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聖誕的魔法城03 - 幽窟祕寶 (Secluded Cave and Secret Treasur)
    作       者 賴爾、麥克‧菲利普斯
    系  列  名 閱界-062
    書       號 621062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6/09/07
    售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黑暗勢力全面席捲而來,步凡與夥伴們慘遭全滅!?
最新魔法奇幻系列大作,強勢問鼎《哈利波特》
電影、主題公園、動漫、遊戲同步輝煌製作


當步凡與伙伴們來到無垠海國時,
這才知道伙伴之一的梅里爾,竟是無垠海國的王子,
而他的父親,前鮫人王,此刻正性命垂危……

他們獲悉,裂石國的治癒寶石可以解救危機。
因此,步凡一伙立刻前往石人的國度裂石國。

裂石國的國王宣稱,
只要能闖過三道關卡,即可獲得治癒寶石。
殊不知,他們將要面臨的,是前所未見的新戰局──

黑暗勢力依舊不斷步步進逼,
同時對那聲稱具有顛覆世界能量的治癒寶石蠢蠢欲動。

夥伴們一一出現了令人措手不及的變化--
梅里爾轉瞬間竟白髮蒼蒼!?喵嗚變成任人宰割的小野貓!?
斯通要置伙伴於死地!?步凡父母慘遭火吻!?

眼下,黑暗勢力似乎已讓步凡一伙潰不成軍!?


  接下來的三天旅程,讓步凡領略到了什麼叫做「度日如年」。
  在這一望無際的荒漠戈壁上,毫無遮擋的烈日,狂暴肆虐的風沙,讓他們舉步維艱。腳下的沙子被曬得熱辣辣的燙,步凡覺得自己就像是安徒生童話裡的小美人魚,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尖刀上。
  雖然古斯塔夫為他們準備好了指南針、乾糧和水,但少年和少女們還是迷失在了這沙海上。因為沒有接受過野外生存的訓練,很快地,儲備水被他們過早地消耗光了。不幸中的萬幸是,他們都懂得冰系魔法,能靠魔力變化出的冰箭術製造一點水源。
  比起白天驕陽似火,像是走在火爐上燒烤的感覺;入夜之後卻更加難熬,沒了烈日的炙烤,這片荒蕪的沙漠中,溫度陡然降到了零度以下,即使步凡他們像是蝦子似的蜷縮起來,也不能帶來一點點的溫暖。
  「早知道會這樣,大家去學不同的魔法就好了喵。」喵嗚嘟起乾裂起皮的小嘴,想像著那樣的場面,「洋洋還是學冰魔法,這最適合你了。小凡去學火魔法,嗖地一下就能生出火來,我們就有火能烤了。我嘛,就去學風魔法,跑得會比風還要快喵!」
  擠在一起互相取暖的時候,喵嗚提出了新的遐想。不過隨著氣溫的不斷下降,很快地,大家就失去了聊天的興致。
  梅里爾和步凡施展出冰牆術,建起四堵冰牆,組成了一個簡陋的冰屋,好歹也能擋著些冰寒刺骨的夜風。
  夜以繼日,連續三天的荒漠求生,令少年少女們疲憊不堪。但最糟糕的還不是氣溫,而是在這毫無地標的、惡劣的荒漠上,他們徹徹底底地迷失了。
  放眼望去,除了沙子還是沙子,四面八方都是一模一樣的景象,他們根本找不到蛛絲馬跡,找不到任何通往裂石國的線索。
  烈日當頭,熾熱的空氣令面前的景象扭曲起來,蒸騰的熱氣簡直要將他們烤成人肉BBQ。
  步凡攥著那枚指南針,琥珀色的眼眸無助地投向前方,又累又熱的他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只能機械地、深一腳、淺一腳地踩在沙堆裡,全身的力氣,都像是隨著汗水流出了體外。
  無比疲累的少年,並沒有意識到,在他身後五米遠的地方,沙子異常地流動了起來。沙塵像是潮水一般無聲地湧動,而在沙塵正中的漩渦裡,透出了一雙赤紅色的眼睛。
  突然之間,沙子裡露出了一支黑褐色的尾針,那黑色的尖刺反射著日光,高高地舉向了空中,然後無聲無息地靠近了步凡的後背,眼看著就要戳中少年的背心……
  「喵!」喵嗚吸了吸鼻子,似乎是察覺到了空氣中不同的味道,但這惡劣的環境顯然影響到了她的判斷。就連向來機敏的她,都沒有察覺到危險的來臨。
  「怎麼了?」步凡微微偏頭,望向身側的貓少女。
  下一刻,他陡然睜大眼——就在這轉頭之間,他的餘光瞥見,沙地上有個奇怪的黑影,就緊跟在他的影子後面!
