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聖誕的魔法城04 - 奇峰王者 (King of the Moorlands)
    作       者 賴爾、麥克‧菲利普斯
    系  列  名 閱界-064
    書       號 621064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6/11/02
    售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首度探險至勇猛獸人居住的國度,
區區一個人類竟主導了該國興衰!?
 

王國崩塌X群魔亂舞X步步殺機 獸人國精彩冒險大展開!!
好萊塢工廠空前打造魔法王國:主題樂園、電影、遊戲、漫畫、劇場,恢弘推出!


繼上回,步凡一夥在裂石國搜獲到極惡留下的一組神祕數字,
經分析後,發現謎底是獸人統治的國家──奇峰國。
為阻止黑暗勢力擴張,並且為了受迫害的至親所需的治癒能量,
他們奮不顧身,朝獸人國繼續凶險未知的歷險。
一入國後他們發現到,奇峰國內嚴刑峻法遍布,
人民不滿統治已久,紛紛成立起反抗軍,欲推翻暴政。
而步凡一夥自踏入奇峰國後就狀況連連,
先是成為大群魔獸的糧食,岌岌可危!?
喵嗚成為了奇峰國公主!?
可愛貓少女夥伴則變成了豹子女孩!?
更甚的是,反抗軍竟將推翻王國的大任寄託到了他們身上!?
然而最最棘手的,
是他們還得處處提防無孔不入的極惡勢力,
因為,黑暗的魔爪這回也伸到了奇峰國的政權風暴中……

 


奇峰國首都,獅鷲城。
  這是一個充滿了生機與活力的綠色世界。高大的喬木生長出鬱鬱蔥蔥的樹冠,濃重的墨綠色幾乎遮蔽了整個天幕。在這漫天的翠綠之下,矮處的灌木則生長出星星點點的花朵,奼紫嫣紅,繁多的色彩點綴在綠色之中,嬌嫩的花朵顯得可愛而瑰麗。
  在這翠綠森林裡,數條小路伸入林中,像是縱橫交錯的蜘蛛網。此時已臨近午夜時分,但小路上卻是燈火通明,數不清的火把連成一片,星火在高低不平的山間綻放,搖曳的火光點綴在密林裡,遠遠看去,就像是幽垠宇宙中的繁星,忽明忽滅,猶如銀河一般璀璨。
  在燈火最為聚集耀眼的地方,一棵參天大樹拔地而起,它那數不清的枝枝椏椏,一根一根地刺向天空夜幕,直插雲霄。這棵大樹是如此古老,十幾人都無法環抱的樹幹堅實向天。樹冠之上枝葉繁盛,更掩映著古樸的宮殿,讓人只能崇敬仰視,連只看一眼,都忍不住屏住呼吸,好像自己會褻瀆了這自然的壯麗。
  火光映照之下,在那古老的神木之上,在那古樸的宮殿前,幾個身著富麗衣衫的獅子人正襟危坐,簇擁著一位氣勢森嚴的王者。他的目光凌厲如電,偶爾緩緩向下凌厲地掃上一眼,目光掠過之處,令獸人們都聳然低頭,好像那股威壓憑空便能滲入人的骨髓。
  他就是奇峰國的王者——獅人里昂!
  一月一度,讓奇峰國人膽戰心驚的「罪惡審判」,又開始了!
