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艦隊6 - 鬼面(Brother band 6 - The Ghostfaces)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65
    書       號 621065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6/12/28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皇家騎士》全球暢銷作家約翰‧弗拉納根 又一經典航海冒險鉅作
九名年輕船員VS 百名魔鬼族人
一場懸殊的絕對硬仗,該如何扭轉?


☆亞馬遜網路5顆星最高評價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榮獲奧瑞麗奇幻文學獎
☆入圍澳洲CBCA年度圖書獎、REAL文學獎


蒼鷺幫執行完外交任務,啟程返回祖國途中,
卻突遇前所未見的大風暴,被迫航行至人跡罕至的無盡海域。
雪上加霜的是,船上儲水即將匱乏,
已無法支撐他們重返原本航線,遂果敢繼續向深未可測的無盡海前行。
所幸,他們登上了一座資源豐饒的小島。
接著,他們偶然從熊爪下救獲島上村民,雙方因而逐漸展開交流。
「鬼面」一詞便從此獲悉:此地的野蠻民族,凡非我族類者盡誅之,令人聞風喪膽。
在接獲鬼面即將攻村的消息後,為了將敵眾我寡的劣勢降到最低,
索恩與哈爾開始制定一連串嚴密的攻敵戰術。
然而,即使他們率先偷襲成功──擊破敵方戰船數十艘。
鬼面仍舊來勢洶洶向他們撲來……


  第八天,老天終於顧及到他們,瑟瑟寒風和翻湧的浪花總算有減弱趨勢。蒼鷺號一頭扎入波谷時,綠色的海水不再灌進船身。
  不過,雖然風暴的力量消散許多,船員可以稍稍喘息,不必再縮成一團躲在避風處,或者不斷將淹進船裡的水舀出,但海風依然無情地將他們吹往西南,蒼鷺號持續順風漂流。風向完全不利於他們,朝著希伯尼安航行,最終返回斯堪迪安。
  索恩和哈爾蹲在舵艙平台旁,斯蒂格讓船隻配合風向行進。顯然,他們應該朝西北走,但他們三個人都知道,蒼鷺號依舊順風漂向西南。八天八夜不曾休止肆虐他們的風海,雖然不再尖嘯,但它減半的力量仍似乎決心阻撓他們回到自己的祖國。
  「你覺得風向有可能改變嗎?」哈爾問索恩。老海狼是他們之中最富經驗的水手。他的足跡遍佈他們所知道的地界、見識過各地風力和天氣的變化。
  但問題是,這裡已不是他們熟悉的地界。無盡海對他們而言是一個未知數,一個謎團。過去狼船朝東方四處劫掠,但還沒有人冒險到過這片廣闊無垠、變幻起伏的灰色大海。
  或者,有船隻來過,只是沒有活著回來把他們的故事說給家鄉的人聽。
  索恩在回答之前猶豫了一下。他皺了皺鼻子,嗅了嗅空氣,望向東北方滾滾的風浪。
  「老實說,」他終於答道,「我不知道。我不瞭解這片水域,我不知道這裡的天候系統。我只能說,它為什麼會改變呢?它已經從東北方吹了八天八夜,我沒看到它會突然改變的跡象或道理。而我們需要它轉向九十度,才能真正對我們有利。」
  「所以你認為,它可以繼續再吹這個風向八天。」哈爾說道。
  索恩聳聳肩。「為什麼再吹八天?它可以持續像這樣吹幾個星期。這片大洋顯然足以維持穩定的風向。我沒法作出樂觀的推論,對不起。」
  哈爾咬著已經參差磨損的指甲,然後看了斯蒂格一眼。「船員的狀況怎麼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身為船長,他得和船員保持一定的距離。他不能和他們討論太多或者分享他的想法。如果他不得不做出困難或不受歡迎的決定,最好他能保持一定的權威,這樣一來,他的命令及決定才不會成為爭執和議論的焦點。但斯蒂格卻可以更親近船員一些,扮演哈爾的眼睛以及耳朵的角色。
  「嗯,你知道我昨天再次縮減飲水的配給,減到每天只喝兩杯。」