  「冰牆術!」
  不敢有片刻的耽擱,步凡高聲詠唱冰魔法的咒語,虛空中立即升起一堵冰牆。幾乎是同一時刻,那黑色的尾針重重地戳向少年,狠狠地撞擊在了冰牆上。
  「匡當!」隨著碎裂的聲音,冰牆四分五裂,在空中碎成片片冰花,可這些冰之碎屑還沒能落到地上,就被熱度化為了水滴,潤進了沙塵裡。
  眼看著尾針撞破冰牆,再度向自己襲來,避無可避的步凡,趁著這一瞬間的時機,就地躺倒在沙地上,往旁邊滾了開去。
  尖針險險地擦過他的臉龐,插進了他腦袋邊上的沙子裡。
  一擊失敗,那尾針迅速地縮了回去,然而下一刻,一個巨大的黑影從沙地裡「噌」地冒了出來——那一雙黑得發亮的螯子,那一對紅得駭人的眼珠,竟然是一隻足足有三、四米長的巨大黑蠍子!
  隨著黑蠍子的躍出,砂礫亂飛,像是雨一樣地淋了步凡他們滿頭滿臉。
  意識到這是敵人的障眼法,梅里爾立刻踏前一步,朗聲詠唱:
  「暴風狂雪!」
  狂怒的風雪驟然升起,像是一條白色巨龍憑空出現,向巨蠍的方向席捲而去。這是冰系的高級魔法,蘊含著暴雪之力,本應該以冰雪之力凍結對手,而狂風則會夾雜著尖銳的冰片重傷對手,是極有殺傷力的一招。然而梅里爾不曾料到的是,本該有力的冰魔法攻擊,在這極端的氣候環境中,其威力竟然大打折扣。
  還不等暴風雪襲擊巨蠍,灼熱的氣溫就將冰雪融化成了雨滴,巨蠍甚至衝破了雨幕,再度向他們發起攻擊。
  「冰箭術!」
  步凡的手中浮現幽光,他用力地擲出冰箭,向巨蠍的頭顱擊去,然而本該尖銳、堅硬的冰箭,在半空中就開始融化。
  蠍子揮動巨螯,輕易地就將冰箭撥了開去。
  「你們還打什麼啊,快跑啊喵!」見情況不對,喵嗚一邊拽住步凡的胳膊轉頭就跑,一邊大聲叫嚷起來。
  她說的沒有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試圖用冰魔法與對手抗衡,顯然是極不明智的。可是另一方面,他們跑得再快,又怎能跑得過生活在沙漠中的蠍子?眼看沙浪湧動,巨蠍追著三人而來,步凡的心七上八下的,腦子簡直亂成一灘漿糊……。
  等等,沙浪?突然之間,一個念頭闖入了步凡的腦海裡。
  他轉頭望向自己的同伴,大吼出聲:「快!冰盾術!」
  冰之盾,這個用於防禦的冰魔法,顯然不適合眼下的戰局,但梅里爾和喵嗚卻沒有提出質疑,對同伴的信任,讓他們同時吟唱出冰盾術的咒文。
  冰華湧動,一面厚實的堅冰之盾出現在他們的臂膀上,下一秒,步凡再度吼起來:
  「把冰盾踩在腳底下!快!」
  說話的同時,步凡已經將自己的冰盾放在了腳下。他一腳踩在冰盾上,另一隻腳用力向後蹬,同時藉著巨蠍掀起的沙浪,冰盾就像是海上的衝浪板一樣,向前飛了出去!
