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傾聽打開人心,將得到最溫柔的回應
    作       者 趙信暎 / 林炫瓚
    譯       者 李懿芳
    系  列  名 life-up-003
    書       號 624010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6/08/08
    售       價
    320元
    購買數量


傾聽的力量,勝過千言萬語。
韓國長銷十年勵志經典‧台版全新感動上市

博幼基金會董事長  李家同  溫暖推薦

我們無法改變別人,我們只能收服他的心。
贏得人心的智慧,是傾聽。


在一間弦樂器製造公司擔任課長的他,
在家裡,總是對妻子的抱怨充耳不聞。
在公司,他的外號更是「李多芬」──

不是因為他特別鍾愛貝多芬的音樂,也不是因為他像貝多芬一樣有一頭捲髮,
而是因為同事認為:他像失聰的貝多芬一樣,聽不到別人的話。
他是個只聽得到自己聲音的人。

但他不在乎這樣的諷刺,
在公司接下來的重整計畫中,
他搶得了加盟商的經營資格,得到相當大的收利,
他即將離開公司創業,擁有一個嶄新的人生……

「李先生,希望您能注意聽我接下來要講的話。
我們在您的腦幹中發現了一個惡性腫瘤,壓迫到聽覺神經……」

李多芬從昏迷中醒來接收到這個噩耗。
就像是老天跟他開了一個玩笑,
不管是昔日同事對他的失望怨言,
或是妻子喋喋不休的忠告勸說,
從今往後,他可能真的再也聽不見了……


選擇
 
  夏末的暑氣依舊逼人,天氣悶了好幾天,彷彿隨時都會下起西北雨似的。失眠的李多芬,在破曉時分睜開眼睛,突然感到天花板在頭上旋轉,就像飄浮在半空中的那種感覺。當他將腳踏上地板的那一剎那,整個房間開始晃了起來。他感到頭暈耳鳴,發覺自己的扁桃腺也腫得厲害。
  「又要感冒了嗎?一年都會來個一、兩回的傷風感冒,這麼快就來啦?」然而,這次好像有點不同。
  李多芬吞了顆頭痛藥後,再度鑽進被窩裡。睡了多久呢?當他再度醒來時,燦爛的陽光撒滿一地,他習慣性地打開手機。手機螢幕上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九點。他應該立即跳起床的,但身體卻無法離開床鋪。他按了一個儲存在手機裡的電話號碼。
  「副理,我好像感冒了,全身無力,看來今天我無法進公司了,抱歉。」
  過了一會兒,素以難搞聞名的宣傳課副理,他的聲音沿著電話線傳了過來。但不知為何,李多芬卻聽得不太清楚。他將話筒換到左耳,副理的聲音聽起來竟是空前地溫和。
  「健康第一,你先好好養病再說,公司的事我會看著辦的。」
  李多芬掛上電話後,繼續趴在床上。
  『今天好好地休息一天,應該就會沒事了吧?』
  世事總是難以預料,經過四天後,他的身體才終於得以痊癒。在職場打滾了十二個年頭,這是他第一次連續請四天假。不知是否是休了太多天的關係,曾是那麼熟悉的總公司大樓,今天卻顯得有點陌生。他遇到的每一位員工,都只露出一副生澀的笑容,在他們的臉上完全找不到活力。
  也許今天來得太早了,還沒什麼人來上班。李多芬喝著咖啡,在總經理祕書室裡工作的大學學弟楊主任,正朝他的方向走來。他故作鎮定地露出開朗的表情。
  「李課長,您聽到消息了嗎?」
  「什麼消息?公司發生什麼事了嗎?」
  「謠言滿天飛的人事異動,似乎終於要成真了。」
  李多芬驚呼一聲,趕緊連上公司的內部網站。
  從上個月開始就鬧得滿城風雲,搞得人心惶惶的謠言,終究成為事實了。公司為了突破現有的危機局勢,成立了特別委員會,商討公司日後的經營策略,並打算將國內的事業規模縮小四十%,而引發這場地震的起源是來自於中國。
  「結果還是變成這樣了呢,課長。」
  楊主任滿臉愁容地望著李多芬。
  「公司打算縮小國內的生產量,將工廠移到中國是嗎?」
  李多芬習慣性地摸著右耳反問。
  「聽說打算大幅降低國內生產線的產量,六個月後將生產線移到中國去。」
  「雖然我早就料到公司會走到這個地步,卻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進行了。那麼他們是否還打算大幅裁減總公司的人力?」
  楊主任點點頭。
  李多芬此時才了解,副理叫他好好休息的理由。
  