  「帶犯人!」一聲厲喝在廣場上響起,所有獸人都噤若寒蟬。
  怒斥與呼喝聲中,一群獸人犯人在衛兵看守下瑟瑟發抖地走上前。奇峰國的衛兵都是豺狼,身手矯捷,表情凶狠,毫不留情地把十幾個帶著手銬和腳鐐、幾乎走不動的犯人推搡至廣場中心。
  廣場正中,是一個熊熊燃燒的大火堆,所有犯人都露著怯意不敢接近,但豺狼衛兵或拿著皮鞭,或拿著棍棒,毫不在意地責打著他們,把他們逼向那個不祥而巨大的火堆。一個松鼠人似乎腿腳不靈便,只是走得慢了些,就生生挨了好幾下棍子。
  「爸爸!爸爸……」一個小女孩的哭聲響起,她的耳朵毛絨絨的,眼睛又圓又亮,額頭上長著一隻短小的鹿角。
  這個可憐的鹿人小姑娘,悲傷地望著犯人的隊伍——在那裡,有一個衣衫襤褸的成年鹿人。看著看著,她那雙黑亮而濕潤的大眼睛裡,淚水又止不住地掉了下來。
  「誰敢嚷嚷※」一隻豺狼士兵發出一聲暴喝,氣勢洶洶地揮著棍子跑了過來。
  有人一把摀住了鹿人女孩的嘴,將她拖進了人群之中,阻隔了豺狼的目光。
  「嗚嗚……」不僅僅是那個小姑娘,人群中又響起了輕微的抽泣聲。
  許多人低聲哭泣著,因為那些犯人是他們的親人、朋友,而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友走上行刑台。
  獅人國王微微抬起眼睛。
  「……」
  在那雙金色的眼眸的注視下,頓時,所有獸人都沒了聲音。他們畏縮地蜷起身子,好像那樣一眼,就能了結他們的性命。
  靜默。
  明明是無數獸人環繞的廣場,一時之間,卻只聞火堆發出劈啪的聲音。
  所有的犯人都在火堆旁跪成一圈,他們的雙眼中,或透露出絕望,或透露著祈求。
  一個豺狼士兵走到火堆前,他冷笑一聲,陰狠的目光從這些可憐的犯人身上一個一個地掠過。下一刻,他暴戾地開了口:
  「……迪爾,罪名:打碎窗子;皮格,罪名:丟失主人衣服。」隨著士兵報出這些罪名,犯人們在火堆旁哭訴了起來:
  「嗚……我那天在生病,國王出行我沒有反應過來,撞到一旁,把盤達家的窗子撞碎了……盤達都說沒有關係不要我修了嗚……不要殺我啊……我是不小心的……」鹿人哭泣著小聲辯解。
  另一個圍觀的浣熊人也弱弱地小聲澄清:「是啊,不要緊的,我家窗子已經修好了!」
  「我也不是故意弄丟衣服的……」又一個犯人委屈地喃喃說著,引起更多犯人哭訴。
  「我也是,我也……」
  吵鬧聲一大,獅王就微微轉了頭,馬上,所有衛兵的棍棒都指向了獸人們,人群頓時又安靜下來,只留下豺狼控訴罪名的聲音。
  「斯奇勞,罪名:沒有繳納本月稅金……」
  當聽到這個罪名的時候,國王里昂突然抬起食指,在王座上敲了兩下。
  國王身側,有個恭敬侍立著的狐狸人,穿著一身華服,脖子上纏著玉石鏈子,各種珠寶叮噹作響。看見國王的動作,狐狸人眼珠一轉,尖聲咳嗽起來。
  「咳!」
  聽見咳聲,下面的豺狼衛兵立刻把那個跪都跪不穩的松鼠人從地上拖起來。
  「本月的罪惡審判,受刑者就是你了。斯奇勞,你居然敢不繳稅金!按照法律,施以火刑!」
  「不,不,冤枉啊,」叫做斯奇勞的松鼠人被強行地從地上拽起來,所有人都看得到他腿腳根本用不上力氣,「我真的是不小心摔斷了腿,連照顧的人都沒有,實在做不了生意……嗚……我不是有意不繳稅的……等我的腿傷好了,我立刻就補上……兩倍!不,三倍也可以……」
  到後來,松鼠人嚇得幾乎語無倫次,消瘦的軀體在豺狼的反襯下顯得越發瘦弱。
  「我們可以先替他繳了……」大概是松鼠人的朋友,也有其他獸人站出來,但他們根本沒有勇氣看國王,只是小聲地對豺狼求情。
  即使只是這樣一句話,也讓獅人國王淡淡掃了一眼,手指不耐煩地在王座上一敲。
  一身鮮紅衣服的狐狸人,馬上點頭哈腰地笑起來:「馬上,馬上!您是要判他死刑嗎?」
  獅王冷漠地微微垂了目光,狐狸人隨即收了笑臉,尖聲對衛兵吼:「沒有聽到旨意嗎!」
  豺狼衛兵本來就不耐煩了,被狐狸人這麼指責更沒好聲色,不管松鼠人聲淚俱下地求懇,硬是把他往火堆裡推。
  罪惡審判被選出來的犯人會怎麼樣,人人都知道,松鼠人看著火堆,渾身發抖地想往後退,卻被惡狠狠的衛兵一步一步地向火堆中推去!