  熾熱的風吹過耳邊,踩著堅冰之盾,步凡和朋友們一路向下滑去,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咋舌。
  冰盾開始融化變薄時,步凡他們就詠唱起最初級的魔法咒文——凝冰術,用魔力維持著冰盾的存在。
  「呀喝——」
  步凡忍不住歡呼出聲,在沙漠的這幾天,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曬得快沒了氣的蝸牛,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快意過。
  隨著沙浪一路疾馳,將窮追不捨的巨蠍甩開了老遠,感受著風拂過臉龐——雖然是熱風,但也讓他感覺到了速度帶來的刺激。
  三人藉著沙丘的落勢一路下滑,像是在海洋中挑戰巨浪的衝浪手,又像是在雪山上飛馳的滑雪者。如果此時有一架直升機從天上飛過,就會看見蒼茫沙海上,少年少女們飛速划過的身影,有如瀚海上的飛魚。
  十分鐘後,步凡他們徹底甩開了巨蠍,而沙海卻呈現出奇怪的趨勢:他們就像是在一座沙子堆起的高山上,任由地心引力帶來驚人的加速度,一路下行。
  就在步凡覺得奇怪的時候,突然,開闊的視野裡,出現了一座座鬼斧神工的沙堡。
  不再是一望無際的荒漠,金色的沙地上聳立著一個個高起的石山沙堡。自然之神用其精湛的手藝,將頑石與砂礫打造成了天然的建築。
  在朔風的侵蝕之下,林立的沙之堡壘呈現出了奇怪的形狀。它們有的像是海上的燈塔,高聳向天,且因為風蝕的作用,上方呈現出一個圓頂,就好像一座小屋;有的又像是一層一層疊起的高樓,風剖開了這些「樓宇」的橫截面,露出了一道又一道的、不同顏色的線條;再來又有些像是生長的蘑菇,下方根部窄小曲折,上部卻頂著一個大大的宛如蘑菇帽子的石塊,讓人看著提心吊膽,生怕那塊奇形怪狀的大石頭會壓斷下方的連接,「匡當」一聲砸下來。
  「風蝕蘑菇?這、這是……風蝕地貌?」步凡睜大了眼,將這奇異的景象收進眼底。 
  這種獨特的地形地貌,他曾經在地理書上讀到過,劇烈的風日積月累地侵蝕了砂岩,像是一隻無形的手,在岩石上雕刻出粗糲的造型,組成了彷彿是魔鬼居住的荒蕪城市。
  那些風蝕蘑菇、風蝕城堡、風蝕峽谷,深深淺淺的溝壑,是歲月留下的刻印,一道道或厚重或淺淡的花紋,是時光的滄桑。
  朔風夾雜著砂礫,吹拂在少年的面龐上,不只是步凡,梅里爾和喵嗚也都停下了滑行的動作,他們站立在沙塵裡,瞠目結舌地望著那些詭奇的景象,為眼前那延續自亙古洪荒的世界所折服。顯然,守護者神殿的課程裡沒有包含「地理」這一項,因此梅里爾和喵嗚,顯示出了更震驚的表現。
  「這是什麼地方?好可怕喵!」從來都是活力十足、天不怕地不怕的喵嗚,面對這空蕩蕩的魔鬼城,也覺得有些毛骨悚然。耳朵上的貓毛都一根根地豎了起來,她忍不住側了側身,抓緊了步凡的衣角,躲在了少年的身後。
  「小喵妳別怕,這是正常的自然現象啦。」步凡安撫地拍了拍喵嗚的肩膀。
  喵嗚卻不敢放開對方的衣角,她偷偷地瞄了一眼那被風割出一道道裂口、高大卻又陰森的城堡,小聲地反駁:「小凡小凡,你不要騙我,這哪裡是正常、哪裡是自然嘛!你看那邊有個大洞,好像有人在裡面!」
