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皇家艦隊3 - 狩獵者(Brother band - The Hunters)
    作       者 約翰.弗拉納根
    譯       者 崔容圃
    系  列  名 閱界-043
    書       號 621043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3/08/26
    售       價
    260元
    購買數量

☆入圍澳洲CBCA年度圖書獎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亞馬遜網路5顆星最高評價


《皇家騎士》暢銷作家約翰•弗拉納根最新大作

蒼鷺幫由俘虜口中獲悉,盜走國寶的海盜察維克欲逃往丹河南端惡名昭彰的海盜城,
對蒼鷺幫而言,要想攻進這座堡壘,無疑是闖入虎穴自尋死路,
唯一之計是趕在察維克入城前,中途進行攔截。
然而這趟狩獵行動卻處處受阻、險象環生──
英格瓦重傷高燒不退,瀕臨垂死邊緣;
蒼鷺幫陷入謀殺案疑雲,被捕入獄並即將處以絞刑;
再加上丹河河道險峻湍急,稍有不慎便會摔得粉身碎骨。
接踵而至的危機使得蒼鷺幫的追捕行動一再受到延宕,
眼見宿敵就要躲入海盜城,蒼鷺幫決定放手一搏,
以視死如歸的勇士氣概正面迎戰眼前的重重難關,
縱使可能葬身這片流域,他們也要奪回國寶,找回屬於自己的榮耀!