  這就是「罪惡審判」。在奇峰國,每個月都會舉行一次審判,被選定的犯人將會被投入火堆,當場活活燒死。
  獸人市民們低下頭,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只聽松鼠人發出絕望的呼喊,可是沒有人能幫助他。幾個豺狼衛兵索性一起把他抬起來,狠狠往烈火裡扔進去!
  「暴風狂雪!」
  伴隨著一聲清吟,風雪從天而降,在這個溫暖的時節飛旋遍地!一瞬間狂風大作,盤旋著的冰片把火堆直接捲了起來!
  還沒反應過來的獸人們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奇景,眼睜睜地看著火堆被捲上天,火舌被冰雪冰凍在半空,頓時四分五裂,砸出一地雪花!
  誰也沒有注意到,在森林的角落裡,有一群奇特少年少女組成的隊伍,他們正靜靜地看著罪惡審判廣場上的情勢。為首的那名少年有著黑色的頭髮,他伸出手掌操控魔力,唇邊露出淺淺的微笑。
  
  ※※※
  讓我們把時間的指針撥回到一小時之前。
  「小凡,洋洋,大石頭!大家快點走嘛,打起精神來,前面就是我們獸人族奇峰國的首都,獅鷲城了喵!」
  嬌小可愛的貓咪身影在叢林間快速地穿梭著,尾巴時不時的捲起,給茂密到遮擋了大部分陽光的密林增添了幾分歡快的氣息。
  「是是是……」已經長途跋涉了許久的步凡懶洋洋地應著聲,左手抱著軟乎乎、揚頭蹭著自己的小小魔獸,右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喵嗚,妳三天前就這麼說了,可是我沒有妳那跳躍能力,路要一步步走,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啊……」
  經歷了這麼多場冒險,梅里爾早就對「洋洋」這個稱呼有了免疫力。他健步走在步凡身邊,對著喵嗚應了一聲,反倒對步凡的話認真思索。
  「如果不使用魔法的話,一口確實不能吃成胖子,但如果使用魔法,好像四大系又都不適合。」
  「梅里爾,你怎麼也開始打趣我了啊,我只是比喻事情要一點一點來不能太急……」
  步凡哭笑不得地看了身邊的人魚少年一眼,他冰藍色的眼眸一如既往地清冽,但與初識時相比卻少了許多冰冷。大概是與外公和父親的心結解開了,他的性格也開朗了一些,還會時常刻意板著臉做出冷淡的樣子,但在喵嗚和小艾斯的聯手下,經常被逗得破了功。
  梅里爾還沒有說話,斯通鄭重其事地點頭。
  「嗯!」他的聲音低沉,震得小艾斯一下子從步凡懷中坐起來,看到是斯通,又「嗚」地一聲伏下去,圓圓的眼睛越睜越小,眼看著就要睡著了。