  世界弦樂器市場,一向是德國與日本的天下。高級手工製樂器與一般練習用的低價樂器市場,分別由德國與日本獨占鰲頭,但是,在國內的市場則有點不同。在練習用弦樂器的市場裡,國內企業也擁有足以與日本產品相抗衡的品質與價格競爭力。李多芬的公司在一年前也還保有最穩定的市佔率,公司的技術能力不但深獲肯定,甚至還將自家品牌拓展到海外市場,是一家專門製造弦樂器的公司。
  然而,中國的樂器製造技術與物流能力,其成長速度遠超乎他們的想像,此時,情況開始出現變化。
  中國以低於二十五美元,令人跌破眼鏡的低價位產品,開始搶攻海外市場,導致公司的營運狀況,陷入了膠著的局面。而總經理那套開發新附加價值技術的計畫又出了差錯,所以公司只得訂出這個政策以求生存。
 
  **
 
  星期五上午召開了第一次的決策委員會議,李多芬居然也是這二十名委員的其中一名,令他頗感訝異。
  『既然我也是委員之一,至少可以逃過被裁員的危機吧?』
  他安慰著自己,將不安鎖進內心深處。
  會議室裡冷冰冰的氣氛,讓任何人都感受不到晚夏的暑氣。
  會議開始,企畫課的金副總首先向大家說明委員會的成立背景。
  「以公司目前的策略或組織結構,是無法抵擋得住中國的攻勢的。所以公司打算乾脆將生產線遷移到中國,將技術轉移,以求在同一價格下,能以更優秀的技術競爭力開創新市場。雖然短期看來,此一決定稍嫌倉促,但長期來看,這不僅能提升國內市場的銷售,還能振興海外市場,甚至獲得高於現今的市佔率,這就是此次改革的核心。如各位所知,這是攸關公司存亡的重大問題,希望委員們可以了解這一點,也希望能凝聚大家的智慧,讓公司的政策得以順利的進行。」
  這是一種火拼策略。沒有意外的話,這的確是一個可以保住公司的生存策略。不過,選擇此策略,就勢必得縮減國內的技術人力與生產規模。大家都了解這一點,因此整場會議的氣氛顯得相重凝重,壓得每一個人都無法開口說話。最先打破沉默的人,是來自於製造部手工生產組的江組長。
  「公司今日的危機,早已是存在許久的情況。先前公司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將資金大幅的投入在足以創造藍海市場的創新技術中,雖然近來遇到了某些瓶頸,但是,要放棄公司向來以技術開發為主力的政策,選擇將工廠遷到中國、縮減人力等防禦策略,這點我並不同意。
  我相信,只要凝聚大家的智慧、整合意見,一定可以找到一套革新方案。我希望可以動員全公司共同擬定對策,再做最後的決定。」
  「技術投資都已經搞到這個地步了,還在講什麼技術創新啊!」
  李多芬將椅子轉向左邊,雙眼凝視著江組長。江組長話還未說完,安協理就打斷了他的話。
  「不行,江組長你應該知道,這是公司方面經過無數次討論,再三考慮後所做的決定。如果現在再從頭討論起,並且讓公司全體員工發表意見的話,不但得不到任何結論,只怕會引起更大的混亂。況且,這牽扯到員工的利害關係,想要整合他們的意見進行溝通,只怕行不通。」
  金副總用沉厚的聲音接道:
  「請江組長想想這個委員會的成立原因。如果要聽取所有員工的意見,事情只會愈來愈複雜。我認為在這裡討論就夠了,如果這是管理團隊深思熟慮後所下的決定,我們就該積極地推行才對。雖然技術開發也很重要,但首要之務是要先求得生存,技術才能派得上用場,不是嗎?目前我們該做的,是面對現實。天真地同情員工,只會毀了公司。」
  江組長似乎有話要說,卻硬生生地吞了回去,此時楊主任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我相信管理團隊的判斷是正確的,但是,如果想獲得最完善的解決方案,還是需要員工的參與。與其盲目地跟著公司的決策走,不如大夥一起集思廣益,才能更有效地推動政策。我認為,公司在這個需要改變的節骨眼上,需要多方面聽取意見,才能做出最好的選擇。」
  『那個傢伙是怎麼回事?』
  李多芬的心裡著實感到不快。楊主任說完話後,便坐回原位,接著是一片寂靜。最後,當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金副總身上時,李多芬緩緩起身開了口:
  「企業環境正急遽地在改變當中,我認為我們得追上變化的速度,不論是公司或個人,都該迅速地做出對應與判斷,積極地推行,才能求得生機。
  我們現在所討論的問題,已經不是新問題了,相信大部分員工也都已經充分地了解了。如果因為沒有任何具體方案,就試圖匯集員工意見,也只是一件浪費時間與精力的工作,對公司不會有任何助益。因此,我認為由委員會集中討論實踐方案,才是正確的。」
  李多芬根據自己的看法進行了分析,定下了難以挽回的局勢。在李多芬發言後,這儼然已成為一場以金副總為中心、討論公司未來營運方針與實行計劃的會議。
  然而接下來,李多芬卻不再專心傾聽會議上的爭論與反駁,只沉溺於自己的思緒當中。這次公司所面臨的考驗,似乎不太容易克服呢!
  『公司會不會就此一蹶不振了?那我的未來又會變怎樣呢?』
  胡思亂想一陣之後,開會前的恐懼感又再度湧上心頭,他清楚地體認到,公司再也無法給他任何保障了。
  
