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書      名 100%狼人
    作       者 潔恩.萊昂斯
    譯       者 謝雅文
    系  列  名 輕文學-02
    書       號 321002
    適讀年齡 12歲以上青少年
    發行日期 2012/06/01
    售       價
    250元
    購買數量
 

徹底顛覆傳統,史上最瞎的狼人故事
☆美國家長首選金牌獎
☆紐約Bank Street教育學院年度精選童書

 
月光下,他興奮地迎接第一次的狼人變身儀式,
但當他昂首,從喉嚨發出的吼聲卻是:汪汪!?

 
弗萊迪來自一個高貴的狼人世家,
但他的首次變身儀式卻是一場大災難,
因為他沒有變成高貴的凶猛大狼,
而是變成一隻超級滑稽的嬌小貴賓狗!
他的叔叔氣炸了,認為這是家族的奇恥大辱,
氣得要把他剁成貴賓狗碎肉,
並把他趕出狼人族的遠牙城堡。
狼人變成貴賓狗已經夠瞎了,
偏偏弗萊迪又衰到被關進流浪狗監獄,
而惡名昭彰的獵狼者又恰好出現,
準備一舉消滅遠牙堡的所有狼人。
僅管變成一隻可笑的貴賓狗,
弗萊迪可不會就此認輸,
他要用行動證明,即使變成貴賓狗,
但他體內的確流著百分之百的狼人血統!