  在裂石國裡,步凡他們從法瑞爾的身上搜出了一封神祕信件,上面書寫著「極惡」的名字,以及一行神祕的數字:
  137,62,0:04。
  根據冒險者公會指導人卡斯提奧,和他的妻子地質學家梅格的推測,137、62應該指的是經度和緯度,這正是奇峰國的首都獅鷲城的所在。
  為了搞清楚極惡的陰謀,步凡、梅里爾、喵嗚、斯通以及艾斯泰格,一齊來到了奇峰國,試圖發掘出真相。
  「喵嗚,我還沒有來過奇峰國,不過……」其實這個問題步凡早就想問了,但看著貓少女開心的樣子,一直壓抑著沒說,「今天咱們趕了這麼遠的路,怎麼一個人……獸……獸人也沒有看到呢?森林的感覺都有點……」
  步凡本來想說森林的感覺有點陰森,但是這裡畢竟是獸人族的聚集地,將心比心,喵嗚也一定希望自己的朋友喜歡族人生活的地方吧?所以雖然平時心直口快,這個時候他卻生生把話嚥了回去。
  喵嗚本來歡快的腳步也緩了一下,奇怪地望望四周。
  「是的呢,密林裡應該有許多人才對喵……」
  貓少女一直在叢林裡上上下下地像盪著鞦韆般前進,這一下搖擺得高了,突然在空中翻了個筋斗,優美流暢的線條讓梅里爾眼睛都明亮了一下。
  「喵!那裡那裡,人都集中在神樹下呢喵!」
  步凡跟著喵嗚向前跑,「哇」地一聲就驚嘆了出來:「天哪……這真是……太壯觀了!」
  奇峰國的瑰麗,不但在於神木和王宮的壯觀,更在於獸人族的變化萬千。即使不只一次被馬奇克大陸的多彩多姿深深震撼,步凡還是半天都合不攏嘴。他保持著禮貌,小心而好奇地觀察著在場的每一位獸人。
  =毛茸茸的身子,長長的耳朵,咦?尾巴呢……大概是太短了,這位可愛的少女應該是兔少女吧?還有那邊,身姿敏捷上樹的少年,大概是猴少年?還有……還有……=
  他一路只顧欣賞著,這時才發現夥伴們都與自己拉開了好大距離,趕緊快跑了幾步。
  身手靈活的喵嗚已經在人群裡穿梭過又跑了回來,著急地拉著他:「小凡小凡,你看他們聚集在那裡,說什麼『罪惡審判』,那是什麼意思喵?」
  「罪惡審判?」梅里爾和步凡不約而同地重複了一遍,然後趕緊衝到人群最外圍仔細聽著。
  在聽到豺狼衛兵宣佈松鼠人是本月罪人要扔進火堆的時候,喵嗚磨著牙弓著身子就要衝上去,步凡趕緊拉著她不讓她上前。
  「松鼠大叔明明說了自己受了傷喵!這也太沒有獸人性了喵!」喵嗚聽得清楚,在一旁憤憤不平,步凡趕緊拉住她,並往四下裡看看,幸好獸人們的注意力也在松鼠人大叔身上,並沒有注意到這裡多了幾個外來的人。
  「別急!相信我,我們來救他!」
  這麼多次並肩作戰,應對這樣的場面,步凡早就有了主意。現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處刑上,獸人們又不學習魔法,應該沒有人會想到有人會遠距離使用魔法!
