著厚重的毯子,就在毯子掀起的那一刻,步凡看見了裡面站著至少兩名男人,各個身材魁梧,人高馬大。
  「呀,果然有守衛,」喵嗚瞇起了眼,笑咪咪地望向步凡,「幸好咱們沒有直接闖進去,小凡你真棒喵!」
  被誇獎了的步凡,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杓:「這不算什麼啦……對了,咱們得想個辦法,聲東擊西,調虎離山,引守衛離開才行!」
  喵嗚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她抓住了步凡的胳膊搖晃,發出疑惑的詢問:「什麼叫『聲東擊西』?還有那個『調虎離山』是什麼意思,這裡有老虎嗎?」
  然而,這時候卻不是講解《三十六計》的好時機,步凡沒有回應,只是專注地望著那倉庫小小的入口,同時飛快地運轉著自己的小腦袋瓜子。
  他的目光掃過凍在冰塊上的海魚,當他的耳朵裡傳來喵嗚的不滿的「小凡小凡,告訴我嘛喵。」的嘀咕聲,突然,一個絕妙的計畫闖進了他的腦海裡:
  「有辦法了!小喵,你聽我說……」
  當步凡「這樣那樣」地將自己的計畫告訴喵嗚,貓女孩興奮地搖晃起尾巴,水亮亮的大眼睛裡閃爍著像星辰一樣璀璨的光芒:
  「好勒,就這麼辦喵!」
 
  ☆☆
 
  太陽一點一點地爬上天空,來到了正中央的位置。驕陽似火,就連海風也帶上一絲燥熱,吹進這港口的市場。不同於清晨開市時的熱鬧,此時的市場顯得安靜了許多,小販們支起了攤子擋住了陽光,有些人躲在陰影裡扒著午飯,時不時拿扇子有一搭沒一搭地搧風,還有一些人已經躺在椅子裡睡著了,大聲地打起了呼嚕。
  「喵喵……」
  隨著輕微的嗚鳴,一支「大軍」漸漸靠近了這座滿是鮮魚海產品的市場。這些衝鋒陷陣的「軍人」們,有的全身烏黑發亮,有的雪白如雪,有的咖啡米黃相混雜,牠們的身形是那麼的優雅,牠們的絨毛是那麼的柔軟,牠們的步伐是那麼的輕盈,牠們一步一步地逼近了「戰場」,鎖定了自己的「戰利品」。
  攤子下方的狹小空隙裡,暗巷的牆角邊,房子的屋脊上,這些優雅的士兵,悄無聲息地走向自己的敵人。然後,牠們慢慢地停了下來,將脊背弓成了優美的弧度,蓄勢待發的牠們,就像是在等待著指揮官的命令一樣——
  「嘻嘻,走起!喵!」
  不知從哪裡傳來小女孩嬉笑,聲音又軟又甜,卻拉開了一場血雨腥風。隨著一聲「喵」的指令,屋脊上、牆角邊、桌椅下,所有的「喵星人」一同發動了攻擊,牠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進了大大小小的水產鋪,眨眼的工夫就將店裡洗劫一空。
  「哎?哎呀,哪來這麼多的貓!?」
  店主們驚慌失措地站了起來,市場裡到處都是大呼小叫的聲音,就連那些睡午覺的攤主也從夢境裡驚醒。大家手忙腳亂地想要阻止「貓大軍」的入侵,可是他們哪裡是喵星人的對手,撒丫子去追也追不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貓嘴裡叼著新鮮的魚兒,三下兩下地躥上了牆頭。
  「停下!魚!我的魚!」
  「哎呦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啊!?」
  市場裡陷入了一片混亂,攤主們彎腰撅屁股地追在喵星人的後面,卻一頭撞在了自家的攤子上,冰塊灑了一地,緊接著腳底一滑,整個人「刺溜」一下竄了出去,好像是剎不住車的冰上滑手,一邊緊張地「哎呀哎呀」直叫喚。
  「哈哈哈哈,小凡你看,那個人摔得好搞笑哦喵!」喵嗚笑得前仰後合,誇張地拍起了巴掌。
  步凡有點汗顏,雖然同情攤主們的遭遇,但他還是只能放任喵嗚向貓咪們發號施令,將市場攪得格外混亂。事實上,他就是那個制定「喵星人入侵計畫」的罪魁禍首,為的就是製造混亂,越亂越好!