  貓少女所指示的方向,是一座風蝕城堡,狂風在堡壘上挖出了一個大坑,倒像是門洞一樣,也難怪她會覺得有人在裡面居住了。
  步凡微微一笑,他剛想向喵嗚解釋風蝕城堡形成的原理,就在這時,忽聽到一聲淒厲的嗚咽,在這杳無人煙的詭異石城中,顯得格外詭譎。
  「嗚嗚嗚……」
  頹廢荒蕪的場所,突如其來的悲鳴,令步凡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感覺到一股寒意,在這酷熱難當的死亡荒漠裡,倒像是降了溫。
  同一時刻,梅里爾蹙起他一雙英氣的劍眉,俊秀的面容上浮現出了戒備的意味。
  兩名少年對望一眼,交換了一個眼色之後,梅里爾用冰魔法召喚出冰劍,步凡則攥緊一支冰箭,小心地走向聲源所在。
  繞過一座有三層樓那麼高的沙堡,哭泣般的悲鳴聲越發切近了。
  步凡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當他轉過彎角,視野陡然黯淡下來——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條大裂谷!
  陰暗狹長的峽谷之中,寬度不足一米,僅僅能容納一人走過。兩旁的砂岩高聳入雲,足足有二十米高,就像是一座高聳的沙山,被天神用斧子狠狠劈開了兩半,留出了這條狹長的通道。
  風吹進裂谷,激起一陣嗚嗚咽咽的迴響,就好似哭泣的聲音一樣。
  原來剛才的聲音就是從這裡發出的,而不是什麼不知名的敵人,步凡鬆了一口氣。可下一秒,他的一顆心又懸了起來,因為他看見那幽深裂谷的前方,竟然有一盞燈光在明明滅滅,隱隱約約之中,還能看見一個人影,似乎是靠坐在岩壁旁……。
  「有人受傷了。」梅里爾冷聲敘述。
  身為在深海中生存的鮫人一族,梅里爾的視力也高於常人,因此他看見了步凡還沒看清楚的景象。與此同時,這位高瘦英俊的鮫人少年,已經邁開步子,大步走向裂谷的深處,想要幫助那名受傷的旅人。可他剛走出十幾米,忽然覺得腳下的黃沙猛地一軟,整個人陷了下去!
  「流沙※」步凡驚叫道。
  眼看梅里爾的身體不斷下陷,黃沙迅速地漫過了他的膝蓋,爬上他的腰際。
  步凡急忙伸手去拉,可他剛一用力,腳下又是一陣顫動,霎時間,他和喵嗚兩個也一起向下崩塌!
  為什麼?為什麼流沙會出現在這裡※這明明是個狹窄的裂谷,相對穩定的砂岩啊!步凡的腦子亂成一團,疑問一個接一個地浮現。
  就在他的心裡爆發出「這不科學!」的無聲吶喊時,恍惚之中,他瞧見不遠處那個受傷的人影,竟然開始晃動,繼而消失了……。
  「等等!那是幻影!」
  突然間,步凡的腦子靈光一閃:裂谷內怎麼會莫名其妙地出現一個人形幻影,那分明是有人設下了圈套,故意引他們入局的!
  「冰箭術!」步凡大聲呼喝,隨著他念誦出冰雪系的魔法咒文,他的掌心裡多出了一柄透明卻堅固的冰箭。
  步凡迅速地轉頭,望向梅里爾的方向——黃沙已經漫到了梅里爾的胸口,而在梅里爾的身後,沙地裡形成一個詭異的漩渦。
  步凡想也不想,狠狠地將冰箭擲了出去,正中漩渦的中心!