  他笑了笑,蹲下身子,對已經繃緊神經想要救人的喵嗚小聲說道:
  「我數一二三,時間一到,咱們立刻伏低身子,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情況下,用冰魔法解救松鼠大叔!」
  「喵!我就知道小凡最好了喵!洋洋也是喵!」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要孤軍奮戰的喵嗚興奮地搖了搖尾巴。
  原本獸人中身材高大的就多,大家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在松鼠人身上,步凡和幾個小夥伴顯得絲毫不起眼,因此給他們施展魔法創造了充分的有利條件。
  松鼠人被押向火堆的時候,其他的獸人顯然也不贊成這樣的懲罰,許多人亂糟糟地向前湧去,卻被凶狠的豺狼衛兵擋了下來。
  趁著獸人們都在往前湧,步凡幾個人輕輕後退幾步,就落在了後面,和看到情況不對就靜靜地站在一棵大樹後面的斯通會合。
  「來不及管來龍去脈了,救人要緊!」經歷了這麼多的戰鬥,這樣的場面對步凡來說已經很簡單了。
  「那邊火堆太大,冰箭沒有用,梅里爾,直接用暴風狂雪把火堆熄滅!喵嗚,妳最靈活,而且是獸人,帶著小艾斯到前面給我們打手勢引導!斯通你先遠離這裡,出了意外,外人是最先被懷疑的,你這個目標太明顯!」
  斯通一言不發地大步往來路的密林裡走去,小艾斯還嗚嗚了兩聲,跟著喵嗚就跑到了前面。
  喵嗚風一樣地蹦到最前面,眼看著松鼠人就要被推到火堆裡,著急地揮了兩下手:「喵!」
  「動手!」看到斯通已經脫離了廣場範圍,步凡再不遲疑,與梅里爾對視了一眼!
  「暴風狂雪!」伴著喵嗚的手勢,梅里爾的吟唱輕輕吐出。
  頓時,充滿了陽光與嫩綠的廣場上狂風忽起,大片大片的雪花從空中飄落,被風勢一捲,不偏不倚地都落到火堆上,火堆頓時就被大風和雪花團團包圍!
  這樣的奇景大概在奇峰國也很是少見,圍觀的人難以置信地看著天空的時候,梅里爾的魔法已經施放完畢,和步凡一起若無其事地四下看著,好像只是一個純粹的路人。
  「火滅了,火滅了!」一開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從天而降的暴風雪,直到被摔在地上的松鼠人不敢相信地睜開眼睛,才有人想到這會兒本應該是在處刑的,頓時大聲地喊了出來。
  有的獸人沒有見過魔法,還在呆呆地看著天空,那位松鼠人劫後餘生,更是嚇得不敢動作。
  然而很快就有人反應過來,這並不是一場意外。
  那隻狐狸人俯下身子聽獅王說了什麼,然後尖聲指向了人群!
  「是冰魔法,抓住施放的人!」
  這一聲命令讓在場所有的豺狼衛兵都氣勢洶洶地向在場的人逼過去,獸人並不擅長魔法,所以衛兵們舉著兵器,直接尋找外族人的身影。
  梅里爾眉頭一皺,卻一步都沒有動。
  豺狼衛兵不知道向哪個方向抓人,卻有視線清明的人——狐狸人,他的手指準確地指了指步凡的方向,那些衛兵就飛快地要合圍過來。
  果然是狐狸,這麼精明狡猾……步凡還來得及在心裡想了一下,卻看到喵嗚一個慌神就向自己這邊跑過來,心裡一咯噹——自己暴露也就算了,喵嗚還是安全的,不能讓她有危險!於是他趕緊做出一個停止的手勢。
  喵嗚眼睛明亮,一個急停,倒是小艾斯一不小心撞到了她身上,有點不知所措,但就是這麼一個小動作,在靜止的人群裡也足夠明顯了。
  「也抓住她!」國王依然端坐著,雖然在王宮高處上,但看得清楚。他身邊同樣端坐著一個獅人,下了命令。
  喵嗚身材本來就嬌小,又是混在獸人群裡,不是很明顯,豺狼衛兵們四下搜尋。
  步凡心急如焚。
  梅里爾沉著地拉著步凡就要往後撤。
  就在大家都極其緊張的時候,突然一聲驚雷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轟轟轟——!
  「怎麼……」步凡還以為是梅里爾又施了魔法,剛想說怎麼自己人先暴露了,就發現整個大地居然搖晃了起來!
  他趕緊抓住梅里爾,但是梅里爾也少有地沒保持住平衡,步凡這才意識到不是冰魔法的作用,當他抬起頭的瞬間卻驚得呆住了!