  哈爾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知道斯蒂格要再度限水,但他不知道眾人的反應是什麼。「這個量是太少了,他們可以接受?」
  「他們當然不樂意,」斯蒂格說道,「誰會樂意?但他們可以理解這是必要的。畢竟,這些人都不再是孩子了。即使他們向我抱怨也沒有用,只是發洩一下情緒罷了。」
  「天殺的,這時候倒不下雨了。」索恩插嘴,頭頂上低低的雲層仍然呼嘯而過,「這種雲是可以下一陣暴雨的。」
  「也許會吧。」哈爾說道。但語氣裡卻一點樂觀的情緒也沒有。當你需要什麼東西,這個東西就偏偏不來,他心想,但沒有把這話說出來。
  飲水削減到四分之一是一個嚴峻的情況,僅僅夠支持船員基本的需要。當然,他們有充足的食物,但沒有水喝,所以沒有人有食慾。相較於缺乏食物,缺水的影響要大得多。
  「即使風向轉移,」經過片刻沉默,他說道,「也至少要八天才能回到我們一開始遇上風暴的地方。」
  「不只八天,」斯蒂格指出一個事實,「我們得切進風面,曲折來回,所以得航行兩倍的距離。」
  「所以,也許要十到十二天。」哈爾說道。
  斯蒂格點頭表示同意。「至少。而我們的水只夠再喝三天。」
  索恩認真地盯著他年輕的朋友。「你有什麼打算?」
  哈爾深吸一口氣,然後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我想我們必須升上主帆,一路向西。」
  「向西?」索恩說道,一副不能置信的樣子。「進一步深入無盡海?」
  「這只是一個名字,」哈爾說道,「它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從來沒有人航行到另一頭。不過,你仔細想想,大海的另一頭一定有什麼東西在那裡。」
  他很快地指了指西方的海平面,其他兩人順著他的手指的方向望去。索恩一臉疑慮,斯蒂格則十分煩惱。
  「但如果它真的沒有盡頭呢?」斯蒂格問道。
  哈爾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這怎麼會呢?沒有任何其他的海洋是沒有盡頭的,總是會連接到土地。」
  「但,那是無盡海。」索恩小聲插嘴。
  哈爾不耐煩地搖了搖頭。「這只是一種叫法。當然,它很廣闊。而且,製作地圖的人往往太詩意,太充滿想像力。他們不會叫它『超大海』,無盡海這個命名要戲劇化許多。」
  「也駭人許多,可怕許多,如果你問我意見的話。」斯蒂格說道。
  索恩來回望著他相持不下的兩個朋友,最後,他說話了。「我覺得哈爾說得沒錯。我們逗留在這裡什麼也做不了,像個軟木塞子一樣只是上下晃動,不斷被吹往西南。一旦水喝光了,我們能怎麼辦?」
  「但萬一風向改變呢?」斯蒂格固執地說道。
  索恩聳聳肩。「真的如此,我們可以隨時改變航向,回到希伯尼安。」他停頓了一下。「但我們已經很清楚,即使風向確實改變,這點水也支持不了我們到那裡的。」
  「但如果我們向西,速度可以加快許多。」哈爾補充說道,「風向會利於我們升帆,風力肯定夠強。我們也許可以在一天內發現陸地,誰知道呢?」
  「沒人知道,這是重點。」斯蒂格說道。
  「嗯,那我們可以繼續待在這裡,上上下下搖晃,最終一無所獲。或者,我們可以嘗試做點什麼。我寧願做點什麼,也不要坐以待斃,等著渴死。」
  他看了看四周灰色陰鬱的海面。真的很諷刺,他心想,他們被包圍在數萬平方公里的海水中,卻得擔心會渴死。
  「我想你是對的,」斯蒂格說道,慢慢地明白了哈爾的論點,「但我認為,今天這種情況,應該問問其他人的意見。畢竟,我們的決定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死。他們應該有發言權。」
  「我不贊成這樣做,」哈爾說道,「這會變成一個壞的先例。」
  「通常情況下,你是對的,」索恩說道,「以往你會根據事實和認知做決定。但這一次,憑藉的是本能。我同意斯蒂格,船員應該一起決策。」