  「嘶嘶嘶嘶——」
  伴隨著那詭異的嘶鳴,從沙塵湧動的漩渦裡,竄出了一個畸形的黑影,正是先前追逐他們的沙蠍!不過這一刻,牠的赤色右眼裡,扎著一根冰箭,牠痛苦地搖擺著尾巴,尖針扎進了沙壁裡,激起塵土紛紛!
  沙蠍現形,腳下的沙土也不再流動,步凡、梅里爾和喵嗚立刻爬出沙地。面對那凶狠狡詐的巨蠍,這一次,他們沒有選擇逃跑。
  「想用蜃影幻境算計我們?我看你是打錯算盤了吧!」步凡做了一個習慣性的動作——他推了推鼻梁上並不存在的眼鏡,表情充滿了自信,「剛剛不跟你鬥,是天不時地不利,現在可沒那麼大的太陽,你的突然襲擊,要變成突然倒霉嘍!」
  說話的同時,步凡的掌心裡閃現出幽藍的光點,又一枚冰箭在他的手中成形。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剛才被巨蠍追著滿世界跑,那是因為酷熱的天氣對冰魔法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不過眼下卻不一樣,因為身處於裂谷之中,兩邊高聳的砂岩壁為他們擋去了陽光。比起剛才動輒四、五十度的可怕高溫,峽谷裡的溫度正常多了,甚至可以用「陰涼」來形容。
  反擊的時候,到了!
  「冰劍術。」梅里爾冷聲敘述,他微微瞇起眼,那是他動怒的前兆。
  鮫人王子單手握緊堅冰之劍,飛速向沙蠍衝去。
  同一時刻,步凡擲出冰箭,用其牽制巨蠍的攻擊。
  喵嗚則創新性地改編了屬於自己的新魔法。「冰球術喵!」
  與其說是新魔法,不如說是新玩具。喵嗚將冰雪的能量聚集在掌中,然後捏成一個又一個的圓球,就像是下雪天裡玩丟雪球一樣,她不停地將雪球扔向沙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飛快擊來的雪球讓沙蠍目不暇接,牠晃動尾針想要擋開它們,但喵嗚的攻擊又快又亂,簡直是讓人眼花繚亂。
  就在沙蠍被步凡的冰箭、喵嗚的雪球弄得頭暈目眩的時候,在同伴掩護之下的梅里爾,也已經以驚人的速度逼近到沙蠍的身前。梅里爾一腳踹在了砂岩的岩壁上,借力的同時讓整個人高高地躍起,他像是飛躍出海面的魚兒,那樣輕盈,卻又像是閃電般的迅速有力。
  「鏗!」
  只聽一聲尖利的撞擊聲,梅里爾手中的冰之劍,狠狠地插進了沙蠍的腦袋,沒入了兩隻赤紅的雙眼之間。緊接著,那邪惡的紅光,漸漸地黯淡了下去。瘋狂甩動的毒尾尖針,也頹然地倒在地上,再也抬不起來了。
  「噢耶!成功!」
  「我們贏了喵!洋洋最帥了喵!」
  步凡和喵嗚同時發出歡呼,兩個人同時抬起手掌「啪」地擊掌歡慶,然後給了梅里爾一個「Give me five」的動作。
  經歷過那麼長的冒險,多少次命懸一線的緊要關頭,步凡、梅里爾、喵嗚,他們幾個已經是最有默契的戰友了,不需要多餘的對話,只要彼此間的一個眼神,他們就明白了同伴的戰術,並極盡全力與夥伴配合。
  然而,他們的興奮與喜悅並沒能持續幾秒,因為隨著沙蠍的死亡,牠倒下的地方,沙子突然開始崩塌。
  這一次地面塌陷得極快,少年少女們根本來不及逃跑,就隨著腳下並不堅實的沙地,「噌」地一下落了下去!