  眼前全是飛濺的木屑、流竄的火舌,剛才還讓他驚為天人的神樹王宮,居然正冒著滾滾濃煙,已經陷入了漫天的烈火中!
  「國王!國王好像摔下來了!」
  「啊啊啊!快逃命啊!」
  「王宮!王宮著火了,怎麼辦※」
  「爺爺!爺爺你站起來呀……」
  眼前的混亂讓步凡一時也慌了手腳。
  被剛才的劇震衝擊的獸人們回過神來就開始奔跑。
  步凡和梅里爾都被四下奔逃的人流衝得踉踉蹌蹌,身不由己地往森林的方向轉了幾圈。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大家的本能都是先和夥伴會合,但抓住了梅里爾的手臂再回過頭的時候,步凡突然從心底一涼,驚呼出聲!
  「喵嗚……喵嗚呢※」
  剛才明明喵嗚還想努力地擠過來,以她的身手應該並不困難,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他們已漸漸地被四散的獸人們推進密林,視野小了很多,而且豺狼衛兵還在搜尋剛才施展冰魔法的人,一旦失散,就再也不好找了!
  「嗚……」
  突然,一個同樣嬌小的身影衝入視線,步凡大喜過望,抓住她毛茸茸的爪子笑起來。
  「原來妳在這兒!抱好艾斯快走!」
  步凡抓住喵嗚的同時,梅里爾也努力地把斯通帶到了身邊,大家盡量伏低身子向來時的路奔去。
  可是另一個沒有預想到的情況出現了,雖然剛才的場面無比混亂,但密林就是獸人的家,大家都慢慢地潛回了自己在密林裡的窩,有的是洞穴,有的在樹上,還有一些是岩石圍擋成的地界……漸漸地,剛才還擁擠凌亂的密林裡,只剩下了並不是獅鷲城居民的步凡一行人。
  「糟糕!」步凡很快就意識到不好,帶著大家不走小路,而是往茂密的叢林裡躲去。
  一邊躲他一邊悄聲問梅里爾:「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王宮出事了?」
  梅里爾對當時的情況看得很清楚,玉石一樣的聲音應了一聲:
  「是的,神木爆炸了,而且坐在那裡的國王還有其他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我好像看到國王受了傷。」
  「國王受傷※」步凡剛驚叫了一聲,就被斯通簡單的話語打斷。
  「衛兵。」
  「啊!」剛剛的事情被爆炸打斷,步凡都險些忘了自己和梅里爾是被指明要抓起來的人,=大概是被追捕多了,已經毫無自覺了?=自嘲了一下,步凡不顧一直想要掙脫的喵嗚,強拉著她就快步往前跑。
  「喵嗚先別鬧,咱們藏起來再說!」
  「……不……不要!」
  耳邊少女的聲音似乎都變了調,可是身後那群凶狠的豺狼衛兵越追越近,他們又走進了一叢矮灌木群中。斯通高大的身軀一點都藏不住。梅里爾不時回頭看著身形已漸近的追兵,斯通也明白這裡目標最明顯的是自己,粗硬的聲音傳到大家耳中。
  「你們先走,我攔。」
  「不行……」
  步凡下意識地就反駁了,那一次斯通被扔進海中,以為永遠失去他的時候,步凡哭得徹夜難眠。好不容易找回這位好朋友,他再也不要和他分開!犧牲什麼的,從來都不是團隊需要考慮的事情!