  「小粉紅豬,你們在哪兒啊?狼狼要來囉。」弗萊迪一邊跑,一邊呼喚。
  那天是禮拜六,也是他第一百二十一歲生日的早晨(相當於十歲又一個月的人類小朋友。依照狼人曆,每個月算一歲。)。他已經跑遍全家三趟,耀武揚威地吼叫。
  這個「家」事實上是座城堡,名為「遠牙城堡」,是魯邦族的家園。它是棟歷史悠久的建築,三層樓高,附設城垛、塔樓、和護城河。護城河的另一頭有座木橋,它的前身是可以開合的吊橋。這裡腹地遼闊,但對弗萊迪來說,這只是個棲身的家。
  城堡周圍是修剪整齊的草坪和玫瑰園,在那後頭則是一片濃密的樹林。高聳的石牆和城門保護家園不受閒雜人等的窺視,免得好事者看見會讓他們毛骨悚然的東西。
  偶爾也有訪客受邀造訪堡主,在他們眼中,魯邦世家當然只是受人景仰的名門望族,而非「狼人族」。踏進氣派的大門,賓客會察覺自己置身在宴客廳,只見牆上掛滿矛、劍、雄鹿頭和繡帷。
  在這趟古堡巡禮中,訪客會發現城堡呈方形,中央有座開闊的庭園和噴水池。城堡的邊陲地帶是廚房,再旁邊有道狹窄的石廊可以通往塔樓。塔頂,距富麗堂皇的廳室最遠的地方,即是弗萊迪的臥室,鮑躁叔父絕對不會帶任何人去那兒參觀。這裡正是他三不五時罰他那惹人厭姪子禁足的地方。
  「小豬,我會找到你們的。我知道你們偷拿我的巧克力!」弗萊迪再次吶喊。
  他衝向從廚房通往主臥室區的僕人專用樓梯,卻遍尋不著噁爛二人幫的蹤影。
  噁爛二人幫是鮑躁叔父的九歲龍鳳胎,女孩叫海麗葉,男孩是查利歐,兩人又稱「噁心雙人組」、「顧人怨拍擋」。他們不管走到哪裡都鬼鬼祟祟、順手牽羊,也總是忍不住要捉弄弗萊迪,而且到頭來被鮑躁爵士禁足的總是他。
  不過,弗萊迪有一點強過他們:有朝一日他會變身狼人,但他們永遠都變不成。這項事實讓鮑躁爵士七竅生煙,也讓這對雙胞胎瞇眼妒忌。而它也使弗萊迪歡欣鼓舞、笑得合不攏嘴,因為他的變身之夜總算到來啦。
  誠如每隻小狼仔都會跟你說的,第一百二十一歲生日的月圓之夜,會是你這輩子最刺激的一晚。它是無敵咆哮和慘烈哭嚎之夜,也是狼人族月光集會和血紅狩獵之夜。
  對弗萊迪而言,最重要的是,這是他的變身之夜,他將第一次化身為狼。他要叔父和顧人怨拍擋刮目相看,讓他們知道他是隻受人敬畏的狼。
  不過,此時此刻,他一心只想要回他的巧克力。
  弗萊迪奔跑經過他堂弟妹位於一樓的臥室,朝城堡正方衝刺,並抵達血紅梯,這是他平常抄截徑的起點,也是主階梯,呈弧線一路通達宴客廳中央。這道階梯是在幾百年前贏得這個駭人聽聞的名號,於一三九六年遠牙城堡之役染成一片血紅。這是弗萊迪祖先拉斯伯恩‧魯邦爵士所立下的豐功偉業,他英勇抗敵的傳奇故事在狼人族遐邇聞名。
  為了拯救同胞,他以人類的形體以一打二十。掛在宴客廳主牆的那張繡帷,記錄了他的浴血勝利。拉斯伯恩爵士在聖戰之日所穿的盔甲,則立於階梯頂端。他那把沉重的劍依舊握於中空的金屬手套。傳說,這把劍有一天將能再次拯救狼人族免於滅亡之禍。
  不過當下弗萊迪想的並非傳說,他心心念念的只有巧克力。他橫衝直撞,還差點撞倒那具盔甲。他往欄杆一坐,疾速往下溜。
  「勇者弗萊迪再次飛天!」他怒吼著溜下扶手。到了扶手盡頭,他飛向半空,啪嗒一聲落在鮑躁爵士的大肚腩上,因為它的主人碰巧經過。肚腩噴出巨大的一股氣,鮑躁爵士整個人往後摔。
  「唉喲!」叔父屁股重重落地,大叫一聲。他的晨報一張張散落在腦袋周圍。
  「不是我幹的!」弗萊迪馬上扯開嗓門辯解,並環顧四周尋找藉口,卻找不到其他人事物可以卸責。「放屁!」他一邊對自己低語,一邊緊張兮兮地竊笑。鮑躁叔父仍在設法歇口氣。「對不起。」眼見無路可逃了,弗萊迪才補上這句,只不過誠意的可信度極低。
  他拉了拉叔父的夾克袖子,試圖扶叔父起來。鮑躁爵士手拿一份捲起的報紙把他趕開。
  「給我滾開,小伙子!愛管閒事的討厭鬼。」鮑躁爵士吼道。「小伙子,假如你身上流著一滴拉斯伯恩爵士的血液,我就變成一條醃魚。醃魚!」
  弗萊迪長嘆一聲。他已厭倦聽到拉斯伯恩爵士以及他們之間天差地別這種話。他試圖撿起散落一地的報紙,但叔父還踩在報紙上面,他用力一抽便把報紙撕成碎片。他把那團破爛廢紙遞給叔父,臉上擠出一抹微笑,希望這樣可以討喜一點。
  鮑躁爵士手腳並用地爬起來,氣到掌心的毛髮都顫抖不停。他撐大鼻孔,一把抓過那堆報紙,指著弗萊迪,長長的紅色八字鬍震顫不已。
  「誰也不准在我的城堡玩空中飛人,」他火冒三丈、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也不准溜滑梯、追趕跑跳!」
  「也沒樂趣可言。」弗萊迪低聲說。
  「你說什麼?」他的叔父咆哮道。
  「沒事。」弗萊迪裝出一臉無辜。
  「如果你真的想當一匹狼,最好整裝振作一點。」鮑躁爵士咆哮著搖搖頭。
  弗萊迪彎腰拉直襪子。
  「這樣如何?」他眉開眼笑地說。
  他的叔父怒吼一聲。還沒來得及訓斥,就聽見橡木大門傳來響亮的敲門聲。
  「白角勳爵跟他的夫人!」鮑躁爵士叫道,瞬間遺忘他那令人火大的姪子。如今他滿心歡喜,因為許多舉足輕重的狼人將會參加遠牙城堡的慘烈哭嚎活動。他把那團破爛報紙塞給弗萊迪,忙著迎接他的貴賓。
  「滾回你的房間,不要給我礙事!」他轉頭叫喊。「我可不要蠢蛋毀了變身之夜。」
  「這是我的變身之夜吧。」弗萊迪低聲咕噥,鼓起自己的肚子,維妙維肖地模仿叔父的大肚腩。不過他倒是興高采烈地跑上樓。他一點也不想浪費整天的時間,跟一群愚蠢無聊的老傢伙見面,他們充其量只會坐著讚嘆他都長這麼大了。
  弗萊迪多半被禁足在自己位於舊塔的臥室裡。一個人關在房裡,他時常望著父親「閃電心」的照片;和弟弟鮑躁有著天壤之別的閃電心,在照片裡回眸一笑。當弗萊迪還是隻未滿四歲(人類年紀)的小狼仔時,父親就撒手人寰了。弗萊迪對父親的印象很少,對母親則是記憶全無,因為當他還在襁褓時,母親就過世了。
  閃電心的命運令所有的狼人引以為鑑。狼人惡名昭彰、聲名狼藉,就算再怎麼不公平,他們還是得隱姓埋名地生活,誰教人類無知又生性多疑。有些人類是危險至極的,好比說狐威‧克立普大夫,就是他發現弗萊迪父親的真實身分,並用銀彈將他擊斃。只要聽到邪惡克立普的故事,小狼仔無不心驚膽顫。
  弗萊迪站在鏡子面前,高舉這張相片。他先看看父親,再看看自己。他們都有綠色的雙眸,以及完全不受控制的黑色刺蝟頭。兩人都有輕微的招風耳。弗萊迪收縮他那不存在的肌肉,擺出偉大戰士的姿勢。
  「老爸,我會成為一隻偉大的狼人,就像你一樣,」弗萊迪對著相片說,「而你會以我為榮,因為……因為……」
  他想不出任何充分的理由,開始發愁。或許鮑躁叔父對他的看法沒錯。他希望父親也能參加他的變身之夜;對於變身儀式,他有點害怕。他再次鼓起勇氣,跳上床目中無人地大叫:
  「老爸,你會以我為榮的,因為今晚所向無敵、令人聞風喪膽、英勇無懼的弗萊迪……即將變身!」
  這將是他人生中最棒的一夜。
  「我的身體裡流著狼人英雄拉斯伯恩爵士的強大血液,」他如此聲明,「嗯,確實如此!」他又補了一句,像要試圖說服別人似的。
  他又看了一眼相片。他可以像父親一樣勇敢,這點他胸有成竹。
  「那麼,鮑躁叔父,準備……把你的褲子吃下肚吧!老兄,吃下肚吧!」
  他笑著撲通一聲倒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瞧,突然靈光乍現。
  「還要配番茄醬!因為我會成為一隻偉大的狼,一點都不瞎。」

  • 目前沒有評論...
作者簡介
曾任地質學家、地球物理學家。目前住在澳洲。她喜歡為兒童創作搞笑又玩世不恭的故事,而且文采飛揚。潔恩已婚,是位職業婦女,有個十歲大的女兒。《100%狼人》是她的處女作。
  • 無相關作品...