  「冰泡術!」
  梅里爾立刻施展魔法,這也是他們自創的招數之一。先前在無垠海國,他們幾個曾經一同落入水中,是步凡提議做一個冰氣泡將他們裹在裡面,才沒有落得溺亡的下場。這一次眼看沙地崩塌,梅里爾趕緊用冰泡將三人圈住,避免被沙塵或岩塊傷到。
  被圈入冰泡裡,三人像是被關進了球裡的小倉鼠,隨著地面的陷落以及冰泡的滾動,撞了個七零八落,滿眼都是星星。好在幾分鐘後,冰泡終於停歇下來,沙子也不再流動。
  步凡甩了甩被撞暈的腦袋,好半天才回過神,他抬頭望向四周,卻只能發出「哇啊!」的讚嘆。
  眼前的景象,已經不能用「地理課本」來解釋了。此時的他們,隨著塌陷的沙流,落入了峽谷的最深處。
  少年抬頭望向高處,只見陽光從兩邊峭壁的縫隙之中投映下來,映出這個大約有三十多米深的洞窟。
  彷彿是鬼斧神工,自然之神創造的巨大天坑,呈現出了最奇妙的景象。
  在聳立的砂岩下方,竟然流出一條孱弱的溪流,小溪極清極淺又極窄,大概只有不到十公分的寬度,但就是這彷彿血管一樣羸弱的清泉,養育了周遭的綠苔。它們扎根在水源旁,像是追逐太陽的向日葵一樣,奮力地將綠茸茸的小葉伸向高處的岩壁,想要距離那即將消逝的陽光近一些,再近一些。
  然而,最令步凡他們驚訝的,還不是這「死亡荒漠」裡生出的綠芽,而是在前方稍遠一點的位置,在洞穴的底部,竟然豎著一支又一支的璀璨晶體。
  晶體或形單影隻挺直地豎立,或三三兩兩匯成一簇,那覆了砂礫的表層之下,透出了令人目眩的光芒:有些是螢綠色的,就像是夏夜裡飛散的流螢,散發著充滿奇幻色彩的綠色柔光;有的是淡紫色的,在陽光的映照下,那閃耀的魔性紫光,簡直比世界任何一件珠寶、哪怕是歐洲王族的鑽石冠冕,也還要光彩奪目,還要閃耀動人。
  頎長高聳的峽谷、巨大深邃的天坑、清淺潺潺的溪流、綠苔和洞窟,還有那隱藏在深穴之中,璀璨驚人的寶石晶體,眼前的這一切,都讓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少年,徹徹底底地傻了眼。
  他仰望四周,望向那高聳入雲的岩壁上,斜斜映照的陽光,在這深邃無比的、彷彿來自亙古洪荒時代的天坑奇景面前,他覺得自己是那樣渺小,就像是螻蟻一般的微不足道。
  就算是被譽為「地球上七大自然奇蹟」之一的科羅拉多大峽谷,其中的紅河谷千溝萬壑,壯麗雄渾,卻沒有這裡的寶石晶體精巧華美;又或者阿拉斯加冰河灣,冰壁連天,冰穴幽藍,卻又缺失了這裡茸茸的綠苔,以示生命的抗爭。哪裡都不能媲美眼下的瑰麗景色。
  步凡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面前的景象,他只能下意識地張大了嘴,擺出了震撼的、又蠢又萌的表情。
  「小凡小凡,你看,那裡有條路耶喵!」
  喵嗚的呼喊,將步凡從遐想中拉回到現實。順著喵嗚指示的方向,步凡看見在那林立的寶石晶體之間,藏著一條蜿蜒的石板路,一直通向洞窟的最深處。石板是人工拼接的,上面刻印著六角形的花紋,好似規則的龜甲一樣。
  「果然是『天無絕人之路』啊。這路是人工造的,如果能看見人的話,或許會告訴我們如何才能出去。」步凡頓時眼睛一亮。
  從這峽谷天坑的高度來看,想要從岩壁上爬出去,簡直是跟登天一樣難了,他們必須另尋出路。
  說著,步凡與梅里爾交換了一個眼神。
  三人的隊列就這麼決定了,梅里爾在先,步凡斷後,喵嗚則被他們不著痕跡地保護在了中間。
  貓少女沒有意識到同伴們刻意的做法,她只是蹦蹦跳跳地踏上石板,在那些紋路上玩起了「跳格子」。
  從峽谷的空隙中映入的陽光,悄無聲息地改變了角度,讓坑洞內部逐漸變得昏暗起來。