  「不行,要走一起走!」步凡還沒說完,梅里爾堅定的聲音居然傳了過來。
  步凡呆呆地看著這個感情幾乎沒有外露過的人魚少年,他不顧情況的緊急,微微笑了起來,重重地點頭。
  「是啊,要走一起走,是不是,喵嗚?」喵嗚卻沒有馬上回答。
  步凡也顧不上她,四下裡尋找能藏人的地方。可是如果是原始森林,那些地理知識也許還能發揮作用,但現在身處的樹木明顯是獸人們居住的家,早就被改造過。他焦急地尋找了半天。
  梅里爾已經開始準備念動咒語。
  突然這時有一對長長的耳朵從一個小洞穴裡探出來,傳來像天籟一樣的稚嫩聲音。
  「快進來!」
  步凡眼睛一亮,也顧不得是誰叫的,拉著喵嗚就鑽了進去。
  梅里爾還遲疑著沒動,步凡小聲叫:「快點啊!反正都是被抓,這裡還有點希望!」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辦法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步凡這句話說服,梅里爾先返身推了斯通一把,把他龐大的身軀硬是塞進了小小的洞穴後,自己才跟著鑽進去。
  真的是千鈞一髮,才剛剛鑽進去隱蔽好,好幾隻豺狼衛兵就從外面掠過,步凡的心都快跳出來了!直到聽到他們的腳步聲漸漸消失,他才輕輕舒了口氣,回身對搭救自己的少女道謝。
  「真是太謝謝了,妳是……」才說到一半,步凡就怔住了,連梅里爾都愣了一下。
  紅彤彤的眼睛,雪白的爪子,潔白的耳朵,小小的一團尾巴……記憶突然翻湧上來,當時在地下黑市與她打照面的時候,她還戴著沉重的鐐銬,被鎖在籠子裡,雙眼透出絕望和哀傷……
  「妳是我們放走的那個兔女孩!」步凡驚訝地脫口而出,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時候她會伸出援手了。
  當時在卡美拉港口的地下黑市裡,她被海盜關押起來,被當做貨物一樣買賣,是步凡不顧危險放走了她。梅里爾當然也記得這個當時步凡說什麼也要救出的兔人女孩,眼中的戒意消了許多。
  只有斯通在那時已經被海盜扔下了海,梅里爾輕聲地對不解的他說明了一下兔女孩的來歷。
  步凡顧不得喵嗚依然沒說話,放開她的手,感激地抱著兔女孩轉了一圈,得知兔女孩叫露比。
  「多謝妳露比,不然我們一定又有麻煩了!」
  話剛說出口,他就想到,自己是暫時脫離了危險,但若繼續留在這裡,豺狼衛兵要是一家一家搜查還是會找到的,不由得擔心起來,欲言又止。
  露比顧不得說話,她心有餘悸地往外看了一眼,扯著幾個人就繼續往洞穴深處走。
  「狡兔三窟原來是真的……露比妳太厲害了!」從沒有來過兔子的洞穴,步凡的眼中全是驚嘆。
  洞穴的路徑彎彎曲曲,有著無數的岔路,如果不是露比帶著他們走到地下開闊處,他們大概真的會迷路吧?
  直到這時步凡才真的鬆了一口氣,趕緊和梅里爾說:「我們想想辦法落腳吧,總不能一直留在這裡。」
  梅里爾也想到了,「嗯,這裡不能久留,我們會連累她的。」
  斯通點了點頭。
  只剩一個夥伴沒有表態了,步凡下意識地去看喵嗚,卻沒想聽到一個與喵嗚截然不同的驕傲聲音。
  「你們都是些什麼人?敢拉著我的手,還帶我到這樣骯髒的地方來※」
  這麼高傲無禮的語言,絕對不是喵嗚說得出來的!步凡震驚地後退了一步,梅里爾也是這時才發現,剛才跑得太急,大家居然拉著一個不認識的獸人女孩跑了這麼久!
  因為大家早已習慣這個極度靈活的貓女孩的存在,奔跑時絲毫沒有往她身上看一眼,此時步凡才把這個陌生的女孩打量清楚——
  和喵嗚一樣,這個女孩也有一對毛絨絨的耳朵,和一條彎曲的帶著花紋的尾巴,但她爪子上的指甲卻更加鋒利。雖然和喵嗚差不多高,但她卻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眼神,輕蔑地打量著屋子裡所有人,纖細的腰背裡好像蘊含著無窮的力量。
  這是一個豹子少女!
 

  • 目前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