  在喵嗚的命令下,貓咪們飛快地奔跑著,在魚攤周遭上躥下跳,然後躥進了他們的最終目標——對面的水產店。那位中年婦人哪裡見過這般陣仗,驚叫著跳了起來,抄起旁邊的掃帚想將貓咪們趕走。
  在婦人腳邊圍著兩隻小黑貓,牠們的動作異常矯捷,跟掃帚的落點玩起了捉迷藏,左搖右擺地完美閃避了婦人的掃帚攻擊。專注於跟牠們「搏鬥」的婦人,並沒有注意到,在店鋪牆邊的櫥櫃上,一隻黑白相間的小花貓,已經悄悄地靠近了她。
  「噓——」躲在暗巷裡的喵嗚,吹響了行動的哨聲。
  小花貓擺出了猛虎落地式,像是離弦的箭,一下子跳到了婦人的頭頂。中年婦人發出了誇張的驚叫,她忙不迭地抬手想要將小貓從自己的腦袋上攆下來。小貓也的確跳開了她的身邊,但嘴裡卻多出了一截「戰利品」——那是一串色澤瑩潤、顆粒飽滿的珍珠項鍊。
  「我的項鍊!」婦人一摸自己空空的脖子,驚聲高叫,「快來人!傑克、湯姆,快把我的項鍊拿回來!」
  聽見婦人的呼喊,那間小倉庫門口的簾子被猛地掀開,兩個大漢衝了出來,他們都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身高,身形十分魁梧。
  其中一個人手裡抓著根香腸,看樣子午飯剛吃到一半。聽見婦人的指令,那個吃香腸的二話沒說,就朝小花貓追了出去;而另一人仍舊守在倉庫門口,觀察著周圍的狀況。
  見他不挪步,暗巷裡的步凡和喵嗚交換了一個眼色,貓女孩將食指和拇指湊到嘴唇旁,吹了一個響哨。
  頓時,更多的貓戰士衝了下來,牠們有的用小爪子拍打男人的褲管,有的爬到了男人的頭上作威作福。其中一隻小白貓用牙齒撕扯著男人的衣兜,毫不客氣地咬開了線頭,圓滾滾金燦燦的金幣,就順著口袋的破洞,咕嚕咕嚕地滾了下來。小貓們一哄而上,像是搶小魚乾一樣,撿起地上的金幣叼在嘴裡,然後向四面八方散開跑走。
  「可惡的臭貓,把我的錢還來!」
  這下子,男人也站不住了,他急切地向前狂奔,想要追回自己的損失。而婦人則慌張地蹲下身,偷偷地將剩下的金幣撿乾淨,忙不迭地塞進了自己的腰包裡。
  趁著守衛離開、婦人蹲在地上到處撿錢的時候,步凡和喵嗚迅速地衝進了倉庫的大門裡。一隻虎斑貓跟著他們也躥進了屋,喵嗚笑咪咪地拿起一條鮮魚,送到了小虎斑貓的嘴邊:「多謝你們了呦,喵喵喵喵。」
  獸人女孩與貓咪的交談,步凡當然是聽不懂的。但是看著小貓聽話地點了點頭,並且翹起尾巴悠閒地搖晃著,他好像也能從對方的肢體語言上,讀出了「不用謝」的意思了一樣。他也學著喵嗚蹲下身,輕輕伸手撫弄小貓柔軟的耳朵,輕輕地說:
  「這次真的是多虧你們,謝謝!要小心,千萬不要被抓住了啊。」
  小貓微微瞇起眼,似乎很享受步凡的撫摸,牠歪著腦袋輕輕蹭了蹭步凡的掌心,然後才轉過身去,叼著那條肥美的鮮魚,踏著名副其實的「貓步」,從毯子和地面的縫隙裡鑽了出去。
  見貓咪離開,步凡這才轉身,仔細地打量這間倉庫。這裡地方不大,大約只有十來平米,周圍是普普通通的磚牆,只刷了一層最簡單的油漆,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物。在這如同毛坯房一般的空間內,層層疊疊地堆滿了箱子,裡面裝的都是滿滿當當的冰塊和凍魚。
  「咦,奇怪,門在哪裡呢?」喵嗚疑惑地歪了歪頭,「這就是個普通的小倉庫嘛喵!」
  步凡搖了搖頭:「不會的,如果是普通的倉庫,幹嘛要派兩個大漢來看守呢?再說了,剛才進來的三個男人,也沒有再出來過,這裡一定有什麼機關,有個密室暗門之類的東西。」