  步凡開始感到不安,因為他發現,這條石板路竟然是往下的,越走越深。就在他惴惴不安地停下腳步,想跟同伴交流一下這個狀況的時候,突然,梅里爾駐足。
  只聽「砰」的一聲,蹦躂著的喵嗚,重重地撞上了鮫人的後背。
  「洋洋,你幹嘛突然停下來啊喵!」喵嗚揉著被撞疼的鼻子,不悅地抱怨。
  「……」梅里爾沒有回答,他只是蹙起一雙劍眉,戒備地望向前方的道路。
  在那裡,正坐著一個人影,蜷縮在路旁,他的腦袋耷拉著,因此看不出身形和面目。看他那頹然的動作,好像是受傷昏迷了一樣。此情此景,跟先前沙蠍變幻出的蜃境如出一轍。
  這一次,梅里爾沒有再貿然上前救人,而是用冰魔法幻化出冰劍,警惕地環視四周。
  步凡也用魔法製造出冰箭,攥緊在掌心裡的同時,他忍不住小聲吐槽:
  「又來這招?能不能有點創意了啊,我們才不是會被同一塊石頭絆倒的笨蛋呢。哼哼,同樣的招數對聖鬥士是沒有用的!」
  說起了動畫片裡的名言,步凡小心翼翼地向前跨出一步,正打算給那個躲在幻影背後的怪物送上一份「大禮」的時候,突然,靜謐深邃的洞窟中,響起了打雷一般的聲音:
  「呼呼嚕嚕嚕嚕嚕嚕……」
  步凡的胳膊已經高高地舉起,就差沒有將冰箭擲向那個「幻影」了。這一剎,聽見那如雷鳴般的呼嚕聲,步凡頓時冷汗就下來了:從來沒聽說幻影還能自帶音效的,難道面前的不是幻影,而是個真人?他……他差一點點就傷到人了!
  步凡趕忙放下胳膊,將冰箭丟到一邊,就在他快步上前,想去觀看那個人的傷勢時,梅里爾卻伸手攔住了他。
  鮫人少年用那雙青玉一般的冰眸,默默地瞥了同伴一眼,然後無聲地搖了搖頭。
  梅里爾的顧慮,步凡也能猜出幾分。雖說幻影不會發聲,但如果這是魔物的聲音,故意引他們入局,那又該怎麼辦?
  「我說你們在糾結什麼呀?他到底是不是人,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喵。」兩名少年的小心戒備和疑神疑鬼,讓喵嗚都看不下去了。
  古靈精怪的貓少女,轉了轉她水亮亮的大眼睛,然後吟唱起「冰球術」的咒文。冰華在她的指尖凝聚,她合起雙掌,用兩隻手團起一個大大的雪球。
  「喵,看我的!」喵嗚做了個鬼臉,「啪」地一下將雪球丟了出去,正中對方的腦袋。
  「哎呦!」一個粗莽又沙啞的聲音,陡然響起。
  那個看似重傷昏迷的人,突然「噌」地一下站直了身子,一罈酒隨著他的動作滾下,在石板路上滾了好幾圈,那「咕嚕咕嚕」的聲音,在這昏暗的洞窟中被格外放大。
  「哎呦,我的酒!」男人趕忙彎腰撿起酒罈子,可是酒水已經灑了大半,這直讓他心疼得「嘶嘶」抽氣。
  他三下兩下把剩下的酒喝完,心滿意足地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兒,然後才再度直起身,站定在少年少女的面前。
  出現在步凡他們眼前的,是一個壯碩的男人。他有大概190公分以上的身高,肩膀極寬,身形魁梧,簡直像是NBA賽場的球星。但比起馳騁賽場的運動員,這傢伙的精神面貌簡直可以用一個「糟」字來形容。
  他的頭髮亂糟糟的像鳥窩一樣;下巴鬍子拉雜的,看樣子許久沒打理過了;五官倒是挺俊朗的,有種粗獷的帥氣,看上去大概三十五歲左右,也算是一個帥大叔了,只是那不修邊幅的模樣,給他的「顏值」扣去了十幾二十分。
  男人穿著一身奇怪的裝束,類似皮革質地的長外套上,用黃銅色的鏈條相連接。在步凡看來,有種奇妙的「龐克風」。
  不過更讓步凡驚奇的是,男人的右肩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晃動。步凡瞇起眼,仔細地去分辨——那是一隻小小的蜥蜴,顏色跟男人的肩胛差不多……
  等等!不對!