  過去十二年的職場生活,他過得還算愜意。原本,他聽從父親的意思,選擇完全不感興趣的法律系,只因為父親盼望他能有個安定的未來。然而,大學時代讓他付出時間與熱情的對象,卻不是六法全書,而是音樂。畢業後,他不顧父親的勸阻,放棄法律選擇了音樂,他轉念了作曲研究所。自此之後,他與父親之間的芥蒂愈來愈深。研究所畢業後,他才發現,要用作曲來維持生計,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他對自己的才能也沒有信心。最後,他選擇投入現在這家專門製造弦樂器的公司安定了下來。
  宣傳課的業務並不太忙碌,除了可以認識許多造弦樂器工匠,偶而還有機會出差到國外欣賞音樂會。對於曾是古典樂狂熱份子的他而言,興趣與工作可以兼具的環境,是最適合不過了。
  『現在我能選擇的路,又是什麼呢?』
  李多芬深深嘆了一口長氣。當他回過神望向講台時,總經理已經在為會議做結論了。
  「我將接受股東與董事會的意見重整人事組織,國內總公司的人力,將進行約聘制,海外營業部及生產線的工廠,則只留下手工生產組。」
 
  **
 
  望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看來竟是如此美麗。俯視底下一輛挨著一輛的汽車,李多芬遊走在期待與不安之間。安協理無聲無息的走過來拍他一下肩膀,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他是受到股東青睞、下任總經理呼聲最高人選金副總的親信。
  「正確的判斷與迅速積極的行動力,這兩個輪子是達成目標的工具,看來你也很清楚這一點。身為公司的領導團隊之一,這點程度的魄力與決斷力是不可或缺的。只要金副總沒有異心,公司就不會有問題了。不是嗎?」
  安協理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李多芬知道他支持金副總,卻無法猜透那個微笑背後的真意。
  「蒐集員工的意見凝聚智慧?那當然不行。他們的意見聽不聽都無所謂。他們都是些膚淺、自私的傢伙罷了。我們不能為了那些沒有建設性的意見,白白地浪費時間與體力。這場會開下來,我發現我們公司裡也有好幾個固執的傢伙呢!持續在原地繞圈子的話,哪能挽救公司、保障股東們的利益?」
  『安協理的口氣怎麼老是那副德性,到底是有什麼不行的……』
  這番話與李多芬在會議上的發言並無太大的差異,然而由安協理的口中說出來,卻是如此刺耳。但是,他無法表示出心中的不快。
  「以前我就聽說你做事明快果決,剛才你在會議上的發言內容,我也百分之百同意,以後多來幫幫我吧!」
  事實上,李多芬在宣傳課裡的行事作風,一向也只以自己的知識與經驗下判斷,而不太聽取其他組員的意見;一旦做出決定,只會將別人的意見左耳進右耳出,不太放在心上,而安協理已經摸清楚李多芬的個性了。
  「您這番話是什麼意思呢?」李多芬警戒地問道。
  「等總公司開始進行人事重整後,也會大舉整合國內的加盟經銷店,不過,公司打算將一部分的經銷權分配給離職的員工。再怎麼說,公司也會優先分配給那些曾經積極幫助公司推行政策的人吧?」
  安協理向李多芬丟出了誘餌。這是要他向員工們宣傳公司方針、說服員工的意思。對於在會議上苦思未來出路,卻茫然無頭緒的李多芬而言,這的確是個很動聽的提議。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趙信暎
J&P知識發展所代表。1997年開始在自我開發領域裡擔任講師,並在韓國、美國、中國、俄國、蒙古、烏茲別克、香港等地巡迴授課。2001年發 表全球第一套自我領導線上遊戲,目前正努力推廣企業與組織的傾聽文化<傾聽研習營>。著有<韓國人贏得勝利的七項習慣>、<超越自己的愉悅>、<多加三小 時>、<凌晨見>。
林炫瓚
首爾大學德文系畢業,之後在西江大學研究所裡修過人工智慧等相關課程,也在美國史丹佛大學修過IT產業相關課程。現為雄津出版社網路事業部副總。是韓國第一位故事編排指導者,在韓民族文化中心開設<故事編排訓練課程>,曾參與過<十一樓>等多本書籍的企劃及故事編排。
  • 無相關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