  蒼鷺號來到一個河灣,風從左舷吹來。船頭劃開河水,激出白色的浪花,船身後頭的水紋像箭一樣筆直。
  「前方有一個鎮!」斯特凡從船頭叫喊。
  這是一次不必要的叫喚,誰也不會錯過這個佔地廣闊的村鎮,幾乎像一個城市,在東側河岸。
  離開克勞之前,哈爾找機會買了這條河的地圖。這張圖有些粗糙,缺乏細節,但總比沒有好。
  「那應該是貝拉斯,」他說,「地圖上顯示河道在這裡變窄了。鬆掉船帆,男孩們,我們先看一看。」
  他向雙胞胎下最後一道命令。他們依命行事,放鬆船帆,風不再讓船帆飽漲。蒼鷺號慢下來了,船頭水花響亮的嘩嘩聲漸漸靜止,變成一種低吟。
  「河中央那是什麼?」麗迪雅問道,指著前方兩岸棧橋中間攔住水道的那個東西。
  水面上有一道黑線,哈爾搖了搖頭,皺著眉頭。
  「不知道,」他說,「地圖上沒有畫這個東西。」
  「這是一道水柵。」索恩低聲說道,指向棧橋兩端的兩艘船,船中央沒有桅杆,而是各有  一個用來吊東西的起重架。
  當他們靠近時,看到粗大的繩索穿過起重架,伸到河裡。
  「那兩艘船在控制它,將它打開或關上,讓船隻通過。」
  「他們為什麼要關上它呢?」斯蒂格問道。
  索恩看著他,「這樣一來,人們就得付錢來打開它,這就是所謂的過河費。」他耐心地補充說道。
  斯蒂格厭惡地搖了搖頭,「真是豈有此理!難道他們認為自己擁有整條河流?他們沒有權利做這種管制。」
  「他們不必擁有整條河流,」索恩回答,「只需擁有其中一部分即可。」
  「放開帆索,降下船帆。」哈爾小聲說道。
  船帆下降,船隻漸漸停下,在水上輕輕搖晃,小小的波浪噗噗噗地打在船身上。
  水柵在城鎮和港口之後。哈爾仔細觀察,斯蒂格還在嘮嘮叨叨他對這裡居民的不滿。
  「這些人就是寄生蟲!」他說,「他們不斷伸手向過往商旅要錢。先是克勞,然後又是這個地方。應該有人派一隊狼船,把這個地方給抄了。」
  索恩朝他咧嘴一笑,「口氣像一個真正的海狼,斯蒂格。這事就指望你了。」
  「好吧,等我長大後,我一定把他們給滅了。」斯蒂格用威脅的口氣說道。
  哈爾一直望向碼頭東側,終於找到他要找的東西。那是一個木造建築,上頭有一個圓形加上一個交叉的記號,那裡有停船處。
  「看起來就是收費所了,」他說,「朝那裡搖槳過去吧,把錢付了。」
  他們穩定地划著船,穿過河面,哈爾讓蒼鷺號繞了一個小彎,靠近碼頭。當他判斷時機正確時,便下令槳手收槳,在最後幾米,轉動方向舵讓船平行在棧橋邊。
  立在舷牆上預備的斯蒂格躍上棧橋,很快地用繩索綁好船頭和船尾。杰士波和斯特凡放下柳條擋板,用來保護船身不被粗糙的碼頭磨壞。
  「好了,」索恩說道,「我們又到了,情形差不多。」
  但這一次,卻是完全不同的情況。當他一隻腳踩在舷牆上,另一隻腳踏上棧橋,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一批武裝人員從收費辦公室和後面的房子衝出來。他們散開來,迅速圍成半圈,抽出兵器,包圍唯一上岸的兩個船員斯蒂格和索恩。
  索恩的左手放在薩克森刀的刀柄上,迅速評估形勢,然後手放開。他意識到勝算太小了,對方至少有二十個人,全副武裝,手持盾牌,身穿鎖子甲,戴著頭盔。一半的人手上拿著弓身稍短卻厚實的反曲弓,箭已經上了弦。
  從身上的盔甲可以判斷出其中一個人是指揮官,他看到索恩的手放在刀上,站了出來。
  「想都別想,北方佬,」他說,「我要你把刀解下。」他用劍尖指著索恩腰際的薩克森刀。
  索恩知道自己別無選擇,用左手解下腰帶,捲住薩克森刀鞘,把它丟到船上。他的眼角注意到斯蒂格在測量自己和最近的那個士兵的距離,手接近薩克森刀的刀柄。索恩不知道指揮官注意到了沒有,但至少兩名弓箭手注意到了。
  「算了,斯蒂格。」他低聲說道。年輕人看了看,很快便意識到索恩的判斷沒錯,他放鬆緊繃的肩膀,也解下繫著刀的腰帶,扔到船上。
  「你們其他人也是。」指揮官下令,用他的劍示意警戒地蹲在船上的蒼鷺號船員。他們轉頭看哈爾。
  他聳聳肩,點了點頭。「就這樣吧。」他說,沉重的刀落在甲板上,發出匡噹聲。
  在任何人都沒有開口之前,艾德溫把所有兵器收起來,放到槳凳旁的櫃子裡。
  「放下來。」指揮官這時才開口,但看到艾德溫已經收好刀了,他聳聳肩,「無所謂。所有人都上碼頭,一個一個來。」
  「我想,如果我問你這到底是幹什麼,你不會告訴我吧?」索恩說道。
  指揮官揚眉,「為什麼不會?我是來逮捕你們的,罪名是謀殺。」
  「謀殺?」哈爾說道,他無法控制自己,「我們殺了誰?我們才剛剛到這裡!」
  指揮官冷靜地看著他,「那麼,這表示你們是危險人物,所以動作這麼快。我接到的命令是把你們帶到河港官那裡接受審訊。」
  「這太荒謬了!」哈爾回答。
  但索恩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別浪費口水。我想察維克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他說這個話時,看著隊長,注意到這個人的眼珠子轉了一下,瞟了自己一眼,又別開目光,這證實了他的懷疑。
  「隊長!」一名士兵叫道,指揮官轉過身去。喊叫的士兵捉住麗迪雅的手臂,「這裡有一個女孩!」
  英格瓦氣得大吼,但哈爾迅速制止他。
  「安靜,英格瓦。」他低聲說道。巨人男孩不情願地閉上嘴巴。隊長拿出上衣口袋裡的一張紙,哈爾猜想那是一張逮捕令。
  隊長看著紙,皺起眉頭。「這裡沒提到什麼女孩,我要逮捕的是一個斯堪迪安武士,和八個男孩。」
  「我不是他們其中的一員,隊長!」麗迪雅很快地說道。她向前走,雙手合十祈求,「你可以看出我不是斯堪迪安人!」
  隊長盯著她,又看了看其餘船員,多數​是白晳皮膚、藍色眼睛,她卻是一頭深色頭髮、橄欖色的皮膚。她肯定不是斯堪迪安人。
  「膽小鬼!」杰士波嘀咕道。然後,斯蒂格用手肘撞了他的肋骨一下,讓他安靜,他疼痛地哼了一聲。
  「閉嘴,你這個傻瓜!」斯蒂格壓低聲音叫道。
  「我只是一個乘客!我付錢給他們,到下游去!」麗迪雅說道,扭著雙手。「我從克勞來的,父母都死了,我要去拉古薩和我的叔叔一起住。」她瞪著索恩,「他們佔我便宜,要我付兩倍的船資!」她氣憤地說道。
  不壞嘛,索恩心想。然後,他大聲對她咆哮。
  「妳來的時候可是很高興的,女孩!妳求我們讓妳上船!妳應該感謝我們,不是嗎?我打賭妳在克勞惹上麻煩了,所以急著離開。我告訴男孩們妳會帶來霉運,但誰知道他們喜歡妳棕色的大眼睛!」
  「閉嘴。」隊長說道,有點心煩意亂。他又看了一次逮捕令,絕對沒有提到女孩,她的故事也很合乎邏輯。他知道斯堪迪安人正在追捕一艘前往拉古薩的船,他做了決定。
  「好吧,」他對她說道,「妳和我們一起走,我讓河港官決定該拿妳怎麼辦,其餘的人排成兩排。」
  蒼鷺號的船員排成兩排,武裝士兵包圍他們,抽出兵器,準備就緒。麗迪雅在隊長還沒開口前便走在他身旁,故意遠離船員。
  「軍士。」隊長叫道,但在軍士聽令上前之前,索恩看著隊長。
  「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他說,「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件事,我們到底謀殺了誰?」
隊長用一種優越的目光看著他,下巴微微抬起,以表示對一般斯堪迪安人的蔑視,特別是這個衣衫襤褸的獨臂乞丐。
  「一個馬格雅拉人,」他傲慢地說道,「誠實、努力工作的水手。」
  索恩哼了一聲,苦笑。「馬格雅拉不出這種人,這個地方是海盜和小偷的溫床。這樣一個好男人的典範有名字嗎?如果你要逮捕我,就請告訴我,我究竟殺了誰,這才公平。」
  隊長又把口袋裡的逮捕令拿出來看一次,確認完名字,再折疊好放回去。
  「他的名字是里卡德。」他說。
  這個名字讓蒼鷺號的船員齊聲驚呼。他挑起眉毛看著他們。
  「我看得出來,你們認識他,」他說,「但這對你們的案子沒幫助。」
  「哦,是的,我們認得他。」索恩說道,「真是奇特,這樣一個死人,怎麼會一直跳出來給我們找麻煩。」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