  那是一隻變色龍!
  眼見那條巴掌大的變色龍,從男人的肩胛爬到前襟,竟然隨著衣服材質的變換,轉換了自身的顏色。
  步凡終於認出了這個物種。就在他好奇地觀察對方的時候,那小小的變色龍彷彿害怕似的,快速地爬到了男人的背後,一眼望不見了。
  此時,這個貪酒的帥大叔,先是揉了揉他那惺忪的睡眼,一邊張嘴打了個哈欠,一邊抬手撓了撓他那亂七八糟的鳥窩頭,然後,像是剛睡醒搞不清楚狀況一樣,迷迷瞪瞪著眼望向步凡他們三個。
  大概呆滯了有那麼兩三秒鐘之後,大叔終於清醒過來,他「啪」地一拍大腿:
  「哎,是你們幾個啊!我說你們這些小鬼怎麼那麼慢,我都在這兒等了大半天了!」
  「啊?你在等我們?」步凡傻了眼,他有點跟不上這大叔的節奏了,「你認識我們?」
  「當然,你是步凡,他是梅里爾,還有喵什麼來著的,喵喵?」大叔撓了撓頭。
  「是喵嗚!是喵嗚啦!」貓女孩急得尾巴都豎了起來,簡直想用爪子撓花對方的鳥窩頭。
  大叔攤開雙手,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知道啦知道啦,不就是那個貓叫的聲音嘛,喵喵、喵咪、喵嗚,其實都差不多啦……喂,你們幾個小鬼頭,跟我來。」說著,大叔轉身就要走。
  步凡和梅里爾對望一眼,彼此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這位過分熟稔的大叔,讓他們心存懷疑。畢竟,經歷過無垠海國的那場災難,他們可是學到了「不可輕信別人」的教訓。當時看似和善熱情的伯里斯,實際上卻是卑鄙邪惡的罪魁禍首,險些害他們都喪了命。
  「哎呦我說,你們還愣著幹嘛?」大叔回過頭,一臉奇怪地望向少年們,「我說你們,怎麼就那麼磨蹭呢?」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會認識我們?」梅里爾冷聲詢問,一雙冰眸戒備地望著對方。
  大叔瞪大眼睛,兩秒之後,他忽然「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哈哈,我還沒跟你們介紹呢是吧?哎呦我天,你們看我這腦子,簡直是被石頭砸過了,腦子不做主啊……」
  說到這裡,他誇張地拍了拍自己的腦門。然後,他從衣服的口袋裡摸出一只信封,上面加蓋著熟悉的標誌——長劍與盾牌,正是冒險者公會的徽章。
  只見大叔拆開信封,在委託書的下端,龍飛鳳舞地簽署了一個名字。大叔咧開嘴角,爽朗地大笑出聲:
  「嘿,我就是你們在裂石國的嚮導,卡斯提奧。」

  • 目前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