  一邊做出判斷,步凡一邊四處摸索。他順著牆面耐心地摸了一圈,學著電視裡看來的樣子,輕輕地敲打牆磚,但卻找不到絲毫線索。
  少年撇了撇嘴角,沉思著環顧四周,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堆疊成了一摞的箱子上,一個想法闖進了他的腦中。他趕忙捋起袖子,伸出胳膊,用力地搬開最上方的箱子。
  「小凡小凡,你是懷疑機關在這裡喵?」喵嗚眨巴眨巴眼,也跟著同伴的動作,踮起腳尖忙碌起來。
  「我也只能亂猜,既然牆上沒問題,那機關就只能在別處了。這裡堆了那麼多貨箱,我想不應該只是簡單的偽裝。」
  一邊說著,步凡一邊費力地搬開那些沉重的貨箱,他的額頭泌出了汗珠,順著鬢角往下滑落。一個接著一個,他排查了每一個貨箱,當他搬到最底下的一層,突然覺得格外沉重,任憑他怎麼使力,也無法挪動箱子分毫。他低頭仔細一看,這箱子竟然是固定在地上的。
  「機關一定就在這裡!」步凡篤定地說,他三下兩下地把箱子蓋打開,扒開裡面大大小小的冰塊。只見箱子的底部躺著幾條魚,看上去和普通的海魚沒兩樣,但用手摸一摸,就能察覺到完全不同的觸感——這些魚都是用木頭雕刻成的,雕得維妙維肖。
  九條木雕魚像,固定在木箱的底部,橫著三排,豎著也是三排。
  喵嗚伸著腦袋望過來,伸手就要去觸碰它們,步凡趕緊攔住:「別!小喵你別急,照我看,這排列還有門道,應該是個密碼鎖。你看它們的排列,跟九宮格的造型很相似,當然我覺得卡美拉的世界應該沒有這種東方文化元素,不過換個角度說,這也像是ATM機上的數位鍵盤。」
  很快,步凡就證實了自己的猜想,因為通過仔細觀察,他發覺木雕魚像的魚鱗上,有著細微的區別。它們的魚鱗大部分都是青色的,只有個別被漆成了藍色,每條魚的藍色鱗片數量都不一樣,分別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沒錯了,這就是個數位鍵盤。」步凡做出結論。
  但下一刻,他又犯了難,「但密碼究竟是幾位元呢,總不能排列組合全部試一遍吧。」
  喵嗚再度湊了上來,她吸了吸鼻子,小聲嘀咕:「咦,這上面有香腸的味道喵。」
  「香腸?啊,有辦法了!」步凡眼睛一亮,他衝喵嗚比了個大拇指,驚喜地說,「小喵你真是天才,對啊,香腸,我怎麼沒想到呢!剛才咱們不是看見有個守衛吃著香腸嗎?一定是他開了機關,為先前的三個人打開了密道,這不但會留下味道,還有油漬。」
  說著,步凡微微俯下身,他瞇起眼,對著光線,仔仔細細地審視那些木雕魚。果然,其中有三條魚身上,反射出微微的油光,它們身上的藍色鱗片分別是一枚、六枚、七枚,分別代表數字:1、6、7。
  好在只有三位元數字,排列組合的可能性並不多。步凡簡單地試驗了一下,他轉動一號魚木雕,將先前橫朝向的魚,擰到了豎直的方向。緊接著,他又分別轉動了六號魚和七號魚。此時的木箱裡,其餘六條魚呈現X軸朝向,三條泛油光的魚呈現Y軸朝向。當步凡將七號擰到相應的位置時,他忽然聽見箱子底下傳來了細微的聲響——
  「咯蹬。」
  隨著機簧被打開的聲音,原本呈現在步凡和喵嗚前方的那面牆壁,緩緩地開啟了。牆磚向兩邊退去,露出一條陰暗的甬道。一排階梯延入地下深處,融入了深沉的黑幕裡,一眼望不到盡頭。
  步凡和喵嗚對望一眼,毫無畏懼地踏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 目前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