  哈爾意識到他的朋友們說得沒錯。如果他決定向西行,絕對是冒極大的風險。他沒有什麼論證來支持他的信念——在大海的另一頭,某處一定有陸地。
  「好吧,」他說道,「召集大家。」
  船員們在船尾集合。斯蒂格掌舵,哈爾把情況和決定告訴他們,說明他打算升帆,全速向西的想法。
  所有的人一臉震驚,正如他的預料。朝往一個未知的世界前行是一個激進的作法。
  杰士波,自然是第一個反對的。「你打算朝遠離家鄉的方向航行?」他難以置信地說道,「深入無盡海?」他搖了搖頭,看著哈爾,彷彿他的船長瘋了。
  「在我看來,」哈爾平靜地解釋,「這個作法最可能讓我們發現陸地。我們絕不能再這樣待在這裡。」
  英格瓦花一點時間來思索這個想法,現在,他開口了,「我承認你提出這個想法時,我是有點震驚,」他說道,「但是,仔細想想,這麼做似乎是合理的。」
  「合理?」杰士波憤怒地大叫,「離家越來越遠叫做合理深入無盡海?那是『無盡海』耶。」他反覆強調,「那個意思是無止無盡。」
  「沒有人能確定它沒有盡頭。」艾德溫平靜地說道。他知道他們的情況很嚴峻。但他認為,哈爾提供給他們的是最佳可能的選擇。
  「也沒人能確定它有盡頭。」杰士波說道。事實上,他沒有反對這個作法,但是,哈爾的建議恰恰提醒他情況的可怕。他明白他們很有可能都會死在這個離家千里之外的地方。
  「看看我說得對不對。」麗迪雅說道。
   所有人都轉頭看她。從她加入蒼鷺號以後,便漸漸地獲得了其他人的信賴和尊敬。她有一個善於分析的頭腦,她打獵為生,這讓她變得長於權衡和決策。
  就連杰士波也想聽聽她說的竟見。在內心深處,他信任哈爾做的一切重要決定。但是,這是他們有史以來所面臨的最重要的艱難時刻,通常年輕的船長有明確事實和堅實的理由支持他的處置和想法。但這一次,他沒有任何事實來支持他的決定。
  「我們只剩下三天的飲水?」麗迪雅望向斯蒂格說道。
  他點點頭確認。
  「如果風向變了,三天內我們到得了哪裡?我的意思是,往東,三天內我們到不了任何陸地,是吧?」
  因為她對著他說話,於是斯蒂格搖了搖頭。哈爾認為斯蒂格最好把話大聲說出來,他的立場才會被很清楚地表達。
  「是的,」斯蒂格說道,「妳看到東方有什麼了?希伯尼安是最接近的一塊陸地,但至少也要走上十天。」
  「到那個時候,我們早就沒有水了。」她說道。
  斯特凡打斷她。「到那個時候,我們早就渴死了。過去這幾天,就差不多要渴死了。」
  她對他點點頭。「的確。」然後,她的目光回到斯蒂格身上。「但如果我們往西走呢?那裡有陸地嗎?」
  魁梧的大副猶豫了一下,然後聳聳肩。「不知道。」
  「但我們知道,往東什麼都沒有。」她聲明道。
  他再次同意。「沒錯。」
  她考慮他說的話,然後望向索恩。「索恩,你覺得呢?這個大海會一直延續下去?或者往西可能連接到土地?」
  「當然,這是可能的,」他說道,「事實上,這是一個非常合乎邏輯的假設。」
  「怎麼說?」麗迪雅問道。
  「嗯,大家都知道有這麼個理論的,這個世界是一個巨大的圓盤,擱在大烏龜的背上。」他說道。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神話,雖然他並不那麼確信,但其他有些人顯然是相信的。他看見他們安靜地點頭表示同意。
  「那麼,想想看。我們知道,往東,有希伯尼安、阿拉倫,然後是一塊大陸,連接艾斯拉瓦和史黛伯斯。因此可以推測,西邊一定有一塊相應類似的大陸連著。否則,這個世界就要失去平衡,會從烏龜背上掉下來了。」
  杰士波張開嘴想說什麼,停了一會兒,然後閉上嘴巴,考慮索恩剛剛說的話。
  「好了,終於有人說出點合理的話了,」他終於說道,然後看著哈爾,「你一開始為什麼不這麼說,這不是讓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嗎?」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